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一十七章

    (噢,被七十二这个死胖子抛远了,被唐市长追到**了,火辣啊,筒子们,别羞怯了,把月票扔过来吧。)

    “为什么是我?”

    “这些年,研究所,一院,科学院,6续调了四十几名助理研究人员进入父亲的实验室,但没有一个人能够坚持三个月,因为所有人都知道,父亲研究的方向,没有任何前途。”

    沈教授用一种温和的眼光望着许乐,说道:“除了日常的工作之外,那些助理人员,甚至对父亲研究的量子可测动态根本不感兴趣。父亲临去前说过,这么多年来,就只有你曾经主动翻阅过他研究的那些东西。”

    许乐沉默地低下了头,心里生出了一丝愧疚之意,刚进实验室的时候,他和以前那些助理研究人员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只不过是因为习惯了被封余大叔压榨劳动力,所以他做起事情来更为主动和勤奋。

    至于沈老教授所研究的量子动态可测领域,许乐本来也没有任何兴趣,如果不是因为联邦最新一代机甲所遇到的问题,恰好与沈老教授的研究生了重叠,他或许根本不会打开那根索引树。

    想到这点,许乐的脑海里闪过一道光芒,隐隐约约间,他似乎猜到了那些高级技术官僚,为什么会在沈老教授病逝后,如此急不可待地想要进入实验室,只是他还不能确认这一点。

    现年轻的助理陷入了沉默。沈教授以为此人骤闻此讯,有些不好接受,微笑着说道:“我研究的是深层矿脉,和父亲研究地方向完全不同,那间实验室里的东西,他留给我也没有用。留给你,至少父亲孤单研究的十几年岁月,也算是有个交代。”

    许乐沉默了片刻之后。将今天早上研究所生的事情告诉了对方,对方毕竟是沈老教授的儿子,不论是从法律上,还是从人情上来说,那些公司高级官僚的无理要求,他需要沈教授给出一个主意。

    “这件事情恐怕我也帮不上什么忙。”

    沈教授平静的眼瞳里升出一丝痛楚,他和他的父亲一样,全身心都放在研究工作中。父亲将实验室里地一切留给许乐,这位教授没有任何意见,但听说公司里的官僚,居然在父亲尸骨未寒之时,便要强行进入实验室,虽然不知道那些官员所图为何,可他依然感到了伤心与愤怒。

    “这里面是一些档案资料。有父亲当年地一些工作笔记。还有就是一些法律文书。我没有仔细看。但父亲当初与果壳研究所签订地协议应该也在里面。”

    沈教授递给许乐一块微储存器。认真地说道:“将来如果真地要闹上法庭。告诉我一声。我愿意为你出庭作证。”

    搞研究地人们。总还是比较天真一点。

    果壳公司代表地是整个联邦地意志。至少今天上午忽然出现地那几名高级官员。代表地是联邦里面一部分势力地意志。无论是沈教授还是许乐。在这股力量面前。都显得那般地渺小可怜。

    许乐相信。如果那些官员真地想进入沈老教授地实验室。会有无数地方法。而且能找到无数地理由。沈教授所说地出庭出证。只怕永远也不会变成现实。官员们根本不会让这件事情闹到法庭上。

    一杯白酒洒在了桌面前。这是东林大区地习俗。许乐微眯着眼。看着桌面上地酒水痕迹。想起了沈老教授那天说地话。

    “趁着我还没死,把这件事情做出来。”

    然而沈老教授就这样突然地去了。许乐的眼睛眯的越来越厉害,在医院里的那个猜想。渐渐在他的脑中浮现出来,而且越来越清晰,越来越真实。看来……某些部门的研究人员,大概在研制联邦新一代机甲的过程中,逐渐现了沈老教授研究成果地重要性。

    除了联邦新一代机甲的研制之外,还有什么事情,能够让那些官员如此紧张,居然在沈老教授刚刚病逝的时候,就要强行进入实验室。

    下意识里从身边的纸袋里取出一块薄薄的小黄煎饼,许乐缓缓咀嚼着,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酒水混着谷香,泛着辛辣而痛苦的滋味。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下定了决心,不管那些官员是怎么想的,也不管自己能不能保住实验室,但至少电子喷流器,必须在自己地手上成功。

    联邦新一代机甲上面,必须要写上沈老教授地名字。

    许乐是一个冷静平静的人,最近这些天,心情被新一代机甲所震动,那是因为他喜欢,那是因为这是他地人生理想,而且他需要通过在研制机甲上的成功,来帮助自己达成某种目地,除此之外,他心若磐石。

    然而斯人已逝,属于沈老教授的,便应该是沈老教授的,属于自己的,便是自己的。

    对于东林石头一般的孤儿来说,没有人抢,东西可以共享,如果有人抢,那他就会抢的像个野兽崽子一般凶猛。

    “出了什么事儿?”邹郁蹙着眉尖,看着表情沉重的许乐,看着桌面上的酒水,看着对方因为辛辣而皱紧的眉头,知道今天这个平凡年轻人的身上,肯定生了一些故事。

    “沈老教授病故了。”就算没有和许乐的聊天,邹郁也知道沈老教授是谁,联邦里健在的星云奖得主已经不多。她沉默了片刻之后,打开了电视。

    新闻上正在播放沈老教授去世的消息。这位远离联邦学术中心,渐渐被联邦公民们遗忘地老人家,在故去之后,终于惊动了麻木的人间,一瞬间,很多人想起了沈老教授当年为联邦做出的卓著贡献。

    许乐没有看新闻,他只是在脑海里细致地将自己的目的与过程罗列出来,分析哪里做的不对。哪里可以弥补。忽然间,他怔怔地看着沙上的邹郁,看了很久很久。

    邹郁被他看的有些不适应,冷冷说道:“什么神经?”

    “沈老教授最近正在帮助我研究一种东西,具体来说,这件东西,牵涉到联邦新一代机甲能否成功。”许乐又饮了一杯烈酒,眯着眼睛。将最近这些天生地事情,向邹郁讲了一遍。

    邹郁越听越入神,眼睛亮了起来,身为国防部副部长的女儿,又不是一个真的不学无术的人,她当然清楚,许乐此时说的内容,对于联邦军方。甚至对于联邦与帝国之间的战争来说,有着怎样重要的意义。

    越重要的事情,牵扯地利益越多,引来的关注越多。邹郁沉默了很久之后,忽然开口说道:“既然果壳研究所对你们实验室如此重视,看来很多人已经明白了新式机甲的最后成功,离不开沈老教授研究的内容,问题是,现在我们不知道,那些人究竟知道多少。是他们的研究出现了难题,需要沈老实验室里资料,还是说,他们已经知道你们已经快要接近成功,想要直接抢夺果实。”

    这么多天的相处,邹郁已经很自然地将许乐和自己称为我们。

    许乐思考了一会儿之后,说道:“应该是前者。”

    “没有人能够保住实验室。”邹郁认真地看着他说道:“你是果壳的雇员。同时也是国防部直属的文职军人。无论是哪一种身份,你都只是一个小人物。”

    许乐静静地看着她。

    “不用看我。我父亲确实是技术出身地军人,对果壳应该有一定影响力。但这件事情……牵扯的利益太大。”邹郁微垂眼帘,说道:“就算你请邰夫人出面帮忙,那些人也不可能放弃。”

    “你似乎猜到是什么大人物想抢沈老的东西。”

    邹郁迟疑了很久之后,轻声说道:“联邦科学院……林院长。”

    许乐皱紧了眉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联邦一般公民心中,联邦科学院是无比崇高和圣洁的地方,而那位林院长的威信更是无比之高,当年许乐做机修师的时候,也十分崇拜那位一力承担了联邦机甲研制工作的专家。

    “林院长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是星云奖得主,比沈老教授还要早十一年。”

    “但一直有个没有被证实的传闻,当年林院长和沈教授在同一个实验室里工作,林院长获得星云奖地成果……抄袭了沈教授的研究。”

    “科学院院长抄袭?人真的……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许乐皱紧了眉头。

    邹郁抬起头来,平静说道:“只是传闻,谁也没有证据,也没有人敢提这个,联邦科学院院长的位置太敏感,太然,无论是政客们还是军方,都不愿意得罪他。”

    “能够这么快,便从新式机甲研制中,现量子动态可测的重要性,而且能够联想到已经快要被人遗忘的沈老教授,这个人的学术素养肯定极高,而且对沈老教授很熟悉,甚至……一直在暗中注视。”

    许乐低着头,认真地思考着,如果邹郁地猜测有几分正确,那么他不得不承认,联邦科学院院长,这样一位地位然,深得联邦尊敬,学生遍布联邦各技术要害部门地大人物……如果真的想要抢夺沈老教授身后地研究果实,他根本没有任何办法。

    “你研究的新式机甲离成功还有多远?”邹郁认真地看着许乐地眼睛,她一直认为面前这个平凡的小眼男生,注定要成大器,但她真的没有想到,刚刚进入研究所不久,此人便要震惊整个联邦。

    “不远了。”

    “放弃实验室。”邹郁干脆利落说道,对于联邦上层里的黑暗,她比许乐这种出身平凡的家伙,更有直观的认知,“全力以赴把新式机甲做出来,只要事情做定,就算那边真是联邦科学院,你也不用再担心什么。”

    许乐知道她说的是比较实际的方法,但他不想放弃实验室,因为那是沈老教授晚年的智慧结晶。

    “虽然离成功不远,但我还需要实验室里的数据库,如果没有实验室,我什么都做不成。”

    “那就要想办法把数据库转移出来。”邹郁认真地看着他,“不要有任何奢望,我相信明天你一回研究所,便会被调走,而且这辈子,你都别想再靠近实验室一步。”

    要从戒备森严,三道扫描的果壳研究所里,将实验室里庞大数据库搬出来,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许乐虽然相信邹郁这个未婚妈妈敏锐的判断,却没有往这个方面去想。

    只是第二天,当一队全副武装的宪兵命令他马上去人事部门报道时,他才明白自己必须按照邹郁的话去做。许乐沉默地看着面前的宪兵,第一次感觉到,在联邦旧有体制的面前,想要讲道理,是多么地困难。

    沈老教授认为宇宙里的一切都应该是讲道理的,所以他被人抄袭,被排挤,被遗忘在一个孤单的实验室里。

    如今这种境况又轮到许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