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二十章 小片段

    (今天这章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总觉得写的不好,改了几次,还是觉得不好,大家将就着看吧,晚上那章应该能好点

    听到许乐的要求,主任愣了愣,没有马上开口应下,反而是笑着说道:“许少尉,研究所三部还有很多研究部门,你对哪方面比较感兴趣?”

    许乐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微低着头,保持着沉默。办公室里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紧张,主任用手帕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有些艰难地开口说道:“这事情真的有些难办。”

    虽然不知道内情,但昨天清晨公司的技术主管直接要求封存沈老教授的实验室,而且背后还有联邦科学院那些大拿们的身影,他只是一个事务官员,当然不敢得罪对方,问题在于,此时沉默站在他面前的年轻少尉,似乎也不是他能得罪的对象。

    就在此时,许乐重复说道:“我只是进去拿一些私人的东西。”

    主任抹了抹额头上越来越多的冷汗,大脑快地转动着,两方面他都不想得罪,更不敢得罪,如果这位国防部副部长的乘龙快婿,只是想进入实验室,进行一些收尾工作,想来也不会让那边太过不悦。

    果壳研究所的数据安全工作做的极好,只让此人进入实验室,对方不可能在不惊动安全部门的情况下,对那个数据库和实验室里的一切造成毁坏。一念及此,主任下定了决心,抬起头来很认真地说道:“董事会正在处理书面命令,明天早上吧,许少尉动作快一些,应该没有问题。”

    许乐点了点头,离开了办公室,虽然直至此时,他依然没有想到一个能将沈老教授研究成果和这些天对于原型机甲的修复设计偷走的方法。但明天至少可以进入实验室,到时候走一步算一步,实在不行,只好用物理的方法,将那些存储设备全部毁掉。只是那样一来,未免有些可惜和对不起沈老教授。

    都特区第七大街的一个高层建筑,三林联合银行总部大楼的顶层,全部由高强度玻璃构成的穹顶,贪婪地吸附着太阳的光芒与热量。让顶层那些绿色植物生长地极为快乐。

    阔大的顶层建筑内,只有一张黑海原木整体做成的书桌,桌后有一张椅子,桌前有一张沙。看上去显得格外孤单,但是桌后那人却很习惯这种孤单。他的家族无数年来,都站在联邦金融界的顶端,这种孤单实际上是一种荣耀。

    二十七岁地年纪,已经是三林联合银行的副总裁,联邦七大家利家的继承人。习惯于站在都特区高大建筑的顶层,透过四方的玻璃,看着脚底下那些庶民地悲欢离合。

    但今天他没有看风景。而是认真地看着桌上地那些情报案卷。很久之后才抬起头来。平静说道:“研究所三部实验室里地那些资料。必须要拿到手。这是罗秘书地请求。科学院虽然可以从正面给果壳董事会压力。但是那个助理研究人员似乎有些麻烦。

    在书桌地对面。站着一位穿着军服地金青年。正是如今在果壳机动公司工程部实习地朴志镐。这位骄傲而优秀地年轻人。微低着头。认真倾听着桌后方那人地交待。根本不敢抬起头来直视对方。

    他和利家七少爷利孝通可以像朋友一样相处。但是桌后那位利家真正地继承人。却像是太阳一样耀眼。朴志镐甚至怀疑。如果自己敢盯着对方看。自己地眼睛会不会被照瞎。联邦里怎么能有这般漂亮地男人。居然漂亮到刺眼?

    利修竹。联邦里最漂亮地男人。一双眉就像画中地竹叶般清朗。三林联合银行建筑外地风被玻璃幕墙挡住了。但那双若竹叶般地眉。却似在风中轻轻摇摆。

    他微笑望着身前拘谨地朴志镐。说道:“这件事情处理地好。我会推荐你直接进入联邦科学院。说不定可以成为林院长地学生。”

    朴志镐脸部地表情终于变化了一下。悬在身侧地手轻轻地握了握。从军事学院进入果壳机动公司。他一向自以为优秀。但没有想到。一直被一院地周玉将自己死死压住。后来在春季招募考试中。又出现了那个叫许乐地挖坑兵……

    直接进入联邦科学院,成为院长大人地学生?这就像是一场梦一般美妙。

    “实验室已经被封存,后天董事会的书面命令就可以下来,我不明白,这时候为什么还要对那个少尉出手。”朴志镐并没有因为这个美妙的梦而丧失所有的理性判断,轻声说道。

    利修竹抬起头来,带着一丝欣赏看了他一眼,说道:“你不需要了解我做事的手法,只需要去做。”

    没有解释,但似乎利家大少爷也没有不悦,朴志镐暗自松了一口气。

    此时利修竹又已经低下头,认真地看着书桌上的那些资料,忽然说了一句:“既然是邹部长的未来女婿,做事小心一些,不要弄出人命来……邰家在临海州体育馆事件后,已经快要疯了,我可不想真让那位老太太疯狂。”

    朴志镐沉默片刻后忽然开口说道:“林园餐厅里,那人在李疯子面前都没有落于下风。”

    这句话的意思很清楚,如果不动用火力,朴志镐根本没有任何信心,可以将那个年轻的少尉收拾掉。利修竹没有解释他的想法,只是挥了挥手。

    阳光透过四面八方的玻璃幕墙渗了进来,多层玻璃内部构造可以自行调节角度,进入建筑空间内部的光线,并不刺眼,也不是炽烈,只是一味的温暖清朗。

    利修竹在空无一人的办公室里,沉默了许久,然后走到了玻璃幕墙的旁边,看着都特区里高低不一的建筑群,久久无语。

    邰家那位太子爷。自从离开临海州之后,便再也找不到丝毫踪迹,看来自从那次暗杀之后,邰家变得更为警惕和小心。利修竹并不如何在乎那个未满二十岁的太子爷,虽然家族的长辈一直保持着对邰家的警惕甚至是尊敬。但他总认为这种过于重视传统地家族,生机早已渐渐淡了。

    邰家七代单传,这是优势也是致命伤。利修竹微眯着眼睛,看着脚下都特区街道中的影子,不禁有些羡慕。邰之源那个小子至少不用担心家族权利分配的问题,只不过如果这小子死了,邰家也算是完了。

    联邦七大家,除了邰家和钟家之外,其余的五个家族一直以来都面临着权利分配的问题。虽然数万年以降,这些家族已经有了一套成熟地继承体制,可是那种兄弟姐妹间的倾轧,并不会因为体制的存在,而变得云淡风轻。

    利修竹选择朴志镐来做这件事情。一方面是要把自己摘出来,另一方面自然也是要考量一下,当小七利孝通查觉他动用了自己的人手后,会有怎样的反应。

    “每个人都有自己地致命伤。”

    利修竹看着窗外的风景,看着窗上隐约反映出自己的那张漂亮的脸,皱起了眉尖。在他看来,邰家的致命伤便在于邰之源一个人便要承担整个家族地延续,而联邦科学院那位老院长的致命伤。便在于太过好名。

    至于先前吩咐下去处理的许乐。是叫这个名字吧?并不在利修竹的考虑范围之人,虽然那人似乎有些能力。并且逐渐浮出水面,可是依然不值得他太过重视。

    邹家的女婿?李疯子也没有打垮他?沈老教授地学生?利修竹的眼眸里生出一丝寒诮之意。他自认非常清楚费城李家那个小疯子的恐怖,联邦里怎么可能有人是李疯子的对手?

    这一切都只是障眼法,费城李家那位老匹夫与邰夫人的关系一向良好,谁知道李疯子当天在林园的出手,会不会是为了那个叫许乐的棋子造势?

    如果换作别的时期,在没有完全摸清楚许乐地真实背景之前,利修竹绝对不会贸然出手,但当前情况不同,果壳研究所实验室里地那些资料,他志在必得。

    尤其是当他得知昨天在银河公墓处,许乐和邹部长有过一番谈话后,他的动作必须更快一些,甚至不惜采取粗暴一些地手法。他可不想把事情拖到林半山从大三角回来,林半山那个人才是他在联邦中最忌惮的角色。

    联邦新一代机甲地诞生,这是一种大名誉,里面有大利益,像许乐这种棋子,就应该有牺牲在大利益下的自觉。

    “父亲,事情已经交待出去了。”

    “放心,最迟后天,那些资料便能转交到科学院的手中,果壳董事会那边,还需要您再施加一些压力。”

    放下电话之后,利修竹又通知了楼下的秘书,他沉吟片刻后说道:“今天不用准备花,准备一些好吃又普通的食盒,我要去频道接人。”

    上林大区星球南半球的庄园内,一位老者放下了手中的电话,转过头对身边的两名贵客微笑着说道:“林院长大概后天会从月球基地返回。”

    京州州长罗斯微笑着说道:“利先生对我们的支持,铭记于

    “您太客气了。”利家当代家主,举了举手中的酒杯,转向另一位客人,轻声说道:“麦德林议员先生,我很佩服您天才般的想法,大概也只有您能够抓住林院长的心。”

    麦德林议员保持着沉默。

    利家家长端着酒杯,微眯着眼睛,心里对这只老狐狸的政治智慧佩服到了极点。如果当总统选举进入到关键时刻,一向不问政治,却在联邦选民心中拥有极高地位的联邦科学院,忽然在林院长的带领下,表倾向于己方的意见,甚至直接加入到己方的选举阵营中,那将是怎样沉重而有力的一击?

    联邦新一代机甲所带来的大名誉,会为联邦最重要的总统选举,带来大变数。这些联邦上层的大人物们,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为了权力二字,无论是那间实验室里的数据资料,还是那个即将面临麻烦的年轻少尉许乐,都只是总统选举中的一个个小情节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