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正文 第十八章 有小人物的沉默

    因为有太空尘埃的存在,东林大区的天空从来不会明媚碧蓝若画中景像,自然也很难有炽烈的日光让人目炫。但在这一刻,许乐以为自己被太阳照的眼花了,不然安静如昨的钟楼街小巷里,怎么会出现一大群如狼似虎,全副武装,冰冷如刀的军人?更荒唐的是,为什么这些军人会把枪口对准自己?

    一个戴着黑色棉布面罩的军人似乎对着他说了几个字,然而进入许乐的耳中却变成了嗡嗡的声音,因为他根本没有清醒过来,木讷地张着嘴,傻乎乎地看着四周的一切。

    砰的一声,有士兵用枪托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脑袋上,一道鲜血流了出来,许乐的身体晃了晃,没有倒向地面,反而是鲜血的腥味和左边头上的痛楚,让他醒了过来,确认自己处于一个极其荒诞的场景之中,这一群全副武装的军人……正拿枪瞄准着自己!

    依旧顶着太阳**的那根枪管无比冰冷,坚硬。

    许乐天生冷静沉稳,但终究只是一个十七岁半的郭,面对着与自己近在咫尺的枪口,想到自己一个不经意的动作,或许就会让自己的大好头颅被枪管里射出来的金属子弹贯穿成一颗烂一半的西瓜,他就觉得不寒而栗,于是他栗了,颤抖了,大腿根处一阵电流经过般的抽搐,还好……他没有尿湿裤子。

    “姓名。”已经不耐烦的军人嘴里出的嗡嗡声终于变成了清楚而冷血的追问,许乐下意识用颤抖的声音回答道:“许乐。”

    一个扁扁的金属探测器伸到了许乐的脖颈后方,贴住了他的皮肤,一抹自内心深处的寒意让他的皮肤上再一次出现无数细小的突起。嘟嘟响声之中,数据收集器在最短的时间内,读取他颈内芯片的数据,传送回了分理数据库,确认了他的身份和从生下来到这一天起所有的档案记录。

    “目标2确认。”那名问的军人冷冰冰地在通话器里说了一声,然后揪住了许乐的头,极其粗暴地把他推进了巷口后方的一辆装甲车上。

    许乐没有挣扎,因为他知道挣扎也没有用,虽然抓着他的那个军人所展现出来的力量并不见得比保护区里那些野牛更大,但是身周那十几个冰冷的枪管,威慑力实在太大。他也没有呼喊救命,这些年他一直想通过国防部的士官考试,对于军队有一定的了解,自然能够清晰地分辩出,这些沉默肃杀的军人都是真的,而不是胆大包天,敢于冒充联邦军队的绑匪。

    但他确实感觉到了被侮辱,因为被人揪着头在地上拖行,本身就是一个很侮辱的姿式。

    只花了极短的时间,满脸鲜血的许乐就已经判断出这些军人是为什么而来,看来封大叔的身份终于曝光了。只是封大叔在这座城市里已经躲了十几年,为什么却忽然被联邦军方找到了踪迹?而且仅仅是一个从军中逃出来的机修师,却吸引了这么多全副武装的军人前来捉拿?

    负责逮捕许乐的是东林警备军的驻军,他们把这位少年揪上车厢后,直接用特制塑料手环系紧了他的手腕,在他的脸上套上了一层黑布,便不再理会他。

    车子动了起来,许乐感觉到手腕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额头上的伤口依然在流着鲜血,如此粗暴的待遇,让少年清楚自己面对的是真正无情的国家机器,他根本不会做出任何无意义的反抗,只是在心里默默计算着,这辆军车究竟是要开往哪里去。

    军车停了下来,没有军人理会这个可怜的少年,甚至都没有声音传出,联邦军队的强硬素质可见一斑。就在这样长时间的、难以忍受的寂静之中,缩在车厢一角的许乐像一只被遗弃的虾米一般可怜。

    ……

    ……

    愤怒的脚步踏碎了军车外的一个弹药箱,愤怒的声音将军车四周的军人批的抬不起头来:“你们一直盯着的,为什么还让人跑了?”

    什么人跑了?许乐微微偏转了身体,暗自祈祷着这个军官说的是封大叔。

    莱克上校取下了鼻梁上的眼镜,眼眸里的怒火足以将身周数十名全副武装的军人烧死,但他强行压抑住自己的情绪,因为毕竟这些在6面配合自己行动的人是东林警备军的军人,除了这次行动之外,并不归自己管辖。

    他有足够的理由愤怒,联邦为了抓住或杀死那名叫做余逢的机修师,整整准备了几个月的时间,地面上的监控一直没有出问题,为什么当自己的机甲小队刚乘坐战舰抵达行星表面,机修师却忽然从香兰大道第四街区的修理铺里消失?

    这时候是下午三点,正是人类最慵懒的时候,也是攻击预定开始的时间,但在攻击开始前,却忽然失去了目标,莱克的心里感到了一丝凉意。

    在第四街区外的行动临时营地,一块大大的薄光幕已经立了起来,上面有无数的光点正在或缓慢或快的移动,而那个被用黑色线条圈住,标注为1的目标,却在光幕上时隐时现,不可捉摸。

    莱克冷冷地看着光幕,许久沉默不语。他知道这次行动的全过程,从宪(我是华丽的分隔符)章局找到那根电击棍开始,联邦的前期调查很轻易地找到了河西州第二分局的副局长鲍龙涛,然后查到了郭帮派领李维,然后查到了李维的好友许乐,最后把目标锁定在了修理铺的那位老板身上。

    从芯片资料里很轻松地排除了许乐,那位修理铺老板自然便是余逢。但莱克没有想到,这位联邦头号通缉犯居然有能力躲过第一宪(我是华丽的分隔符)章的光辉,在遍布人类世界的电子监控网络中,从监视人员的眼皮下面溜走。

    东林大区离都星太过遥远,中央电脑的监控无法做到即时性,至少有四分多钟的延迟,那名机修师很明显就是利用这种延迟,瞒过了众人。而且对方手中一定有暂时屏蔽颈后芯片信号的手段。

    一念及此,莱克的心情愈沉重,他此刻完全明白为什么宪(我是华丽的分隔符)章局中央电脑会将此事列为第一等级,为什么自己会接到直接击杀目标的命令。一个能够躲过第一宪(我是华丽的分隔符)章光辉的犯罪分子,实在是太可怕的人物,如果让这件事情的真相传入人类社会,只怕会掀起难以平息的波浪。

    “目标1逃走的时候已经受了伤。”一名警备区军官报告道:“整个星球此时已经全面封锁了飞行器的起降,他逃不出去,就算有四分钟的时间差,但是包围圈会越来越小,顶多再过一晚上,就能抓住他。”

    “我不能再等一晚上。”莱克冷脸说道:“修理铺的学徒工在哪里?”

    浑身血迹的许乐被人带了过来,莱克微微皱眉,不是很满意这些东林同僚们的手段,但他知道事态紧急,自然不会多说什么,望着少年冷声问道:“我要知道,你的老板可能会躲在哪里。”

    黑布扯下,室内的照明灯光让许乐的双眼眯了起来,他看着身前这个上校,保持着沉默。

    一个拳头狠狠地砸到他的腹部,巨烈的疼痛让他险些吐了出来,然而,许乐依然只是眯着眼睛,看着身周的这些军人,保持着倔犟的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