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零七章

    (明天也是两更,我正常了!我正常了!许乐要变态了!)

    许乐轻轻揉了揉双眼,又滴了一些眼药水,自幼以成为一名联邦顶尖机修师为目标的他,对于自己的眼睛和双手都格外注意保护,这已经成为了他的一种本能。

    踏出实验室大门时,艳阳已然高照,透过研究所穹顶的透明调温罩,洒落在人们的身上,他这才想起来,应该吃午饭了。

    金属质感十足的长长走廊里,穿着各式工作服的人们沉默地行走,研究所里的工作人员之间的交流极少,聊天也极少,他们似乎习惯了按照课题组分类,呆在自己小组的实验室之内进行研究,就像是一窝窝不怎么愿意出洞的豚鼠。就算是各部门之间的协调全作以及技术支援,往往也是通过电子邮件进行联系。

    这正是许乐想像中的研究所的模样,但他也清楚,人类的社会里没有净土,学术气氛极浓的研究所,依然是这个社会中的某个缩影,这个地方依然有政治上的斗争,人事上的倾轧,只是这些丑陋的事情基本上都只在研究所上层的事务官员阶层中生,而不会影响到像他这样的基层研究人员。

    在食堂里沉默地吃着饭,细细地咀嚼,许乐知道自己此时必须多吃一点,不然下午一旦调用体内那道神秘力量,还不知道会饿成什么样子。

    研究所与第一军事学院共用一片区域,但各种设施都是严格区分开来,足有一千平方米的食堂里,总共也没有多少研究人员在进餐。许乐一个人沉默地坐在墙角处,余光注意到平时不怎么爱说话的那些同事们,在饭桌上倒显得活跃了许多,尤其是那些同属一个课题组的研究人员,在兴奋地说着些什么,好像是工程部那边的某个重要课题又出现了难以逾越的问题……

    有着浓厚政府及军方色彩的果壳机动公司。最独立也是最要害的部门,自然是研部门,如果说研究所偏重理论指导及学科前沿地带的探索,那么工程部则是更偏重于实际研,研究所的研究成果,往往需要工程部地技术人员转化为实际存在的事物。果壳公司下属的各个分公司所出产的战舰,机甲,甚至是汽车,游艇,家用电器……所有的成品工艺设计,全部出自工程部。

    研究所的人自然不怎么瞧得起工程部地技术人员,在他们看来,这些只知道埋于各式工具中的家伙,实在是太过无趣。完全忘却了科学研究的真实目的,而且顶多也只能算是给研究所打工的人们……可在工程部看来,研究所里的那些老教授或许值得尊敬。而这些穿着白大褂的助理研究人员,却没有任何资格可以骄傲,都是一群只知道将理论公式背来背去的无聊家伙,只知夸夸其谈,却连机甲履带的宽度都不清楚,连同样穿白大褂地医生都不如。

    两个研系统因为性质的不同,而产生了某种对立情绪。无论是联邦政府还是军方,无论是公司董事会还是真正引领果壳公司前进方向的高层技术主管,都没有任何试图消弭这种对立情绪地意思。在他们看来,这种对立是一种极为良性的竞争,可以促使果壳机动公司乃至整个联邦的研水平,更快地提高。

    工程部的研出了问题,研究所的人们当然高兴。许乐笑了笑,不再继续听这些八卦,低下头来继续吃饭。

    食堂里除了许乐之外。其他地研究人员都是按照课题组聚在一起。从而显得他地身影有些孤单和落寞。许乐自己也注意到了此点。在心里轻轻叹息了一声。无论是在东林。还是在梨花大学。他地性格似乎都无法融入到人群之中。难得地几个真正知心地朋友。却关地关。流地流。死地死……难道自己命中注定就必须要孤独下去?

    没有人愿意成为沈老教授地助理。虽然这位老教授在学界地地位极为尊崇。是如今联邦极为罕见地活着地星云奖得主之一……然而量子可测动态这个绝对没有任何前途地课题。足以打消所有研究人员地热情。

    安静地实验室。往常除了呆在二楼不时呆地沈老教授。便只有许乐一人和光屏桌面地滋滋静电声。这也正是许乐在研究所孤单地来源。

    今天沈老教授病了。这间实验室便等于是许乐一个人地。他坐在通往楼上办公室地金属楼梯上。眯着眼睛打量着空旷地实验室。下意识里从口袋里摸出香烟点燃。同时开启了旁边地除尘系统。

    一粒灰尘毁掉一块芯片。然后毁掉一艘战舰地事情并不是没有生过。虽然这里是实验室。不是要求无比严苛地制造工厂。可是许乐也不愿意自己以后地实验。全部得出地是荒唐地结果。

    淡青色地烟雾。弥漫在他眼前。然后迅即化为空气中地漩流。被无形地力量吸收。还这实验室一片清明。许乐用两片唇叼着那根烟。眯着眼睛享受着难得地清闲。双眼缓慢而用心地扫视着实验室里地一切。

    以沈老教授的资历,能够拥有如此庞杂的数据库并不出奇,许乐好奇的是,为什么自己这个小助理,拥有的准入权限也出奇的高,正是靠着这种权限,他才能查到很多自己需要的东西。更令他感到惊讶的是,这间两层楼的实验室内,居然会有如此多平时难得一见的材料,有些高分子聚合材料,以往在东林区的时候,只是在那些学术期刊上见过……楼后的那个大库房内,还有许乐最熟悉最亲近,也是无比热爱的各式精密仪器与工具,许乐皱着眉头掐熄了烟头,怎么也想不明白,一个从事纯理论物理研究的老教授,为什么会需要这些。

    想不明白便不再去想,反正许乐知道,这间实验室里的一切。能帮助他完成很多他想做的事情,就像是天上砸下来的一块大馅饼,准确无误地命中了他的头颅,最富含油份葱花的边缘恰好送进了他地嘴里。

    人世间还有比这更美妙的事情吗?没有,以往的那些日子,在这间实验室里。许乐忙于沈老教授交付的各项工作,根本没有时间,也没有胆量去做他自己的事情,然而此刻实验室已属于他一个人,他当然要抓住这个机会。

    掐熄了烟头,确认了时间,许乐做了几次深呼吸,平静了情绪,右手搭在左手的手腕上。轻轻地摩娑了几遍大叔留给他地金属手镯,一脸平静沉默地走向了光屏桌面,开始继续自己的资料检引。并且从这些资料中,获取他所需要的信息,再从库房里寻找到合适的材料,来组成他所需要的工具。

    机修师余逢,或者说封余大叔,是联邦第一序列的要犯,在他的眼中,许乐是机修方面的天才,那许乐毫无疑问肯定是个天才。尤其是今天的实验室无人看管。他再也不用忌讳什么,脑海中那些稀奇古怪地想法,数年以来无比丰富的实践经验,以及这些天在沈老教授高压下,对于理论知识的系统重温……揉和在了一起,开始不停地散出光采。

    伴随着实验室后方仓房里微控机床与电子蚀表针地嗡嗡响声,没有花多少时间,许乐组合成功了四件外表简陋的仪器。外表虽然难看,但如果这四件分别针对性质完全不同数据的监控仪器。出现在果壳工程部专家们的眼前,他们一定会赞叹不已,大惊失色,用最有力的手段来征集这个仪器制造者。

    因为这些仪器的线路之简单,工作原理之稳定,想法之特异,完全已经出了一般工程人员的惯性思维,简而言之,只有天才或白痴般的设计。再加上顶尖工程专家的制造。才能达到这种效果。或许这不是最先进地,但在概念上。绝对是最别出心裁的,而陷入某种困局数年之久的联邦工程师们,现在最需要的,正是这种完全不一样的思路……

    就在此时,实验室的大门打开,许乐走到门口签收了他所申请的一件仪器,这件仪器的主要用途类似于机甲操控拟真器的信号采集系统,午饭前刚刚通过电子邮件出地申请,居然这么快就到了,直到此时,他才真正的明白,只要他拥有沈老教授赋予的权限,果壳机动公司的资源,至少有一大部分对他是开放的。

    这真是一座挖之不尽的宝山。

    他并没有马上着手开始测验自己体内的古怪力量,而是先关闭了实验室中控电脑里的自动记录程序,然后眯着眼睛,在这间阔大的实验室各个角落里审看了一遍。最后他依然觉得不怎么放心,犹豫片刻之后,从放在椅上地外衣口袋里摸出了一个约手掌大小地工具,轻轻摁动了按钮。

    随着许乐手指的摁动,淡淡地蓝光从那件小工具上散出来,就像是幽远宇宙里的星光,没有一丝晃动,平静而穆然地笼罩住他的身体,并且逐渐扩展,直到将整个实验室内部空间笼罩其中。

    封余大叔留给他的手镯里,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设计图纸,但却留下这个小工具的芯片线路组装图。直到今天,许乐依然不清楚,这个可以暂时隔绝第一宪章光辉,让联邦多层电子监控网络失效的小工具,是按照什么样的原理在工作,但这并不防碍他在很久之前就复制了这样一个工具。

    早在梨花大学区里进行机甲训练时,许乐便做好了这个准备。淡蓝色幽芒所带来的隔绝监视时间并不多,许乐并没有沉浸在回忆中,而是用最快的度进入了操作间,将组装成功的四件工具通过数据线连着在自己的肌肤表面,最后连通了刚刚申请到的拟真器信号采集器。

    空旷而安静的实验室内,只有通风系统与除尘系统的电子微粒响声,透明的操作间内,被笼罩在蓝光之中的许乐闭上了眼睛,然后他的身体开始微微颤抖起来,这种颤抖越来越剧烈,以至于他身上连接的数据线,就像是风中的柳枝一般,不停招摇,时刻欲断。

    强大的,灼热的,难以言喻的力量洪流随着心意,从他的腰后生出,然后顺着那些古怪的通道,侵入他的四肢,顺着那些低抗电压片,进入那些数据线,进入到联邦机甲古董拟真系统的信号采集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