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一十二章 生活

    号称打遍军中无敌手的李疯子,当天晚上便暗中住进了6军总医院,用的当然是代称,这位十六岁的少年军官此生未曾受过任何挫败,不论是年少气盛,还是傲气使然,他都不可能愿意这个丢人的消息被传的满天下都知道。

    林园里两个人的交手其实极为凶险,在那种情况下,谁若是留手,就只有死路一条。最后两个人都活了下来,没有出什么大事儿,纯粹是运气的关系,许乐与李疯子的三砸一突,暴狠到了极点,最后那刻却因为那一丝古怪的和谐感觉,肢体相应相冲,将两人震开。

    许乐和李疯子都清楚,当时场中的情形如果换成另外任何一种情面,只怕当场必会有一人交待后事。

    通过林园的这一场风波,国防部邹副部长家千金未婚先孕的消息,就像被安上了附装飞翼,瞬息间传遍了都上层社会。人们在吃惊之余,也不免带着几分玩味,想着邹副部长究竟准备怎样处理此事,一向低调而神秘的邰家,会不会容忍这种羞辱。

    绝大多数人都淡忘了那个年青文职少尉的存在,在上层社会人们的眼中,这名少尉只是事件的触点,本身没有太多值得观注的地方。

    没有眼光的人很多,却也不是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李疯子和那名文职少尉间的冲突。林园的幕后老板林半山,自然就是非常会识货的人,身在外地的他,通过网络看到了当天的监控录像之后,只是笑了笑,说了一句:“想不到李疯子打架也会吃亏,还真是令人吃惊。”

    林半山是何许人物,联邦七大家里最出名的浪荡子,他那双专在星空里审视美学存在的双眼,早已得到了所有人的公认。这句评论在数日后传回了都。不禁惹得很多人向那夜的林园重新投回了审视的目光。

    人们开始注意到那名文职中尉,虽然除了少数势力通过调查知道了他地姓名之外,这名中尉依然是个无名之辈。然而有可能成为邹副部长的未来女婿,抢了邰家太子爷的未来妃子,还和费城李家那个小疯子打成了平手……无论是怎样的无名之辈。也必将变得有名起来。

    联邦社会上层,由七大家和那些政客、职业军人们组成的圈子,轻蔑地注视着法律,回避着宪章,控制着人类社会绝大部分地资源和信息,这个圈子便是这个社会的统治者。从宪历开始以后的无数万年间,整个联邦社会便是处于这样的控制之中,这种局面已经平稳了数万年,而那个叫做许乐的文职中尉。就像是一个突然闯入面包圈里的小石头,有些突兀,有些显眼。

    不过此时的许乐,依然只是上层社会里茶余饭后偶尔会提到的闲聊话题。

    无数年来,联邦公民里优秀的人才不知道出现了多少次,这些从社会底层爬起来地优秀人物,最后终将投身于他们所处的圈子,被接纳,然后被同化,变成这个圈子里的一个组成部分。

    在控制着联邦地这个阶层看来。许乐如果真地能娶邹郁。那么将来自然也会进入这个圈子。即便如此。也只是无数范例中地一例。自然不需要投注予太多地注意力。他们根本不知道许乐与邹郁之间地真实关系。

    那些真正地大人物。更不会关心林园里生地那一幕。至少联邦上层社会里那些支持京州州长罗斯和麦德林议员地势力们。没有注意他。虽然许乐地名字已经开始出现在很多资料当中。

    如果有一天。许乐表现出值得注意地能力。以他与邰家、邹家之间地关系。或许那个庞大而潜伏于阴影之中地势力。便会开始打压他。然而对于那些大人物来说。林园里地一幕。只是年轻人们吃多了之后无聊地争风吃醋。许乐表现地战斗力再惊人。也不会让他们古井无波地情绪有丝毫变化。

    毕竟他不是李疯子。在疯狂地实力背后。还有一个家族。一位神在后方……费城。平湖之畔。雪山之前。

    一位戴着眼镜。穿着黑色双襟扣复古服地中年人正在陪着一位老人聊天。那位老人地脸上已经开始长出一些不吉利地淡褐色斑点。每当看到这些斑点地时候。中年人地心情便会低落几分。再强大地人类。不。应该说是联邦里最强大地人类。在时间地面前。依然显得那样地脆弱。

    他是一名联邦少将。然而在家里地时候。从来不会穿着军服。因为这是父亲地规矩。自从十几年前与帝国地战役结束后。父亲亲手将那件元帅制服封好。便再也没有穿过军装。而总是一套颇有古意地长衫在身。

    “木子的成绩怎么样?”

    联邦的军方最高级别是上将,除了战争时期总统先生会以三军总司令的名义挂元帅衔,三十七宪历以来,唯一的例外便是这位老人,在第一次联邦与帝国战争中,这位老人在亿万联邦公众的狂热支持下,凭借着惊天的功绩,被联邦管理委员会授予元帅衔。

    总统五年一任期,只能连任一次,而这位老人在联邦公民心中的地位,却是永远无法减退,从某种象征意义上来说,这位穿着长衫的老人,才是真正的联邦第一人。

    然而这位联邦的军神,此时说话的语气,却只是一位普通的老人,像极了渴慕亲情的祖辈。“木子考进一院指挥系的成绩就很好,这半年课业也没有拉下。”李少将笑着回答道。

    “我只担心那孩子太出名,在学院里的生活会有些麻烦。”老人笑着说道。

    李少将也笑了,他那位不为人知的侄女大概是整个联邦里知名度可以与父亲大人相提并论的几人之一。他忽然想到一件事情,低声说道:“李封还在庄园门口跪着,什么时候让他进来。”

    “那是你的宝贝儿子,我只能管我的儿子,却管不了他。”老人闭着眼睛,透过庭院的空墙,感受着从湖面上吹来的微冷的风,平静说道:“身为一名军人。却不服上峰命令,就算事后证明他当时的选择是正确地,这种态度依然不能饶恕。”

    李少将沉默不语,他知道父亲是在责怪自己管教儿子方面太过骄纵,然而当初李封十二岁便被父亲扔进了军队。四年来过着如此疯狂的人生,身为人父,他对自己的亲生儿子有无穷的愧疚,自然舍不得太过严厉。

    “什么叫打遍军中无敌手?联邦里藏龙卧虎,修身馆里也不知道有多少高人,这次被人打的说不出话来,才知道行军锅是用铁造地。”

    老人缓缓睁开了双眼,“这也算是对他的一个教训,不然再这样嚣张下去。在西林前线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李少将沉默不语,他非常清楚自己儿子的恐怖实力,在联邦军方,根本没有几个人是他的对手,然而父亲既然这样说,他当然不敢辩驳,只是听到西林前线四字,他的表情才认真了几分。

    无论是钟司令还是那个田胖子,当他们看到李疯子时,只怕都有上前把那小子揍一顿的冲动吧?

    许乐并不清楚在林园里和李疯子的一架。会惊动哪些人物,但这并不影响他清醒地判断出,可能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自己已经一头扎进了某个圈子。

    联邦逃犯的身份并不让他如何担心,已经快两年地时间,无论是邰家还是果壳机动公司,都没有查出他的真实身份,看来在宪章局中央电脑的确认之后,没有什么势力,还有那种天才般的敏感。将他这个少尉与当年东林大区一个籍籍无名的孤儿联系起来。

    唯一令他有些担心的。是他不清楚李疯子有没有查觉到自己所使用的力量,李疯子能够得到一个打遍军中无敌手的称谓。在林园餐厅里所展现的实力,确实也格外恐怖……这种情况下。没有落下风的自己应该会引起某些人地注意。

    费城李家……自己的秘密,能够瞒过那位联邦军神的双眼吗?更何况许乐总有一种隐约地感觉,封余大叔说不定和费城李家,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因为这种警惕,当天夜里从林园回来之后,许乐便开始忙碌了起来,从公寓的杂物间里,取出了很多标准线还有一些从网上订购的普通设备,用最快的度开始组装,开始布置。

    坐在沙上的邹郁,若有所思地看着忙进忙出的许乐,她不知道这个家伙在单元楼外忙些什么,浓春时地天气终于热了起来,许乐又无法留在家里离受冷气,汗流浃背,干脆把外衣脱了。邹郁看着他匀称地身躯,裸露在外的肌肉,微微**了一下漂亮地鼻翼……

    只不过匀称罢了,这个身体里怎么能蕴藏如此大的力量,居然和李疯子打成了平手?邹郁百思不得其解,在临海夜店门口,她就知道许乐很能打,可以和特种兵出身地钩子打成平手,可是李疯子是何许人物?费城李家的独苗,从来没有遇到过对手的疯狂少年军官……

    “你究竟在忙什么?”

    此时许乐破开了公寓墙里的管道线,神情认真地破开三色线,开始与公寓内的数据线及设备进行连接。邹郁终于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开口问道。

    许乐暂时没有回答她,直到将所有的数据线汇总进他床边的一个仪器,进行了最后的数据校正,他才略微放下心来,解释道:“我在公寓周边安了一些监控设备。”

    邹郁的眉头皱了起来,她不懂许乐这句话的意思,难道这个家伙是担心自己的父亲或者是兄长会调动部队来抓自己?且不说在都复杂的政治环境下,父亲和兄长会不会愚蠢到动用军事力量来解决家事,就算这一幕真的生,难道许乐就想凭借这些看上去异常粗糙的监控设备,事先现军队的行踪?

    她不禁微嘲地笑了起来。

    许乐此时背对着她,自然不知道她的表情,他认真地从仪器上拉出一块极薄的光屏,注视着光屏上的那些颜色不同地光点。轻轻地嘘了一口气。这是施清海离开之前送给他的设备,当初在临海州逃脱联邦调查局追捕时,这一套监控设备,挥了很重要的作用。

    监控的范围,大概在公寓楼周边五百米方圆的范围。主要地工作原理是获取联邦军方或调查局的连络器功率,再加以判别。许乐利用在网上订购的材料,对这套设备的外围进行了补充,应该勉强能够达到当初施清海使用时的效果。

    他转过头来,看着邹郁,忽然沉默了片刻,因为他所担心的并不是邹家,而是……费城李家以及整个联邦。和邹郁住在一起,原本的目的是要保证她以及她腹中孩子的安全。可是因为林园地事情,许乐陷入了警惕之中,却现邹郁跟着自己并不如何安全。

    “这两天,你家里一直没有什么反应。”许乐沉默片刻后说道:“看样子你哥哥被你那边的举动吓的很惨,联邦法律规定,六个月以后的胎儿就拥有相应的人身权利,我想……再过一段日子,你家里人也要被迫接受这个事实,到时候,你还是回家吧?”

    邹郁的眼瞳亮了起来。却是那种寒人心脾的亮,像冰一样在反射着双月的光芒,她静静地盯着许乐的脸。脸上渐渐浮起一丝冷漠的笑容,开口说道:“怎么?这才一个月不到,就要顶不住了?”

    许乐知道她误会了什么,低着头解释道:“是我地问题,我担心你和我在一起不安全。”

    施清海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第一眼便瞧出许乐阳光面容下隐藏着沉重秘密的人,很显然。他的未出生孩子地母亲。并没有这种能力。但是看着许乐今天的异常行为,以及这句话。再联想到许乐这些天里所表现的坚韧平静,邹郁终于现了一丝问题。

    “你有秘密……而且……和李疯子有关。”邹郁轻轻扶着隆起的腹部。缓缓地站了起来,平静地看着他,说道:“你在随时准备逃跑。”

    许乐默然,不知道怎么回答她的话。

    “难怪连李疯子都砸不死你,看样子我还是低估了你,我总以为将来的你会在联邦光彩,但没想到,你一直在隐藏自己的实力。”

    “每个人都有自己地秘密,我只是现跟我在一起,并不能让你更安全一些。”许乐诚恳劝道。

    邹郁静静地看着他,很久之后忽然开口说道:“天很晚了,我要睡了。”

    说完这句话,邹郁取下裹在头上地毛巾,扔到了沙上,头也不回地向着自己的卧室走去。

    直到关上了卧室地门,坐到了床上,邹郁才对自己先前的表现感到一丝不可思议,她看着镜中没有化妆地自己,眉尖微蹙。

    她越来越习惯自己这张不着脂粉的脸,虽然和邰夫人喝下午茶的时候,她也只着淡妆,可是……脸上如此干净,那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

    正如许乐所说,以邹郁那天在茶舍里所表现的壮烈气概,无论是邹侑还是那位国防部的大佬,只怕都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邹郁把这个孩子生出来。

    可是邹郁却不想离开这个简单的公寓,她静静地看着镜中越来越美丽的自己,在心里想着,留在这间公寓替许乐挡麻烦,真不像是从前的自己会做出的事情,自己什么时候变成一个愿意替不相干的人着想的好女孩儿了?

    这究竟是因为自己怀中孩子的关系,还是因为先前那个家伙替自己洗了头的关系?或许,只是习惯了这种平静而不用费心提防什么的环境吧。

    卧室门外,许乐怔怔地看着紧闭的门,虽然邹郁什么都没说,但从她先前的言行来看,对方肯定不会离开。

    他很敏感地猜到这个未婚少女妈妈的想法。

    邹郁不知道他的麻烦是什么,但她清楚,身为国防部副部长的千金,与邰夫人关系良好的少女,联邦里的任何麻烦,当她与许乐在一起时。总会变得比较无力一些。

    他走进了洗手间,痛快地冲了一个冷水澡,披着浴巾来到镜子前面,开始仔细地刮胡子,开始更仔细地刮掉双眉间的那些细毫。轻轻地抚摸着手腕上冰凉地金属手镯。确认了新的电击棍的存放位置,他抬起头来,看着镜中自己如飞刀一般的双眉,久久沉默不语。

    邹郁变了,镜中的许乐开心地笑了起来,生出一丝暖意与快乐。

    后几天地生活与许乐的警惕完全相反,一如往常般平静安宁,似乎林园里与李疯子的一战,完全没有起到任何不好的影响。每天早上。许乐做好了早餐,又写下便条提醒邹郁冰柜里的微波食物存放位置,便会开着那辆没有标志的黑色汽车,通过二号高公路,穿越霍金大道和财政部大楼,向着第一军事学院驶去。

    沈老教授依然在住院,不知道具体得了什么病,以这位老教授的年龄,大概也正是百病缠身的悲哀时刻。有时候许乐也曾经想过,自己身为沈老教授唯一的助理研究人员。是不是应该去医院看望一下,他却又没有沈教授地联络方式,研究所的事务官员们也没有回复他询问的电子邮件。

    忙完了在研究所一天的工作。许乐开着那辆黑色汽车,回到望都的简单公寓,开始做晚饭,开始准备明天的中饭材料,开始做家务,开始在民用网络上寻找一些他需要的东西和资料。有时候他还要替邹郁洗头,乌黑顺滑的长在他稳定修长的手指间绕啊绕啊绕……

    现在他与邹郁偶尔会聊聊天。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也越来越好。只是当邹郁第次询问施清海地童年趣事之后,许乐忽然现好像找不到什么新的东西可聊。或者说两个人之间,本来就不需要聊太多天。

    生活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看似寻常枯燥,实则安宁平静。

    平静如流水般的生活中,唯一令许乐感到有些激动和兴奋地是,如今那间专属他一人使用的实验室,终于可以让他在机械方面的天赋得到全面的展现,对拟真器信号采集系统的研究已经到了某种关键的时刻!

    在脑海里那些无所不包容的结构图纸帮助下,许乐确信,只要给自己足够地实验机会,他一定能够完成对拟真系统地改造,从而调用自己体内的力量直接操控机甲。

    如果真地能够成功,毫无疑问是机甲操控方式上的一次革命性突破,只可惜这种方式只能由许乐一个人使用,或者是封余大叔,又或者是……费城李家?

    许乐能够完成这一点,除了依赖于沈老教授实验室庞大地数据库,丰富的材料库存之外,更重要的还是他很多年来,在封余大叔潜移默化指导下,被打造的极为扎实的实践基础。

    更关键的,当然是他脑海里那些奇怪的图纸。

    那些隐隐约约出了联邦现有科技水平的结构与设计,并不见得都是完美的,甚至有很多是完全不可行的,但那些奇怪的,甚至是荒唐的设计理念与构造,却给了许乐极大的灵感,如果没有这些图纸的激与帮助,他绝对不可能仅凭一个人,就完成对拟真系统信号采集器的全面改造。

    要知道联邦任何学科研究,都必须建立在大量实验与设计模拟的基础上,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个专家,能够单独完全一个系统的改造。在没有人知晓的情况下,果壳研究所三部一间实验室里,便有一个年轻的文职少尉,做出了注定要震惊很多人的成果。

    可是许乐需要实验的机会,那就需要与机甲进行单独的,长时间的接触。而这一点相当的困难,联邦机甲属于绝对机密,以许乐现在的密级虽然能够接触到资料,却无法理所当然地要求接触实际的机甲。

    要将自己在光屏桌面上的虚拟设计,转换成真实的存在,许乐必须能够解决工程部出现的那几个难题,这样才能够进入工程部的核心区域,从而去实验自己的东西。

    然而关于双引擎的难题,却不是如今的许乐可以啃的动的东西。他怔怔地看着光屏桌面上的那些图纸,眉头皱的极紧,庞杂的动力系统,和拟真系统完全不同,且不说提出有效的解决方案,只说那些恐怖的计算量与电子喷流轨迹捕捉,就已经显得异常艰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