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零六章

    (编辑大人打电话来,我才知道封推了,我一直记得的日期是……明天。真是忙到无言了,这时候又要出门,晚上怎么的还是会挤时间再写一章的,只是时间会很晚很晚了。ps:接到长天兄电话之前,收到七十二短信,正估摸着这淫人是不是又群骚扰,才现是另一回事儿。特此推荐一本书叫虚拟战士,书号是1116784……刚才才看到封推上他压在我头上的……这个推荐和七十二有关,但不仅仅是有关于短信,因为我是实实在在一直在看这本书的,确信这书是很好看的……说来,那时候看到虚拟战士,好像是林海还是七十二推过?哈哈,又绕回来了。

    这段也不算字数,出门办事,我尽量早些回来,然后再写一章,疲惫说声,险些就这样过了封推的大日子,做人还真是失败到了某种程度,谢谢大家的体谅,从明天起,我就会回复正常了,事情已经忙的差不多了,可惜错过封推了,我的心怎么就这么痛咧?)

    用封余的理论来说,人体才是第一序列的机器,而无论机甲还是战舰,都只是人体的外延,那些冰冷的金属构件,复杂的线路芯片,恐怖的火力喷射,必须听从人类的指令,服从人类的指挥。

    就像驾驶汽车一样,无论汽车的度有多快,但确定汽车方向的还是驾驶员的双手。

    从这个方向进行探究,便会现一个很重要的环节,人类的大脑活动与指令出,怎样传递到各式机器之上?人类联邦展了这么多年,从最早期的手动控制,到数据指令程式输入,再到半途而废的人体拟真器研究……这个很重要的环节,一直没有生过革命性的变化。

    在联邦与帝国的战场上,在那些攀行于山野之中地机甲中。幽黑太空的巨型战舰中,人类依然在通过这几种方式,将自己的意志,通过冰冷的金属转换为强大的能量。

    以代表着联邦工程水平的系列机甲为例,一直都是采用地指触式光屏操作,机甲的操控。主要考较的是机师的判断能力与程序语句输入度。当系列机甲进入五代之后,操作舱的左手下方,又多了辅助性的操作连杆。

    联邦科学家曾经尝试过,用敏感数据采集微处理器,布满机师的全身,直接捕捉机师的每一寸肌肤的细微动作,再将信号传递至机甲地中控电脑进行处理,最后变成成机甲的相应动作。这也就是已经成为古董的拟真器。

    拟真器计划夭折了,因为经过长时间地实验。专家们现了几个永远无法攻克的难关。

    第一个便是数据采集的困难度,人类身躯构造看似简单,实际上却比最复杂的机器更为复杂。每一个人体动作相对应的变化。包涵了太多数据,肌肉双纤维的紧缩度,走向,血压,甚至是肌肤表面张力的变化……这些细微的变化,要让数据采集微处理器全部识别,并且成功地转化为相应的动作,哪怕在中控电脑强大计算能力地帮助下,准确率始终也停留在百分之七十左右。而在惨烈的战场上。最需要精确与高的机甲,如果只能保证这种程度的准确率,那基本上就等于是废物。

    使用拟真器的第二个难关,生实验型拟真器投入实用后。当时负责实验的机师都是军方的王牌机师,他们的动作无比准确,没有丝毫冗余,可以强悍地控制自己的每一丝肌肉地颤抖,从而将拟真器操控机甲的动作准确率提高到了百分之九十五以上!

    可是真正进入实战演练之后。不到十分钟。所以地王牌机师都因为虚脱而昏迷。事后现。使用拟真器控制机甲。一方面要保证动作地准确与精密。另一方面又要不停地进行动作。对人体地损耗实在是太大。这些机师一旦动机甲。想让机甲完全模拟自己地动作。他们便必须让身体中地每一寸肌肤。每一块肌肉。都时刻处于随时调动地状态。

    这个问题在实验前。一直没有研究人员注意过。因为所有地人都陷入了一种误区。认为军方地王牌机师。可以承受极为恐怖地训练。对于这种消耗自然不在话下。然而实验结果证明。如果让一名机师跑十公里都没有问题。可如果让他坐在椅上。不停地收紧腿部肌肉。再放松。再收紧。却不曾真正地跑动。如此重复数十次之后。肌肉纤维里地乳酸堆积。会达到一种非常恐怖地程度。

    这种负荷。不是正常人能够承受地。

    在拟真器计划夭折之前。其实军方还秘密尝试过更为先进地操控方法。那便是捕捉机师地脑电波。然后通过电脑加以分析。用以直接控制机甲。

    可惜这个看似可行地计划。最终也以惨败而告终。因为学者们现。他们再次低估了人类自身地复杂程度。尤其是脑部地复杂程度。人类大脑所释放出地脑电波信号太过紊杂。其中地有效信息片段。顶多只能占到百分之

    如果想要成功捕捉脑电波中地有效信息。则需要更大功率地脑电波滤集器。然而……在付出十几名机师死亡或白痴地代价后。这个计划再也没有继续下去地可能。

    许乐沉默地盯着监视光屏上不停回馈的数据,时不时在手边的白纸上记下一些关键的数值,时间已经悄无声息地流逝了几个小时,而模拟生物电流在型材料线的传输状态,他也已经观察了几个小时。

    等待数据结果的时间里,他会想到一些事情。在果壳研究所的内部论坛闲话版块里,他曾经见过一张帖子,用神秘的语气说道,当初脑电波直接操控机甲之所以失败,是因为宪章局方面不肯开放芯片技术,在那个帖子的末尾,明显也是联邦高阶研究人员的帖者,用哀叹的语气说道。在可以想像的几千年之内,人类使用机器的方式,不可能产生别地方式,只能用那种极没有美感的手动操作……

    看帖子的时候,许乐一直沉默不语,因为他曾经看过一种很奇异的控制方式。不属于现在已知的任何方式。

    那是在一年半前的河西州郊区,他藏身于大树中,亲眼见到封余大叔人在机甲之外,却凭借着那十根不停颤抖地手指,便成功地从机甲中控电脑手中,抢夺了机甲的控制权……

    那个场景一直在他的脑海中,不曾淡忘。事后细细回思当时的画面,许乐的注意力一直停留在那些颤抖之中,因为他的体内也有这种颤抖着。汹涌着,喷薄而出的力量。

    战舰这种巨型存在,许乐不需要考虑。但他一直在想,难道说自己有一天也能像封余大叔样,将体内的那股能量,传进冰冷的金属电元之中,像数据流一样……成功地控制那些无知无觉地构件武器?

    这是一个极其大胆甚至是荒唐的设想,人类的身躯是血肉之躯,怎么可能产生机器能够识别地数据流?然而许乐却越来越相信这个可能,尤其是在昏迷之后,他体内的神秘力量已经与他的身躯融为一体。人生又走上了一条分岔路……

    封余大叔曾经做到过,许乐正在研究探索,如果他也能成功,这必将是人类机控方式的根本性改变。

    实验室内的温度极为合适,而无尘级操作间里的温度湿度更是被保持着一个极为严苛的程度内,许乐全神贯注地做了几个小时试验,额上却依然没有一滴汗水。

    实验的结果并没有出乎许乐的意料,模拟生物电流在导线内地传输,和一般的电流没有太大的差别。只是因为电流本身太过微弱的关系,所以损耗率显得过大,而型材料线,已经是数据库里能够找到的损耗率最小的材料。

    眼前的问题在于,许乐所设想的那种情况,用人体的微电流来控制机甲,或者说是控制机甲地芯片组,通过这些实验看来,没有丝毫成功的可能性。模拟电流生器所产生的微弱电流。已经与人体自的生物电流极为相似。在这些材料上应该没有问题,可是线路末端的数据采集器。异常冷漠而坚定地进行汇总:电子流没有产生任何奇异变化,换句话说,无法携带任何数据。

    许乐并没有奢望过用一天的时间,就能解决自己最大的疑问,让自己体内的神秘力量,能够获得最大的利益,甚至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或许这一生他都不可能接触到那个神奇地世界。

    用人体直接控制机器,看上去只是一个很简单地命题,然而却是太过疯狂的设想。许乐根本不会因为这一时地挫折而灰心,他甚至根本就没有将这些实验结果看成挫折。

    许乐取下了护目镜,露在口罩外的眼睛里微显疲惫,他打开了操作间的透明门,走到到光屏桌面前,开始再一次快地浏览数据库里的资料,然后对着一份历史资料陷入了沉思。

    先前的那些实验,只是他为了印证心中的疑惑而进行的一次尝试。虽然失败了,却促使他更加坚定了暂时放弃那个疯狂的想法,转而研究古董拟真系统的想法,尤其是看到这份拟真系统缺陷的研究报告之后。

    他不能通过体内的那股颤抖——此时暂且将它看作生物电流——来控制机器,但拥有强大神秘力量的他,似乎可以使用已经被联邦科学家和军事专家们判了死刑的拟真系统,来直接操控机甲!

    在区的那些机甲测验中,在与周玉操控银色机甲的对战中,虽然只是最后的那一瞬间,许乐使用了古董拟真系统,只来得及做出了不及半秒的动作,可是他……终究是成功过。

    与当年进行实验的那些王牌机师不同,许乐使用拟真系统时,所传递的指令是通过体内的颤抖力量,那种力量的细微操控,远不是人类对自己肌肉操控的精密程度可以比拟,而且许乐也不会像那些前人一样,因为损耗太大而虚脱。

    因为他调动那些神秘力量凭借的是精神,不是神经。除了使用这种力量之后,肚子会变得非常的饥饿这个小毛病,没有任何问题。

    人体与机器之间指令传递的环节越少,损耗便越少,机器实现人类意图的度便会越快。能够使用拟真系统的许乐,毫无疑问拥有了出联邦以及帝国当前机控水平的潜力。

    只是拟真系统是如何识别自己体内那股力量?上次究竟是凑巧还是怎么回事?如果体内的力量全部爆,拟真系统还能清楚地识别吗?许乐陷入了沉思,手指下意识里轻轻颤抖着,旋即想到自己未来的可能性,他的眼睛微眯,有一道亮光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