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三十八章

    “许乐进入梨花大学,拿的是靳教授的推荐信,不过好像他自己并不清楚这一点。(提供最新章节阅读>~~.~~”靳管家站在邰夫人的身边,就像湖畔的一株松,隐于山水之中,不显痕迹,他低声抱歉说道:“关于这一点,我很久以前就知道了,但因为少爷一直坚持不通知您,所以……”

    所以后面的话没有说完,邰夫人静静地看着窗外,手里缓缓摩娑着那个能够产生蓝光的小仪器,整个联邦,如今大概也只有她能从这个小仪器里看到内在所隐藏着的智慧,以及这些智慧背后的那个男人。

    靳管家看见夫人没有什么表示,略微退后了一步,站在了窗边的阴影之中,他很清楚邰家与那位靳教授之间的故事,虽然他并不知道靳教授的真实身份,但在这个家族里服务太久,总能感受一些夫人的情绪。

    “派人去东林大区查一查宪年六十五年那件事情。”邰夫人轻声说道:“这个事情太凑巧了。”

    靳管家不知道什么凑巧,邰夫人也没有说。如今只有席格总统,她自己,还有费城李家的一些人,才知道那个叛逃机修师余逢的真实身份,而因为当年的一些故事,她比别的人知道那个人更多的身份。从一开始的时候,邰夫人都不相信那个人会这么悄无声息地死去,如今她的手里握着只有他能做出来的仪器,隔着窗看着他推荐到梨花大学的年轻人,心情渐渐沉寂,说不出的淡然。

    黑色的铁门在车后缓缓关闭,许乐坐在黑色的汽车里,眯着眼睛,似乎思绪还停留在莫愁后山的湖光山色之中。今日邰家所展现的富贵并没有富贵气,只有江山气息,江山如画。这幅似乎便在那位夫人的胸怀之中。

    许乐清楚,自己从莫愁后山出来后,人生便会再次不一样,可是他依然固执地认为自己只是一个小人物,一个平民,面对着那幅如画的江山,他没有丝毫心动,也没有太多自卑的情绪。只是略微感到了一丝压抑。

    在山道间行走的黑色汽车,极为顺滑地躲避着前山越来越多,渐如织机的游人潮流,许乐双手平稳地放在方向盘上。这辆汽车正是他以前开的那辆,既然地检署已经判定他无罪,这辆黑色汽车自然也不需要再呆在鉴证科里,那位沈秘书早就帮他拿了出来。

    “谢谢。”

    他忽然笑了笑。转头对身边的邹郁说了一声。离开莫愁后山的时候,出乎他意料,邹郁也跟着一起出山,他很清楚,前天夜里把邹郁送到国防部西山大院后,这位女孩儿肯定在第一时间内,就将整个事情告诉了邰夫人。

    许乐并不清楚那位邰夫人已经开始怀疑他与那位大叔之间地关系,他只是以为,如果没有身边这个女孩儿帮忙提供分析判断,在第一时间内请动邰家出手。那他的日子会非常难过,说不定真的又要变成联邦里的逃犯。

    邹郁自嘲地笑了笑,手掌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腹部,她现在的肚子已经很大了,瓜熟蒂落这个词,渐渐要逼近年轻未婚妈妈的人生,没有化妆地脸上略微有些憔悴与紧张。

    她的双脚有些水肿,穿着一个松松的布鞋,整个人的身上再也没有丝毫冷艳的光芒。有的只是宁静之中带着一丝惘然。她缓缓转过头,看着许乐微笑着的侧脸,不由偏了偏脑袋,在心中好奇地想着,这个家伙的神经究竟是什么材料做的?

    “第一次见到夫人,还能如此平静,许乐,你又让我吃惊不少。”邹郁说道。

    许乐沉默了片刻,笑着说道:“装出来的。”

    邹郁也笑了起来。

    许乐没有再说什么,专心地开着车。在山路上面。黑色汽车折自动驾驶并不足以完全信任,目光平静地盯着时而弯转时而绕回地山路他的心里却在想着别的东西。

    他很清楚邰家是怎样的一个庞然大物,在这个家族的面前。任何人都不要奢望平等合作的可能,即便他现在拥有联邦里独一份的实验室数据……然而沈秘书先前却点头了,邰家甚至让出了绝大部分的利益,这一点让他有些想不明白,先前露台上的讨价还价,他只是笨拙地提出自己的要求,没有想到对方却同意了,这是为什么?

    深夜的都郊区,黑色汽车像幽灵一样停在了林园的停车场内。莫愁山归来的许乐与邹郁,在侍的带领下,向着餐厅里走去。

    才从山水归来,又入山水,下午的时候邹郁还邀请许乐在都那些著名的景点走了一遭。他不知道腹部高高隆起,双脚浮肿的邹郁为什么有如此大的游兴与食欲,他眯着眼睛看着林园后方那片白崖下时有降落地私人飞机,心里却想到了乔治卡林地那些学说。

    乔治卡林始终认为联邦的不公平核心问题在于信心地不公开,这便是所谓阶层信息不对称原理。林园当初是联邦局的专用餐厅,后来被联邦七大家之一地林家花重金购入,局专门负责执行野生动物保护法,而这间餐厅在联邦上层圈子里,却以野肉做的十分精致出名。

    联邦民众并不知道林园这个地方,就算听过一些传言,却也不知道里面的具体细节。联邦里早就已经如乔治卡林所言,从一开始时,阶层之间就因为信息的不对等而失了公平。

    再次踏入林园,自己难道就不再是那个东林孤儿,联邦逃犯?许乐扶着邹郁的手往里面走去,心情却有些落寞与惘然。

    “李疯子回费城了,你不用再担心什么。”邹郁自幼生活在第三军区,家世不凡,自然不知道许乐此时心里的感受,微笑着说道。

    落地窗畔有一道九曲流水,从桌后的竹林深处流来。静坐于流水之侧,轻啜褐红泥杯里的梅子酒,嗅着水中竹叶细不可嗅的香味,透过窗畔看着远处灯光下的白色崖壁,倒是一等好享受。

    与第一次进入林园相似,当他们两个人走进大厅时,那些被遮掩在红树林,竹林。梨树之后的目光,认真而凝重好奇地投了过来。被这些目光包围着,邹郁没有一丝不适应,反而是许乐地神态变得更严谨了一些。

    坐在位置最好的竹居之中,没有过多久,便有人过来致意,那些都阶层里的醒眼人物。温和地与邹郁说着什么,请她代为向邹副部长问好,最后又极有礼貌地与许乐点头示意,便离开。

    如此四五次,许乐再如何迟钝,也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安静了片刻,确认没有人再来打扰自己吃饭,或是今晚林园里剩下的客人自问没有身份过来他们这一桌,许乐才略微松了一口气。

    邹郁用筷尖夹着一片酿玉笋,望着有些不适应的他。微嘲说道:“和上次不一样,这些目光都是看你的。那些过来的人,也不是看我,而是来看你的。”

    “消息传地这么快?”许乐屈起了一只脚,手里端着一只小酒杯,此时没有外人打扰,他的动作显得随意了许多,只是这个姿式与周遭清雅极致的景致有些不谐调。

    他所说的消息,自然是说沈大秘书为了果壳研究所某一个年轻少尉打电话的事情。也只有这样的消息,才会让那些人专程过来与邹郁说话,而真实的目地,却只是想看看那个年轻少尉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联邦里没有绝对的秘密,尤其是当某些人并不想保守这个秘密的时候。”邹郁摇了摇头。

    “夫人让你专门带我再来林园?”许乐抬起头来,看着邹郁问道。

    “是不是不适应?你应该很清楚,什么事情都是讲规矩的,就像虎山道那个案子,研究所那件事情,可以抓漏洞。但谁也不会直接去对抗联邦法律。”邹郁看着他。说道:“抓漏洞但不能留漏洞,这个圈子行事的风格。永远不会太过暴力直接,更不会……拿着斧子去砸。”

    看着若有所思。那双直眉间透着一丝抵触情绪的许乐,邹郁沉默片刻后安静说道:“我知道你是个什么样性格的人,你确实不属于这个地方,但既然你选择了一头撞进来,就必须按照规矩做事。”

    她从身边的流水里捞起一片半青半黄的竹叶,静静地看着竹叶上地纹路,不知道是不是想到自己的生活,还是别的什么,声音变得有些清淡起来。

    “不说都,港都,或是联邦里别的大城市,都有很多私人会所比这里更幽静,更豪奢,但那都是私人聚会的地方,只有林园,才是用来表明态度的地方。”她将竹叶搁在桌上,说道:“竹叶落在地上,就会被扫走,送到垃圾场掩埋,如果落在水里,随波逐流一阵,总能看见我们此时能够看到的景致。”

    许乐转过头去,透着玻璃看着窗外的景致,开口说道:“可惜没有风,不够爽快,这里的景致没什么生气。”

    他想到了东林大区矿坑,他与大叔吃着野牛肉,端着红酒,看着昏尘空气里地红色落日,在青色的草原上落下,那等享受,比这林园强太多。

    “许乐?”一个有些意外与惊喜的声音响起,一个年轻的军官穿过竹林,走到了桌边。

    许乐微微一怔,不明白周玉怎么会忽然出现在这里,忽然间他想到周玉现在在果壳工程部,心头一动,转眼望去,邹郁正侧头平静的喝着什么。一瞬间,他明白了巧遇并不是巧遇,不禁有些感慨沈秘书迅而缜密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