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二十六章

    在联邦里,没有谁能够一手遮天,总统不行,费城李家那位老匹夫不行,邰家那位夫人也不行,所有的人顶多只能遮住自己眉眼前那轮炽热的太阳,替自己的头顶天空觅一片清明。

    钱能通神,却非万能,铁算利家虽然已经全力投入到总统竞选之中,却依然小心谨慎,周密设计,不放过任何一环可能影响到选民倾向的关节。

    联邦新一代机甲研制,牵涉到麦德林议员与林院长之间达成的那个可耻的协议,他们自然不会轻忽,然而联邦科学院与利家加起来,也不可能完全影响果壳机动公司,所以他们需要那间实验室里的数据,却依然要遵循游戏的规则,必须等到书面命令的到达。

    如果那名年轻少尉真的是毫无背景,又或是在强大的压力下自然退去,利修竹也许不会如此苦恼。问题在于直到今日,他依然不清楚那个叫许乐的年轻少尉,与邰家之间的关系究竟有多深,有所顾忌,行事方法便有所周折,从而他让朴志镐用那种见不得光的手段,想把那名年轻少尉暂时从这件事情里摘出去。

    朴志镐是利孝通的人,利修竹没有指望自己借的这把刀能够瞒过多少人,让老七难受,但至少他希望能瞒些时日。他主要还是关心这把刀是否够结实,够锋利,将来是否有足够的资格为己所用。

    当秘书告诉他朴志镐的死讯时,他正坐在窗边的沙上看着楼下的万家灯火。手里那杯普通的红酒微微荡起,利修竹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愕然,旋即归为平静。看来自己看中的这把刀没有经过千锤百炼,断的倒是干脆,他又想起那名年轻少尉,一时间竟有些说不出来由地警惕,把晚餐时积累地美好情绪。全部冲的一干二净。

    利修竹不应该警惕许乐。那个是一个迷路进圈子的外来者,没有什么根基可言,更不可能威胁到他。就算是对方从朴志镐那里知道了己方的想法,然而也没有什么时间,去阻止明天清晨对实验室的封存了。

    问题在于,此时已经是子夜二时,而警方找到朴志镐尸体之后,初步判断应该是死于昨夜九时。

    利修竹没有与下属直接联系的习惯,既然是隐秘的计划。朴志镐也不会在事成之后打电话汇报。所以这几个小时的空闲时间,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然而朴志镐死了,他应该在第一时间内知道消息,结果却似乎被某些有心人生生拖了几个小时。

    这几个小时足够做什么呢?他那张英俊到了极点地面容渐渐冰冷起来,轻轻转动着手中的红酒杯,忽然间自嘲地笑了笑,摇了摇头,打了个电话之后。不再理会此事。

    大局已定,虽说那个年轻少尉是个变数,是个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变数,但终究不能影响到全局,那个叫许乐的家伙,总不可能把果壳研究所里的实验室数据偷走。

    这和能力无关。与制度有关。联邦地制度在个人地能力面前。总是显得无比强大。

    轻柔而悦耳地电流声。在安静地实验室里十分清晰。低噪技术背景下地联邦尖端科技实验室之所在。如果不是许乐拥有惊人地耳力。想必也听不到这些如音乐一般地响动。

    光屏桌面上地索引树与数据轴在快翻动。文件粉碎示意图在不停地运作。许乐此时已经脱去了身上地军装。双手快地在光屏桌面上输入着操作指令。汗珠布满了他地额头。

    关于电子喷流器地设计图纸与数据模型。基本上已经被销毁了。这一部分地数据。是最近这些天他与沈老教授一起合作所得。并没有进入联邦数据库管理系统。所以删除起来非常容易。加上这都是他自己地研究所得。即便一时毁了。日后想要重新拾起。也并不是太难地事情。

    嘶嘶地文件粉碎模拟声。配着微弱地电流声。就像是一曲并不复杂却异常动听地协奏曲。许乐就在这支曲子地伴奏下。沉默而专心致志地进行着自己地工作。

    这些数据必须毁掉。不然如果被联邦科学院拿到手后。以对方恐怖地科研实力。或许只需要三天。便能解决掉联邦新一代机甲最关键地那个问题。

    凌晨两点一十三分,许乐终于从光屏桌面上抬起头来,有些疲惫地吐了一口气,感觉到了浑身上下的酸痛与腹中地饥饿,今夜先是对上了七把刀,然后斩死了朴志镐,又悄悄潜进青藤园,他一直在调动体内那道神秘的力量,此时虽然精神依然饱足,神秘力量依然充沛,可是肌体上地损耗与腹中的空虚,却是实打实地令他难受起来。

    实验室数据库外围,有关电子喷流器的一切内容,都已经被删除干净,为了消除一切痕迹,许乐一刻都没有停止手指的操作。被沈老教授强行训练出来的数据库搜寻能力,在这一刻得到了强悍的展现。这些数据内容,都处于数据库外围,想必明天清晨将要来接管实验室的那些人们,应该不会察觉到异样。

    做完这一切,许乐坐在光屏桌面旁的椅子上,沉默了一分钟,思考了一分钟,休息了一分钟。

    青藤园一行,至少印证了邹郁先前在黑色汽车中的分析。联邦科学院要沈老教授的研究成果,铁算利家暗中出力,中间的桥梁却是罗斯和麦德林两个对总统之位志在必得的政客,这种搭配实在是极为可怕。

    许乐自然不会全盘相信利孝通与自己的合作,事实上,那位利家七少爷除了有些钱之外,在眼下根本帮不到他什么。只是利家七少爷居然能够监视利修竹,找到朴志镐背叛他的证据,这种能力让许乐有些警惕。

    删除了自己和沈老教授最近这些天,所设计出来的上百个初始设计图纸,消灭了所有的数据痕迹。许乐的脸上却没有一丝解脱之色。他盯着光屏桌面上不停闪动的索引树。那双不大的眼睛里透着一丝沉重与无奈。

    真正地关键在于沈老教授所研究地量子可测动态方面,许乐之所以找到了解决新一代机甲电子喷流器问题的正确道路,就是在沈老教授的指点之下,在这位老人人生最后十几年所不倦研究的理论之下,数据模型之下,想通了某些事情。

    许乐眼下得到的那些成果,虽然重要,但是真正重要的还是沈老教授的那些数据模型,区段内的函数公式。

    他现在已经将所有的外延设计全部毁掉。可是如果联邦科学院将沈老教授地研究成果全部抢走,他相信对方现问题,并且解决问题,也用不了太长时间。

    那位联邦科学院德高望重的学者院长,以及他那些在联邦科学界各占要害的徒子徒孙们,绝对不是吃干饭的,虽然许乐无比鄙视这些人的道德水准,但必须承认,这些人不是全靠抄袭起家。自身的能力也是无比强悍。

    这间实验室的数据库是单向出口,与联邦科学院及三大军事学院的核心数据库连接,却无法从外围进入,入口只在实验室二楼的那间办公室内,所以联邦科学院才会急迫着需要这间实验室地控制权。

    许乐最开始想的计划是,直接通过转储设备。将沈老教授这些年的学术成果全部转移走,然后在蓝光设备的帮助下,通过研究所的三重扫描门。

    可惜的是,这间实验室地数据库虽然是单向出口,沈老教授为了数据安全,却是与联邦中央数据库联结,进行了数据电子保全,无论是谁,在缺少中央数据库权限的前提下。一旦对这些数据进行复制或者是不可逆操作。都会报警。

    眼下便有一个难题摆在了许乐的面前,他无法将沈老教授的这些数据搬走。甚至想悄悄地将这些数据毁掉,都极难做到。可是明天这些数据便会全部落到联邦科学院的手里。这又是他绝对不想看到的事情,许乐搞不到中央数据库的权限,但那些人肯定早已经想好了对策。

    不能悄悄地将这些数据毁掉,许乐还有别的法子。只是他依然在一分钟的沉默思考之中,因为这是沈老教授耗费了无数心血得来地智慧果实,如果就这样毁在自己地手里,自己怎么向银河公墓里的那位老人交待?

    还有一个问题是,许乐虽然已经熟悉了很多函数公式和数字模型,可是如果没有沈老教授数据库里地那些资料帮助,他没有一丝信心,能够完成联邦新一代机甲的最终改造工作。

    联邦新一代机甲意味着什么?许乐比任何人都明白,虽然他对控制这个联邦地上层社会没有一丝好感,但他清楚,在联邦与帝国之间日益严峻的形势中,联邦越早一天完成新一代机甲的研究与配装,那么那些普通的,热血的军人,便会少死一些。

    一边是直接的公理正义,小人物的抗争。一边是联邦的大利益,庶民的生命。

    留下,还是毁灭,这是一个问题。

    一分钟之后,许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不再思考这个问题。他想不明白,便只有按着自己的本能行事。

    从二楼办公室的数据库存储架上,抽出那些连系着数据线与电源线的硬式存储盒。许乐看着这些金属物体,在此时动作也不禁停顿了一刻,他知道自己的下一个动作,便会毁了沈老教授一生的心血,此时此刻,他的脑中挣扎起来。

    “不是你们的,你们就不应该抢。”

    许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压低声音说道:“**的。”

    往手上吐了口唾沫,他举起了手中沉重的太平斧,狠狠地、决然地向着那些数据存储盒上砸了下去。

    (拉肚子和吃海鲜可没关系,海鲜码头那里经常路过,但这几个月也就去了一次满满海鲜,还是不习惯吃这种东西,大庆啊……最爱的还是海都啊。下一章此时正在写,不拘何时写完,大概定在晚上八点多的样子更新,向大家抱个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