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章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三十一章

    徐松子吃惊地看着金属长桌那头的年轻少尉。

    她从第一军事学院法律系毕业两年,在国防部内务处法律署表现非常优异,从来没有遇到令她退却的案子。然而今天深夜时分,她被顶头上司的电话叫了起来,命令她马上赶到军事监狱,为一位当事人提供法律支援。忽然接到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命令,被打搅了睡眠,自然心情不会太好。

    当她看了由果壳研究所和宪兵大队提供的人证物证之后,心情里的不悦更是到达了顶点。能够半夜让国防部主动提供法律支授的嫌疑军官,毫无疑问极有背景,在她的眼中,这名叫做许乐的年轻少尉,只是遍布联邦里的无数纨绔之一,只是这个纨绔尤其愚蠢,不知道基于怎样荒唐的理由,居然在果壳机动公司研究所里大砸大闹,这些人真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成见在前,她对许乐自然没有什么好的态度,只是基于专业素养,她依然向对方认真的提供了参考意见,劝服对方认罪,但没有想到,长桌对面的那名嫌疑军官竟一口回绝,还给出了一个她先前怎样也没有想到的理由。

    “实验室是你的?”徐松子怔了怔,旋即微讽着笑了起来,静静地看着长桌对面的许乐,说道:“我没有听错什么吧?”

    她从第一军事学院毕业之后,便直接进入了国防部内务处,表现极为优异,深得长官赏识。然而限于研究区域,她并不清楚果壳机动公司研究所的权限归属,她只知道那间掌握了联邦相当部分尖端科技的研究所是属于联邦,属于军方的,结果这个人居然说……那间实验室是他的?

    许乐感觉到了这名女军官对自己的态度。低着头说道:“你可以调阅一下研究所与沈老教授的协议资料。这间实验室从建立之初,便选择的是合作模式,从宪历五十四年开始,所有地赞助全部是沈老教授以私人名义争取来地,从这个角度说,这间实验室里的一切,包括那些被我毁掉的数据,联邦或果壳公司只有按照协议支付报酬,获取使用权的资格。而没有处置的资格。”

    徐松子听着这番话,表情渐渐凝重平静下来,她现自己对于果壳研究所确实了解的不多,对方似乎说的极有条理,不像是在撒谎,而且已经被逮捕入狱,这时候对着自己撒谎,没有丝毫益处。

    “沈老教授去世前,通过公证遗嘱。将实验室的处置权全权转移给我。”许乐抬起头来,看着长桌对面的美丽女军官平静说道:“法律文书备件放在我地公寓里,你随时可以查看,如果没有人把它毁了的话。”

    徐松子听出对面这个年轻少尉平静话语里藏着的信心,微蹙眉头,低头又看了一遍桌上的卷宗。缓声问道:“研究所和宪兵队的供述里面,并没有提到这一点。当然,我会马上进行采证,只是……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我更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毁掉实验室里的机密数据?要知道,那些数据是被联邦中央数据库做了电子保全的重要数据。”

    她地目光停留在卷宗上,忍不住轻轻摇了摇头,这是怎样的一个军官啊。居然扛着一把太平斧闯进研究所。将一间实验室生生砸了。

    “这些数据是我地。我想怎样处置它们。有必要向任何解释理由吗?”许乐这时候自然不会向女军官坦露。联邦科学院。铁算利家。联邦新一代机甲地事情。这对于他当前地处境没有丝毫好处。相反只会把事情弄地更大。

    “很感谢你来为我提供法律援助。我想我先说说地已经很明确了。数据是我地。实验室是我地。既然如此。我没有任何理由还被关在监狱里。我想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出去。”

    徐松子没有抬头。将手前地卷宗推开。打开电子法律文书。皱着眉头仔细翻阅了许久。然后抬起头来。静静看着许乐。摇着头说道:“就算那间实验室是沈老教授地。现在是你地。可你毁了那些数据。依然没法出去。”

    “为什么?”许乐将被塑料绳缚着地双手搁在桌上。看着她问道:“我管教自家地孩子。难道也有问题?”

    听到这个比喻。徐松子抬起头来。静静地看着许乐。说道:“先不说这个比喻是否合适。但就算是你地亲生儿子。你可以教育他。但不能虐待他。更不能杀死他……如果你这样做了。那就会触犯儿童保护法。或者变成一个谋杀犯。”

    不等许乐开口。她皱着眉头继续说道:“依照联邦机密资料保护法第三款第七条之规定。就算这些数据是你地。但基于本身地重要性。依然必须接受联邦监控。不得外泄。不得擅自处置。你对这些数据地处置权。顶多能让你在这起案件中。能够得到轻判。”

    许乐低下了头,吸了口气,有些无奈地笑了起来。

    徐松子看见他地笑容,微微一怔,不明白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对方还能笑的如此镇定,难道真以为自己有国防部地背景,就能与联邦法律抗衡?她微微蹙眉说道:“更何况这些都是你说的,相关的电子法律文件,我还没有看到。”

    “不过既然有了新的证据,我会继续进行调查。”徐松子站起身来,开始收拾金属桌面上的文件,低着头说道:“你呆会儿签一份文件,上午我直接去你的公寓提取那份法律文件,然后直接去军事检查署申请证据保全。”

    “我不知道公寓里的法律文件还在不在。”许乐忽然开口说道。

    徐松子的动作微微一滞,生起一股不悦的情绪,心想如果不在,那你先前的那些信心从何而来?

    许乐低着头,并不知道利家那边会不会进入自己的公寓毁灭沈老教授的遗嘱,虽然按道理讲,那些大人物应该不会用这种无聊的小手段,但为了稳妥起见,他宁肯当那份复制件已经不在。

    他抬起头来,说道:“法律文件的原件在……我一位朋友手中,你可以直接去向她要。”

    “朋友?住哪里?”

    “国防部西山大院三号,她姓邹。”

    徐松子听到这个地址,微微一怔,旋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马上明白了为什么顶头上司会在深夜里给自己电话,把自己派到监狱里来,原来这个年轻少尉的靠山,竟是自己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

    “知道了。”她若有所思地看着许乐,然后准备离开。

    就在此时,会客室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

    “萧检查官,这边请。”

    一名年纪约摸在三十岁的检查官,在军中监狱长官的陪伴下,走进了会客室。这名姓萧的检查官一头黑,看上去极为干练,当他现徐松子也在房间内时,不由微感吃惊,笑着问道:“松子,你怎么也在?”

    “文静师兄?”徐松子也有些吃惊,用余光看了一眼许乐,不知道这个年轻少尉又惹出了什么事,居然会惊动了都地检署的厉害人物。

    “这是许乐少尉?我奉命将他带走,协助一个案件的调查工作。”萧检查官与徐松子寒喧了两句之后,开门见山说道。

    徐松子的眉尖蹙了起来,她知道这位法律系的学长如今在地检署内的地位,对方为什么赶来此地,最蹊跷的是,她的当事人许乐的身份是现役军人,理应走联邦军方内部的法律程序,地检署为什么要来插一手?

    “不行,这是我的当事人。”不知道为什么,徐松子感觉到了一丝怪异,不等许乐站起来,直接拒绝了这个要求。

    萧检查官笑了笑,从手边的公文袋里取出了一份文件,放到了桌上。

    徐松子拾起文件看了看,脸色凝重了起来,望着军事监狱的长官说道:“按照序列,许乐是军事嫌犯,他必须留在军事监狱里。”

    紧接着,她转向萧检查官,压低声音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现在是他的法律支援律师,你应该很清楚案件序列,他现在涉及破坏联邦机密重罪,至少也得等我手头这个案子结束之后,你们才能接过手去。”

    徐松子和萧文静很熟,所以说话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考虑,盯着他的眼睛疑惑问道:“就算他身上还有别的案件,那也应该是警察总部先行调查,你们地检署为什么会提前介入?”

    萧检查官耸了耸肩,看了一眼在桌旁沉默低头的许乐,凑到徐松子耳边说道:“关于序列和提前介入,其实都是一个原因。”

    “这个军官犯的是重罪,你应该很清楚,案卷序列往往依轻重罪而划分,地检署遇到这种恶性案件的时候,也会提前介

    徐松子蹙着眉头,心想还有什么重罪会比破坏联邦机密数据罪更重,还是需要地检署提前介入的恶性案件?

    “谋杀。”萧检查官眼眸里带着一丝淡漠之意,看着远处桌旁的许乐,说道:“许乐少尉涉嫌于昨夜虎山道上行路旁,谋杀现役军官朴志镐,依照联邦军事人员涉案临时处置条例,这个案子归我们办。”

    (连续的黄连素大补之后,那个事儿倒是没了,好多了,晚上还有一章,只是腹中空空,写的有些卡,请大家多多体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