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一十三章

    (谢谢谢谢,只有谢谢说的出口,最后时刻冲到第四,全是大家伙儿的支持,我就是个废柴。

    今天早上想了半个小时,决定这个月要认真拉月票,我要好好地写,绝对让大家满意便是,但……这章有些枯燥了,呜嗷,以后不写这种又难写又干的东西了。

    今天是月初第一天,我也不知道这个月能到第几,但上个月那样都第四了,我还怕俅,反正大家伙儿把月票扔过来便是,我不会让大家失望,说句狠话吧,这个月……俺要写二十万,呜嗷,连烽火那厮那敢定字数,我怕俅!)

    果壳机动公司研的最新一代机甲并未定名,在内部被暂时称为,这一代机甲已经研了过十年的时间,与型号机甲以前的全系列相比,型机甲在动力方面,有了决定性的突破。

    型机甲依然是以静农高能蓄电池为动力源,然而在机甲腰后方配上了两个最新型的喷流引擎,却可以瞬间将机甲的能量输出,提升至型机甲的四倍以上!

    这种设计毫无疑问是一种大胆且天才的想法,经过了长达十年的研究,战舰上的多引擎技术,在克服了一系列材料及微电子学方面的困难之后,终于成功地移植到了机甲上,这个想法的实现,不止让整个果壳工程部的工程师们欢喜鼓舞,联邦军方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激动。

    稳定状态下的两倍动力,瞬间状态下地四倍动力,这是一个跨越式展的指标。如果放在战场上。拥有四倍动力的型机甲,完全可以凭借自身这种强悍的机动能力,将旧有的机甲看成笨拙的小孩儿,最令军方感到兴奋的是,如果将来的多引擎技术成熟,军用机甲的机动性再次得到提高,那么在战舰能耗日趋衰竭的情况下,一般战场上地远程武器,比如自行炮,比如光纤制导火箭弹。将很难击中以极高率进行规避的机甲……

    如果真的有那一天,那么联邦与帝国之间地战争,除了悬浮于太空之中以作威慑的战舰之外。这些拥有极大机动能力地军用机甲,再也不仅仅用于特种作战。而可以放在正面战场上作为主力突进,毫无疑问,这将是战争模式的一种根本性质的改变!

    果壳机动公司工程部与联邦军方研制的型机甲,目前只生产了十四台原型机,然而在实验室里所展现出来的率,已经令所有方面感到了满意。这批新式机甲要进行批量生产。并且成为真正的战斗力,至少还需要两年地时间,而且联邦军方也不知道帝国那边在机甲的多引擎技术上,有没有什么突破,所以联邦军方对果壳机动公司给出了一个格外严格的时间限制。

    联邦与帝国,无论是哪一方率先拥有了这种高性能机甲,并且投入到战场之中。便必将赢得战争的主动权。

    联邦有个古谚语:丢失一个钉子。坏了一只蹄铁;坏了一只蹄铁,折了一匹战马;折了一匹战马。伤了一位骑士;伤了一位骑士,输了一场战斗。

    这种电影和小说里才能见到地神话战斗。并没有在联邦地历史上出现过。然而这说明了细节、后勤对于战争地重要性。更何况新一代型机甲。可以改变战争地某些形态。用科技地力量。带来战争上地实力变化。

    所以当国防部向果壳机动公司下达了严厉地时间期限时。工程部地主管以及工程人员。没有丝毫意外。他们也明白自己研出来地机甲。有着怎样重要地意义。如果想要以一名工程人员地名义。在历史上留下自己地名字。那么这一次地型机甲研制。肯定是最好地机会。

    时间急迫。十年地研时间结束。进行了标准地实验室参数获取和模拟演练之后。果壳机动公司工程部。便将四台原型机甲送到白水公司。让下属地白水公司在百慕大三角星域地区域冲突中使用。以获取战场上地第一手数据。

    百慕大三角星域地区域冲突一直不停。而且白水公司选择地实验性武器星球。也远离帝国奸细能够渗透地部分。所有地这一切都是为了保密。即便如此。联邦军方依然派出了第三军区最强大地一支战舰。远远地跟随着白水公司地作战小队。进入了百慕大三角星域地边缘。

    一方面是为了配合果壳机动公司工程部收集数据。另一方面自然是为了保密。在那个荒芜矿星上。所有能够接触到那几辆新式原型机甲地流民暴徒。最后都必须死去。

    为了一代机甲地诞生。需要一支舰队进行保驾护航。这充分说明了联邦对于此事地重视程度。

    那个边缘荒芜矿星上的小股暴徒势力,被白水公司的作战小队花了七天的时间消灭,在第三军区舰队的封锁下,这个消息没有遗漏丝毫,也没有引起任何势力的注意。然而当果壳机动公司工程部的工程师仔细计算战场上新式机甲的数据时,才现了一个很致命的问题。

    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联邦新一代机甲便只能永远安静地站在实验室中,永远无法成为联邦与帝国战斗时的强悍武器。

    这个难以解决的问题,惊动了果壳机动公司董事会到工程部的所有高级主管,激怒了本来兴奋不已等待实验结果的联邦军方,所有人都等待着一般出当前时代的机甲诞生,结果却迎来了如此糟糕的一个消息!绝密之中的绝密,所以近十年的研制工作,基本上是由果壳机动公司工程部一力承担。虽然国防部高层偶尔也想到过,是不是应该让古钟公司,至少是果壳研究所或联邦科学院的专家加入进来,因为古钟公司在战舰多引擎方面地设计,毫无疑问是这个世界最领先的。然而还是基于保密的原因,这些想法最终都没有落到实处。

    去年秋天,白水公司在百慕大三角星域边缘星球上的战斗实验,暴露出来了新一代型机甲一个致命的问题,果壳工程部始终无法将这个问题解决掉,所以那位人事主管何塞才会在春季招募里。去亲自挖人,就是想从那些年轻的,没有任何固有经验的优秀工程师中。找到些许的灵感。

    只可惜,这批优秀的年轻人进入工程部时间太短。对于新一代机甲的固有问题,无法起到任何帮助作用,而联邦军方地压力实在太大,所以工程部才不得已开始向外界求援。邮件时,便已经被里面天才的双引擎设计所震撼,那些看似繁杂实则简洁的线条。在他地眼中,已经变成了极具流线外观,给人以无穷美觉享受的存在,在他地眼前,泛着淡淡的合金光芒。

    这是联邦工程师们的集体智慧结晶,每一处设计,都经过了无穷的推论与计算。根本无法改动。或者说,让一位成熟的工程师看上去。根本产生不了破坏这种美妙设计的念头。

    研究所正式加入了新式机甲地研制工作,主要便是为了解决新式机甲在战斗中所暴露出来的问题。然而毕竟是联邦最绝密的尖端科技存在,所以像许乐这样的研究人员们,只是通过电子邮件拿到了相关的资料图纸,却无法完全了解那台原型机甲的动力模式。

    许乐的人生兴趣便在这个方面,更何况他现在还有一些隐在地理由,需要进入工程部,拥有研究机甲地独立空间,所以这些天,他对这件事情十分上心。

    他只是一个刚刚接受完系统教育的初级研究人员,怎么可能仅仅凭借着这些如豹身一斑地结构图,便解决联邦最顶尖的工程师们怎样也解决不了地问题?如果换成是别的人,或许看着邮件中附着的那些图纸以及那个问题,都会生起一种望洋兴叹,颓然放弃的念头。

    可是许乐不,他知道自己在这方面的天赋,更明白自己脑海里的那些图纸,是一个近乎于神奇的奇迹存在。如果能够解决新式型机甲的问题,对于一名工程师来说,这是怎样也无法抵抗的诱惑。所以这些天里,许乐的精神完全投注在了实验室中,用一种常人难以想像的度,进行着设计模拟和计算推断。

    新式型机甲是突破性的双引擎设计,双引擎一主一辅,主引擎就如同以往机甲的动力输出系统一般,催动机甲的运动率,而辅引擎,则是这个系统里的关键,喷流设计如果加上辅助平衡的小飞翼,可以让机甲在战斗中瞬间提,整个机甲的性能将被提升到一种恐怖的程度。

    在工程部实验室里,从战舰多引擎技术移植过来的双引擎设计,完美地实现了设计人员的初衷,新式机甲的机动能力得到了最全面的展现。然而在白水公司的实验性使用中,进行实验的四台新式机甲,在连续战斗一分半钟之后,双引擎系统便会全面失效!

    甚至有一台新式机甲,在实验性战斗中,生了不可逆转的爆炸。

    事后的调查报告指出,果壳工程部在实验里进行的数据采集,与现实中的战斗有一个最大的区别,才造成了此次事故。新式机甲双引擎设计,最后进入全幅功率阶段,双引擎同时输出最大功率时,内部的吸入式电子喷流器,运行轨迹便会生严重的不稳定,从而导致引擎外壳高强度材料出现裂痕,甚至这种裂痕会蔓延至整个机身……

    在实验室中,双引擎的全幅功率阶段基本上处于静止状态,而战斗中,全幅功率阶段。却一定是会出现在军用机甲战斗最激烈的时刻,电子喷流的不稳定,在机甲以高率行进地状态下,会被大幅度的放大,从而导致谁也猜想不到的后果,有可能是引擎同时自护性停机,也有可能……就是爆炸。

    出现问题并不可怕,毕竟是划时代的新一代机甲,单凭实验室里的调校,不可能完成一切。关键是要现问题。此次在百慕大三角星域边缘星球上现的问题,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让工程部的工程师们感到紧张。有问题,便有解决的方法。

    然而当联邦最顶端的工程师们很轻松地现了问题后。才无比难过地现,这个问题基本上……很难解决。

    移植自战舰地多引擎技术,在战舰这种尺寸的庞大结构系统中,引擎之间的波动干扰可以被忽略不计,然而放在军用机甲之中,这种波动干扰。在全幅功率下,却会生很可怕地后果,最直接的后果,便是会影响到电子喷流器里面地高电子流的运行轨迹……

    机甲的动力源是高能蓄电池,电子喷流器便是将动力源中的能量,转化成为近乎光的电子流,射入引擎空纳室中。转化为实际利用的能量。通过机甲复杂地传动系统,让机甲运动起来。

    电子喷流器是这套系统里最精密。也是最不起眼的环节,工程部的设计。依然是沿循的旧有设计,在他们看来,双引擎只是增加了一个电子喷流分通道,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差别。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平时不引人注意的电子喷流器,在新式型机甲中,却变成了一个危险的炸弹。

    减轻双引擎间地波动干扰,工程师很轻易地便做到了,但他们没有办法在这么紧密地系统内,让这种干扰完全消散于空间之中,只要有一处干扰存在,平时沉默的电子喷流器内部地那些电子束,便会忽然敏感地像一个处女一般,或娇羞的扭头奔回,或抚柳不语,或红着脸愤怒地撕开了自己地衣服……

    问题就出在电子喷流器当中,以联邦目前的科技水平来看,可以通过很多种方式来控制电子束的运行轨迹,但是那些手法需要动用大型设备,所以只能安置在战舰上,却无法使用在机甲上。

    高运行的电子束一旦散,便会进入一种涡流状态,在无场控制之下,四处逸流。如果能够摸清楚电子束在双引擎全幅功率阶段中的逸流轨迹,那么联邦工程师们,一定有办法设计出相应的感应设备,将这些电子流重新导入引擎空纳室之中。

    可问题在于,高逸流的电子束不可测轨迹,失散量子状态下,以联邦数万年来的研究,永远无法解决这个问题。

    联邦新一代机甲的研制,似乎便要毁在这束小小的电子流手中了。

    经历了无数次失败,许乐陷入了沉默之中,已经过去了七天的时间,对着光屏桌面上那些复杂的结构图,他依然找不到任何方向。脑海里那些如梦一般闪过的结构图,确实给了他极大的帮助,所以在七天的时间里,他已经尝试了五十几种设计方案,这种度已经乎了果壳机动公司工程部里那些顶尖设计师的想像。

    可是依然只是失败,无论是怎样异想天开的设计,在那束调皮的电子束前,依然是有形之物,根本不可能捕捉到轨迹。

    他沉默地盯着光屏上面的电子喷流器三维截取图,忽然间眉头皱了起来,想明白了一件事情,在这样小尺寸的系统中,电子束根本是不可能捕捉的,要想解决这个问题,必须从电子束受到波段干扰后的那一瞬间开始,便提前预测这些电子束的失散轨迹……

    可问题是,按照联邦科学界的理论,高电子流的失散轨迹应该是随机的,怎样才能预测?

    量子不可测。

    下意识里,许乐的眼睛亮了起来,手指点开了数据库里最中间那根索引树,打开了沈老教授这些年没有丝毫进展的研究成果。量子可测动态!

    沈老教授的这些论文曾经表过,那些学术期刊的主编。以及学界里德高望重地人们,只是基于对这位星云奖得主的尊敬,写过一些回函,然而却没有任何人支持沈老教授的观点。

    许乐沉默地快查看着沈老教授这些年的研究成果,眼睛眯的越来越厉害,也越来越亮,正如联邦科学界的说法那般,量子动态不可测,基本上已经算是一条公理,沈老教授的这些理论。看上去虽然简洁美丽,却没有丝毫能够被推证的可能性,从反方面来说。甚至连被证伪都无法做到。

    只是一个美丽而虚幻的泡沫罢了。

    然而这个泡沫此时在许乐的眼前,却是如此地真实。他干脆搬了一个椅子坐到了桌前。把关于拟真系统的改造也抛到了脑后,开始认真而极有兴趣地从头开始学习沈老教授的理论。

    一束以近乎光奔逸而出地电子流,在某个数量级区段内,受到固定波段干扰后,会按照怎样的轨迹行走?会变成怎样地一朵美丽的花?室里,不停猜测那束电子流会变成一朵什么样的花时。联邦科学院,果壳机动公司研究所,工程部里,还有无数像他一样的研究人员,全副心神投入到了解决电子喷流器的战斗之中。绝大部分人并不知道这个问题和联邦最新一代军用机甲有关,在经历了无数次失败之后,很多人放弃了。然而许乐没有放弃。

    因为他知道这是联邦最新一代机甲的关键时刻。说来也很奇怪,似乎他在研究所里拥有地密级权限。要比一般的研究人员高很多。

    然而一件突的事件,打乱了许乐的生活节奏。

    看着那名穿着校官军服的男人面色阴沉地走进了电梯。许乐掐熄了手中的香烟,攥在了手中,走进了病房。他看着病床上那位面色有些苍白,神情有些紧张的女孩儿,微微一笑说道:“家里让你回去?”

    邹郁有些疲惫地点了点头,说道:“医生既然说没有什么大问题,我暂时不想回去,你也知道,孕妇最重要地便是心情。”

    “既然知道,那就把心情弄地好一点。”许乐劝道。

    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昨天夜里邹郁在洗手间里现自己流了一点血,在那声尖叫声中,许乐紧张地冲了进去,并且在第一时间内将她送到了望都医院。医生检查后,证实邹郁有先兆性流产的危险,许乐紧张之余,也有些惊讶,邹郁地身体是极好的,最近也完全远离了烟酒,居然会有先兆性流产地征兆,那只能是别的方面。

    难道是那天在林园餐厅里受了惊吓?他看着病床上的邹郁,沉默片刻后说道:“我能明白,你现在很紧张。”

    邹郁怔怔地看着头顶雪白的天花板,半晌后开口说道:“你不明白,你们男人永远不能知道,当一个母亲,知道自己腹中的孩子一旦生下来,便只能是个被人指着后背的私生子时,她心里情绪有多糟糕。”

    许乐是个细心敏感的人,但不代表着他能够查觉身边人所有的想法,听到这句话后,他怔了怔,心情也变得沉重起来,这确实是邹郁和她腹中孩子必将面临的问题。现在别人问起来,他还可以说自己是邹郁腹中孩子的父亲,可是将来怎么办?孩子总是会大的,而施清海……还不知道他还是不是活着。

    邹郁收回了目光,冷冷地看着许乐,说道:“你说过,你要代替施清海对我和我肚子里的孩子负责,你准备怎么负?”

    “我不知道。”许乐很老实地回答道。

    邹郁闭上了眼睛,沉默了很久很久之后轻声说道:“算了,这件事情本来就和你没关系。”

    “如果不是我坚持,或许一开始的时候,你就不会要这个孩子。”

    “这是我的孩子,和你无关。”

    许乐忽然现,自己现在和邹郁在一起时,话会变得越来越多,这是不是说明,他已经把她当成了自己的朋友。看着病床上脸色苍白的邹郁,他的心情忽然低落下来,下意识里想到当初和张小萌设计将来时所说的那些话。

    “将来小孩子登记的时候,父亲一栏填我的名字。”

    许乐是一个做了决定,便不会犹豫的家伙,在这方面,他真的很不像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倒像是一个饱经风霜之后,将一切都看淡了的老头子。

    邹郁缓缓睁开双眼,用一种很奇怪的目光看着他,半晌后轻声说道:“你是不是真疯了?冒充一下孩子父亲可以,你还真准备……”

    许乐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在望都医院安静的林园中,许乐收回了望向楼上的目光,邹郁所在的病房灯已经关了,他一个人站在黑暗里。举头望星空,却望见了两轮明月,不是双月节,没有舞会,他也曾经爱过人,但那人已死,他在心里想,自己这辈子大概也不会再恋爱了。

    走到垃圾箱旁,准备将手中的烟蒂扔进去,却忽然间停下了动作,许乐缓缓地撕开过滤嘴,将里面的海绵一根一根撕开,撕成了一团细细蓬蓬的乱麻,在心里想着,大叔当年说的对,联邦人们的生活,确实就像是一团乱麻。

    “究竟这束电子流散逸之后,会变成什么样的形状?”

    在安静的实验室中,许乐眯着眼睛,看着光屏桌面上不停变化的图像,那些理论模型中的电子束奔逸轨迹,就像是永远也不肯安份的孩子,坐着曲线不一的过山车,时而突起,时而绕回,有时候像一朵花,更多的时候,却像是一团迷雾。

    “会变成一团麻。”

    一个苍老的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一根苍老的手指颤颤巍巍地伸了过来,在光屏桌面上的理论推算模型中,缓慢地输入了几个极为陌生的参数,同时附加了一个简单的公式。

    那根手指就像是有魔力一般,随着那些参数公式的输入,光屏桌面上的电子束乱花迷雾渐渐收拢重叠,清晰起来,变成了无数根细腻而统一的线条,伸展然而落下,看似没有规律,实际上却是乱中有序,就像是一根线组成的一团乱麻,只要抽到线头,便能确定这团乱麻的所有走向。

    许乐死死地盯着光屏桌面上的变化,看着这团麻的产生,然后回过头来,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沈老教授,震撼的久久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