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二十五章 蓝光

    利孝通从沙上站了起来,从床边的抽屉中取出了一个文件袋。在这个过程中,许乐手中紧握的长刀随着他的动作而转动。虽然利孝通先前的笑声与那句话,证实了许乐心中隐约期盼的某种局面,然而此时那名叫做曾哥的保镖,还冷冷地用枪口瞄准着自己,他不敢有丝毫大意。

    “曾哥,我和这位朋友有些话要谈。”利孝通将手里的文件夹递给许乐,态度很轻松随意,就像根本没有看到许乐手中那把依然带着血腥意的长刀。

    曾哥沉默片刻,衣裳里那根如枪一般锐利无俦的气势缓缓敛去,他对着利孝通微微点头,用沙哑而怪异颤抖的声音应道:“是,少爷。”

    许乐看着此人放下了手枪,退出了房间,心神才真正的放松下来,接过了利孝通手中的文件夹。这名叫曾哥的保镖身上的危险味道太浓,时而如枪,时而如狮,令人寒毛警惕而立。

    文件夹里是几张照片和一个音频文件。照片应该是远距离偷拍的,拍摄的内容是在都某幢高层建筑中,一头金的朴志镐正在和一名男子说话,拍摄者应该距离那幢大厦极远,所以照片中朴志镐和那名男人的面容都很模糊,不过即便如此,也隐约能感觉到那名男子的不凡气势,尤其是模糊的五官上英秀至极。许乐心头一动。猜到了这个男人是谁。

    音频文件是一段夹杂着电流噪声地窃听资料,许乐低着头认真地听完之后,才取下了耳朵,眯着眼睛看着重新坐回沙上的利孝通。

    “利修竹,三林联合银行副总裁,也是我的大哥。”利孝通的面情有些阴沉,说道:“朴志镐是我的人,结果却与他混在了一起,所以先前我说你杀的好。”

    许乐这时候保持着沉默,看着面前这位七大家的二代子弟。心中生出了重重的警惕。朴志镐与那位利家大少的联系,居然全部被这人查到了,就是不知道他是通过何种方式,才能拍到这些照片和窃听到那些有关自己的对话。

    许乐看着利孝通地时候,利孝通地脑海里也在快运转。自幼的经历,让他养成了一种极好的习惯,从来不会轻视任何一个人,虽然那夜在青山路口处与朴志镐的交谈中,他对邰家那位太子爷表示了不屑。但那其实只是一种掩饰。

    七大家里历史最悠久,地位最崇高,实力最隐秘的邰家,忽然要走上前台,利孝通怎么可能不重视邰之源?他和他那位习惯于高高在于。视世间一切人物为废物,眼中只有一个林半山的大兄不同。

    面前这个持刀青年,在联邦科学院和利家的双重压力下,依然敢于反击,而且反击的如此犀利,杀死了朴志镐,单刀直入自己的卧室……如果说以往利孝通对许乐这个人地重视,是因为邰之源和许乐的关系,那么今夜之后。他决定要非常重视许乐这个人。

    算计即定。利孝通没有丝毫拖泥带水。用一种商人下赌注地决然与干脆。直接说道:“合作吧。”

    许乐看着面前这个二十五六岁地年轻人。两道如飞刀一般地直眉蹙了起来。说道:“我不明白。利家七少爷有什么需要我地。而且你又能给我什么?朴志镐能背叛你。那是因为利家大少爷能给他带来更大地利益。与我合作。对你又有什么好处?你毕竟是利家地人。”

    “我听过那段录音。知道眼下联邦科学院想得到实验室里地那些数据。我希望你阻止这一

    利孝通说道:“那些数据对于联邦新一代机甲地重要性。我并不关心。我那位大哥却很关心。因为一旦联邦科学院真地要在总统竞选中表态。罗斯州长和麦德林议员这一对搭挡胜算又要大几分……利修竹做成这件事情。对于他来说。自然是有极大好处地。”

    “你们利家不是一直在支持他们?”

    “我连谁能当联邦总统也不关心。”利孝通地表情阴沉了起来。说道:“无论谁当总统。联邦七大家还是七大家。就算罗斯和麦德林竞选成功。和我有什么关系?利家又不是我地。相反。如果他们成功了……”

    许乐明白了对方地意思,眉头皱地极紧:“就算我能阻止实验室的数据外泄,破坏联邦科学院那个老家伙与你家之间搭成地协议,可也不见得能够影响总统竞选的大势。”

    “这是自然,但这毕竟也是很有力量地一环。”利孝通站起身来,缓缓说道:“只要对利修竹有利益的事情,我都愿意破坏一下。”

    “你能帮我什么?”许乐重复问道。

    “如果事后你需要逃跑,我可以给你找路子,提供一些资助,当然,你如果真有邰家的关系,也许根本不在乎这个,但我想,我们之间可以搭成某种比较长期的利益关系,因为我们的目的似乎隐约一致。”

    利孝通没有说长期的友情,而是说利益,这样反而更可信一些。但是许乐依然沉默。

    利孝通静静地看着他,片刻之后,拿起自己的私人加密电话,拔了几个电话,沉默一阵之后,微笑着说道:“朴志镐那边的消息,我能帮你拖延一阵时间,免得那边马上反应过来。我得到的风声是,明天早上十点钟,果壳董事会的书面命令便能出来,你那间实验室就保不住了,你还有九个小时的时间。”

    “知道了。”许乐说道:“问题在于只有九个小时。我没有能力把那些数据搞出来,如果留在实验室,总是要被联邦科学院拿到手,这样地话,对于你的想法,没有任何帮助。”

    利孝通明白对方这句话里潜着的意思,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摇头说道:“很抱歉,其实我们利家对于果壳的影响力极为有限,我现在还不知道那些老家伙是怎样躲过军方。直接影响了董事会。关于研究所的事情。我无法接触到一些比较核心的地带,这方面帮不了你。”

    “这只是第一次的合作,我相信以后还有机会。”利孝通说道:“如果有将来的话,我要求的不多,希望你能找机会让我见见邰之源。”

    许乐若有所思,许久之后轻轻地点了点头。

    距离那个时间段还有八个小时的时候,许乐来到了第一军事学院,进入了果壳研究所三部区域。此时夜已经深了,然而研究所里还有几个实验室灯火通明。搞研究地人们,有时候总会在黑夜里忘记了白天地美。

    许乐取出电子匙卡,进入了核心区域,然后顺着安静的长廊,向着实验室走去。在最后一道扫描通道前。他缓缓地停住了脚步,将手伸进了军装的口袋中,握紧了那件冰凉的金属小仪器。

    和利家七少利孝通的见面,虽然有些危险,但最后还是证明了许乐一开始的那种直觉,朴志镐确实是为利家服务,但并不是为利孝通服务,在那位利家七少的眼中,利家家主这个位置才是他现在最需要考虑的事情。至于利家的整体利益。联邦机甲地研制,总统竞选的结果。全部不在那位面容阴沉年轻人的思考之中。

    合作似乎达成,但事实上。许乐并不能帮到利孝通什么,以利孝通现在的实力,也无法帮助到许乐,而且这种合作基本上潜于水面之下,只是一种松散的心理上地联结。

    他按动了小按钮,眼睛眯了起来,淡淡的蓝光开始从他口袋里的那件小仪器上散出来,被军服的布料一隔,变得更加黯淡。虽然黯淡,却足以将他整个身体都包裹在了其中。

    安静的长廊里没有一个人,许乐没有丝毫犹豫和畏怯,直接向着扫描通道里快走了过去。

    很奇妙的事情在这一刻生了,联邦最尖端的扫描感应设备,此时竟似乎变成了瞎子聋子,笼罩着许乐的那层淡淡蓝光,就像有某种魔力一般,让许乐在这些尖端的监控设备面前,变成了隐形人。

    封余大叔亲自设计地东西,足以暂时骗过宪章局里那台无所不能地中央电脑,更何况是宪章边缘地带的二级监控网络。

    这便是许乐最大地凭恃之一,先前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青藤园,直接摸到了利孝通的卧室中,凭借地也是口袋里的这块小仪器。

    这是许乐第一次联邦核心地带,尝试使用这种仪器,果壳研究所里藏着联邦的无所机密资料,监控防御毫无疑问是最强的地带,居然在这件蓝光小仪器下变成了废物。

    走到熟悉的实验室门口,许乐抹去了额头上沁出丝的冷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宪章光辉遍布联邦,联邦的人们,包括那些心思极为缜密的大人物们,早已经在数万年的历史中,习惯了技术的力量,养成了一种思维上的惰性。

    这种惯性与惰性为许乐在这个社会里的潜伏与游走提供了无穷的便利。一旦技术被破除,许乐似乎隐隐捕捉到了封余大叔那种自由的感觉。

    输入密码,打开实验室的大门,许乐顺手从旁边的金属消防匣中取出一把沉重的太平斧,沉默着走了进去。涕,头昏的没办法,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这章写的极为吃力,今天就这一章了,晚上休息一下。这个月总量是二十万字,大家放心,俺正在勤奋的境界中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