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正文 第十九章 小人物还有坚持以及拳头

    许乐的双手被高强度塑料绳系在身后,他的身体因为腹部的重击向前弯曲,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非常著名的远古刑罚姿式。因为疼痛,他满脸通红,本来渐涸的伤口又挣出了鲜血,他张着嘴干呕,却吐不出什么东西来。

    这已经是第十几拳后的效果了,许乐依然没有说出一个字,哪怕被重重地打的双膝跪地,他依然只是眯着眼睛看着面前的上校,倔犟地抿着嘴唇,沉默不语。

    莱克上校的眼睛也渐渐眯了起来,脸色却一如先前那般阴沉,东林警备区军人动手的时候,他没有阻止,因为他必须抓紧时间,找到那个该死的机修师的下落,只要找到那个人,自己的属下便能将对方一举击杀,完成上级交付的光荣任务。

    他忽然从腰间取出一把手枪,对准了许乐的眉心,看着这个倔犟的少年冰冷说道:“给你三秒钟的时间。一,二……”

    莱克上校说的很自然,动作也很自然,自然到所有人都以为下一刻他真的会开枪,临时营地里那些东林本土的军人的脸上都出了震惊之色。

    许乐的身体终于不听话的颤抖了起来,然而当莱克上校的三说出口后,他依然只是沉默地看着前方,眼神里充满了一股倔犟和坚持,似乎根本不畏惧这根黑洞洞的枪管。

    ……

    ……

    莱克上校的眼瞳微微收缩,再一次认真打量这个少年,关于目标2的资料他已经掌握了够多,然而今天真正面对,才现一切信息资料都不够。没有几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能够面对着军队的暴力恐吓,死亡威胁依然如此坚持,可是面前这个少年做到了。

    莱克低下头看着许乐颤抖的双腿,冷漠说道:“我知道你在害怕,可为什么已经如此害怕,你还是不肯开口?”

    这时候许乐说了他被军队逮捕之后的第一句话,他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狠狠说道:“身为联邦公民,有义务配合军方行动,但并不代表有义务配合刑讯逼供!”

    听到这句掷地有声的话,莱克上校的脸色微微变了一下,眼神里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似乎连他也没有想到,这个少年之所以如此倔犟,只是基于如此简单的一个理由。

    这世上的道理虽然简单,但真正在枪口下能够坚持的又有几个呢?莱克沉默了几秒钟,挥了挥手,将临时营地室内所有的军人都赶了出去。安静的室内,只剩下站立着的他,还有半跪在地上的许乐。

    一阵令人心悸的安静之后,莱克缓缓开口说道:“许乐,十七岁,第四街区修理铺学徒工,目标2……其实我很了解你,甚至可能比你自己更了解你。我知道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不愿意跟随那些郭们在街上混,是因为你觉得欺凌弱小是错的,你在钟楼街、香兰大道一带的名声不错,所有人都觉得你是一个善良的人。”

    “只是我没有想到,原来你这个小家伙还是这么坚持的人。”莱克上校微笑着说道:“面对着不公平的粗暴待遇,不符合程序的做法,即便是枪管顶着你的脑袋,你都不愿意配合,这么倔强而认真的人物,在这个世界上已经很少见了。”

    “面对着错误的事情,有很多人愿意坚持反抗。”许乐低着头说道。

    莱克上校轻轻地拍了拍掌,微嘲说道:“可问题在于什么才是错误的事情?如果你认为我们的做法违法,那我可以把这件事情的真相告诉你,希望你这位守法的公民能够凭自己的判断得出结论,然后看是不是需要配合我们的行动,将封余的下落交代出来。”

    许乐低头无语,其实他能猜到封大叔躲在哪里,那个矿坑的秘密,除了他们两个人之外,没有人知道。这两年他们两个人去矿坑去的极少,即便军方提前几个月进行监控,或许也会遗漏掉那里。最关键的是,这些年翻越电子围墙猎杀野牛,让许乐猜到,封大叔手中那个泛着蓝光的屏蔽仪,或许真能暂时避开无处不在的电子监控。

    也正是因为许乐在思考,所以莱克上校此时说出的真相,并没有让他过于震惊,而是陷入了再一次的沉思。

    “他是联邦的叛徒,他是手底有一万多名军人生命的暴徒,在这种情况下,你还要执着于我们的手段不合法?”莱克上校嘲讽看着许乐,用这种语气和表情不停地打击着少年的心。

    “我不相信。”许乐沉默很久之后,忽然开口说道:“如果他是和帝国勾结的奸细,为什么要躲到东林区,而不是去帝国?你也知道,他似乎有这种能力。”

    莱克上校沉默了,因为他清楚这个少年很轻松,也很简单地指出了这件事情中唯一的漏洞,也正是他在飞船上面自问的那个漏洞。

    许乐忽然抬起头来,认真说道:“法庭没有宣判,他就是无罪的,所以我不相信。”

    相信便是相信,一个在一起朝夕相处了四年的大叔,很明显比这些浑身杀气的军人更值得信任。但即便如此,联邦宪章历来的光辉,依然让许乐的眼眸里闪过了一丝强烈的不安。

    莱克上校注意到了他眼中情绪的变化,平静追问道:“当然需要法庭审判他,可问题是他是逃犯,如果我们不捉住他,怎么将他绳之以法?所以不论是为了正义的报酬,还是法律的公平……我都需要你的帮助。”

    他本来以为自己这番话已经能够摧毁这个少年强硬的精神支撑,虽然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少年如此信奉程序正义这些鬼东西。然而许乐接下来的话,却让他完全地失望了。

    “你们不是来抓他的,我相信你连逮捕证都没有带一个。”许乐望着这名上校,眼睛眯的更小了,一股子坚毅的味道却渗了出来,“你们是来杀他的!”

    “就算你们是军人,也不能未经审判杀人,所以请原谅,除非能够确保他的生命安全,我不会说出他的下落。”

    莱克上校顺着许乐的目光望向了光幕上的那些光点,沉默片刻后说道:“你怎么知道我们是来杀人而不是捉人?”

    这句话便算是默认了许乐的推断。许乐坐在地上,低头说道:“那些蓝色光点是机甲吧,B4突进阵形向来只有一个作用,那就是无后路的狙杀……你既然只想杀死他,我为什么要帮助你?”

    “我想起来了,你已经报名参加了国防部的士官考试,只是你学的是机修,怎么可能认出B4突进阵形?”莱克上校走到了许乐的身前,低下头冰冷说道:“看来我可以确定,你就是余逢的学生,你将以叛国罪协从犯的罪名被投入监狱。”

    “相信我,你这辈子都只能在监狱里面仰望星空以及星空上面的战舰。”莱克上校往室外走去,对室外的军人命道:“继续问。”

    滋滋电流的声音和拳脚落肉的声音在室内响起。莱克上校点了一根烟,与都星圈的宪章局取得了联络,再次确认了目标1的大致范围后,布下追击的命令。这时他心里略感安定,只要那名机修师还在联邦的范围内,他就有把握找到他,咬死他。

    室内,许乐被两名军人打倒在地,头散乱,满身血迹,谁也没有注意到他被捆在身后的双臂渐渐颤抖,无力摊开的手指渐渐坚强地捏在了一起,捏成了一个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