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一百零一章

    (这章写的顺多了,自己也满意些了。)

    往年在梨花大学图书馆,捧着各式书籍兼野史裨论用心习读,许乐倒在认识几位联邦老先生的面孔,这些联邦科学文化界最顶尖的人物们,不是在什么院里当着名誉主任,就是在什么大学里被当祖宗般供着。

    电子八卦期刊最爱写人是非,尤其写名人是非,比如简水儿,比如某些政客,比如联邦新闻频道那位熟女主播。而拿着联邦教育基金补贴的那些学术八卦期刊,其实也有相同爱好,只是是非中的非字都被去了,只是一味地从象牙塔里揪偶像以吸引被神秘未知科学教崇拜搞的五迷三道的普通读者,越老的偶像越好……

    仅是往这些老学者的身上涂金粉,大约也不足以满足联邦公民的窥视欲,所以学术期刊的传记类文章,总会把这些老先生描述成怪人,不管这些老先生究竟是治史的,还是搞天文物理的,总之在这些文章中都成了手表锅里煮,走路鬼打墙的老糊涂蛋。

    如今许乐跟着的这位老教授,姓沈名与非,一个典型的二流小白脸明星的名字,但他知道沈老教授当然不是小白脸。十几天的时间,他与这位老教授打过三次照面,许乐隐隐觉得有些眼熟,后来才想起,当年在好几个学术期刊上,都见过这位老先生的大照,也读过相关的传记野说。

    许乐向来不怎么相信这些联邦最顶尖的老学者都是怪物。在他看来,能够上这些学术期刊的学者,定然都是大家,他虽是个野路子出身的工程人员,但对于这些老先生都颇为尊敬,甚至隐隐有些崇拜。

    今日到了这些联邦顶尖专家的身边,他才愕然觉,原来那些学术期刊上的非学术八卦传记,也不全然都是假的。老先生们的性情果然有些古怪。往年远观可以赏之为奇山妙石,如今近处,才现那是艰涩山路,并不好过……

    主研控室里从来只是单调地出命令,然后许乐便要忙上好一阵子,根本没有时间去做他想做地事情。那些艰涩的理论。是此时他无法完全理解的东西,需要调取的数据以及图表,以及在那些浩若星辰的论文库里搜寻相关资料,对于此时的他来说,都是非常困难地工作。

    没有什么创造性,接触不到什么真实的研究课题,所做的一切就是打下手,更像是一台进行梳理分检的人形电脑,而不是一位研究助理人员。难怪以沈老教授当年在学界里的地位。如今的实验室里,除了许乐之外,竟没有别的什么研究人员。也难怪那位小沈教授,会如此冲动地跑到果壳春季招募考试现场抢人……想必小沈教授也是被老沈教授逼惨了。

    许乐每天从事的这些工作看似简单,实际上十分复杂辛苦,最关键还是其中的枯燥之意,就像隆冬时地临海州,东林大区的四季,一雪便是数月,天一昏便是终年,竟没有一丝变化。单调地令人心悸。

    也亏得许乐是一个习惯沉默,性情沉稳的人物,就像一块石头一样,在那张光屏桌面前,沉默而稳定地完成了老教授交付地一项项工作。纵使心中偶尔会生出几丝怅然之意,但转瞬间也便消逝无踪,他没有抱怨,更没有想着离开这间研究所……说实话,这十几天里他所看见的研究所工作人员。还不如他在东林大区矿坑里看见的野猫多,就算想抱怨,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对象。

    替钟家女儿洗过头。替邰家少爷挡过枪。开车吓过利家子弟。联邦最神秘强大地七大家。在此时许乐地眼中。早已经没有了那些光环。环境与经历。最难改变一个人地心志。许乐此时已经十分确定。自己不是一个普通人。但他更清楚。除了芯片与体内强横地神秘力量之外。他最大地凭侍还是脑中地技术。而要搞明白这三件事情。就连邰之源也帮不上什么忙。

    还是那句老话。只有技术才能亲近技术。

    许乐很清楚。这位沈与非老教授。绝对不会是因为看自己太过顺眼。所以出这些难题来考核自己。然后某一天金光大作。老教授将一身衣钵尽数传予自己。然后嗝屁——这不是做梦。这是在军营里做春梦。很欠抽地意淫——他只是确信。如果想接近联邦地技术核心。便必须留在这位老教授身边。跟着这些老先生混。

    且熬着吧。许乐在心中这般想着。手上地度却没有丝毫停顿。看着在眼前快要变成残影地十根手指。他下意识里开始走神。心道这要再熬个半年。只怕将来操作机甲时。那手可真是了不得啊……

    这些枯燥地助理工作。其实也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至于那些手与机甲有什么屁地关系。当然只存在于许乐地走神之中。他确切能感受到地好处。便是现自己对于处理这个庞杂地数据库。已经变得越来越熟悉。相信再过两个月。这个数据库就能变成矿坑操作间里堆着地那些元器件一样。什么样地路径与纷繁。都不可能难住他。

    沈老教授研究地量子可测动态……是个太过前沿。以至于公认没有出路地方向。却又正因为没有出路。所以需要地资料包涵了很多方面。就像瞎猫要去撞死老鼠。肯定是在二维地平面上三百六十度瞎撞。研究所三部设在第一军事学院。共用同一个数据库。沈老教授地地位。以及这个地位所带来地三百六十度瞎撞权限。足以进入绝大部分区域。身为唯一助手地许乐隐隐然已经看到了宝山地样子。正在放着光芒……

    下午三点半,研究所准时下班,还有很多课题没有完成的研究人员,依然会留在自己地实验室中。然而许乐却已经很利落地收拾好了随身物品,戴上了军帽,在桌面上输入了告别的话语,直接离开了库房。离开之前,他看了一眼那一排蒙着细尘的联邦尖端设备。忍不住叹了口气,心想明天一定要抽时间出来,把除尘设备修好……

    完成自己的工作就好,没必要把所有的时间都陪那位老先生耗着,许乐每天都会准时离开,其实他也想过。如果能够在这里加夜班,趁着那位沈老教授离开后,说不定真能查到一些什么,只是他现在的时间确实太少。

    那辆黑色汽车离开第一军事学院后不久,沈老教授也拄着拐杖,走出了实验室,在研究所门外上了自己儿子开来地汽车。小沈教授现父亲的脸色不大好看,也不以为异,自从十年前。父亲投身于量子可测动态的研究之后,这就已经成了注定的事实。

    想到这里,小沈教授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以他父亲在联邦科学界的地位,星云奖得主的身份,人生最后地这些年,却钻进了一条死巷子,实在是令他这个儿子兼学生有些失落。只是他也清楚,搞科研的人,都有一股子拧劲儿,谁也别想劝服谁。

    “新来的那个助理还好吧?”小沈教授下意识里问了一句,很多年前。他与父亲之间除了学术上的话题,便极少有太多的家常谈话。

    “很好。”沈老教授半闭着眼睛,双手按在拐杖上,脸上的老人斑十分明显,松软的双颊上有两抹看上去并不吉祥的腊黄。

    小沈教授微微一怔,没有想到性情古怪的父亲,居然会对那个研究助理给出如此高地评价,虽然只是很好两个字,但上一次有人得到这个评价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工作的时候无可挑剔。”老沈教授似乎来了兴致。缓缓睁开有些浑浊地双眼,咳了两声后惋惜说道:“虽然对于多学科分类,一开始的时候不是很熟悉,但这小子很聪明,而且肯吃苦,上手的很快……问题就是每天下班的太准时了,弄得老夫我很不高兴,看来是个有女朋友的人,这么早就谈恋爱。荒废了时间。实在是很愚蠢啊。”

    当初在果壳春季招募考试时,小沈教授一眼就替父亲相中了许乐。正是因为许乐试卷上所表现出来的缜密逻辑能力,以及最后一道大题里所表现出来的跳跃性思维,以及档案中梨花大学那位周教授曾经提到的凡的动手能力。能够令父亲满意,小沈教授也很满意,只是听到父亲最后这句话,他不禁沉默无言以对,心想年轻人不谈恋爱,还能做什么?

    许乐没有女朋友,纵使有,在他地心里也早化成了上空的那几团流火,化入云中,随风而逝了。如今的他自然也没有什么心情谈恋爱,不论是自己身体内的问题,还是那个正如火如荼开展总统竞选工作的麦德林议员,都让他比以往更为沉默。

    自动保温汤锅开始鸣叫,许乐将汤盛了出来,小心翼翼地端到了餐桌上,又去厨房炒了几个小菜,盛了两碗饭,这才坐到桌旁,开始专心致志地吃饭。

    一抹红出现在了客厅里,邹家小姐今天穿着一件淡红色的吊带衫,十分清凉,有些倦倦地坐到了他的对面,看了一眼面前的菜,说道:“你还真是一个不怕麻烦的人。”

    汤是早晨出门前许乐便熬好了地,菜是前天晚上去市采购的。许乐有些不明所以地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迟疑问道:“又有什么麻烦?”

    “为什么不吃现成的?”邹郁勺起汤里的一根鸡爪子,皱了皱眉头,“你现在也算是小有钱人了,吃个餐厅应该没问题吧。“合成肉里虽然没有激素,但毕竟不是天然食品,这山鸡我是从望都黑市上买的,比吃餐厅贵多了。”许乐认真地解释道,他不是想表功,而是想提醒对方注意,孕妇的饮食应该格外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