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三十五章

    (真没想到骂句脏话,月票榜上居然连破三关!呃,上午居然压过老断瞬间,爬到了第三,这真真是激动的我浑身颤抖啊……能说啥咧?无以回报兄弟姐妹砸的月票,今儿三更,咱也小小地努力下,大家伙儿还愿意砸票继续玩枪阵戮戮游戏的,请继续砸月票吧!)

    联邦里没有多少人注意到虎山道案件,因为媒体并没有大肆报道,甚至连那些最愿意揭露联邦黑幕的乔治派**媒体,在这件事情上都显得有些沉默。(提供最新章节阅读>

    依照常理,在第一宪章数万年的光辉照耀下,联邦的刑事案件生率并不算高,尤其是这种恶性案件更是不多。更何况嫌疑和受害人,都是联邦果壳机动公司的年轻军官,这个案子在那些记的笔下,有太多的文章可做。

    然而不知道是因为案件生的时间太近,记们获得的资料太少,还是地检署方面将案情控制的极为严密,总之这个新闻并没有宣扬开来,如今一个浑不吝的混混已经认罪,那个涉案的年轻少尉一身轻松地离开,虎山道的案件自然会渐渐被人遗忘。

    与这个案件相类似,知道果壳机动公司研究所实验室被某人拿斧子砸烂一事的人不少,对于联邦来说,那些可能影响到新一代机甲研制的数据,明显要比一个刚刚进入联邦军方的军官要重要的多。

    但事涉联邦机密,没有新闻媒体会触及这一条红线。

    昨天上午,被许乐砸的稀烂的实验室,已经被宪兵完全封存,紧接着里面的核心数据全部做了转移,联邦科学院获得中央数据库的权限并不是一件难事。

    在表面上那些数据依然安静地存在于果壳研究所的某一个偏僻房间中,但许乐以及牵涉到这件事情里的很多人,都非常清楚,联邦科学院里地那些人们。已经将那些数据拿到了手中。

    可惜谁也没有证据去指证联邦科学院的行为,就像是地检署没有证据指证许乐杀人,又像很多年前联邦科学院林院长抄袭沈老教授的研究成果一般。

    自由公平的联邦,果然还只是一句口号啊……

    联邦科学院技术学部高幅粒子实验室门外,罗秘书正在与某人通电话,他的脸上保持着微笑,回答着对方的感谢,眼角的余光却放在实验室内。

    电话挂断之后。罗秘书并没有急着走进实验室。汇报这一个重要地电话。而是安静地站在门旁。看着实验室里那些表情紧张地教授和研究人员们。

    技术学部高幅粒子实验室。是林院长当年力排众议。向联邦管理委员会申请了专项巨额资金。才建立起来地大型实验室。这间实验室地部门主任到下面地研究人员。都非常优秀而且……能干。

    罗秘书隔着滤光玻璃。看着实验室三区里地人群。人群正中央。林院长正在严肃地训斥着什么。他清楚。果壳机动公司研究所里地那些数据。眼下已经被悄无声息地转移到了这里。凭借联邦科学院强大地研能力。想必用不了多长时间。联邦新一代机甲地关键问题便会被攻克。而联邦科学院以及主持此项研究地林院长。将再一次迎来全体联邦公民地赞誉与崇敬。

    至于真正做出这些东西地沈老教授和那个年轻助理研究人员?一个已经死了。一个已经被边缘化了。只要最后地结果出来。谁还会记得过程?

    而且那边也已经保证过。绝对不会让那个年轻少尉胡乱说话。罗秘书微微皱眉。只是有些不明白。那边明明知道联邦科学院地研究一旦成功。林院长便会亲自出马。替罗斯州长及麦德林议员地竞选摇旗呐喊。为什么那边却好像并不在意?

    实验室里地嘈乱已经告一段落。那位联邦学界地领袖人物林院长。表情严肃地从里面走了出来。

    罗秘书跟在他的身后,低声说道:“沈秘书打电话过来专程表示了感谢。”

    “沈秘书?夫人以前身边的秘书不是姓靳的吗?”林院长皱着眉头问道。

    “新换的年轻秘书,据说很得夫人赏识。”

    都三林联合银行总部大楼顶层。吕秘书安静地走到利修竹地身边。轻声说道:“许乐已经被放了出来,沈秘书刚才专程致电表示了感谢。”

    利修竹静静地望着玻璃外的街景。很久没有说话,他并不介意将那个叫许乐的年轻少尉送到监狱里关一辈子。哪怕那个年轻人似乎与国防部邹副部长有些奇怪的关系,然而今天不得不放手,这种境况让他的心情并不是太好。

    他可以看不起那个只知道**神秘的邰家太子爷,但他必须尊重邰家那位夫人,就算他的骨子里的骄傲,让他在接到沈大秘书那个电话之后,依然不愿意放手,可是父亲从远方打来的电话,熄灭了他所有挑战对方的勇气。

    “太子爷地朋友?”利修竹笑了起来,那张英俊地面容微显冷漠,“连沈大秘书都承认了这个关系,这种面子不得不给,看来还是低估了那个叫许乐的家伙。”

    莫愁山是都郊区景致最为幽美地一处山林。

    这一片青山静园原本是皇族的园林,在第三宪历地时候,被联邦政府划归为全民所有的国家公园。大区人口繁多,联邦用电子围墙圈出去的野生动物保护区面积便显得小了许多,但依然占了莫愁山半片山簏,几处一割,真正空闲下来的清静地并不多,而往来于此山的游客们,也只留意山水之间的清美,却早已淡忘了久远过去此处山园的淡淡皇气。

    就在莫愁山的最深处,却有一大片山林被隐于草丛崖壁间的护栏圈了起来。游客们看不到里面的景致,只以为是防止山路危险所设地障碍,却不知道里面有上千亩的山林,都属于联邦里一个久远而神秘的姓氏。

    黑色汽车平稳地沿着山路开到了尽头,一扇并不显眼的铁门拦在了前方,越过铁门,隐约可以看到野峰深处,流水尽头。似乎有几幢小楼错落有致地依林而建,说不出的清幽美妙。

    许乐推开车门,站在铁门之前,眯着眼睛看着远方那几幢小楼。莫愁山离都极近,这个隐在山中的庄园,却有这么大的面积,加上他读的书多,尤其是在知道邰之源地身世之后。恶补了一下联邦历史,知道此山原本是皇家园林,以邰家在联邦里的地位与历史来源,住在山中,倒有些理所当然的感觉。

    铁门缓缓开启,一位三十岁左右,在深春里穿着一件深色正装的男子。微笑着迎了出来。此人先对许乐点头示意,然后又对黑色汽车里的司机说了几句话。

    许乐微感吃惊,面前这个男人他认识,却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出现在此地。

    “王师傅是夫人专用的司机,已经为邰家服务了很多年。”那个男人微笑着望着许乐说道:“夫人很少会用自己的专用汽车接人,我想除了总统阁下和军神之外。应该没有几个人能够拥有这种待遇。”

    这种不着痕迹的表达,配上此人礼貌又微有距离感地笑容,让人并不反感。许乐笑着看着他,说道:“沈离?”

    当在临海州黑鹰保安公司基地里一面之缘,他却是轻而易举地认出了这位沈秘书。

    “我现在是夫人的秘书。”沈离笑着说道。

    黑鹰保安公司是联邦三大保安公司之一,以沈离的年龄,这么快做到黑鹰的高层主管,当日在邰之源的授意下,全权指挥了临海州行动,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人物。然而半年不到。对方居然便成为了邰夫人的秘书。许乐不禁有些惊默。

    虽然说邰之源已经度过了**礼,而且这个**礼还是在他地帮助下成功。但许乐非常清楚,联邦七大家之邰家。真正的权力还是在那位高高在上的夫人手中。

    邰夫人的秘书,放到联邦的舞台上,足以与一位州长平等对话,这比起黑鹰保安公司高级主管,毫无疑问是进了一大步。

    “邰夫人在等我们。”一辆自行电动车缓缓地来到了二人的身边,沈秘书微笑着解释道:“夫人不喜欢汽油天然气液氢调剂……一应化工产品地味道,所以园内全部用的是电动车。”

    许乐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跟着这位沈大秘书上了电动车。山水尽处错落有致的小楼,看似极远,实则极近,电动车并没有用多长时间,便把他们带到了小幢小楼前。

    小楼右侧是一道长长的雨廊,廊架上爬满了绿色的长藤,新叶如玉,黄花初绽,眼光透过这道长廊,隐约能见不远处一道小型堤坝,莫愁后山的山溪,不知多少年前就被这道堤坝拦住,生生地漫起了山间的一片小平湖。

    小楼便在山林下,清湖畔。

    顺着石阶向着幽深的院落里走去,许乐微低着头,耳朵却听着山风穿林,湖波起动的声音,并不意外地感觉到了四周的林地里,隐着很多人,用眼睛看不到任何邰家地安全人员,但能听到,能感觉,他那双像飞刀一样地直眉轻轻地翘了翘。

    注意到他的倾听,沈秘书地脚步微微一缓,马上又回复了寻常,他的唇角缓缓释出一个笑容,对许乐地细心和能力感到了一丝诧异。

    二人走到院落深处小楼的二层露台外,便很自然地停住了脚步。

    许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表情尽可能地平静温和一些,他就算真是一块石头,可是知道自己马上便要见到邰夫人这样的大人物,依然难免有些紧张。

    露台上有一具阳伞,伞下有一方白色的小桌,几盘糕点,一壶清茶,两个女人。

    腹部隆起的未婚妈妈邹郁,规矩安静至极地坐在阴影中,正在为一位面容寻常、流露着淡淡安宁味道的中年妇女倒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