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二十九章

    许乐脸色苍白,身体颤抖,这一幕落在宪兵队长的眼里,自然是害怕的表现。这位宪兵队长先前与上峰通过电话,平日里也在研究所里常驻,自然清楚这个年轻的少尉,为什么会跑到沈老教授的实验室里大砸一通。

    他带着一丝怜悯之意看了许乐一眼,心想这年轻少尉胆子倒真是不小,面对着董事会技术主管的压力,居然还敢抗着不把实验室交出来,甚至举起斧子把数据架砸了,这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狠劲儿,倒让这名知道内情的军人有几分佩服。

    佩服不过是心底深处的感觉,接到上级命令,宪兵队长知道这人惹了大麻烦,他一时间还不清楚,此人是怎么通过了三道扫描,悄悄溜进了实验室,但他只知道,迎接许乐的,必将是毫不留情的军事法庭审判。

    破坏联邦核心机密数据,这应该算什么罪?好在先前研究所三部的中控电脑已经确认,沈老教授实验室里的核心数据已经做了电子保全,在被破坏的那瞬间,被成功地转移到了区。

    如果那些数据被毁,自己大概也要被判刑吧。宪兵队长心头一寒,此时再看冷汗湿,沉默不语的许乐,便再也没有丝毫同情,反而添了几分寒意。乐被全副武装的宪兵押送上了军车。军车顺着都特区幽静黑暗的道路,向着远方驶去,一路沉默。

    上军车之后,许乐的脚踝处也被系上了高强塑料绳,那些宪兵明显得到了上级的命令,将他当成了重犯关押。

    一路上军车厢内十分沉默。许乐也在沉默。

    他是个聪明人,甚至与他那张诚恳平凡的外表完全相反。他地聪明过了联邦里的大部分人。不然当年封余也不会瞧中了他,选择了他。

    所以他很明确地知道,黑梦地那头,先前入侵自己大脑地那个存在,拥有怎样恐怖的力量,并且从对方的能力中。推断出了一个十分可怕的结论。

    如果先前帮助他转移实验室数据,修改实验室数据的那个东西,真是他所猜想的那个存在,那太令人不可思议了。这种不可思议地程度,导致了他根本不想相信自己的推论,哪怕这明显是唯一正确的可能。

    因为内心的忧虑与隐惧,又或是因为腹中的极端饥饿,许乐的双唇没有什么血色,枯干里透着白。他伸出舌头微微舔了舔嘴唇,忽然对军车里沉默的宪兵们说道:“兄弟们。整根烟来抽抽?”

    坐在他身边地那名宪兵愣了愣。没有想到这个家伙此时刚从失魂落魄地状态中摆脱出来。便想着要烟抽。根本没有一丝害怕。难道他不知道自己已经犯了重罪?

    军人之间地称呼比较直接。那就是兄弟。这名宪兵下意识里看了一眼坐在前方闭目养神地队长。

    宪兵队长也听到了许乐地那句话。睁开了眼睛。然后点了点头。

    许乐举起双手。接过被点燃地香烟。说了一声谢谢。他地双手此时被紧紧地捆在一起。要将香烟送到自己唇边。有些困难。

    贪婪地深深吸了一口烟。烟卷地过滤嘴还夹在嘴唇里。他又紧接着吸了第二口。烟雾弥漫在军车厢内。

    坐在他身边和对面地宪兵投来了异样地目光。心想这名少尉大概是知道自己可能被枪毙。所以才把这根烟当最后一根在抽。

    微燥微烈的烟,灌进了许乐的肺里,可以宁神,可以满足人地精神需要。直到此时,许乐地脸色才渐渐好了一些。

    破坏联邦机密数据,等同于叛国罪,更何况上半夜,他还在虎山道里杀了一个联邦现役军官。然而许乐此时考虑的根本不是这些东西。

    双手和双脚都被高强度塑料绳缚住,这种特制地高强度塑料早已代替了金属手铐,在联邦军方和警方大量使用。对于联邦政府来说,这些高强度塑料足以捆死所有正常的人类,却没有人想到,联邦无数星系里,总会有那么几个不正常地人类。

    当年在东林大区的时候,许乐便曾经凭自己的力量,挣断过这种高强度塑料绳,他相信联邦里不止自己这一个非正常人类,封余大叔是,想必……费城李家那位老人家也是。

    然而许乐此时并没有挣断塑料绳,暴起杀人,翻车越狱,重新变成联邦逃犯的想法。符,无数张结构图纸,绿色如瀑的数据流,许乐盯着眼前香烟的火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先前他已经调动了脑海里的图画,确认了沈老教授实验室里的核心数据公式,已经全部被那个存在转移到了自己的脑海中。

    海量的数据,是怎样如此快地转移进了自己的大脑?是通过联邦无处不在的电子监控网络?自己现在还能算是……正常的人类吗?

    许乐紧紧闭上了眼睛,叼在枯干双唇里的香烟渐渐变短,不停地微微颤抖,烟灰落在了他的膝盖上,又被风吹到了地板上。

    逃离东林大区之后,他专门学习过第一宪章那多达七十四万字的具体条文,因为那是他最害怕的存在。

    宪章的光辉照耀联邦,但在第一宪章的规定下,永远只能进行单向数据流动,当年的五人小组的规定,就是为了隔断一切中央电脑因为逻辑命令混乱而影响人类体内芯片的途径。

    为什么自己能够逆向接受数据?那个存在前后两次输入数据,等同于入侵人类的大脑,这已经严重违背了第一宪章的最高规则!

    为什么这种逻辑上的错误,会出现在那个冰冷的电脑程序中?

    主动联系,是否接受?

    许乐想到了那个曾经在医院,在实验室里反复出现很多次地光符。不禁闭目想道:自己先前选择了接受,所以那个存在才会主动入侵自己的大脑?

    想不明白便不想了。许乐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先前地那些恐惧惘然疑惑之色早已消失不见。不用去管那个黑梦。不用去管那台冰冷地中央电脑究竟有什么问题,不用理会神秘的宪章局是不是在编织什么阴谋,自己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

    在此刻,他只知道在实验室数据的争夺中,他已经莫名其妙的获得了全盘的优势。联邦新一代机甲的研制主动权,又回到了自己地手中,或者说是回到了自己的脑中。

    今天晚上自己一个人赢了联邦科学院,赢了铁算利家,赢了麦德林。

    这就足够了。

    应该说句谢谢吧?

    香烟已经燃烧到了尽头,过滤嘴海绵燃烧的焦糊味道十分刺鼻。许乐用舌头把下嘴唇舔湿,才让干粘在一起的烟头脱离了嘴唇上的干皮,落到了地上。

    他有些困难地挪动被缚在一起的双脚,将烟头踩熄,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眼睛眯了起来,看着车外越来越近的国防部军事监狱大门。

    监狱门口灯火通明,已经接到命令的联邦军人们皱着眉头,看着被押下车的囚犯,他们不知道这名军人犯了什么罪,竟然要被押到重犯监狱来。

    许乐被押着从军车上下来,看着四周如临大敌的联邦军人,极为困难地缓慢移动着脚步,他地眼睛眯了起来。穿过那些刺眼的探照灯。望向了夜穹里渐要落下的月亮,想起月亮下墓园里的沈教授。开心地笑了笑。

    都太空港,正在夜穹里缓慢行走的两个月亮。分别占据了视野里两个偏远的角落,银色的月光被太空港里的灯光完全压制了下去。

    一架流线性的太空飞船安静地停靠在灯光之中,飞船下方聚集了一些官员模样地中年人。

    联邦科学院德高望重地林院长,终于结束了在月球基地上的战舰空间门穿越演练检测,在几名政府官员地陪伴下,回到了s星球。

    走在最前方的林院长丝花白,连续十一天地低重力环境,让这位老人的身体有些不大适应,面色微显阴郁。

    他在联邦里的地位然而崇高,无论总统怎样替换,他在联邦科学院院长的位置上已经坐了十七年了。看厕所十七年,也能把这间厕所变成自家的,更何况是看着联邦科学院。

    跟在后方的罗秘书,却知道林院长的表情不是因为此次月球之行。他沉默地拖在了队伍的后方,眼角余光却注意着上衣口袋里通话器的提示蓝光有没有亮起。

    电话响了,罗秘书放缓了脚步,离众人更远了一些,才接通了电话。

    “数据确认安全。”

    罗秘书的脸上浮现出真诚的笑容,挂断了电话之后,向着队伍前方加走去,走到最前方时那位老人身边时,不易察觉地点了点头。

    陪同林院长的官员们现,那位老人似乎已经适应了重力的变化,脸色好了许多,顿时放下心来。

    都三林联合银行大厦顶层旁边的一个小房间,吕秘书放下了电话,走到总裁办公室里轻声说了几句什么,然后准备回家。

    坐在椅上的利修竹摇了摇头,虽然他很满意这种结果,但确实没有想到,那个叫许乐的年轻少尉,居然会如此悍勇甚至疯狂地举着把斧子闯进了实验室。

    幸亏那些数据与中央数据库联结。

    利家大少英俊到了极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疲惫,想到联邦科学院那位老人一直以来的沉默,疲惫不由变成了微讽的笑容。

    接下来他给父亲打了一个电话,通知了此事,然后他又拨通了一个号码。

    利修竹很欣赏电话那头的议员,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有谁比那人还更像一个天生的政客,能够将各方面的利益,通过一件不起眼的小事而紧密联系起来,这应该是一种天生的能力,利修竹自认自己做不到。

    “麦德林议员,恭喜你。”

    都某间普通的公寓,麦德林议员办公室的机要秘书海伦,眉眼间带着一丝**冲进了卧室。今天晚上议员一直留在办公室里,以致于她和对方的约会,竟是延迟到了深夜,好在先前麦德林议员放她走了,不然她真担心对方会生气离开。

    “什么事情这么开心?”

    床头放着一盒尊贵三七牌香烟,那个男人微眯着眼看着海伦,五官清俊,神态懒散,配上那双桃花眼,实在令人着迷,至少……迷死了海伦这位面容寻常的老处女。

    海伦咯咯笑了两声,直接扑了过去,媚眼如丝说道:“今天晚上你能让我没办法睡觉,我就告诉你。”

    对于很多人来说,这必将是一个无眠的夜晚吧……

    (因为不高兴,所以没头脑,呵呵,想到有书友说不喜欢看废话在前面,所以挪到后面吧,反正我也是瞎放位置的。没有不高兴了,但还在拉肚子,靠,习惯了,没事儿。这章我写的比较喜欢了,比昨天和上一章都要喜欢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