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一十一章

    稚嫩的面容,愤怒的神情,隐藏着无穷力量的身躯,全部集中在这名少年军官的身上。他先前第一声暴喝时,称呼邹郁为郁子,接下来却换成了邹郁,许乐在桌旁分析,总觉得这个奇怪的少年军官,在邹郁面前总想扮成熟。

    李疯子三个字一入耳,许乐便开始猜测此人的身份,能够如此小的年纪便成为联邦军方的中校,除了此人自身强大的实力之外,在军中的背景毫无疑问也极为深厚,联邦军方李姓的大人物……

    他的眼瞳微微一缩,马上明白了先前自己为什么会捕捉到如此强烈的危险感觉。可惜他还没来得及确认这位少年军官的真实身份,事情好像就绕到了他的身上。

    李疯子今年十六岁,十二岁入伍,联邦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校级军官,至于以他的年龄如何能够参军,自然有他身后的那个家族,不,应该是联邦军方那些将他家族视为神邸的将军们帮忙掩饰。

    他名义上属于第一军区特种机甲小组,实际上这些年却一直在星球与**军的对抗前线,西林大区与帝**队的对抗前线上浴血厮杀,直到去年秋天才回到都星圈。

    十二岁的少年,在前线呆了三年半,战绩卓著,毫无疑问是一个怪胎。然而这位姓李的少年,在都上层圈子里被称为李疯子,并不是因为他疯狂的人生,而是因为这名少年军官,从来不会遵从联邦上层约定俗成的那些规矩,谁的面子也不会给,但凡他看不顺眼的事情,便是拳头轰了过去。

    一个将负责审核预算的联邦议员打进医院的少年军官,还能如此招摇地出现在都,出现在林园,只能证明。他身后那一尊金光闪闪的雕像级大人物,在眼下的联邦,没有任何人敢轻视,就连总统先生也不能。

    李疯子,人是疯的,拳头更是疯狂地,从前线打回都,从新兵营里打到议会再打到联邦权贵子弟们经常混的夜店。一路打将过来,竟是无人能敌。

    都里的那些吃了亏的二代子弟们,尤其是七大家里不惧此人身世的家伙,后来才知晓此人十四岁的时候,就在西林前线得了个打遍军中无敌手的称谓,细细思忖后,不免黯然叹息,那个老李家果然尽出怪物。再也没有人还有凭借暴力找回面子的奢望。

    李疯子,没有人敢惹。

    先前离开林园地利孝通,就是知道这个疯子要来,所以才会提前离开,因为他清楚。这个疯子和自己一样,也对邹郁有些意思。如果让李疯子看到邹郁怀孕,只怕会真的疯了。面对着李疯子,利家的七少爷,也只愿意躲的远远的,生怕被那恐怖的感觉牵连进去。

    李疯子微显稚嫩地双眼。死死地盯着邹郁隆起地小腹。脸上地愤怒之色却是渐渐敛去。沉声问道:“如果不是邰之源。那是谁?”

    即便是沉声出口地一句话。依然震地周围人耳膜嗡嗡作响。也不知道这位少年军官地胸膛里究竟是何构造。居然像金石一般。他身后地几名军官面色有些难看。警惕地注意着他垂在军服旁边地双手。时刻准备上前阻止。他们奉了上级地军令。一定要确保这位少年军官在都不要再惹出大麻烦来。可是此刻看到少年军官地脸色。他们知道此人是真地怒了。而自己这几个人如果不动用武器。怎么可能拦住他地怒火?

    邰家与李疯子家关系一向良好。邹郁当然也清楚这个十六岁地少年军官拥有怎样恐怖地实力。以及怎样暴戾地性情。李疯子此时地表情看似平静。但她清楚。这正是真正风暴地源头。

    “这似乎不关你地事。”邹郁心中无比地担心。脸色微微白。却依然语气平静地反驳道。按照许乐与她搭成地协议。如果出现迫不得已地情况。许乐只好冒充腹中孩子地父亲。但此时此刻。面对着李疯子隐忍待地怒火。邹郁怎么也不可能把许乐顶到面前来。

    那是真会死人地。

    李疯子或许很疯。但绝对不是白痴。十二岁入伍能够活到现在。还活地如此放肆。他地脑子要比一般人更好使。只是一瞬间。他已经注意到邹郁眼眸里地担忧之色。那抹担忧之色似乎是对着自己身边那个小男人。

    “既然怀孕了,总要有个男人,郁子,我虽然没有上过几天学,但这个事情还是知道的。”

    李疯子有些伤感地看了邹郁一眼,然后缓缓转过头来,眼眸里的伤感变成了霸蛮狠冷,盯着桌旁的许乐的脸。

    先前他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个面相平凡的年轻军官,区区一个文职少尉,按道理来讲,不可能与邹郁有任何关系,应该只是邹家派给邹郁的勤务兵之类,而且他来到这段时间,也一直没有感觉到这个普通的少尉有任何出奇的地方。

    可是……这名少尉太平静了,李疯子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联想到邹郁先前眼眸里流露出来的那一丝担忧,眯着的眼缝里流露出一丝寒冷至极的光芒,稚嫩的五官配上他此时的冷酷表情,看上去格外惊怖。

    “是男人,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说句话?”

    在青山公园路口让邹郁上车,许乐便知道自己会因为这件事情惹来很多麻烦,但他想的更多的是那位副部长,或者是那位疼爱妹妹的邹少校。在都特区,一位部长的女儿未婚先孕,这自然会惹来一场风波,许乐既然要保证邹郁和她腹中的孩子能够平安下去,在某些情况下,当然只好挺身而出,背那面被涂的漆黑一片的锅。

    在许乐看来,这是他应该做的事情,总不可能让邹郁被人指着后背,猜测孩子的父亲是谁,他既然让邹郁把孩子生下来。便要承担一些东西。

    “我是邹郁的男朋友。”

    许乐站起身来,没有说邹郁腹中的孩子是自己的,但想来这一句话,已经表明了立场。在站起来地过程中,他的右手已经悄悄地扶到了桌沿,离盘旁的刀叉只有极短的距离,而他在军靴中的十根脚趾,也开始微微力。随时准备抓实地面,暴一击。

    近两年前在东林大区,宪章局组织的那次行动之中,许乐第一次施展封余大叔教给自己的本领,在一眨眼间击昏了一名训练有素的联邦特种军人。后来在古钟号飞船上,他一人击溃了数名西林军校地优秀士官,还和那名深不可测的田姓船长对过一脚。来到都星圈之后,他和第一军事学院最强大的王牌机师周玉战斗过。在临海州的地下停车场内,他无比狂放地踹过一辆冰冷的军用机甲,于黑暗的水花中,在极其艰难的情况下,将那些进行暗杀的军方强者一一斩杀……

    许乐这些年出手地机会不多。但每一次对上的都是联邦军方里的精锐,而且他不曾真正的败过。所以在这方面他对自己有足够的信心。然而此时地他,却是如此的警惕与小心,因为从先前那一刻开始,他就从身前这位少年军官地身上,感觉到了某种不一样的气息,十分强悍而恐怖的气息……

    这是许乐这辈子所遇到的最危险的人物,比无数次被枪管指着还要感觉更危险。他甚至忽然想到。宁愿再次单身一人去面对那台沉重恐怖的合金机甲,也不愿意面对身前这名五官稚嫩的少年中校。

    十六岁地李疯子。已经很强,非常强。

    尤其是此时平静表情下所隐藏着地那股杀意狠劲儿。就像是一个潜伏在丛林里的怪兽般,令人自然生出畏怯之感。

    “恋爱婚姻是自由地,未婚先孕也没有什么不可以,如果谁敢说郁子一句怪话,我把他的头扭下来。”

    李疯子认真地看着许乐,就像看着一个他属下地小兵,只是这名少年军官的年纪实在太小,所以此时的场景感觉有些怪异,怪异里却挟着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寒意。

    “你这么大年纪了,还只是个少尉,混的很惨,但我老李家也不是拿这种眼光看人的人,所以这也不是问题。”

    许乐目光微垂,心想自己进入果壳机动,直接升为文职少尉,一般而言已极为不错,但如果和一名十六岁的联邦中校相比,自然算混的极惨。他不明白面前这个实力恐怖的少年军官为什么要说这些,他只是注意到对方十六岁的身高,竟比自己已经高出了半个头,那种压迫感仿佛已经随着这些话语变成了真实的。

    此时那几名跟着李疯子走进林园的军官上前,想要劝说几句什么,不料李疯子猛一回,瞪着眼睛,大声吼道:“我在解释!都给我让开!”

    这是他家专程派来盯着他的军官,不然他只怕早就一脚踹了过去,整个宇宙中,李疯子天不怕,地不怕,就连自己的父亲都不怕,但总还是有个怕的人。

    解释什么?面色微白的邹郁不知道,沉默站在他身前的许乐也不知道,他们只知道李疯子的这一声吼,又让桌上的玻璃杯开始嗡嗡震动起来。

    李疯子不再理会那几名无奈退后的军官,冷冷地看着许乐,说道:“她幸福,什么都好,所以我没理由打你……可问题在于,我认为她跟着你不会幸福。”

    他那双清俊的眉毛皱了起来,说道:“因为,你不是一个男人。”一般的联邦少年在李疯子这个年纪的时候,眉头一皱,是在想着自己的小女朋友或者是网络上游戏的关卡难度,而李疯子的眉头一皱,林园这片区域里的空气,却像是忽然变得热了几分。

    “因为你怕我,所以先前我问谁是孩子父亲的时候,你不敢第一时间站起来认帐,这很混帐,很不是男人,所以该打。”

    “郁子怀孕了,你应该好好照顾她。你……居然还敢让她喝酒?这么不细心,不是男人,该打!”

    “她要喝你不敢管?连怀孕的女朋友都管不住,你算什么男人?该打!”

    “女朋友喝酒,你***居然喝白水,当然不是男人,当然该打!”出,愤怒的唾沫星子有好些落在了许乐的脸上。他越说越愤怒,只是连他自己也不清楚,这些解释究竟是想通过后面那几名军官向家里解释,还是向对方解释自己打他的原因,还只是……要为自己地愤怒泄找一个由头。

    许乐一直沉默平静地站在他的对面,没有被这些话语分心,只是轻轻地抬起手来,擦了擦脸。

    “你配不上郁子。所以我要打死你。”李疯子说完这句话后,心情似乎变得轻松了许多。

    一旁的邹郁脸色早已变得惨白,她知道这个小疯子是真敢打死人的,而看他此时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只怕再也阻止不了。她端起桌上的酒杯,一杯红酒泼了过去!

    李疯子说要打死许乐。最后那个字刚刚出口,舌尖还顶着牙缝上时,他的手臂便毫无征兆地抬了起来,向着许乐的头部砸了下去。

    不知道该怎样形容这一击,但确实是砸了下去,就这样稀疏平常,平淡无常。少年中校地右臂。化作一条能够劈开巨石的鞭,或是一根横扫千军的棍。平实而坚决地砸了下去!

    两个人的距离极近,李疯子军服下的手臂。呼啸声中便来到了许乐的头部附近,如果这一记砸实,许乐的脑袋肯定会变成一颗高空坠地的西瓜。

    这是很寻常地一次出手,李疯子明显没有把许乐当回事。然而许乐看着这一记联邦军方特种兵常用的勾摆直击,眼睛却眯了起来,感到了无穷的凶险。

    夜店门口钩子便曾经用同样的方式,砸中过许乐的头部,当时许乐左手竖挡一半力量,借着此势欺身近前,但此时,许乐却绝对不能用这种手法,因为从那条如铁铸地手臂挟带的风声中,他可以肯定,如果还用那种手法,面前这名少年军官地拳头,绝对可以让自己瞬间丧失战斗力这只是一刹那间的直觉反应,连思考都来不及。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比许乐的反应更快,他想也未想,正在擦脸的左手顺着自己的脸颊往后滑去,闪电一般抬起了肘尖,弯起了手。

    手掌牢牢地护住了自己的后脑,而横着挡在头旁的上臂,则像是一根铁条,死死地守住了太阳**和眼睛地位置。

    只来得及做了这一个动作,李疯子地手臂便已经到了,这一记平实的攻击,狠狠地砸在了许乐地手臂上,而顺着去势击向后脑的拳头,实实在在地轰在了他地手背上!

    一声闷响,一股强大戾横到了极点的力量,顺着两条手臂接触的区域,沉了下去。嘶啦一声,许乐上臂处的军服袖管顿时裂开,露出了下方的肌肤,而他的手背护着的后脑上,几络头开始惨然脱离。

    好恐怖的力量,许乐的上半身就像是被一块巨石击中,虽然他的上臂与手背像铁铸一般挡住了这一砸,但却无法承受这股巨力,身体向着餐桌旁歪去。

    啪的一声,许乐空着的右手撑住了厚实的原木餐桌,没有倒下!

    李疯子的眼睛亮了起来,他没有想到,这个看似普通的少尉娘们儿居然能够挡住自己的第一砸,他的眼睛死死地盯住了许乐撑在餐桌上的右手掌一股麻痛迅即在许乐的手臂上传递开来,他没有想到,这个李疯子的力量居然比自己先前判断的更恐怖,只是对方才十六岁,这种力量是怎么得来的?

    撑在餐桌上的五根手指猛地力,左臂依然护在自己的头部,许乐的眼瞳里已经开始微微亮了起来,如此强横的力量,激了他深藏于骨子里的那抹狠劲

    然而李疯子没有给他任何反击的机会,就在许乐右手掌刚要力的时候,那记寻常至极,平淡至极。却又恐怖至极地砸挂拳,又轰向了许乐的头部。

    连续两拳之间似乎根本没有时间的中断,就像是高旋转的达林制式枪管,以最快度连续喷吐而出的两颗子弹!

    李疯子砸过来的角度如前,攻击的部位没有改变,精确快到了极点,许乐根本来不及做任何反应,依然护在头部的左臂。再次硬挡一记重拳,又一声沉重地闷响,他感到自己的臂骨竟有些快要断裂的感觉,这个少年军官的力量太非人了。

    如果以力度来说,李疯子这寻常的两拳,更像是炮弹。第二拳的力量更胜第一拳,许乐的心里变得寒冷起来,除了古钟号那位田船长之外。他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强悍的角色,对方地度竟似比自己还要更快一些。

    撑在餐桌上的手掌指节白,许乐的肘部被这股沉重的力量压的有些弯曲,似乎随时可能倒下。

    便在此时,李疯子蛮不讲理。却又异常恐怖地第三砸又瞬间而至。

    此时的许乐身体有些不平衡,目光微垂。根本没有时间去看这一拳,准确地说,从李疯子出拳开始,他就一直没有抬头地机会,可是他有一双耳朵,他在听……他听出了古怪。

    第三砸没有挟带一丝风声,许乐虽然看不到。表情已经变得极为凝重的李疯子。此时小臂上的军服早已片片碎开,但他能够感觉到那股前所未有的危险。

    是力量吗?是强大无俦到空气的变形都要反应慢上一丝的力量与度吗?

    一股灼热的气息。猛地在他地腰后汹涌生出,瞬息间传递到了身体地第一个角落。已经被修练到成功隐藏在肌肤下的颤抖。开始向着许乐地双臂蔓延!

    李疯子的眼瞳已经变得前所未有地明亮,他的小臂露在破口外的肌肤开始颤抖,不知道是因为过于兴奋,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许乐撑在餐桌上的右手肘再也无法抵挡这股巨力,弯向了桌面,小臂狠狠地砸在了桌面,出一声异响。

    然而此时他身体里的颤抖已经化作了强横无比的力量,支撑着他的身躯,将李疯子最后的那一拳震了回去,而右手小臂则是在桌面上生生一撑,整个人站直了。

    这一刻,许乐终于看清楚了李疯子那张稚嫩面孔上,带着疯狂之意的眼眸,他的眼眸里却是无比平静,因为在他起身的那一瞬间,他已经向着李疯子的方向踏了一步。

    一脚踩在了李疯子的双腿之间,一头顶向李疯子的下巴,大腿则是狠狠地顶向了李疯子的胯部。

    这是封余大叔教给他的十个姿式中最狂野的那一记进身技,在过往的战斗中,许乐双脚如根站于地面,只要壮烈进身,面前无论是谁,都会如破树烂枝般,被他的连续近身格斗技倒于拳下。

    然而令人震惊的是,当许乐以闪电般的度踏前一步,拳进中路时,李疯子也同样踏前了一步,而且就如同许乐一样,纯粹是一种战斗本能里的反应,十分自然!

    两人同时踏前,就像是在做某种配合一般,显得是那样的和谐。然而和谐之中的两人,却已经到了最危险的关头。冒险调用了体内神秘力量的许乐,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虽然因为李疯子如出一辙般的踏前,导致了无法伤害对方**的要害,但是一直护着头部的左臂与从桌面上闪电般弹起的右手,已经从中路破开,直击李疯子的咽喉!

    在这一瞬间,李疯子真的疯了,稚嫩的面容异常苍白,三拳之中还来不及眨眼的双眸里满是狂暴之意,左手掌一翻,直接封在了自己的咽喉前,而他的右手,则是带着强烈的颤抖,直接拍向了许乐的头顶!

    少年军官的身高比许乐高出半个头,他竟准备用一只手掌来挡住许乐的双拳,看来他相信自己身体的强横,更相信自己足以开山破的一掌,能够击倒对方!

    此时地许乐身体内每一对肌肉纤维都在磨擦挤压。强大的力量让他的耳目格外敏锐,尤其是反应的度,已经快到了极点。

    左手手掌一翻,直接迎上了当头拍来的那一掌,而右臂则是依循身体的本能,封余大叔的教诲,在最后关头沉了三分,紧握的拳头中指微突。狠狠地砸了下去。

    啪啪两声闷响,李疯子地手掌狠狠地拍在了许乐的头顶,而许乐的拳尖也无可抵御地击中了他的咽喉下方三分之地。

    然而李疯子的手掌下,有许乐如铁板一般的手掌向天迎着,许乐的拳尖下,则是李疯子闪电般挡过来的左手手腕。

    两个人同时分开,军服衣袖上被力量震开地碎布片,在两人间飞舞。然后颓然落地。鲜红的的酒水,泼到了李疯子的脸上。

    这名在西林前线号称打遍军中无敌手的少年强者,任由红酒在稚嫩地脸上缓缓滑落,死死地盯着身前不远处的许乐。似乎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对于许乐和李疯子来说,先前地三砸一交错。是一场极为漫长凶险的搏斗,但这只是对于他们这种反应度乎常人的局中人而言。林园餐厅里那些表情各异的客人们,所看到的场景完全不同,他们只是看到李疯子用一种恐怖的度,砸了那名少尉三拳,然后两个人靠近了一下,最后分开。

    这一切都生在极短的时间内。从李疯子开始动手。到最后两人分开,不过瞬息时间。邹郁当时泼出去地那杯红酒,在空中飞舞着。直到两人交手结束,才冷冷地落到了李疯子地脸上。

    许乐看了李疯子一眼,沉默着从他的身边走过,从座位上拿起了邹郁地小包,扶着她的胳膊,向林园餐厅外走去。

    李疯子像是没有看他地举动,平静地站在餐桌旁,一动不动,陷入了入伍以后难得一次的自省与沉思。

    他知道自己输了,两个人最后莫名其妙的同时按照本能施展出了进身技,然后同时出手,可是最后时刻,那名少尉的拳尖低了三分。

    正是这三分,让拳尖离开了自己防守能力最强的掌根,落到了腕门处,那股比自己还要更强横的力量,破开了自己的防守,击伤了自己。

    李疯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静静地看着面前空无一人的餐桌,看着那些洁白桌布上的剩菜与刀叉。一开始的时候,他只是想泄自己的怒气,根本就没有想把那名少尉打死,姑且不论家里在拳打议员事件后对自己的严管,只说对方是郁子腹中孩子的父亲,他也不可能真的把对方打死。

    然而当第一拳砸挂出去,却被那名少尉挡住的时候,李疯子便知道自己今天不能留手,就像许乐的感受一样,这位十六岁的少年军官,从对方如铁铸一般的上臂中,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凶险感觉。

    更令李疯子警惕和出全力的原因,是许乐撑在餐桌上那只手的位置,当时许乐五根手指微微曲起,随时可能抓住手边的那把餐刀……在自己的强攻之下,还时刻想着反击,并且事先就已经预备好了方案,这是一个多么冷静可怕的对手。

    不能让那名少尉有丝毫喘息的机会,李疯子第一次在单打独斗中感到了危险,所以他的第二拳去的比第一拳更快,更猛。而那名少尉居然再次挡住,更是加深了李疯子的警惕,也成功地撩起了他汹涌的战意。

    第三拳,李疯子已经用上了家里严禁使用的古怪手法,但那名少尉居然依然挡住了!而且对方最后居然反击的度比自己还要快!反击的手法比自己还要犀利!对方似乎知道自己会怎样应对一般,就那样自然而然地破开了自己的攻势,成功地击中了自己这个姿式中唯一的命门!

    李疯子输了,但他没有挫败的情绪,有的只是兴奋与好奇,他相信自己总有一天,会再次和那名古怪的少尉打上一场。

    他静静地盯着面前的餐桌,忽然间,餐桌垮了。

    林园餐厅里传来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除了许乐和李疯子之外,没有人能够明白他们这次交手的真正含义之所在,尤其是最后那一拳和最后那次同时进身。对于林园这些客人来说,他们根本不相信那名少尉是李疯子的对手,只以为李疯子心伤邹郁之事,为情所困,最后随意打了三拳出气,饶了那名少尉一遭。

    他们自然想不明白,这张结实无比的餐桌是因为承受了李疯子和许乐的双重力量,早已经从内部溃坏。

    李疯子没有吃饭,带着几名军官向林园外走去,直到坐上了那辆大的出奇的越野车,才打破了沉默,说道:“去总医院。”

    跟着他的军官,根本没有看明白先前战斗究意是怎么回事,然而此时听着上司沙哑到了极点的声音,不由吓了一跳。

    李疯子紧紧地闭着唇,没有让咽喉处涌出的鲜血喷出一滴,他觉得自己的咽喉里,此时像有一把刀般痛楚。

    李疯子不怕痛,但他也不愿意死,更不愿意声音变成这样。

    在强行吞了一口血后,他对着自己的下属愤怒地哑声骂道:“我他妈又不是真的疯子,不去医院做手术,难道你要老子再变一次声,然后在车上嗝屁!”

    没有标志的黑色汽车,行驶在都特区安静的大街上。面色苍白的许乐闭着眼睛,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许久没有说话。

    “你不要死。”邹郁面容凄冷,心里生出歉疚之意,自己怀孕本来和许乐没有丝毫关系,可是这名年轻人,却因为自己的事情,要承担如此多全没道理的伤害。

    “我死不了。”

    许乐睁开了双眼,向着邹郁勉强笑了笑,他的笑容依然阳光,然而露出来的牙齿上,却沾满了血水。

    那一掌他挡住了,但强大的震力依然传到了他的头部,震得他的牙床有些松动,牙龈开始出血。

    “是费城李家的独苗吧?”他轻声问道。

    “是。”

    许乐眯起了眼睛,回忆着最后时刻从李疯子身上传来的那股熟悉,却又有些不一样的颤抖感觉,心情变得略微有些怪异。今天暴露了体内最大的秘密,不知道那个叫李疯子的少年军官有没有查觉,毕竟融合进体内,也才一个多

    李疯子确实是他这辈子遇到的最恐怖的人物,在林园里的战争危险到了极点,那接连而至,如雷如锤的三拳,实在是令人惊心动魄,而且他能感觉到,那名少年军官最后真是动了无穷杀意。

    如果不是许乐拥有这个世界上最强悍的力量,根本无法挡住,饶是如此,最后还是险些出了问题。

    只是更令他惊心动魄的是,难道封余大叔……和费城李家有什么关系?

    (今儿这章是八千,挠头,现还是写想写的东西,写的顺些哈,呵呵。到月底了,这个月更新的确实少些,也没怎么拉过月票……可是……可是,到月底了嘛,兄弟姐妹们,看着间客还可以的,麻烦投几张月票给我哈,非常感谢,非常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