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二十三章

    朴志镐不想承认自己身处恐惧之中。

    他一向认为自己是联邦里最优秀的年轻一代,三大军事学院的优秀学生,进入了果壳机动公司工程部,而且眼看着自己将要进入联邦科学院,甚至有可能成为林院长的学生,他的人生经历与成绩,足够为他提供强大的自信心。

    他是一名年轻的军官,无论是近身技击擒拿,还是机甲做战,都是非常强大的人物,无论从哪个角度上来讲,虽然越野车无法开动,可是他也不应该恐惧。

    然而微微颤抖的两只手,让朴志镐清楚地认识到,自己对身边这个人已经产生了一种天然的恐惧感。

    先前站在山崖往下看,那一片泼雪似的刀光,血花四溅,许乐所表现出来的强大实力,尤其是在血战之中的冷静,给朴志镐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甚至是感到了危险,所以他才会选择马上离开。

    可是对方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找到了自己,并且用一把刀断绝了自己所有退路,朴志镐感觉到了深深的寒意。尤其是当想到传闻中,那天晚上在林园餐厅里,连李疯子都没有打倒此人,他的两只手抖更厉害了。

    天上的双月全部都在云层之后,虎山道畔一片黑暗,只有山崖下方的灯光隐隐约约地照耀着万家安宁。车门轻响,朴志镐从越野车里走了出来,低头看了一眼许乐手中紧紧握着的那把刀,看着刀锋上渐渐变成浆状粘稠物的血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强自镇定说道:“怎么弄的这样狼狈?”

    聪明人都会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说这样的话其实没有任何意义。尤其是当朴志镐一脸苍白的时候。然而朴志镐依然这样说了,因为他必须赌一赌,面前这个叫许乐的年轻蹲坑兵,有没有胆量。

    “谁派你来地。”

    许乐看着朴志镐的一头金,微微低头,握着刀柄的手指却紧了紧。看见朴志镐,应该就能猜到背后的势力,聪明人应该不会再多问。可是他依然问了。

    朴志镐有些艰涩地笑了笑,开口说道:“问这些没意义。刚才在公路上,你连那些想杀你的人都没有杀死,自然也不会杀我,既然你不会杀我,我自然不会告诉你什么。”

    “我只是想提醒你一句。在真正强大地势力面前。你只是个小人物。就算你再能打。只要他们一句话。你就会被打成马蜂窝。”

    许乐地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他地头依然微微低着。片刻后说道:“我一直想做一个遵纪守法地好公民。但很可惜。联邦没有给我这种机会。在我十来岁地时候……我就已经杀过人了。”

    他说这句话时地语气很平静很从容。就像是在对朴志镐诉说怎样解答春季招募考试里地习题。然而正是这种从容地语气。却让朴志镐刚刚才好转一些地脸色变得更加苍白。

    “我错了。”朴志镐苦笑着说道:“我真地错了。刚才就不该熄火。至少也不应该把钥匙拔下来。”

    这是一句真心话。这是致命地错误。

    既然是借刀杀人。便没有出现在现场地道理。朴志镐错在以为自己躲在山路这上已经足够小心。却没有想到许乐居然能在如此短地时间内现自己。并且一刀断了自己地后路。

    到了此时,他才隐约明白,自己执意站在虎山道山崖上看着这幕的生。不是为了处理什么突情况。只是他下意识里依然难以忘记果壳春季招募考试里的那一幕,他想亲眼看着许乐这个好运气的蹲坑兵。在水泥路面上断腿辗转,痛不欲生……

    利修竹也犯了一个错误。他自以为高估、却依然低估了许乐。

    联邦七大家里,铁算利家以算无遗策著称,然而这位利家的正统继承人眼中的小人物许乐,却不是一个可以按照常理推论地家伙,许乐是一个闯入联邦上层圈子的异类,像块石头那般硬且执着,他地力量不在于什么邰家,也不在于什么国防部部长女婿,而在于他脑海中的知识和身体里的力量。

    面色苍白的朴志镐,喃喃自语错了,微低着的眼眸里却是越来越平静,他不知道面前的许乐会不会忽然动手,但他知道自己如果真的敢说什么,日后迎接自己的,依然是一条死路。

    他的双手在身侧颤抖着,似乎是因为恐惧,然而事实上,他知道自己只是让自己地手显得更自然一些。

    距离腰上地手枪还有几公分的距离,以自己在军事学院里最快地拔枪度和射击成绩,面前的许乐,就算真地有像李疯子那样恐怖的实力,也只有死路一条。

    许乐的头也微微低着,他没有注意到朴志镐遮掩着的眼神变化,也没有注意到对方面部神情逐渐平静,因为在东林大区的矿坑里,封余大叔不止一次提醒过他,在这种情况下,只需要盯着对方的手。

    朴志镐颤抖的双手忽然动了,闪电一般侧身,掏出随身的手枪。

    许乐也动了,右手紧握着的长刀劈下,亮起一道刀光。

    嗤的一声,朴志镐的右手伴随飙出的血水,脱离了他的手腕,和那把泛着金属光泽的手枪,一起落到了水泥地面上。

    这名前程似锦的联邦新一代优秀军官,静静地看着自己断枝一般整齐的手腕,看着上面汩汩喷涌的鲜血,看着断腕处那些刺眼的骨白和血肉丝络,眉头拧了拧。

    朴志镐没有想明白许乐的刀为什么会这么快,为什么对方就敢这样不讲道理地挥了过来,难道从一开始的时候,对方就下定了杀死自己的决心?在这一刻。他根本没有想到,是自己想要掏枪打死许乐。

    直到此时,断腕处那道清晰而令人疯狂地痛楚之意,才传进了他的大脑,令他痛不欲生,令他直欲哀嚎。

    然而他痛嚎不出来,因为一道浅浅的血线出现在他的脖子上,血水开始从那道线往下渗漫。看上去就像是被割了一刀的白色包装番茄酱罐子。

    朴志镐痛苦而困难地扭过头,不可置信地看着许乐的脸,直到要死的这一刻,他依然觉得这件事情很荒谬,像自己这样注定要名动联邦的人物,怎么可能死地这么早?怎么可能在虎山道上死的如此无声无息?

    他这一扭头,脖颈处那道血线里的血水流淌的更快。

    他用左手和只剩一只手腕的右手死死地捂着咽喉,却阻止不了生命随着血水流失。啪的一声倒在了地上,抽搐了两下,便再也没有任何动静。

    许乐看着地上朴志镐的尸体,心情有些怪异。

    他不是一个使刀的高手,先前那一刀斩下,只是情况危险下地下意识反应。刀锋冲着对方手腕,没有想到刀身先前被越野车的车门夹的有些些微变形,锋利的刀尖竟是掠过了对方的脖颈。

    这不是他第一次杀人。他第一次杀人的时候,年纪还很小。那天夜里钟楼街后方的垃圾场下着大雨,那根尖利的液压管,握在手里是那样地轻。

    在临海体育馆地下停车场内,许乐也杀了好几个人,可那毕竟是在战斗之中,不像今天这个有过几面之缘的朴志镐,如此清楚地死在了他地面前。

    许乐一向认为自己是个好人,也想做个好人,可是好人也会杀人吗?这是哲学问题。他不想去思考这个问题。

    他看着公路地面上朴志镐的尸。没有呕吐的**,没有自责。只是有些惘然,便是惘然也不过持续了三秒钟的时间。

    他转身而走。直下山崖。

    “系好安全带。”

    许乐对身旁副驾驶位上的邹郁轻声说道,他此时已经脱掉了身上沾着血污的背心,从后车厢里找了一件备用的衣服套在身上。然而那股淡淡的血腥味道,在车厢密闭空间里,依然显得那样的刺鼻。

    邹郁静静地看着他,双手小心地捂着隆起地腹部,面色微白,眼瞳明亮,她不知道先前许乐冲上山崖去做了什么,可是看着许乐故作镇定地表情,嗅着那丝不祥的血腥味道,她能隐约猜到。

    这是一个神秘地家伙。

    “我送你回家。”

    黑色汽车快地驶离开了虎山道,没有驶向他们居住已久的简单公寓,而是调转了方向,向着二号高公路尽头地都特区驶去。

    “出什么事了?”邹郁微垂眼帘,轻声问道。

    “我杀了一个人,也许再过一会儿,我就会被联邦通缉。”

    许乐看着车窗前方高公路上那些不停闪动的夜光标志,沉默片刻后说道:“朴志镐,上次利孝通和你赛车时带着的那个人。”

    “和我有关?”

    邹郁怀孕之后,变得温柔了许多,尤其是那一双黑瞳里总是闪着多愁善感的光芒。但她当年毕竟是一个喜欢穿红衣的冷酷千金,听到许乐杀了人之后,眼眸里的震惊一闪而过,冷静地关心起事情后面的真相。

    “不,应该是和实验室里的资料有关,那些人想抢沈老教授的数据,偏偏我拦在了中间。”

    许乐手中的方向盘微动,顺着高公路的标志指引,向着都特区国防部公寓方向驶去,沉默片刻后继续说道:“我晚上要去做些事情,而且我看以后……很难再陪着你保胎了,所以只好先你送回家,希望你不要生气。”

    难得听到许乐的这句话里多了保胎这个冷笑话,邹郁的表情却没有丝毫变化,她神情凝重地看着许乐的侧脸,问道:“你想做什么?”

    “利孝通晚上……一般在哪里?”

    听到这句话后,邹郁的眉尖瞬间极紧地蹙了起来,双手紧张地捂着腹部,叹息着说道:“我肚子有些不舒服,先陪我去医院吧。”

    (在这个momenT,大家伙儿一下就把七十二爆了,呵呵……非常感谢,咱们把七十二这胖子再甩一点儿?在前三的光荣行列里多呆两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