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二十二章

    望都市郊有山,虎山。

    虎山道向虎山上行,山路平而不直,陡而不险,凭此山势,往往是一群飙车党的夜间欢场,马达轰鸣常有,险象环生,所以望都市民一般都躲着此地,大概也只有许乐这种刚定居不久的外乡人,才会选择从这条道路经过。

    山路从道口往上延展,就像是蛋糕边缘的巧克力花边一样,一圈一圈的绕着。

    朴志镐从最开始的时候,就一直站在第二层的山路边缘,视线穿过脚下的山崖青树,望着道口处的那场冲突。

    他身后的势力要收拾许乐有许多方法,但是明面上的做法太慢,他们已经不能再等,所以选择了最直接的这种。可他并不想让许乐死,一方面是从他自身利益出考虑,他可以强行压抑下自己的嫉妒,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利家那位年轻强人的吩咐。

    他相信那些得了消息追过来的公子哥办事也一定会非常有分寸,毕竟在第一宪章的光辉下,如果在都闹出过于恶性的死人案件,他们的父辈也不大好收拾尾巴。

    大约就是断条腿,在医院里躺几个月。朴志镐揉着微乱的金,在夜风里这样想着,脸上没有一丝多余的同情表情,有的只是漠然,那个叫许乐的家伙在医院里躺几个月,就不能再影响他其实也不是很了解的那个计划。

    那头微乱的金,在夜风中,像极了深春山林里胡乱开着的花。汽车早已经熄火,他相信下面地人不会现自己。

    轻柔的深春夜风之中,朴志镐平静地观看着山崖下的这一幕好戏,很欣慰于那些公子哥的准备。在此时,他相信了利大少地判断。联邦里怎么可能有和李疯子差不多战力的年轻人?

    然而就在刀光闪起地那一刻,他脸上的表情却忽然变了,有些惊愕地看着许乐如雷霆般击倒了一名保镖。

    朴志镐清楚,那些公子哥虽然是废物。但他们家里重金聘请的保镖却是真正的好手,前些日子地交往中,利七少很眼尖地指出,这些保镖应该都是军区退伍的特种兵。

    只是那名看上去阴戾横决地保镖。为什么竟不是许乐地一合之敌?朴志镐地心顿时凉了半截。

    山崖下地刀光起。刀光落。回复平静。朴志镐隐隐觉得那个年轻少尉似乎下意识里抬头望了一眼自己。那双目光如飞刀一般冷静锋利。他轻轻打了一个寒颤。不再观战。转身便往自己地汽车走去。

    再在这里呆下去。很危险。

    这些公子哥地保镖都是好手。虽然用着尺寸不一。样式各异地刀具。但骨子里都透着股不将人命当回事儿地狠劲

    在混战中。许乐地后背被一记阴险地军刺划了一道。深青色地军服衣料惨然撕开。后背地肌肤也被拉开了一条大口子。血肉都翻了出来。鲜血开始渗出。虽然伤势不重。但看着显得格外恐怖。

    战至此时。他一直稳稳踩在水泥地面上地双脚始终只是在平面移动。就如同老树地深根一般。把所有地劲力全部都透进他地身躯之中。让他地每一次出手。都比以往显得更为强悍与准确。

    一声枯枝断裂地脆响,许乐一脚狠狠踩在一名保镖的手腕上,直接将此人的手腕跺断。

    这名保镖腿上被砍了一刀,倒在了血泊之中,却依然没有放弃,但许乐没有给他任何偷袭的机会。

    就在抬腿的同时,许乐手里紧握着的刀,就像是一条鞭子一般挥了出去,无可抵挡地砸中离自己最近的那名公子哥的脸。

    他用的是刀背,一刀之下,那名公子哥半张脸都破了,几颗牙齿混着血水喷了出来,那张起始嚣张而阴鹜的脸,此时只有惊恐疼痛和迷茫。

    迷茫是因为这些联邦里嚣张成了习惯的年轻人,一时间还没有想明白眼前这幕是怎么生的,为什么自己这些那么能打的保镖,一个个都倒在了血泊之中。滚。”

    夜色中的虎山道口,年轻少尉手里握着刀,刀口上滴着血,从被车队堵截到此时,一直保持沉默的他,终于开口说了第一个字。

    这些公子哥不是蠢货,保镖们身体上的那些凄惨的刀口,已经说明了太多事情,他们的反应极快,知道自己今天晚上犯了大错,没有留下一句挽回颜面的话,异常迅地扶起了地面上的保镖们,回到了自己的跑车之中。

    联邦社会就是这么一回事,实力上的差距太大,说什么都没用,这些年轻人最后没有抛下这些保镖,已经算是比较冷静,只是他们脸上的苍白之色和微微抖的身体,暴露了他们在许乐刀锋之下的真实情绪。

    许乐没有再理这些人,虽然他的后背生辣辣的痛,但他清楚,这些人只是被人利用的刀子,真正的角色还藏在后面,不,是藏在上面。

    他回过身,抬起头向着山崖上面的夜色里看了一眼。

    先前停车的时候,黑色汽车里的车载雷达和电脑分析,已经在光屏上面显示出来,山路上方有辆车,而直到此时,那辆车一直没有离开,很明显,那辆车的主人,一直在冷眼旁观着这一幕。

    许乐脱下了衣服,后背处粘连的衣物破口与血肉磨擦,十分疼痛,他的眉毛皱了皱,却现黑色汽车里的邹郁,正怔怔地看着自己。

    他将军装扔了过去,挡在了黑色汽车的玻璃上,他不想让一个孕妇看见那些水泥地面上的血水和那些血肉地残丝。

    当军装还在空中飘浮的时候。许乐已经向着山崖处冲了过去。

    那股熟悉的灼热早已在他的四肢里运转许久,强大地爆力,让他突然动的度,显得是那样地惊人。水泥地面上竟是**了一道烟尘。

    邹郁震惊地霍然转,看着穿着一件白色背心的许乐。就像一个猛兽一般,倏的一声穿越了公路旁的绿地,一头扎进了虎山崖壁地灌木丛中。

    影影绰绰间,可以看到山崖灌木丛一阵摇晃。一个影子震起土屑,以极快的度,沿着笔直的线条,向着崖上冲去,度快到令人难以想像。

    邹郁双手扶在车窗玻璃上,睁圆了双眼。怔怔地,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幕。

    她自幼在第三军区总装基地大院长大,这辈子见过的军人,比一般联邦公民在电视里见过的都多,她也知道联邦军方有些能力恐怖的尖兵战士,甚至还亲眼看过他们地训练,但她从来没有想像过,这个世界上。居然有人能够视悬崖如平地。像一只灵活的猛兽般,悍勇而高地冲了上去。和许乐在一起生活了这么久。邹郁自认很了解这个人,而且她很明确地判断出。这个年轻人将来一定会让联邦里很多人刮目相看,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许乐今夜所表现出来的战斗力,竟然强悍到了如此地步。

    临海州体育馆事件的内幕细节,一直被详细封锁,邹郁此时才明白,为什么太子哥哥会说许乐救了自己一命。

    在东林大区的时候,连绵不知多少公里的电子围墙,在宪章光辉的庇护下,在许乐的眼中,也只是稍微困难一些地障碍,更何况是眼前这个坡度虽陡,却依然可以落脚地山崖?

    许乐落在山坡,石块上的每一步都格外稳定,因为稳定才能保证度和准确,他每一步踏下都会非常用力。然而每一步与山崖接触时所产生地反震力,却让他后背的伤口痛楚清晰一分。

    越痛他越愤怒,心里越冷静,表情越平静。从东林大区逃亡来了都星圈,背井离乡,前尘尽忘,女友化为烟火,好友千里逃亡,留下一个孕妇……所有令人难过地回忆和这两年来累积的压抑,在伤口的痛楚刺激下,终于变成了愤怒与暴的**。

    他自认是一个很平和的人,然而联邦里的不公平竟是如此之多,如身周的空气一般无法摆脱,沈老教授死了,那些高高在上的光彩夺目的大人物们,便要夺取那些不属于他们的东西。今夜,甚至有人想要布局杀自己。

    直到今天,许乐依然认为自己只是联邦中的一个小人物,然而小人物一旦被激怒之后,依然可怕。联邦有句谚语说道:匹夫一旦愤怒,君王亦要流血。

    如今的联邦最强大的那个人恰好就叫匹夫。

    几根尖锐的灌木尖刺,刺进他裸露在背心外的手臂,许乐的表情却没有丝毫动容,一脚踏上了山崖上方的公路,直接朝着那辆正准备打火的越野车冲了过去。

    身体里的力量瞬间暴,他的双腿里的每一双肌肉双纤维开始挤压绞弄颤抖,片刻后,他便冲到了那辆越野车的车门旁,二话不说,刀尖斜斜向下,刺了过去。

    喀滋一连串令人牙酸的吱吱声,在金属与金属磨擦的火花之中,响遍幽静的虎山道。

    许乐手中紧握着的长刀,就在车门关闭前的那一瞬间,准确地刺了进去,车门与刀身磨擦震动,终于没能关上,而是弹了开来。

    嗤。

    沉默的许乐二话不说,将刀尖捅进了越野车驾驶位旁的位置,刀尖破开高能塑料,刺穿那些复杂的电路,伴着细微的电火花,成功地毁坏了越野车的点火系统。他是一名天才的机修师,在东林大区香兰大道修理铺里,也曾经修理过汽车,如今的他,连机甲都能对付,更何况是一辆简单的越野车。

    点火电路被毁,这辆越野车再也不能动逃离,坐在驾驶位上的朴志镐,怔怔地看着离自己大腿不到十公分的寒冷刀锋,握着方向盘的左手,正握着钥匙准备点火的右手,同时不受控制的快颤抖起来。

    (离七十二还差三十票,大家弄几十张月票,让间客进前三玩玩?下章正在写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