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二十一章

    能够有足够的势力,压迫果壳机动公司董事会,直接封存沈老教授的实验室,不是一般人物可以做到的事情。

    那天夜里,邹郁直接点出联邦科学院院长的名字,那是一种出于直觉的猜测,而女人的直觉,尤其是怀孕女人的直觉,毫无疑问拥有一种很可怕的正确率。

    事涉联邦新一代机甲的研制工作,许乐能够想像联邦科学院为什么一定要抢过去,但此时的他,并不知道这件事情的幕后,还有联邦七大家这种层面的庞然大物参与,他更不知道,在更深一层的背景中,联邦新一代机甲的研制,与联邦的总统竞选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而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出自那位麦德林议员的居中协调和设计。

    他甚至都不知道此时的都特区,有些人准备用暴力手段对付他,危险正在向着他靠近,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为了不让他干扰到对方获取实验室里数据。

    黑色汽车平缓地行驶在望都宽阔的道路上,时有过于青翠多汁而肥嫩的青叶,轻轻地落了下来,落在了汽车的顶部,然后被倏地弹开。这些青叶并没有走到生命的尽头,反而是因为少在过于滋润了些,被上天妒嫉。

    夜色深沉,在山虎道的入口处,许乐的眼睛眯了起来,从车载雷达里感应到后方正有几辆汽车高驶近。

    “把安全带系好。”

    他对身旁的邹郁轻声说道,今天是例行孕检的日子,他们刚刚从望都医院离开。后面快逼近地车辆或许是路过的飙车族。或许是麻烦,但许乐先需要担心的是邹郁的身体。

    在山虎道地上方,一辆不起眼的越野车,正安静地停在山崖边。车窗落了下来,一头金地朴志镐。冷冷地看着山下道路上那辆黑色汽车,以及后方那些带着迷丽车灯流芒快靠近的车辆。

    他用自己的渠道查过许乐,知道这个人确实是个没有背景,只是有些运气的家伙。所以他愈觉得这个世界很不公平。以往这些年,一直被周玉隐隐压着一头,他可以接受,因为周玉是第一军事学院地王牌学生,然而这个叫许乐的人……算什么?凭什么他可以进入研究所,凭什么他可以把国防部副部长女儿的肚子搞大。凭什么他运气这么好,居然可以结识邰家那位太子爷?

    朴志镐是利家七少利孝通的朋友,今天夜里,却是在为利家大少爷利修竹办事,他是个聪明人,知道那位漂亮的像妖怪一样的利家大少爷,为什么会挑中自己,所以他做事情非常小心。

    今天晚上并不是想让许乐死。只是让对方躺在病床上半年。不要打扰到那些大人物们地计划。这个任务并不难完成。难地是朴志镐。并不想把自己暴露在对方地视线之中。虽然他不清楚许乐地背景究竟有多大。可他依然不想迎接那些本来就不关自己事地怒火。

    事实上这件事情确实也不需要他出面。他只是查到了许乐今天晚上地行程。然后通过一些途径。告诉了都特区里那些嚣张而记仇地二世祖们。

    朴志镐还记得那天深夜。在青山公园路口。许乐曾经给那些公子哥和二世祖以怎样地羞辱。有了这样地机会。那些公子哥一定不会放过。

    他只需要平静地在山崖上看着这一幕地生。确认许乐不会死。只会残。如果有什么意外生。他可以在第一时间内进行补救。

    查觉到后方有危险逼近。许乐地脸上表情依然没有一丝变化。邹郁系好了安全带之后。微微皱眉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能如此平静。

    黑色汽车没有加。反而缓缓地减。最后在虎山道地入口处停了下来。许乐仔细地看着车控电脑光屏上那些光点地显示。抬起头来看了一眼。似乎想要通过车顶看到山上地某些事物。

    伴随着一阵刺耳的刹车时,还有微微焦糊的味道,后方急驶来的五六辆高级跑车,猛然停止,将黑色汽车围了起来,车里的那些人们,明显没有想到,许乐没有催动油门离开,反而是停了下来,就像是在等他们一样。

    许乐打开了车门,走了下来,顺手将黑色汽车的门锁全部锁死。邹郁看着那些从名贵跑车里走下来的年轻人们,心情不禁寒冷了几分,因为她很清楚,那些人今天是来报仇的,不止从对方的表情上看的出来,更是因为他们今天都带着自己的保镖。

    在联邦的世界里,有钱便有一切,这些公子哥不论家庭里的背景如何,身旁的保镖都是些非常厉害的人物。

    “看来今天运气不错,居然能逮着你。”一个面容阴鹜的年轻人,手里拿着一根高尔夫铁棍,向着许乐走了过来,只是走到约有五六米的距离,他便停步不前,用一种看着死人般的冷漠口吻说道:“放心,我们有分寸,顶多让你断一条腿。”

    十几个人将许乐围了起来,很明显走在最前方的那些悍勇汉子,都是些保镖。许乐眯着眼睛看着四周的人群,感觉到那些保镖的能力,同时心中也生出一丝疑惑,这些人明显不是撞着自己,而是有备而来,问题是自己与对方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是谁会刻意盯着自己?

    许乐的沉默在这些人的眼中显得有些怪异。领头那名年轻人,沉着脸说道:“不用废话了,把他的两根脚筋挑断,看他以后还怎么踩油门。”

    许乐本来已经忘记了这些人长什么模样,但听到这句话。才想起来,这个年轻人正是那天夜里,被自己撞到泄洪沟里的白色跑车的主人。

    一个保镖缓缓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刀,刀色在夜色中寒冷如水。却透着股淡淡地血腥味道,看来平时也经常见血。

    许乐眯了眯眼。他知道手无寸铁的自己,在对方的眼中,就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这些公子哥地身份,他一直没有弄清楚。也不想弄清楚,但看对方今天带的这些人,确实是些专业人士,尤其是那一把刀……七把刀,上面寒芒丝毫不闪,却有些闪寒了他地心。

    联邦严格管制枪械。除了邹家兄妹这种军方背景深厚无比的人物之外,没有谁敢随意搬出一把冲锋枪来扫射,即便是邹家兄妹,在都特区这种地方,也要小意谨慎的多。

    争执杀人,不论是江湖还是庙堂,总是需要趁手的家伙,而毫无疑问。此时许乐面对着地这七把刀。就是惯做挑人脚筋之类的残酷事物。

    没有人是神仙,李疯子号称打遍军中无敌手。那也只是在单挑的状况下,如果李疯子面对着几十把明晃晃、寒沁沁的刀。只怕也会马上转身就走,不过以那人的凶名,大概也没有谁敢追他。

    许乐面对的只有七把刀,而且他也没有足以震慑敌人地凶名,所以他没有逃,他已经感觉到,有些人,有些势力已经盯住了自己,这时候逃没有任何意义。

    嗖。

    一把刀冲着许乐的面门劈了下来,毫无花俏,有的只是浸淫多年的狠辣与熟练。

    刀光一闪的同时,许乐已经动了,他知道今天晚上的凶险,所以没有任何留手,那双蹬在水泥路面上的军靴底部,就像是急刹车时那般,与地面强烈的磨擦,为他提供了强大地度支持。

    咔地一声脆响,刀还没有劈下,许乐便已经欺近了那名保镖的怀内,一拳击中了那人地腋窝,像一根铁棍般横在身前的右小臂,则是实实在在地打中了那人地咽喉。

    那声脆响,正是咽喉软骨断裂的声音。

    那名保镖哼都没有哼一声,身体便像是被抽离了骨头般,软软地向着地面上瘫倒,手中的那把寒刀早已脱离了虎口,向着地面落去。

    四周围观的那些公子哥们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他们根本不知道今天要收拾的这个小子竟是如此棘手。

    刀还在空中下落,许乐反手紧紧握着了刀把,他的一双脚依然沉稳地踩在水泥地面上,没有一丝颤抖,只有根站扎实了,习自封余大叔的那十个动作,才能挥诡狠的劲意。

    许乐相信自己的拳头,但刀总比拳头硬,所以他反手紧握住了刀把,将头一低,便向着剩下的六把刀所构成的雪光里冲了过去。

    嗤啦,刀锋划破衣裳,割断血肉筋络,迸出血水!

    许乐双足沉稳踩在地面,上半身却像是风中的柳枝一般,胡乱晃着,摇摆着,将那些已经深植于脑海中的近身战技姿式,挥到了极致,在刀光中,险之又险的躲避,突进。

    他有一双擅于捕捉一切痕迹的双眼,他的体内有联邦最强横的力量,他有最狠劲的手法。

    唰唰唰唰,刀光斩碎了夜色,不过是须臾之间的事儿,寒刀破风声便嘎然停止,在这个过程里,许乐紧握着的刀,竟没有和那六把刀生一次碰触。

    七名用刀的保镖全部倒在了血泊之中,有的喉骨断了,有的大腿上被狠狠地劈了一刀,更多的是胸腹上出现了一道凄惨的刀

    这些保镖有的用的是长战刀,有的用的是极为阴狠的军刺,此时都零乱地落在地面。

    许乐握着长刀,沉默地站在黑色汽车前,后背的那记刀口开始渗血。(不厌其烦地说:来点儿月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