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零九章 林园

    晚风拂面清凉,却拂不去邹郁脸上的冷漠怒意,这位未婚妈妈今天穿着一件淡花连衣裙,露在外面的肩膀上披了一件粉红色的披肩,在许乐这些天的叮嘱之下,邹郁似乎也习惯了按照妈妈的身份去考虑事情,把自己的身体保护的极好。

    邹郁说话的语气依然有点儿居高临下,是许乐最难以接受的那种掩藏在平静下的凌人盛气。然而看着她脸颊上的那块雪白纱布,许乐略一沉默之后,情绪里那一点不悦随风而去,笑着说道:“九点半了。”

    听到他的回答,反而是蓄积了好几个小时怒火的邹郁怔了怔,清秀的眉毛微微一蹙,不耐烦说道:“还不去吃饭?”

    许乐微感惊讶,接过她手里提着的包,侧身问道:“你在家没吃?”

    邹家大小姐难得地低下头,展露了一丝娇羞,小声说道:“不会做……”

    许乐表情平静,心里却把不知所踪的施清海骂了个狗血淋头。对方一夜风流,珠胎暗结,结果却要自己来照顾这样一个生活白痴孕妇!

    昨天夜里带邹郁去医院进行包扎,顺便在门诊里预约了今天的孕期检查。本来许乐和邹郁两个人约好了,他今天下班之后会尽快赶回家中,然后接她去医院,但没有想到,今天的实验室变成了他一个人专属的地带,那些藏了很久的想法再也忍耐不住跳了出来,下午又看到了那封电子邮件,许乐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工程部先进的双引擎出现的问题中,竟一时忘记了时间……

    许乐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只见两轮弯月早已从地平线的两边升了起来,知道时间已经很晚,和医院预约的时间早已经过了。这件事情确实是他做的不对,他自嘲地笑了笑,却又想起了另一件事情,好奇地看着邹郁问道:“你怎么自己来了?”

    “在家里实在饿的不行了。”

    以往的邹郁五官深媚而冷酷。如今的眉眼却是逐渐柔顺清秀起来,大概真是怀孕带来影响。她冷冰冰说道:“你又不管我,我当然要找饭吃,电话喊出租车总还是会地。”

    “我只在想一个问题,邰夫人那么喜欢你当她儿媳妇儿……我总以为这些年里,你家至少会让你把厨艺练好。”许乐提着包。扶着她的胳膊,向停车场走去,下意识里说了一句。

    邹郁听到这句话后。脸上地表情凝住了一般。片刻后轻轻叹了一声。没有说什么。反而是用手捂着自己地嘴。干呕了起来。

    许乐微微皱眉。轻轻拍了拍她地后背。心想着自己查地资料中写怀孕一个月后。基本上就不大会反胃了。怎么邹郁又有了如此强烈地妊娠反应?邹郁恼火地拨开了他地手。有些困难地直起身来。大声说道:“我是饿地。不是孕吐!”

    此言一出。许乐顿时感到了自责。孕妇是不能饿地。而且他此时也感觉到腹部开始饿地慌。下午调用了体内那股神秘地力量。虽然使用地不多。但这么久过去。此刻终于开始用强烈地饥饿感来提醒他。

    “快些回家。我做给你吃。”许乐很自然地说道。

    “不要。难得进一趟城。当然要吃点儿好地。”邹郁冷冰冰回答道。在许乐望都那间公寓里住了二十天。每天除了在社区里散步。便是窝在沙上养神。喜欢穿红色衣服地邹郁早就已经快要忍受不了这种枯燥地日子。她经常嘲讽许乐住在郊区。此时二人身在第一军事学院门口。当然算是进城。

    许乐略一沉默。心里也明白。总让一位孕妇憋在家里。尤其是像邹郁这种性格地未婚妈妈。和以往地奢华生活一刀两断。并不见得是个好地选择。

    “你挑地方吧。”许乐摸了摸军服上口袋里的银行卡,确认在身上。

    “林园知道怎么去吗?”

    “不知道。”

    “我给你指路。”

    邹郁很自然地坐上了副驾驶位,她本就没有指望,像许乐这种出身的平民子弟。能够知道她们那个圈子里的聚集点。不过当许乐小心地替她系好安全带。又轻轻带上厚重的车门时,她冷漠微讽的眼瞳里。悄悄地生出了一抹暖色。间会所,据说最初是联邦局林业部门的招待所,后来因为经营不善,被一位姓林的巨商买了下来。

    没有标志的黑色汽车,缓缓停在了会所地大门口。许乐眯着眼睛,透过大铁门,以及门后似无尽头的草坪,望向了远方灯火笼罩着的安静院落,怎么也没有想到邹郁挑选的地方,竟然会如此奢华。先前在路上的时候,他已经知道了林园的来历,可是眼看着这一大片都市难得一见的山林景致,心头微动,多了一些想法。

    单凭这油画一般的景致,当年局下属的招待所生意便不可能差。世上一切皆有价,唯风景无价,姓林地巨商能将此地买下,自然不可能仅仅是因为钱太多的关系,身份地位肯定也不普通。

    更令他感到惊讶的是,远处在夜视灯火下的几处突起山峰,崖作白色,秀美之中夹着一丝绝然之气,而先前竟有一架商务飞机,在这些白色峰壁的对映下,缓缓降落……

    这个画面实在是太震撼了,如此看来林园后方,居然有一个飞机场。许乐是个出身很平凡的人,但自从逃离东林大区后,机缘巧合认识了不少联邦里的大人物,经历过星际间的航行,也坐过邰之源的私人飞机,可是骤见此等作派,依然觉得有些难以自抑地不适应……

    此时铁门已经打开,在服务人员恭敬地眼光之中,黑色汽车缓缓顺着草坪间隐着的道路向深处驶去,许乐眯着眼睛看着车窗外地夜间青丘,如画美景,不禁想到了临海州的星辰会所。虽然与林园同样被称为会所,但是相差的实在是太差了一些。

    说来奇妙,邰之源和邹郁,是被邰夫人及邹副部长极为看好的一对璧人,偏生邰之源的破处之旅是在许乐的陪伴下完成,而邹郁却成了许乐要照顾许久的孕妇……想到这一点,他忍不住回头看了身边的邹郁一眼。

    令他微感吃惊的是,邹郁此时的表情有些怪异,她静静地看着窗外的那些景致,双手却是护在胸前,细长的手指紧紧地抓着红色披肩的下摆,看样子有些紧张。

    国防部副部长之女,更是曾经的邰家准儿媳,许乐当然清楚对方不可能像自己这个乡下小子一样,对林园的豪奢气氛感到不适应,所以他有些奇怪,压低声音问了一句:“怎么了?”

    邹郁的脸色有些泛白,没有涂描的眉毛极为秀气,微微蹙着,说道:“忽然想到一件事情。”

    许乐没有接话,他等着。

    “我怀孕了。”邹郁微白的面容上露出一抹窘怒的红,回过头狠狠地盯着许乐,寒冷至极说道:“这还怎么见人?”

    许乐微微一怔,马上明白了身旁的她在担心什么。一个圈子有一个圈子的生活方式,他或许不能理解,但一个骄傲冷酷的红衣少女,回到她从前的圈子里时,忽然变成了一个未婚妈妈,无论在哪个阶层,都不是一件很光采的事情。

    他眯了眯眼睛,很干脆地说道:“我们回去。”

    正准备打方向盘的时候,邹郁却陷入了沉默,面容也渐渐回复了平静,旋即眼眸里闪过一道冰冷而狠辣的光芒,缓缓说道:“不用……我也想明白了,这事儿也不可能永远瞒着谁,我只是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和你没关系,和那些人更没有什么关系。”

    许乐默然,不知怎的,他忽然现自己越来越佩服身边这个女孩儿。

    林园的大厅极为宽敞,厅内的灯光亮度控制的极好,进餐的食客恰好可以通过透明的落地玻璃,欣赏林园后方不知多少公里处,那一大片被灯光照明,如梦幻一般的水山景致。

    许乐隔着玻璃,看着那边的湖,湖那边的白色山崖,心里感叹了一声,仅仅是照亮那些山峰的大型探灯,每天晚上都不知道要花多少钱,那位姓林的巨商,财大气粗之余,着实胸中有几分沟壑。

    邹郁固执而骄傲地选择了大厅里最显眼的座位,沉默地坐在许乐的对面,优雅而平静地小口口味着精美的食物。邰家肯定是联邦七大家里最神秘的家族,但习惯穿一袭红衣的邹郁,却不会刻意去扮低调,尤其是当她的父亲在年后忽然接任了国防部副部长一职之后,邹家与神秘邰家的关系,在某些人的眼中,已经十分清楚。

    能够进入林园用餐的,都不是普通人,他们知道窗畔的红衣少女是谁,却不知道她对面那个穿着文职军服的年轻人是谁,至少他们不会愚蠢地将那个年轻人认成是邰家的太子。

    所以他们很奇怪,当他们看见邹郁微微隆起的腹部之后,更是难掩震惊之色。好在林园出入的客人,都是城府极深之辈,很快地便把脸上的震惊之色抹去,只是此时的场景难免有些尴尬,所以并没有人上前来和邹大小姐寒喧。

    坐在一个角落里,有几名军人正在用餐,他们也注意到了邹郁这一桌,尤其是当中的一名年轻男子若有所思,似乎正在回忆着一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