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零四章

    (亲爱的,你们再紧紧吧……我也不想过一更的日子,本以为回大庆后便能正常了,但领导家人,也即在下的家人,又有恙在身,从昨儿便开始忙碌,今天在阳光下来回跑着,幸亏东北的夏日气温是那样的怡人……可是依然觉得浑身酸痛了。

    亲爱的老编哥前几天很沉痛地问我,是不是在存稿啊,又提醒我快要封推了……我无言只有两行泪,封推是推倒中最美好的那一种,可真没有联邦时间存稿。向大家保证,三天之内,我必会奋向上,呃,好像三天后就封推了,但这事儿和封推真没关系,我苦啊。

    算是道歉了哈……这段字不算字数的,我数了的。鞠躬下台。)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虽然那名军官震惊于面前这个青年手掌中所传来的力量,但依然还是继续着自己的动作,身后还有一人跟着他一起扑了上去!

    风声随着动作而轻荡于空间之中,有虎狼搏兔于前,茶舍内不多的茶客们顿时变了颜色,心想那个小子大概要吃大亏。

    如今的许乐,那次昏迷之后,已经成功地消化掉了体内的神秘力量,可以从最细微的程度上进行把握,封余大叔教给他的十个动作,早已经成为了他身体的本能,每一个被分解出来的小动作,或许没有什么规范,在实战中却显得格外精准和强悍。

    还是那句话,论起打架这种事情,整个联邦大概也没几个人是他的对手。

    再也没有任何意外生,进身顶肩屈肘,啪啪啪几声闷响,许乐双足微分,右手空悬,脚下生根一般站在原地,而那两名来自第三军区内务科的军官。则是闷哼着被震开。

    一人胸口被重击,锁骨生痛,一人脚上被狠狠踩了一脚,膝盖微微变形……那种带着一丝酸的痛楚,侵进了他们训练有素,十分抗击打的身躯。竟让他们的肌肉开始颤抖,无法做出任何应对和下一步的动作。

    最先动手的那名军官甚至看都没有看清楚许乐究竟是怎样出手的,只知道在那一瞬间,就像有十几个铁锤,从不可思议的方向砸了过来,砸地如此**,如此不可抵御,他虽然横臂挡了几拳,却依然被砸的身上酸酸舌上甜甜……

    军官抹去了唇角的鲜血。用震惊的目光,盯着面前的许乐,知道对方先前是留了手的。如果对方选择更要害地部位,自己此时只怕已经倒在了地面上,昏迷不再起。

    许乐不是一个喜欢打架斗殴争什么风吃什么醋地人。更何况事涉邹郁及她腹中地孩子。没风更没醋。加之这本来就不是打架能够解决地问题。他地出手极有分寸。

    他收回拳头。护着邹郁。看着邹侑。说道:“这里是望都。不是第三军区。也不是临海。总要替你父亲考虑一下。”

    邹侑直到此时。才第一次真正瞧清楚了许乐地脸。他很轻易地便认出这张平凡地面容属于谁地。虽然他与许乐只见过一面。但那夜邹家兄妹所受地屈辱。以及事后钩子地残废。加上邰之源地那个电话。让他对许乐这个人记忆格外深刻。

    在这一刻。邹侑觉得自己派出来找妹妹地那些下属都是些废物。只知道住在公寓里地是个年轻人。却不知道这个年轻人地真实身份。

    “居然是他!”

    邹侑地脸色在这一刻不知变幻了多少种色彩。心里不知转过多少个念头。进行了多少诡异地猜测。更多地还是震惊疑惑。他不明白。邰家太子爷看得地家伙。为什么会跟自己地妹妹在一起。孤男寡女相处十几日夜。并且……妹妹还怀孕了!

    目光顺着许乐摊开的手臂轻移。邹侑现许乐的手掌有意无意间,横在邹郁地身前,尤其是微微隆起的小腹前,这位性情阴冷的联邦少校,不得已把自己的思维,向着那些烂俗狗血的言情电视剧方向扭曲……

    兄弟,女人,失恋,疯狂,酒精,慰籍,失误,珠胎那个暗结,莫名其妙的第三者。

    许乐只是一个下意识里护着邹郁小腹的动作,落在邹侑的眼中,便让他在脑海里编织了一个相当复杂,却又相当恶俗的故事情节,而且他越想,越觉得大概事实地真相便是如此。

    问题在于这种所谓的真相太令人震惊,令人不可接受,令他以及他所代表的家庭感到羞辱。所以他的脸越来越黑,黑的似要滴出墨来一般,看着许乐的双眼越来越冷,冷的似要结成冰一般,双唇因愤怒而轻轻颤抖着,脖颈上的青筋时隐时现。

    放在以往,因为此时仍然躺在医院的钩子,或者是邰之源那个电话,邹侑都会给予许乐足够地尊重,哪怕是无比令他不悦地事情,因为对方是太子爷的朋友,而且太子爷亲自打电话交待过。然而今天,他现自己已经控制不住自己地情绪了。

    此时的邹侑还没有理智想到,如果许乐真和自己妹妹在一起,对于自己的家庭来说代表着什么,也没有想到,如果太子爷知道这件事情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他只是很直接地像个兄长一般愤怒了起来。

    脖颈上的青筋一绽,邹侑愤怒地吼道:“把他给我绑起来!”

    这是第二次相似的命令,只不过第一次时,邹侑没有认出许乐来,把他当成了某位白痴的年轻公子哥,这时候认出了许乐,自然也想到了临海夜店门口,他被砸的那些拳头。他知道许乐是一个近战能力惊人的家伙,能够和钩子打成平手,所以当他出命令之后,双脚很自然地向后退去,重重地挥了挥手。

    军令如山,那两名受了伤的军官一咬牙再次冲上前去,而一直沉默站在邹侑身后的几名便衣军人,也同时冲了过来。许乐微微低头,提起双拳。踮起两只脚的足跟,顺着直冲面门而来的那根拳头,向后仰头十二度角,脚尖一错,像条鱼一样滑了过去,一肘尖狠狠地砸在一人的腹部。

    拳风大作。却不像联邦传统遗产表演大会上那些花套架子,那些军人的出手极为刚猛致命,没有一点花架子,直接朝着目标的要害处袭去,一跺足,一顶膝,一反肘,都显得那样杀气十足。

    啪啪响声中,一路不知道倒了多少老根茶几。让舍内成为战后林场,倾了多少清冽茶水,化作多少茶雨。然而被茶舍内围观群众惊呼一冲。时而飙起地血花一染,无论林或雨,都显得那般凶险与暴戾。

    战斗结束的时间极短。

    茶座的四面,倒着五六名穿着军服或没有穿军服的军人,这些极为硬气的汉子,额上冷汗直冒,试图想要站起,继续执行命令,但是身上的某些关节已然受损严重。根本无法用力。

    许乐伸出大拇指,抹掉自己鼻孔流下来地那抹血,却没有抹干净,留在了嘴唇上面的肌肤上,配上满地表情痛苦的军中好汉,此时的他看上去,显得格外强悍与可怕。

    在他的身后,一脸冷漠的邹郁轻轻扶着自己的小腹,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一幕。在他的身前。一脸漠然的邹侑冷冷看着这一幕,似乎没有任何担忧。

    身为一名军人,他们地本领本来就不是在打架上,而是在用来宣示联邦力量的武器上,就算许乐能打倒这几个人,难道还能将整个联邦军方全部打倒在地?

    许乐的心里也很明白这一点,他更明白面前这位少校地愤怒由何而来,身为一位兄长,忽然现自己离家出走失踪十几日的亲妹妹。忽然怀孕。谁都会陷入癫狂状态之中。如果是先艺忽然怀上了孩子,自己会愤怒成什么模样?

    他忽然想到了离开很久的妹妹。心情变得异常冰冷与难受。先前和那些军人动手的时候,他正是基于这些原因,一开始没有下重手,身上很是挨了几拳,直到最后,没有任何方法,才下了悍手,将那些军人击倒在地。

    他看着身前的邹侑,开口说道:“够了!我今天等你来,是要解决问题,不是要打架。”对方毕竟是邹郁的家人,许乐与邹郁无亲无故,如果想要保住那个孩子,总不可能和对方一直作战下去。

    邹侑怒极反笑,呵呵冷声说道:“解决什么问题?”

    “孩子的问题。”许乐微微眯起了眼睛,说道:“邹郁需要你们这些家人,但我希望你们能够接受这个孩子。”

    “孩子的父亲是谁?”邹侑此时的目光绝对可以冷死人,他看着许乐,一字一句说道:“如果不是你,你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说什么问题,如果是你……你应该很清楚,你会面临什么。”

    当邹侑问孩子地父亲是谁时,许乐微微一怔,准备开口说什么,但紧接着听到了邹侑后面的半句话,他抿紧了双唇,再次擦拭了一下唇上的血水,没有回答。

    希望邹家接受这个来路不明的孩子,确实是很天真幼稚的事情,如果让对方知道孩子的父亲是一名联邦逃犯,这个未出生的孩子,更没有多少活下去的希望……

    “你很能打,你认识太子爷。”邹侑冷冷地看着他,“今天你能打倒五个人,明天我派一个排来,如果你能打倒一个排,我派一个连来……你算定我在都不敢动枪,但如果你真逼紧了我,连炮我都能搞一门来,直接轰了你那个小单元。”

    “你不可能永远守在她身边,我想把她抢回家,你永远没办法拦住。也不要想着太子爷那边能帮你什么,这是我们邹家的家事,他必须要给我们这份尊重。”

    这说地都是实在的威胁话,许乐沉默片刻,说道:“你就当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如果你敢动这个孩子,我会让你和你父亲非常后悔。”

    “够了!”

    一直保持着沉默的邹郁,忽然愤怒地摔破手中一直捏着的小瓷茶杯,用一种冷诮的神情看着场间唯一站着的两个男人,说道:“两个大老爷们,就只会说来说去,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一点,这孩子是我的……关你们屁事?我也是我地,什么时候轮得着你们管?”

    许乐心想,至少你此时要让家里认为这孩子是我地,当然与我有关。邹侑心想,你这死丫头……两个男人的内心独白刚刚开始,便被嗤地一声止住,他们的脸色同时变得震惊与苍白,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一切。

    邹郁面无表情地拾起碎瓷片,在自己无妆清纯、因孕而宁静,美若林中朝花的面容上……漠然直接地划了一道!

    渐渐的,鲜艳的血水从那道痕迹中渗了出来,林花谢了春红。

    “跟父亲说,我要住在许乐这里安胎,不要再带着这些大头兵来骚扰我。”脸上挂着一道血水的邹大小姐冷冷地看着自己的兄长,“你要抢我,或者杀他,你就等着死三条命。”

    然后她扭过头来,看了浑身僵硬的许乐一眼,眯起眼睛,微笑着说道:“陪我去医院治脸,顺便查查孩子长的怎么样了。”

    血从她柔滑的下颌滴了下来,滴在地面上的残茶中,这个未婚的准妈妈一脸平静笑容,像是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