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零三章 茶舍

    (花了一天一夜时间,刚刚到,又有些事,很累,前所未有的……真是抱歉,我的精神身体状态都非常差劲。)

    淡淡双月银晖轻洒,这对奇异的男女组合,在那些阴影里的大汉注视下,平稳地走出了小区的大门,沿着街畔的大青树缓缓行走。

    “如果你是好人,那在你眼中,我肯定不是什么好人。”邹郁此时的语调又刻薄了起来,就像以前那个刁蛮的女子一样,不知道是不是重新落入家庭的监视之中,让她的心情有些不愉,好在这种刻薄里透着淡淡的自嘲,所以许乐只是皱了皱眉头。

    “要不要回去?”邹郁不是一个习惯为他人考虑的女生,但或许是这十几天的鸡汤起了作用,她看了沉默的许乐一眼,主动提了出来。

    许乐用余光瞥了眼树后的阴影,那些明显是军人的大汉并没有跟得太紧,更没有逼上前来,有一个人取出了电话,似乎正在向谁请示什么。他不清楚电话那边是那位姓邹的副部长,还是那个阴鹜冷厉的邹少校。

    “不用。”许乐思考了片刻后,摇了摇头:“他们不敢对你动粗,对我动粗没用。毕竟是在都边上,不是临海那种地方,这些军人总不可能动枪,事情要闹大了,你父亲的脸上也不好看。“这话倒也是。”没有画眉的邹郁,眉丝极细,一旦因情绪而崩紧时,便会像条钢丝般冷厉,看了身后一眼,冷笑说道:“就怕不是老头子派来的人。”

    许乐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笑容不禁有些涩。

    说实在话,他只是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并不是圣人,因为一个并不熟悉。甚至有些厌憎的女人而惹上这么多麻烦,由不得他不思忖再三。只是思考判断的过程,都被他遮掩在了沉默的外表之下,思考的结果也很简单,如果让邹家现邹郁怀上了别的男人地孩子,后果一定非常悲惨。邹郁腹中的孩子一定保不住。

    “确实有点麻烦,你总不能就在公寓里躲着,每个月去医院检查,也是要出门的。”

    两个人缓慢地走到了一间茶室外面,后面那些跟踪监视的大汉依然没有什么动作。许乐与邹郁坐在窗边的位置上,点了壶孕妇能喝的菊花茶,便陷入了沉默之中,除了怎样照顾怀中地宝宝,两个人并没有太多的共同语言。

    和邹郁说了一声。许乐走出了茶室,靠着玻璃窗,取出了烟盒。点燃了一根香烟,使劲儿地吸了一口,舌尖与门牙缝隙里的触感顿时变得有些酸涩。

    他下意识里看了一眼烟盒上地三个七。不由微微一笑。想起了那个喜欢梳着三七分头。只抽三七牌香烟地漂亮朋友。淡淡烟雾喷出。许乐心情有些沉重。不知道施清海现在躲到哪里去了。烟雾之中。似乎能看到那个漂亮地家伙。一身风衣在寒风里吹着。扮杀手。做旅行家。桃花眼眯起来盯着联邦里地一切。不肯忘怀自己地老师和山里地**军……

    “你都快要当爹了。”许乐对着不知身在何处地施清海轻声说道:“结果小爷我在替你当干爹。”

    旋即他地眼睛眯了起来。注意到街那边阴影里地大汉们已经挂了电话。正准备朝这边走过来。

    玻璃地那一面。邹郁有些漠然地望着窗外。隔着玻璃看见许乐自然垂下地右手里。握着地那个皱巴巴地烟盒。看见了上面地三个七字……她地眉宇间涌出淡淡忧愁。她和那个男人有了最深地结晶类关系。但她其实并不了解那个漂亮男人。更谈不上有多喜欢。不过她真地有些喜欢腹中地那个正在不停努力长大地小生命。

    那几个穿着便衣地军人。过街来到茶舍外面。警惕地盯着许乐。然后分散开来。占据了茶舍地两个出口与街角。许乐看对方这种阵势。就知道这是怕自己和邹郁跑了。他狠狠地吸了一口烟。低下身子用鞋尖将烟头踩熄。没有理会那些寒冷地目光。将烟头扔进垃圾箱中。反身走进了茶舍。

    “看样子有人要来。就是不知道是你哥还是你爸。”许乐说道。

    邹郁静静看着安坐的他,薄唇的左角轻轻向上牵起,化作一抹怪异的笑容,说道:“看样子,你还真是不怕。”

    一辆墨绿色的野马越野车,带着刺耳的刹车声停在了茶舍地门口,茶舍里为数不多的客人,诧异地望了过来,心想究竟是谁这般没有公德,破坏了饮茶的心境。当他们看到这辆军车上,走下来了几名神色冷峻的军官,才讷讷然收回了愤怒的目光。

    自从与帝国的战争以来,联邦军队在公众心目中的地位形象,已经被提升了很多,在畏惧之外,联邦公民们也对这些在前线抛洒热血的士兵,多了一些敬意。

    茶舍的门被猛地推开,一名二十几岁地少校军官沉着脸,在凌乱地风铃声,几名下属军官的陪伴下,直接快走到了窗边这桌旁。他神情阴沉地盯着桌旁地邹郁,压轻声音却没有压住愤怒和厌憎:“跟我回家!”

    来人正是第三军区作战部参谋少校邹侑,国防部邹部长的公子。自从邰之源的那个电话之后,这半年他一直老老实实地守在第三军区,没有离开过,直到前些天,他收到了邹郁离家出走的消息。

    他自认为自己了解这个妹妹,无外乎便是双月节舞会上受了羞辱,或者是心情不愉快,便拿自己家出气,反正这些年来,邹郁离家出走也不是一次,所以他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怎么在意,心想过些天她自然就会回来了,或者是到时候在她的那些狐朋狗友处总能逮着人。

    但没有想到这一次邹郁的离家出走却是玩真的,整整失踪了十几天,邹郁原来的那些朋友,都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情况似乎有些不妙,邹副部长夫妇二人不知道在家里有没有大吵一架,但总之邹侑用最快的时间,从第三军区赶了回来。

    堂堂国防部长家的女儿失踪,如果再闹出什么丑闻,或者真有什么不测,那是不可接受的。邹应星副部长虽然也担心自己的女儿,但总不可能让联邦政府的公务人员替自己查找,邹侑动用的人手,基本上是来自第三军区的人。

    今天好不容易得到了妹妹的行踪,邹侑不敢怠慢,第一时间赶到了茶舍,看见邹郁那张未施脂粉,略显憔悴的脸,他一方面是松了口气,另一方面则是无穷的怒火涌上心头。至于邹郁身边一直在低头喝茶无语的那个年轻人,根本没有在他的注意力中。

    “弄清楚你是谁!”邹侑压低声音,狠狠地低哮道:“给我回去!”

    邹侑重复了第二遍,邹郁似乎才现了兄长的到来,她的脸色微白,似笑非笑中夹着一丝冷意,抬头骄傲地看了他一眼,冷冷说道:“跟你们回去做什么?继续当你们升官晋爵的筹码?”

    这句话一出口,邹侑的眼中闪过一丝异色,旋即化成了愤怒。而一直低头喝茶的许乐,手指也微微一僵,他没有想到,如今做了未婚妈妈的邹郁,一思及当年与邰家的过往,竟会给出这样一种评价。

    邹郁从茶座里缓缓地站起身来,双眼平静地看着自己的哥哥,微微仰起的下颌显得那样的傲然,唇角挂着丝似有若无的笑容。

    邹侑的目光落在了女生微微隆起的腹部上,身体一僵。

    淡红色的纯棉花裙十分柔软地搭在腹部,就像是生怕影响到了里面的小生命。

    邹侑眼中的愤怒须臾消失,变成了无穷的震惊与别的一些什么情绪,苍白的颜色迅占据了他的脸颊。他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颤抖着手指,指着邹郁的鼻子,想要骂什么,却半天没有骂出来。

    “家里的脸,让你一个人全丢光了!”邹少校从牙齿缝里逼出这一句寒冷到了极点的话,邹郁还没有结婚,连恋爱都没有谈过,结果肚子里却有了孩子,不论这个孩子是谁的,都是邹家绝对不能接受的。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强行压抑下想要扇妹妹一个耳光的冲动,目光微垂,阴冷开口说道:“把她带回去。”

    跟着他走进茶舍的两名军官,还有后来进入茶舍的几名便衣军人,互视一眼,看出了彼此心里的犹豫,却终究不敢抗命,走了过去。许乐坐在邹郁的外面,这些军人要把邹郁抓走,必然要经过他这里,这些军人不清楚他的身份,回头用目光向邹侑请示了一下。

    邹侑此时的平静完全是强装出来的,他的内心早已无限暴怒,死死地盯着自己的妹妹,注意到下属们的目光,神情一冷,说道:“把他捆起来先。”

    情报里说的清楚,邹郁这些天一直住在这个年轻男人的公寓里,虽然不知道这个年轻男人的姓名,但想必和邹郁腹中的孩子有关。在邹侑的眼中,如果没有什么意外,这个年轻男人已经等于死人,但在死之前,至少要把某些事情交待清楚。

    一名军官伸出手的同时,意外便生了,许乐闪电般探出手,紧紧地握住了那人的手腕,然后抬起头来,看着邹侑说道:“既然她不愿意,就别带她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