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二十七章

    许乐下定决心做某件事情的时候,谁也无法阻止他。他明明知道这一斧子下去,便有可能让联邦新一代机甲的研制工作被推后数年甚至数十年,可他依然义无反顾的砸了下去,这只是基于一种矿区孤儿朴实的人生观,不是你们的,你们就不应该抢,如果你们抢,那我就把它毁了。

    这间实验室里的一切,都是沈老教授送给他的,所以他敢砸,这是一种态度,宁愿这块玉碎的如此凄惨,也不让人抢走自家的一片瓦。

    幽蓝的,白炽的,清幽的电火花随着锋利斧头的重重劈下而四处溅开,那些坚硬的合金存储盒,也化作了无数锐利的金属碎片,向着实验室的四面飞舞,盒中那些高密磁性材料,更是碎化成一片片的墨雨,凄惨不堪地化为斧下的尘埃。

    在当今联邦的科技水平下,使用技术手段抹去数据,都有被恢复的可能。许乐从昨天夜里下定决心之后,便决定采用这种野蛮而粗暴简单的物理方法进行数据抹除。

    那些坚硬的合金外表,就算是子弹都打不穿,一般人就算敢于像许乐这样恐怖地用物理方法进行数据抹除,只怕也找不到任何办法。但是许乐有,他手中有一把沉重的太平斧,他的体内有充满了不平之气的灼热颤抖力量。

    太平斧高高举起,重重落下,许乐沉默而粗暴地摧毁着数据架上的一切。然而他砸的并不心安理得,心中反而充满了痛苦与浓郁的悲哀,每一斧砸下,毁去一部分数据,就像是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身上。

    沈老教授枯守此数十余载,不理室外东西南北风,就只留下了这些,这些虽然依然没有得到任何结果。却在过程里留下了无数智慧的研究果实……

    此刻却渐渐地消亡在沉重的太平斧下。

    正如利修竹所设想的那样。在联邦强大地制度面前,谁都没有办法偷走研究所里地数据资料,许乐虽然有封余大叔留给他的宝贵遗产,也无法做到这一点,联邦对于这些数据的保护力度,实在是大到难以想像。

    不过利修竹没有想像到的是,那个叫做许乐的年轻少尉,一旦现数据无法转移走之后,竟会选择如此血性的方式。用那把沉重的斧子,来摧毁这里的

    许乐没有办法悄无声息地移走这些数据,甚至连暗中抹掉这些数据都做不到。在联邦科学院,铁算利家……还有那些政治人物的阴影面前,他想要保护沈老教授地遗产,已经找不到任何办法,邰家那边还在沉默,他只是一个研究人员,能做什么?

    他能做地。就是他现在做地。那把斧子正在做地。

    当太平斧第一次砸中架上地数据存储盒。破开坚硬地合金外表。损坏了里面地高密磁性材料时。实验室里地灯光忽然暗了一下。然后紧急灯开始快地闪动。同时尖锐地报警声响了起来。

    紧接着报警声开始在实验室外地长廊里响起。尖锐刺耳。声音急促而惊心动魄。

    果壳研究所三部地报警系统同时启动。通往外方地三道扫描系统进行了紧急状态。一应通行被暂时控制。自动防御系统也开始运德。

    依然留在实验室里地研究人员们。依照研究所中控电脑地命令指示。走出了实验室地大门。他们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长廊里地报警灯。现不是火警。不免有些疑惑。究竟生了什么。报警声为什么响地如此凄厉?

    紧接着。一阵急促而密集沉重地脚步声。从研究所长廊地尽头传了过来。一群全副武装。穿着深色防弹服地宪兵。神色凝重地跑了过来。迅包围了一间实验室地大门。

    研究人员们这才注意到,在报警声中,那间实验室的大门依然紧闭,就像是另外一个世界,那是……沈老教授的实验室?

    宪兵已经接通了实验室门外的通话器,然而实验室内没有丝毫回应,只有沉重地咚咚声传来,就像是有一个怪物正在实验室内砸着什么东西。

    宪兵领皱着眉头,挥了挥手臂,准备起强攻。

    许乐听到了报警声,动作却没有丝毫停顿,他甚至知道全副武装地宪兵,此时肯定已经包围了实验室,所以他落斧的动作反而变得更快了一些。

    砸吧。

    联邦科学院里那位无耻地学术领袖,当年已经让沈老教授沉默冤屈了许久,今次怎么能让对方再次得逞?躺在墓坑里的沈老教授大概也会支持自己这样做,宁肯把这些毁了,将来总有一日,联邦里还会出现那些愿意枯守小楼数十年地了不起的人物,再次将沈老教授研究的东西挖掘出来,只不过会晚些,但总好过于,将这些本身没有任何喜恶,只有美丽的数据模型和函数公式,交给那些无耻的人物,用作他们谋取名利的工具……

    啪的一声,太平斧狠狠地砸进了地面,溅起几丝火星。

    许乐急促地喘息着,没有顾得上抹去自己额头的汗水,转身向着监控光屏上望去,光屏上,实验室门外的宪兵,已经开始准备破门而入。

    该毁的东西已经毁完了,沈老教授留下的遗产,已经变成了满地的碎片和喷溅痕迹,许乐相信太平斧附着自己的力量,已经做了极端的物理毁坏,那些联邦科学院的大爷们,想要恢复数据,已经变得极难。

    然而就在此时,许乐的眼睛眯了起来,眼瞳紧张地缩了起来,因为在光屏上,他现一行字符正在闪烁。

    “核心数据应激转移成功,临时保存至区。”

    许乐握着太平斧的手颤抖了起来,霍然回盯着数据架后方那排备用存储器,忽然间心里生起了一股强烈的不甘与绝望。

    应激转移!

    无数次重斧的落下,毁掉了那些数据盒,然而数据却已经自动转移到了区!

    许乐面色古怪地看着光屏上闪烁的字符,浑身上下都颤抖起来,他知道自己失败了,中央数据库的数据电子保全,比他想像的更要强悍,明明先前已经提前切断了数据线,为什么这些数据还能够平空从区转移到区!

    那抹强烈的不甘与愤怒变成了失望,然后是绝望,许乐默默地看着光屏上数据转移成功的字符,低下了头,闭上了眼。

    他听着实验室大门被破开的声音,愤怒地低声说道:“**的。”

    联邦中央数据库,就在联邦中央电脑中,距离果壳研究所三部约四十公里,联邦宪章局不知多少米的地底深处。

    第一宪章的光辉笼罩宇宙,许乐用一把太平斧,便想消抹掉联邦中央电脑记录在案的保全数据,此时看来,竟是那样的荒唐。

    然而许乐更想不到的是,对于联邦中央电脑来说,他颈后信息节点所出的讯息,毫不陌生。更不可思议的是,在那次诡异的第二类联系之后,联邦里没有任何人知道,那台无所不能的中央电脑,已经建立了对许乐的观察体系,预留了数据往复通道。

    幽静的夜里,深深的地下,联邦中央电脑的二维显示光屏底部,悄无声息地出现了一行字符。

    “公民编号:常,姓名:许乐。”

    “备注:第七十二号异常情况嫌疑者。”

    “备注:第一号二类联系目标。”

    “备注:该公民为第一号长期观察目标,在五人小组回复之前,确保该目标之数据存活。”

    “提示:数据往复通道已经连结。”

    “建立主动联系,修复异常状态,询问是否接受?”

    人有愤懑之气,不甘之意,精神上的剧烈波动,可以使人类在瞬间爆极大的潜力,或是令肌体陷入某种奇异的状况。许乐没有,他只是死死地盯着光屏,不停地问候着中央数据库的母亲。

    此时的他,并不清楚中央数据库便是那台他最为恐惧的宪章电脑。然而气随心走,他的愤怒,他的绝望,这一夜里的折腾与精神上的损耗,让他身体内那股灼热的洪流,从散布于四肢里的状态,开始迅地回到后背腰后,通过颈后时,却隐隐约约触动了什么,生出一股剧烈的痛楚。

    此时实验室的门已经打开了,全副武装的宪兵已经冲了过来,用手中的枪械瞄准了许乐,正在大声吼叫着什么。

    许乐却感觉到颈后一痛,然后他现那些宪兵们的动作变得极为缓慢。

    眼花了?不,是眼黑了,他震惊地现自己双眼一黑,陷入了一种奇异而熟悉的状态中。

    他再次陷入了黑梦之中。

    有一行白色的光符自远方而来,映入了他的眼帘。

    “建立主动联系,是否接受?”

    许乐浑身寒冷,一瞬间不知道想到了多少前尘往事,惘然片刻后,在心里寒颤着问道:“你是谁?”

    长时间的安静,然后光符变成一行字。

    “我是老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