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一十九章 背锅

    银河墓园上空的细雨一直在下,许乐在雨中向着那棵大树走去,树下那位国防部副部长,正冷冷地看着他的每一步。

    当他离树下还有五米左右距离的时候,邹副部长身后闪出了两名军官,警惕地注意着他。许乐知道国防部副部长的身边,肯定有联邦军方最优秀的军人做为安全屏障,但他并没有停住自己的脚步,连李疯子都打不倒他,军队这个在联邦公民看来格外强悍的地方,并不能让许乐感到太多的畏惧。

    许乐的脚步没有丝毫停滞,邹副部长冷峻的目光里多出了一丝复杂的意味,负在身后的双手很随意地挥了挥,动作虽小,那两名联邦军人却是马上沉默地退到了极远的地方。

    许乐站到了这位军方大佬的身前,沉默片刻后,开口说道:“您好,我是许乐。”

    邹副部长平静地看着他,看了很久很久之后,才轻声说道:“我是邹应星。”

    联邦军方有很多派系山头,这是在久远的历史和战争中自然形成的,但无论怎么看,在军方后勤方面拥有绝对影响力,并且正在从国防部副部长的位置上,向着部长宝座进的邹应星,毫无疑问是最近这几年,联邦军方最强大的大人物之一。

    虽然只是轻声地自报家门,但那在雨中十分清晰地声音,充分流露出这位军中大佬的威严感。

    许乐微低着头,眼角的余光却注意到不远处那个可恶的主任,看似无意,实际上却是用心注视着这里,心里不禁生出了一丝想法。

    “邹郁现在很好,烟酒不沾,孩子也挺好的。”

    许乐开门见山。这样一位真正谈得上日理万机的大人物,临时停留在墓园中,当然不可能是为了和许乐看看雨中的山景。

    邹副部长似乎没有想到这位年轻人居然会如此直接,眉头微皱,沉默片刻后说道:“前些日子。郁子进了医院?”

    “先兆性流产地征兆。不过已经没事了。”许乐在一瞬间。就感觉到了强大地压力。对方说不定真把自己当成了毛脚女婿。邹郁身体不适。那自然是自己地问题。

    “压力太大。过于紧张。”许乐紧接着说道。话不需要说透。这意思已经出来了。自然是指邹家给她地压力太大。

    “她既然用自己地命来赌那个孩子地命。就应该知道。这种压力不是家里给她地。而是她自己给地。”邹副部长冷峻地面容没有丝毫软化。他看着许乐那张平凡朴实地面容。微微皱眉。

    细雨一直在下。虽然不大。但足以打湿墓园里所有人地衣裳。已经有人注意到树下邹副部长正在和一个年轻人谈些什么。但他们却无法知道谈话地具体内容。纷纷钻进汽车离开。沈教授还要处理一些其余地事务。空旷宁静地墓园里。只有散落在四周地几名军人。以及树下邹副长部与许乐二人。

    当然。还有那位假意躲雨。却找不到什么合适地方地果壳研究所主任官员。

    雨水打在许乐地军帽檐上。微微作响。顺着这缘流到了他地脸上。他不由眯起了双眼。站在他对面地邹副部长。却依然负手于后。根本不在意由天而降地雨水。

    今天许乐穿着军服,邹副部长穿着便服,可是在场间这阵奇异地沉默之中,两个人给人的感觉却恰恰相反,邹副部长依然才是那个真正的军人。

    长久的沉默之后,邹副部长忽然冷峻说道:“搞大了我女儿的肚子,还敢于堂堂正正站在我的面前,脸上没有丝毫羞愧之意,只有三种可能,一,你是一个愚蠢到了极点,根本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家伙,二,你是对自己很有信心,试图用此事要获取什么利益的无耻之徒,然而……这是更大地愚蠢。”

    许乐身形挺直地站在雨中,平静地注视着邹郁父亲那张冷峻地面容,心里却开始渐渐紧张起来。

    “邰之源看中的人,应该不会愚蠢到这种地步。”邹副部长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说道:“你敢这样站在我地面前,只能是第三种情况。”

    许乐不知道怎样接话,只好沉默地站在雨里,站在树下,老老实实地站在这位军方大佬的面前。

    邹副部长忽然叹了一口气,在雨中眯着眼睛,半转了身体,看着山下那一片迷蒙地雾气,缓声说道:“自己的女儿,自己终究是管教不好。我不在乎你在替谁背锅,但既然不是邰之源的,你又主动把这个黑锅背上,那你……就继续背下去吧。”

    听到前面那句时,许乐心有所触,暗想在临海遇见的邹氏兄妹,那是何等样的嚣张冷酷,你这个做父亲的在管教子女方面,确实是相当失败。然而听到后面那段话后,许乐的身体顿时紧绷起来,霍然抬,怔怔地看着邹副部长那张瞬间苍老了许多的脸,不知如何言语。

    这位军方大佬居然如此轻易便猜中了事情的真相!许乐吃惊地看着他,露在军服外的双手微微握紧,不是为了警惕什么,而是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震惊。

    在这一刻,许乐终于明白了联邦七大家中最神秘的邰家,为什么会在很久以前,便决定全力帮助面前这位将军上位,这绝对不是因为邰之源与邹郁少年时的关系,而是面前这位军中大佬,有足够的能力,足够的智慧,去赢得邰家那位夫人的尊重与帮助的资格。

    联想到那位邹少校以及如今在望都公寓里过着猪样人生的邹郁,许乐不禁有些失神,这个父亲,着实比他的子女要强大太多。

    “你选择了主动背这个锅,那便一直背下去吧,虽然有些重,但想来也会给你带来一些利益。”邹副部长没有看许乐,冷冷地看着山下,然后举步准备离开。

    许乐微低着头,在心里快地分析消化着先前的那番对话,忽然间,他抬起头来,微笑着走上前去,轻轻地搂住了邹副部长的身体,就像是一个子辈般,亲热而礼貌地拥抱,瞬间分开。

    当现这个年轻人拥抱自己的时候,邹副部长平静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异色,但旋即他的脸上也浮现出一丝奇异的微笑,不仅没有阻止对方,反而举起手来,在许乐的后背,轻轻拍了拍。

    邹副部长与许乐分开,两个人脸上的微笑全部收敛,平静地互视着,副部长的目光里夹杂着一丝被人利用后的隐怒,但许乐从先前他拍自己后背的动作中,知道对方的怒意并不如何浓烈,所以心中也不畏惧。

    他平静地看着邹副部长的双眼,心想既然我要替你邹家背锅,你也替我背个锅又如何?

    “我和郁子过些天回家看您。”

    在银河公墓的细雨中,许乐与邹副部长道别时说的那句话,显得格外清晰。

    果壳研究所三部那位令人不耻的主任,此时正坐在椅中呆。昨天在沈老教授的葬礼上,他有了一个十分震惊的现——那位胆敢违抗上级命令,不让自己进入实验室,从而被自己配到后勤部门的年轻助理研究人员,居然……好像与邹副部长关系极为密切!

    身为事务性官员,这位主任在技术领域没有丝毫可以值得称赞的成果,之所以能够在果壳机动公司内部不断升职,靠的就是人际关系与逢迎,虽然果壳机动公司研究所的主任,只需要对董事会负责,但是邹应星是什么人?是大选后最有可能接任国防部部工一职的大人物,如果自己得罪了对方的关系,那将来只能迎来一个十分凄惨的收场。

    想到先前打听消息的那个电话,主任的表情异常苍白,那个普通无比的少尉,居然搞大了邹副部长家千金的肚子!看昨天那幕场景,邹副部长似乎对这个令家门蒙羞的年轻人,也没有太多的愤怒……

    说来也是,女儿都怀孕了,除了结婚还有什么好的选择?那个叫许乐的年轻人,怎么就走了狗屎运呢?主任在心里快地想着,如果许乐和邹家千金结婚,那就是副部长的女婿,明年就是国防部部长的女婿,而自己前两天,曾经指着国防部部长女婿的鼻子破口大骂,昨天甚至把对方赶去搞卫生工作!

    一念及此,这位主任除了在心中痛骂许乐扮猪吃老虎之外,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便在此时,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主任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平静起来,他看着推门而入的许乐,脸上挂上了一丝自认十分得体的笑容,和声说道:“许少尉,我知道昨天的人事调动,可能会让你有些误会,我本不想解释什么,但我担心这样继续下去,可能会出一些问题。”

    他叹了一口气,沉重说道:“封存沈老实验室的决定,是科学院与董事会下的,我将你调开,就是不想让你和他们起冲突,这是为了保护你。”

    听着语重心长的话,许乐忍不住在心里轻轻叹息了一声,直接开口说道:“谢谢主任关心,我是公司的雇员,自然要遵守公司的规定,只是那间实验室里,还有很多我私人的东西,能不能……让我去整理收拾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