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零二章

    (这么写才对了,我终于找回了应该怎样写东西的感觉了,很好。)

    “说起合成肉,我一直有个疑问。你现在是果壳研究所的人,刚好可以问一下你。”邹郁看着他问道:“联邦的合成肉纤维投入实用已经很多年了,为什么在别的方面,却没有看见过应用?比如机甲的联动装置方面。”

    穿着红色吊带衫的邹郁,安安静静地坐在许乐的对面,认真地询问,在她看来,面前这个平凡里透着古怪的年轻人,既然能够进入联邦最高级的研究机构,自然在某些方面值得自己学习。

    许乐正在夹菜的手指微微一僵,这才想到对面少女的父亲是国防部副部长,将门虽然不见得都能产出虎女,但确实也很少会出产废物,至少这个问题看似荒谬,实际上却是很要紧的东西。

    “伦理委员会一直通不过,而且最关键的是……蛋白无法耐高温,而无论是机甲还是别的机械设备,能够承受高温是基本的条件。”前几天帮沈老教授整理某个资料时,许乐曾经看见过二十三宪历里,几个著名的生化混合体实验,在那场前后达四十年的宏大尝试中,无数次的失败,证明了这个想法永远不可能成为现实。

    他抬起头来,看着对面的红衣少女,或者此时应该说红衣女子,心里不知道同一瞬间闪过多少念头。

    今天邹郁没有化妆,眉眼更显清秀,香肩露于两根细带之外,整个人慵懒之余,有的便只是平静,那种从骨子里渗透出来的平静。她拿着筷子夹着盘中的菜肴,动作无声而自然,无论是抬箸落腕,总是显得那样的文雅淑宁。

    许乐看着她。像两把飞刀一样的眉毛渐渐挑了起来,眼瞳里多了一些异色,这些天的相处,让他确认,这个未满二十岁的少女,并不像自己想像中那般难以相处。甚至可以说家教极好……

    说来也是,能够被邰夫人看中的儿媳妇儿,怎么可能是个只知撒泼的浓妆怨妇,许乐只是不明白,为什么在临海州看见地邹郁,却完全是另一个禀性,冷酷嚣张到了极点的恶心女人,他想来想去想不通,只好叹口气承认。女人果然是这个世界上最难捉摸的动物。

    从青山公园路口到今夜,已经过去了十几天,这十几天里邹郁便在许乐租的公寓里呆着。天天靠上网与电视来打时间。也许是怀孕的关系,她总是显得那样的疲倦,而许乐也是一个沉默地人,加上实际上彼此都看对方不怎么高兴,所以这些天里,两个人并没有聊什么。

    被许光怔怔地看了这么久,邹郁当然知道,但是她没有一丝反应,只是规规矩矩地吃完了碗里的饭。喝完了许乐事先就替她调好的高能蛋白粉,又吃了一颗叶酸,才微笑着对许乐说道:“好看吗?”

    邹郁并不介意被人盯着看。天生美貌地她。自幼便是众人凝视地焦点。只不过以往在第三军区周边敢盯着她看地无良子弟。不是被打断了腿。便是被人扔进了寒冬地河流里。

    这些年地生活经历。让这个少女变成了一个用冷漠及冷酷来掩饰自己惘然地家伙。然而自从那天夜里。坐着那辆黑色汽车。跟着面前这个小眼睛地男生回到这间普通地公寓之后。邹郁忽然现。如此平静地居家生活。原来也并不是太难过。

    只是这整件事情实在是很荒唐。邹郁时常在想。许乐究竟是个什么样地人。禀承兄弟义气。愿意捅自己几刀地无聊男人她见过。可是这么平静便接手一切。不怕任何麻烦和误会地男人。确实太少见了。许乐地眼睛虽小。时常眯着。就像这时候怔怔望着她时一般。奇怪地是这对小眼睛里却没有什么凉薄刻厉地感觉。也没有丝毫令人觉得不适地情绪。只是带着浅浅笑意。不尽诚恳。睹之可亲可信……

    但凡和许乐相处一段日子地人。都会喜欢上这个沉默地年轻人。不是指男女间那种。邹郁也不例外。所以好看吗这三个字说地便很有些令人不安。颇有深意。

    “好看。”许乐点点头。很诚恳地说道。

    不施脂粉地邹家大小姐。配好看两个字绰绰有余。她地眉眼五官本来就不适合浓妆。只适合淡淡抹之。再加上此时她眉宇间地宁静之意。愈地漂亮。

    这个回答并不令邹郁意外,直问直答,再不直接的人也明白什么时候应该说直接话来掩饰。可眼下的问题就在于,她一直不明白面前这个看似普通的年轻人在掩饰什么,或者说的更深一点,她根本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在掩饰。

    青山公园路口,许乐一声招呼,撞翻辆车,她便跟着走了,在望都医院地林园外,许乐在车外抽了一根香烟,她在车内想了一根烟的功夫,没有下车,直接跟着他来了这间不起眼的公寓。

    邹郁自认是个脑子清楚的人,她愿意跟着许乐走,除了一些不能袒露于人前的心思之外,绝大部分程度上,还是因为腹中的那个小生命。

    无论是什么样性情的女子,在第一次孕育生命的时刻,都会屈服于本能,或者说是屈服于分泌的激素,伟大一些,便是有了母爱这种东西,于是她们都会多愁善感,心思敏感,生出母老虎一般不顾一切地狠劲儿。邹郁狠起来了,所以离家出走,洗去铅华,躲在这间公寓里准备生孩子。她也曾多愁善感过,所以在二号高公路上看见许乐地黑色汽车,会哭的乌云摧城。而如今一切都暂时地稳定了下来,因为平静而愈敏感的心思,便再也难以平伏。

    眼前这种局面,她有自己的理由,可对方呢?难道真的就是因为自己腹中的孩子是他兄弟的后代?

    邹郁小口喝着粘稠的蛋白粉,眉尖微微皱起,并没有刻意遮掩自己投往许乐地审慎目光。

    还是那句话,被所谓义气所限。基于一时热血冲动,两肋插刀常有,然而长时间温和守护,不厌麻烦,不动异心,实在少有。邹郁微微偏头。颇感兴趣地看着许乐,这些日子里,许乐在网上查了很多东西,照顾的格外细致,无论是做饭洗衣,都看不出丝毫勉强厌烦,看那作派,竟有准备一天找不到施清海,便要保她一天的意思。

    然而此时餐桌旁的男女二人都清楚。施清海要能光明正大地回来,谈何容易……是人都看过雷霆暴雨,但没谁能够亲眼看见过水滴石穿。后者明显更不容易。所以邹郁怀疑,邹郁不解,邹郁有些忧郁了。

    “我实在很难相信,如今的联邦里,还有像你这样的人。”邹郁没有说是那样地人,因为很难用词语表达清楚,大概就是与道德有关的正面评价。

    “男人的事情,你们女人不是很懂。”许乐说了一句不为女权主义者所喜的老话,笑着解释道:“兄弟的女人。在我眼里就不是女人,和兄弟有关的麻烦,那就不是麻烦。”

    这话不糙,这理也不糙,只是无论哪个时代里,信奉这些简单道理的人不少,真正能做到兄弟为先,不勾二嫂的男人却没几个。

    许乐并不清楚他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在某个时空里有位二爷在千里旅程中也做过类似地举动。以他的性格。做便是做,便是连这几句解释也不怎么愿意出口,只是看着邹郁的目光,他知道孕妇地敏感,不得不笑着解释了几句,哪怕是个很漂亮的、曾经有过节的、曾经很冷酷的少女孕妇,终究也是孕妇。

    孕妇的人权高于一切,这是简单的算术题,二比一大。

    邹郁不是个愚蠢的女人。虽然在前些年里。她曾经做过一些愚蠢的事情,但那是因为她想做。听到许乐的话。看着许乐地眼睛,她忽然笑了起来,柔声说道:“真不知道是那个姓施的流氓运气好,还是我的运气好。”

    话是这般淡淡调侃说着,邹郁的眼瞳里却涌出淡淡的敬畏之意,敬的是许乐所行,畏的也是许乐所行,此等人物,联邦少有,不知将来会成什么气候。

    许乐笑了笑,没有接这句话,很自然地起身准备去洗碗,这间简单公寓里的家务活,现在全部是他包了的。所以在研究所跟着老沈教授干活之余,竟没有太多地时间与精力,进入数据库去寻觅他想要的东西。

    “先别洗碗了,陪我出去走走,今天不要就在小区里散步了,我想去街上坐坐。”

    许乐迟疑了片刻,点了点头,这十几天邹郁表现的极为文静,没有给他惹任何麻烦,做足了孕妇的本分,连那些狐朋狗友也没有再联络。于情于理,于孕妇需要的适量运动和散心,他也必须陪她出去走走。

    这一对年轻男女顺着公寓下方的大青树,向着灯光较明的商业区缓缓走去,沉默很久之后,许乐才有些惭愧说道:“我是个不擅言辞的人,这些天估计你也是有些闷了,如果施公子在,想来你一定不会觉得这样无趣。”

    听到施清海的名字,邹郁地表情微微一变,马上回复了惯常在人前地冷漠模样,眼角余光里,却瞥见了小区门口几个黑暗中的人影,眉头便禁不住皱了起来。

    那几个人身材魁梧,看样子没有隐藏自己行迹地意思,却也没有上前来的意图。许乐打量了那边一眼,说道:“麻烦来了。”

    “这是很自然的事情,你又不可能带着我跑到大三角去。”邹郁将肩上披着的小马**了紧,微嘲说道:“你如果真能瞒着我家里,让我把孩子生出来,那真是奇迹。”

    许乐不奇怪邹家会这么快现邹郁的下落,毕竟堂堂国防部长,要在都特区之内查个人,并不是很难办的事情。

    “你说过你不怕麻烦的。”邹郁的手缓缓抚摩着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想着如果被家里人抓回去后,腹中孩子的悲惨可能,声音禁不住冰冷起来。

    “关键是你的态度。”许乐不再看那几个明显是军人的家伙,小心翼翼地扶着她的胳膊,迈过小区门口的金属轨槛,说道:

    “毕竟我是外人,你是成年人,但只要你下定决心要留这个孩子……我说过,兄弟的麻烦,不是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