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三十七章

    (终于三更了,当然不是什么鬼扯的爆,只是谢谢大家一下。老断喊痛,感觉真好,他老人家的痛苦就是我的快乐源泉啊,幸福的长枪兵,深情呼唤大家继续支持月票,此生只捅人,最好莫让人捅,七十二居然说我被捅习惯了,恶……)代表着生气或者是翻脸,至少许乐很清楚,在莫愁后山的这片露台上,自己没有生气的理由或翻脸的本钱。于是他笑了起来,不是那种卑微认命的笑,也不是先前在邰夫人面前故意寻觅旧时情绪而求稳定的笑,只是在笑。

    所以沈大秘书也笑了,他亲自替许乐再倒了一杯咖啡,然后坐回椅中,静静地等着对方的回答。

    身为邰夫人的秘书,沈离非常了解联邦七大家那些主事者的行事风格,铁算利家,不仅仅指的是这个家族算无遗策,更多指的提这个家族谋定而后动,不会给对手留下任何利益。铁算利家与联邦科学院联合出手,邰家这边的反应本来就慢了许多。

    所以说到底,沈秘书并不相信面前这个年轻人,真的掌握了那些数据,但既然夫人相信,他也只好相信。

    许乐的脑海里有很多飞天遁地,惊人的动东西,但他的性格里绝对没有这种成分,他喝了一口咖啡后,抬起了头。

    先前邰夫人只是想看看他,此时与沈秘书之间的谈话,才是具体的事宜,而很明显,沈秘书是一个很忙的人,也是一个很直接的人,所以他也很直接地提出了自己的条件:“我要直接面对机甲,而且你们不能监视我。”

    他并不习惯这种讨价还价,勾心斗角的谈话方式。所以一开始就摆出了底线。

    沈秘书微微皱眉,有些意外地从许乐的语气中感觉到了一丝可能性,从一开始的时候,他便在夫人的授意下替这位年轻少尉扫除身后地痕迹,事后更是亲自给利家大少爷和联邦科学院方面打了两个电话。但总以为这只是夫人看在邰之源的面子上,为许乐做的小事情,却没想到,似乎真有某种利益在前方等着邰家。

    不知道这位沈秘书在通话器里说了些什么,一个工作人员从露台侧方走了上来,提着一个大箱子。工作人员将大箱子放到了桌子旁边,对着沈秘书行了一礼。便悄无声息地退去。

    沈秘书将箱子放在桌面上打开,然后推到了许乐的面前,纯黑色的全键盘以及专用数据输入仪器,在湖面清光地反射下,微微闪亮。

    许乐微微一怔。认出这是联邦目前最高级的集成工作台。他明白对方把工作台放到自己身前是什么意思,按动了台侧的一个按钮,调出了显示光屏,然后闭目沉思了片刻。

    闭着眼睛地那十几秒时间内。许乐调动了脑海中某一部分区域里地数据模型。再次确认了那个神秘地存在。确实已经将实验室地数据烙印在自己地大脑中。

    他不想去想那个神秘地存在。因为此时有云自东方来。蔽住莫愁山巅地烈日。清凉湖水让山风降了温度。如果想太多。他担心自己会头皮麻。会感到恐惧。

    睁开眼睛。许乐开始沉默地进行操作。十根手指就像是弹钢琴一样快地工作台上移动。时不时用双手地拇指对专用数据输入仪进行操作。

    沈秘书没有盯着显示光屏。只是盯着许乐地眼睛和那一双快移动地手。

    二十三分钟之后。许乐有些疲惫地收回双手。揉了揉自己地眼睛。将箱子里地工作台转了一个方向。推到了沈秘书地身前。

    沈秘书快地看了一眼显示光屏上那个图形复杂地数据模型。便没有再看。对他微笑着说道:“先休息一会儿。”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领域。第一军事学院无数年来培养出了联邦里很多优秀的人才,比如施清海,比如周玉,比如沈离。能够成为邰夫人的秘书,沈离自然是个全才,但涉及联邦最尖深技术领域地数据模型,他自认不如对面的许乐很多。

    这个工作台应该有一定的联网范畴,邰家有专门的技术人员正在分析这个数据模型的意义,许乐这般想到。

    几分钟之后,沈秘书微垂眼帘,似乎是在听着耳孔里通话器的声音。片刻后,他缓缓抬起头来,只是此时看着许乐的眼神要显得正式许多,严肃许多。

    “你刚才提的条件,我很难答应你。”沈秘书很诚恳地说道:“联邦新一代机甲的研制,是一个系统工程,就算你掌握了其中最关键的技术,但是你一个人也无法完成这个系统工程,这至少需要上千名工程师地合作。”

    许乐安静地听着,眼睛看着咖啡杯里轻轻旋转地一层白沫,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需要一台原型机甲做研究,联邦新一代机甲的制造者名录里,必须要有沈教授地名字。”

    许乐低着头,看着咖啡杯说道:“我不惜杀人放火要也保护实验室内的数据,为地便是这个。”

    “你为什么一定要参与到这个过程之中?除了政府,或者说果壳机动公司,在这个世界里,没有谁能够提供这些工业基础。”

    沈秘书盯着他的眼睛,冷淡说道:“邰家或许能,但邰家为你付出这么多,但却没有丝毫的利益,这个协议是很难达成的,就算你与少爷的私交再好,也是一样。”

    “我承认我自己一个人无法改变什么,机甲的研制确实需要你所说的那些大工业基础,所以如果你们想要与联邦科学院竞争时间,我必须留在果壳机动公司近距离盯着。”

    许乐抬起头来,说道:“至于你说的利益问题,既然联邦新一代机甲的成功。会影响到总统竞选,那么我想在夫人看来,无论谁研制成功新一代机甲都无所谓,只要不是林院长就好。”

    “邰家不需要新一代机甲研制这个虚名,只需要有别的人能够抢先成功。”

    许乐看着沈秘书若有所思的脸。继续说道:“但我地老师很需要这个虚名,准确来说,他现在除了身后虚名,已经无法享受任何东西。”

    沈秘书很久没有说话,应该是在心里进行着计算,邰夫人对他的授权极大,但他必须衡量其中的利弊关系。

    “沈教授的署名……我可以答应你。而且我可以明着告诉你,你如果把数据给我,事后进行具体研制工作的,还是果壳机动公司。”

    沈秘书平静说道:“我们对果壳工程部有一定地影响力,恰好。工程部和联邦科学院没有什么瓜葛。”

    沈秘书说能够影响果壳工程部,以往的许乐本应该吃惊,但对于联邦七大家的恐怖能力,他实在是有些麻木了,只是轻声说道:“数据必须在我手里,既然如此,我可不可以直接去工程部?”

    “你能不去工程部。”沈秘书忽然开口说道:“这样吧,我安排你去白水公司。关于数据的事情,我建立一个直接渠道,你与果壳工程部的人直接联系。”

    联邦划时代新机甲的研制是一个大荣誉,自然也是一个大利益,沈秘书如果全部答应许乐的要求,邰家在这里面便占不到任何便宜,可不知道为什么,沈秘书忽然做了让步。

    “白水公司?”许乐忽然在心里想到,联邦机甲原型机地第一次实验,好像就是在这家果壳下属的机动公司。可问题在于。邰家的实力应该在黑鹰,为什么会把自己弄到白水去?

    “这些天你在研究所里闹出的动静太大。加上虎山道那件事情,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会盯着你。你不适合再在果壳本部呆着。”

    沈秘书说道:“能满足你要求的地方,就只有白水公司。工程部绝对不行,你如果出现在果壳工程部,无论是利家还是科学院,都会有所警惕。”

    许乐沉默了很久后点了点头。沈秘书笑了笑,将面前地黑色工作台关上,站起来,与他握了握手。双手一触,代表着双方之间的协议就此达成。

    许乐没有对沈秘书把自己从地检署救出来表示感谢,沈秘书也没有代表邰夫人对许乐在临海州体育馆的表现表示感激,那些事情是另外一个层面的事情。

    沈秘书忽然看着他开口问道:“我很好奇一件事情,据说半年前,太子便亲自邀请你加入邰家,你一直没有同意,为什么这次愿意与我们合作。”

    “加入邰家,我就是邰之源那小子的下属。”许乐微笑着说道:“合作则是平等的。”

    沈秘书的笑容变得有些意味深长,面前这个年轻人居然要求与邰家平等合作,这是何等样狂妄而放肆的念头,只是对方脸上地朴实表情实在没有一丝狂妄的感觉,有的只是一丝略显荒唐的真诚。

    临湖小楼顶层窗边,邰夫人沉默地看着湖水的纹路,眼角的纹路就像她这些年来经历的事情一般,渐渐堆积,无法松开。

    她静静地听着身边响起的声音,沈秘书与许乐的每一句谈话,她都没有错过,听到合作二字的时候,她不禁微笑了起来。

    她听出了许乐对于这种讨价还价地不适应,也听出了这个年轻人地稚嫩与执拗,她并不反感这一点,反而觉得有些有趣。

    手中的金属有些微冷,邰夫人低看着手中把玩着地那个小工具——这是许乐遗落在果壳实验室里的蓝光小仪器,既然从一开始,邰家在联邦里地势力就在这位夫人的授意下暗中替他打扫卫生,自然也没有落下这个东西。

    邰夫人熟练地按动按钮,却没有现那道熟悉的蓝光,她知道这是指纹识别的缘故,脸上的表情渐渐平静,安宁的眼眸里却流露出了一丝怀旧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