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正文 第十七章 当面对枪口的时候

    一艘巨大的商用太空飞船悬浮在无边无际的宇宙中,淡银色的外表和极具流线美感的外形,让这艘飞船变成了星空下最亮的那颗星,平静而雍容地注视着下方的星球。

    因能源晶矿匮乏而造成了星际航行极为昂贵的今天,这艘来自西林大区古钟公司的飞船,不知吸引了多少东林大区官员居民的眼光,例行的商务活动之外,古钟公司更带来了西林大区友善的问候及相关官员的访问事宜。

    只是包括那些西林大区访问学者官员在内,以至于东林大区里的绝大多数大人物们,都不清楚,在这艘商用飞船的后方机控室里,隐藏着一个大形仓库,里面堆放着一大批被军用绿色油布遮住的物品,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莱克是第四军区特种机甲小组的组长,年龄刚过三十,正处于力量的巅峰状态。他隔着舷窗看着下方的那颗星球,面容坚毅,眼眸里充满了平静的信心。

    关于机甲小队此行的秘密任务,除了他之外,没有几个人知道,就算是那些战功赫赫的队员,也不清楚背后的内幕。

    机甲师余逢……这真是一个令人记忆深刻的姓名啊。

    莱克的眼睛眯了起来,想起了十几年前的那次爆炸,那时候的他还是一个刚刚入伍的新兵,跟随着联邦的反攻部队,成功地进行了一次冒险的空间跳跃,攻占了帝国腹部的一处资源星球。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这是一个帝国的圈套,无数的帝国士兵乘坐战舰蜂拥而至,而军需库的一场大爆炸,直接摧毁了联邦军队一万余人的生命,间接摧毁了联邦军队的信心!

    如果不是宪章局最后查出来那个叫做余逢的机修师,在这场大爆炸里所扮演的阴险角色,也正是这个叫做余逢的机修师,将联邦的防御兵力部署全部交给了帝国方面……只怕如今的联邦还会陷在痛苦的煎熬之中,不知道那场失败是怎么来的。

    真是个该死……不,应该死一万次的无耻家伙。莱克在心里这样想着,不过身为一名联邦军人,他更认为自己应该亲手将这个机修师捉住,然后送回联邦,在数百亿人的面前审判他。只是有些怪异的是……明明最开始接受的国防部密令是擒获此人,如遇反抗才会格杀勿论,可是在来到东林大区上空的第二天时,他又接到了一个新的指令——直接处死这名叛国贼。

    这道指令是直接通过最高等级情息渠道传递过来,所以莱克并没有怀疑,更没有丝毫抵触的念头。他戴上了墨镜,看着镜片上那些闪过的图片和字句,唇角微微翘起。

    一级逃犯余逢,化名封余,隐藏于东林大区河西州府香兰大道第四街区的一间修理铺中,以维修电器为生。莱克翘起的唇角渐渐平直,关于这名机修师的信息,他已经知道的足够多了,他的社会关系也全部在资料之中,只是他有些不明白,这个胆敢叛国的机修师,为什么在东林大区隐藏了十几年,而不是选择去帝国享受他的后半生。

    最后一次确认了机修师在东林大区中的方位,莱克缓缓转过身来,对着身后十几名队员冷漠开口说道:“目标所有社会关系,已在东林警方的监控之中,我们所需要做的,就是……杀死他。”

    “是。”十几名队员利落地回答,让整个舱内都回荡起了一股杀意。莱克取下墨镜,按下手中的报器,一股电波传向了东林大区,从这一刻起,东林大区警察总局开始扫清外围,而东林当地驻军则会接到国防部的直接命令,隐秘地配合他们这一群人的行动。

    “不要低估你的对手,你们现在看到的资料并不完备,这个叫做余逢的机修师,从来没有在第二军事学院获得过全优的成绩,但……那是因为他根本不是学生!他是军事学院有史以来第一个无就读经验的军事教官!”莱克冷冷地看着那些第一次阅读目标资料的下属,狠狠说道:“当年联邦出动一百个尖兵抓捕他,还是被他溜了,你们谁要是敢大意,我直接毙了你们。”

    说完这话,他走到了那些绿色的军用油布前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用力掀开了油布,出了下方那些构型奇特、充满了金属厉杀气息的……机甲!

    “出。”

    ……

    ……

    街角的咖啡店里放着舒缓的钢琴曲,满脸笑容以至于眼睛都快消失不见的许乐,伴随着曲调在钟楼街上漫步,一边友善地与街坊邻居们打着招呼。确实应该用漫步这个词语,因为他的脚尖似乎都在跳跃某种舞蹈,完全不像他以前那种诚稳老实的模样。

    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年,东林大区居民的生活没有什么变化,咖啡店没变,酒吧没变,时光的流逝似乎在这个城市中根本留不下任何的痕迹。然而许乐却已经变了许多,他和遥远都星圈那位紫小女生一样,都长大了两岁,只是简水儿的生日有整个联邦花痴的人们替她注意,许乐的成长,却没有人会关心。

    除了他自己。在这两年里,他跟随着修理铺老板学习机修方面的知识,从州立大学捧回无数书本丰富自己的大脑,天天晚上站着马步,跳着僵硬的舞蹈,便是迟钝如他也能知道如今自己的身体真的越来越像封余口中所说的第一机器,越来越……听自己指挥。

    两年间,钟楼街和香兰大道的居民们都知道修理铺有一个善良实在好学勤劳的少年,而许乐自己却没有什么感觉,他只是老老实实的过日子,平时看见街坊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就伸一伸手,而他今天之所以如此高兴,则是因为国防部的士官招兵考试,他顺利地通过了笔试,进入了第二轮的征拔流程,这才刚刚和李维喝了一顿黑市里的啤酒庆祝。

    一想到能够加入军队,进入都星圈学习,许乐觉得自己离人生理想又靠近了一步,于是难得的欢愉并且呈现出来,又在街口看见一畏惧稀疏车流的老先生,便顺其自然地上前扶住了对方的胳膊。

    “我送您过去。”许乐笑着说道。然后他走过了街道,便在前往修理铺的小巷子里,现自己把自己送入了危险之中。

    一群黑压压,戴着制式头盔,穿着深色丝陶防弹衣,全身武装的军人,将他团团围住,一股恐怖的铁血味道,在安静的环境里显得格外惊心动魄。

    黑洞洞,阴森森,**的枪管对准了许乐的头,其中最近的那一枝直接杵到了他的太阳**上,无比生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