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零五章

    (今儿……至少也是四千字了,咳咳,真怕你们打我脸啊。)

    细小的瓷片在若白瓷一般的脸颊上滑过,其实并没有出任何声音,但是这一幕落在许乐和邹侑的眼中,他们却像是听到了最令人心颤的动静。

    少女面容似玉,冷漠如冰,一抹血痕骤现于上。没有女子不在乎自己的容颜,虽然耳下这抹伤口谈不上毁容,但这一划中所包含着的意味,却是成功地震慑了全场。

    邹郁用这样一个冷酷到了极点的举动,告诉场中的所有人,她现在已经是个疯子,她根本不怕死。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又怎么会是能被他人所影响的人物?

    许乐和邹侑感觉浑身寒冷,怔怔地看着她的脸,听着她淡淡微笑说出来的话,心脏都抽紧了几分,感觉茶舍内的温度都降低了几分。

    邹侑的面色苍白,垂在军服旁的双拳紧握,说不出的心疼愤怒与恐惧,他今天才现,面前这个被家人捧在手掌上的亲妹妹,竟然也可以如此强悍。兄妹连心,看着她脸上的伤口与血水,他下意识里向前了一步,却终究在邹郁冰冷的目光下停步。

    “快送她上医院。”邹侑急促而愤怒地对许乐吼叫道。

    许乐扶着邹郁向茶舍外走去,邹郁沾染着血点的手轻轻抚着微微隆起的小腹,微笑着,下颌轻抬着,说不出的骄傲与不屑。

    茶舍内那些被击倒在地的军人终于困难地站了起来,他们紧皱着眉头,看着消失在门口的那个年轻男人背影,心里转过无数的念头。他们知道许乐的出手极有分寸,不然自己这些人绝对无法再站起来,而且联邦的军人,最佩服的便是实力坚强地人。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内击倒自己这么多的年轻人,当然不是普通人。

    他们忽然想到,如果小姐跟着这样的男人,倒也不算太过吃亏。

    公寓客厅的薄光屏上,正播放着小时新闻,宪历六十七年最重要的事情当然就是总统选举。虽然如今的选举还没有进行到如火如荼那个时间段,但是七对总统候选人,都已经开始抓紧一切露面地机会,向联邦选民们阐述自己的政治纲领,关于各方面的看法,以及不厌其烦地进行形象塑造。

    毫无疑问。目前在民意调查中遥遥领先地帕布尔议员以及京州州长罗斯。已经成为媒体与民众心中最可能地下任总统人选。注意力与焦点。都放在这两对竞争对手之上。在联邦内部大和解、一致对外应对帝国威胁地当下。分别拥有青龙山和解协议。以及环山四州大部分民众支持为政治资本地这两人。已经将其它地竞争对手远远地甩出去了一截。

    许乐坐在单人沙上。眯着眼睛看着新闻。他地注意力没有放在面色黝黑地帕布尔议员身上。虽然他很欣赏这位老乡政治家。他只是紧紧盯着罗斯州长旁边。那个面容平静。让人看上去就觉得十分可以信赖地老人。

    麦德林议员。

    正是麦德林议员地忽然参战。让罗斯州长得到了环山四州大部分民众地支持。这位出身**军地联邦议员。在环山四州民众心目地地位无可动摇。

    临海体育馆事件。一共有三十七名无辜民众死亡。共计一百一十九名邰家安全人员及军方暗杀者死亡。在事后地调查中。又有十四个人或自杀。或被自杀。施清海最敬重地老师跳楼自杀。他也成了不能见天日地联邦逃犯。张小萌变成了天空中那几团火地某一片烟尘。

    许乐沉默地看着新闻上那个德高望重地老者。在心里不停地重复着上面这些数字。和那些令他永远无法忘记地伤痛。各式各样地人死去。张小萌死了。施清海失踪了。他地女人和他地孩子就在自己地身后。而所有这一切地罪魁祸。都是光屏上地这个议员。

    然而在联邦的政治环境中,哪怕连间接的证据都没有,无论是联邦政府还是邰家,都无法揭穿麦德林议员背后隐藏着的冷酷,如果他们想要尝试着进行这个工作。反而只能成为此人进行政治宣传、挑动民众地资本……更何况在联邦内部。不知道有多少势力,在暗中支持着这个可能为他们带来总统职位的老家伙。

    许乐的眉头渐渐皱起。渐渐平复,关掉了电视,回过头,看了一眼躺在沙上,快要睡着的邹郁。此时的邹郁右半边脸颊都被包在雪白的纱布之中,双眼紧闭,看上去格外怯弱。

    但许乐此时终于知道,这个未满二十岁的怀孕少女,为什么一直喜欢穿红色的衣服,原来在她的骄纵冷酷外表下,竟有一颗红一般灼烫地心,怯弱这个词,只怕永远不会属于她。

    落在娇嫩肌肤上地瓷片划的并不深,在医院经过简单治疗之后,他们便回了家,甚至连线都没有缝,急诊地医生只是涂了一层生物胶水,确认没有大碍,事后就算留下疤痕,也不会太深,到时候进行几次皮肤治疗,邹郁的脸上便再也看不到任何痕迹。

    虽然不深,但那幕依然惊心动魄,许乐看到那道伤口,才明白只要这个红衣少女下定了决心,根本不在乎任何人反对,她用自己脸上的血,警告自己的家庭,生命这种东西,她不是很在乎。所以许乐的心情有些压抑,早知如此,或许自己不需要在这件事情里参合的这般深……他皱着眉头想到,面前的这位大小姐对人对己如此之狠,或许只是想用腹中的孩子,来表达对于多年来环境的反抗,对家庭的背叛,而根本不在乎这个孩子究竟是谁的。

    似乎感受到了那两道平静而深刻的目光,邹郁的眼睫毛微眨,醒了过来,她倚靠在软软的沙上,神色复杂地看着许乐。开口说道:“你的心情似乎不怎么好。”

    “你地身体现在不仅仅是属于你的。”

    “我的就是我的,我可不是你那位朋友流氓官员的生育机器。”邹郁的目光有些愤怒,她现在很敏感于听到类似地话,许乐一直的沉默平静态度,让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母鸡,而与自己一同生活了这些天的许乐。就像是一个养鸡的农夫,在乎的永远只是自己下的蛋!

    听到邹郁微显尖锐、愤怒的指责,不知道为什么,许乐的心里也开始有一团暴燥的情绪地蕴集,他沉默了片刻后,缓缓说道:“至少……这个身体不是你用来表明背叛态度的手段。”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敏感带,邹郁地敏感在于鸡蛋与母鸡之间的关系,许乐的敏感在于背叛家庭,寻觅自己这些字眼。他不喜欢这些字眼。甚至痛苦于这些字眼,他这短短的二十年生命中,最深刻交往过的那位女孩儿。便是为了理想献身,因背叛而死亡……

    邹郁从许乐的这句话中听出了淡淡的酸楚与痛,从许乐的眼睛里看到了想念与黯然,知道这个年青人是想起了张小萌,所以她闭上了嘴,不再多说什么。

    “我是个大事不糊涂的人。”许乐忽然给自己下了一个定义,“但在很多小事情上,我地选择看上去都很傻,很天真。包括你的事情在内……和我究竟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只是想让正确的存在。不正确的消失,也许改变不了什么,但我至少想改变一下我身边的人事。”

    他站起了来,微显落寞,向着洗手间里走去。杀人放火的还在侃侃而谈,出身富贵的不惜己命,矿区里的人们活的那般沉默,却强迫着自己乐天知命,这人世地不公从来都是很多很多。许乐知道这些,也以为自己早已经习惯了这些,然而就像风中的树一直在摇摆那样,他的心也一直静不下来,日复一日枯燥的研究所工作,陪伴着一个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孕妇,他感到很无力,好像什么都做不到。

    第二天的情况有所改变。

    当那辆没有标志的黑色汽车驶入第一军事学院,经过了几层的芯片扫描和权限认定。再次进入熟悉而空旷的实验室内。许乐怔怔地站在桌前,看着上面地那排字符反射着光芒。

    沈老教授病了。住进了空军总医院,今天地实验室里便只剩下了许乐一个人。呆呆地在桌前站了十几秒钟,没有看到桌面上像催命一样的命令,不再需要像操作机甲一样,快地提取资料,计算数据,再送到沈老地面前……没有忙碌,没有汗水与酸痛,只有安静实验室上方通风系统的轻微响声,许乐一时间有些不适应。

    然而只不过愣了十几秒钟时间,他那张平凡可亲的脸上便浮现出了一丝笑容,今天这间实验室,是属于他的。

    修长稳定的手指,在宽大的光屏桌面上移动,向着实验室中控电脑连续出了好几条指条。实验室的通风系统被调到了三级,关闭了不知多久的杂物舱门打开,自行清洁机器设备,开始嘀嘀鸣叫着驶了出来,开始打扫清洁。

    前些天,他已经准备好了修理的材料,沈老教授的这间实验室,数据库的容量极大,而且存贮的各种自动工具与材料也是应有尽有,虽然不知道纯理论研究,为什么需要这些东西,但是许乐知道,自己十分需要。

    很久没有握住的金属工具,用那种沉甸甸的感觉,让许乐感到亲切。只用了十几分钟时间,他便修好了实验室后方那台大型的除尘设备,随着嗡嗡的电流声不停响起,吸收了自然天光与灯光的空间里,那些细微的纤尘,开始以一种肉眼可见的度减少。

    在等待除尘的过程中,许乐回到了光屏桌面前,眯着双眼,开始快浏览实验室数据库,有了这十几天的工作为基础,他对这个数据库的熟悉程度已经到了一种令人吃惊的地步,一共二十一个索引树,只打开了六个,他便找到了自己所需要的东西。

    生物电流在型材料数据线中的传输。

    微芯片与人体神经元的相互作用体系。

    许乐看着这两个文件夹的标题,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他最关心的便是自己体内的神秘力量与颈后的那块身份芯片,而眼前这两个已经被联邦科学家们遗忘了的资料,对于他来说,就像是两块极大的蛋糕。

    快地浏览了一遍这两个文件夹里的资料标题,许乐闭上了双眼,在脑中进行了一番梳理与辩别,最后他睁开双眼,轻轻地叹了口气。关于微芯片的技术,果壳机动公司研究所当然也颇有建树,尤其是研究所的数据库,与军方几大院校及科学院进行共享,许乐查到了很多东西,然而这些芯片技术主要是集中在应用型芯片上,无论是战甲、机甲、基地网络构成,都是冰凉的金属构造。

    许乐真正在意的身份芯片,那种能够自行射微弱脉冲的芯片,在这个数据库里没有丝毫踪迹。许乐并不失望,因为他很清楚,这种芯片技术除了用于定位和信息片段集合标识之外,对于整个联邦来说,没有太大用处,但偏偏就是这种芯片,却涉及到神秘的宪章局,无所不在的第一宪章……

    以他的权限密级,不可能接触到被宪章局严密封锁的那方面,甚至只怕军方的内部数据库里,都没有这方面的内容。

    许乐把注意力转回了另外那个方面。此时实验室内的除尘已经结束,左手方全透明的操作间却依然不停地降低灰尘等级,许乐抓紧这个时间,在电脑的帮助下取出他所需要的型传输材料,沉默地等在操作间外。

    嘀的一声,除尘结束。

    穿好了灰色的操作服,通过电子视镜及自动机械设备,许乐眯着双眼,小心翼翼却又无比镇定地打开了微电流模拟生器,沉默地注视着光屏上的数据反馈。

    “通过率……损耗率……”

    许乐盯着真空箱内的通电材料,心里想着大叔当年在河西州外的青抹中,只靠十根手指,便控制机甲时的妩媚身姿,心生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