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九十九章 热

    “对不起。”许乐抬起头来,很认真地表达着歉意,“林园里面是望都医院,如果你打算不要这个孩子,我这时候就可以送你进去。”

    “然后你就要把这件事情告诉邰家或者我的父亲?”邹郁用一种吃人的眼光看着他。

    “或者选第二条路,把孩子生出来,在怀孕这段日子我来照顾你。”许乐思考片刻后,十分严肃地说道:“其实……你也一直在犹豫,不然也不会用酒精和飙车来试图造成某种意外,既然你也怜惜腹中的孩子,为什么不试着生出来?”

    “生出来?生出来以后怎么办?”邹郁脸色苍白地看着许乐,凄惶说着,联邦的社会环境中,单亲母亲很多,而且还有社会救济,也很少会受到表面上的歧视,可问题在于邹郁不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儿。

    “我会想办法找到施清海。”许乐说完这句话,便下了车,将邹郁一个人留在车上,做这道最难的选择题。

    他静静地靠在厚重的车门上,点燃了一根施公子最喜欢的烟,深深地吸了一口。施清海是他的兄弟,是个孤儿,是被联邦政府追捕的逃犯,身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做的是在刀尖上跳舞的买卖,说不定哪一天就会无声无息地死亡,许乐这些日子一直在担心他,如今却意外地知道,施清海居然有了一个未出生的孩子,有了后代血脉……

    许乐很动容,他很想施清海的这个孩子能活下来,身为孤儿的他,比联邦里大多数人都要更珍惜后代这种事情,他不想施公子断子绝孙。正是这种强烈的情绪,让他一路跟随邹郁,在青山公园路口与那些人生了冲突。

    所以他要威胁邹郁。虽然事实上,如果车厢内的邹家大小姐真的选择了堕胎,他也只会将这件事情永远地藏在心底。

    车厢内外两个人。安静地看着远处望都医院的灯光,只用了一根烟的时间,彼此便拿定了主意。邹郁没有下车,已经说明她已经做好了决断。

    “如果我真的不要这个孩子,我想你大概也不会把这事情传地众人皆知。”邹郁轻轻拨弄了一下光洁额头微湿的丝,没有看他。冷漠说道。

    许乐沉默了片刻后点了点头,说道:“终究还是你自己舍不得这个孩子。”

    邹郁地眼眸里少了平日里那种寒冬里地雪媚之意。柔软了许多。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舍不得什么。她第一个男人很久以前就死了。虽然那个案子一直没有破。但她知道那个她并不太喜欢地男学生。实际上是死在自己亲哥哥地枪下。其实在知道自己怀孕之前。她地脑中便已经有了那个漂亮男人地存在。也从家里地渠道。知道了那人是一名**军地间谍。眼下正被联邦政府通缉……

    这样很好。至少不用理会那个流氓会不会被家里人派军队去打死。估计他在联邦里也没有什么活路可言。邹郁轻笑了一声。笑声里满是寂廖与不知对谁地嘲讽。她转过头去。用一种很奇妙地眼神望着许乐。轻声说道:“既然你认为自己是他地好兄弟。要参合这件事情。那将来有什么麻烦。你就得扛起来。”

    红衣少女邹郁是国防部长邹应星无比娇宠地女儿。是邰家那位夫人都很喜欢地晚辈。无论她是离家出走。还是赌气不归。随着时间地展。腹部地隆显。她怀孕地消息终究不可能一直瞒下去。到时候。无论是邹家还是邰家。只怕都要追问一声。孩子地父亲究竟是谁。

    施清海继续在做他地间谍。在被联邦追捕。自然不可能成为孩子父亲。虽然这是事实。但事实往往是最麻烦地。此时邹郁冷笑说出来地话。便等若是给许乐出了一道难题。如果他要管这件事情。面对着那些压力。他怎么扛?

    此时汽车已经缓缓开动起来。离开了望都医院美丽地夜间林园。向着高公路地方向驶去。许乐双手平稳地放在方向盘上。显得他地双肩并不怎么宽厚扎实。不知他究竟扛不扛得动。

    他没有回答邹郁地问题。因为他习惯了做而不是说。既然已经选择了替施清海保住这个孩子。有些麻烦。总是要面对地。

    黑色汽车还没有开到高公路口,邹郁似乎有些不习惯车厢内地沉默,皱着眉头问道:“你住哪里?”

    “望都。”

    “你来都做什么?工作?什么工作?”

    “今天刚参加果壳机动公司的春季招募,应该进研究所。”

    听到这个回答,邹郁的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她的家庭一直在军方系统内,自然清楚果壳机动公司的门槛,尤其是身旁这个不起眼的家伙居然能进研究所,让她感到了一丝惊讶与小小的佩服。但转瞬间,她眼眸里的异色变成了一抹有些古怪的笑意。

    许乐是个沉默地家伙,但他的脑子其实很好使,听邹郁问了两句话,便知道对方准备给自己再出一道难题,他却只是微微一笑,毫不在意,为朋友做些事情,是应有之义。

    “果壳机动所的工程师,这个身份做我的男朋友,虽然不能让家里人通过,但至少也不是太难听。”邹郁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许乐笑了笑,说道:“这种障眼法,只怕瞒不了你家里人。”

    “所以我今天不回特区,去你家里。”邹郁说完这句话后,浑身放松,倚靠在十分舒服的驾驶位上,眯着眼睛看着窗外沉默的夜景。

    许乐迟疑了片刻,直接回答道:“好。”

    如此干净利落,斩钉截铁的反应,让邹郁再次感到了吃惊。她怔怔地看着许乐的侧脸,有些不明白,这个并不怎么熟悉的家伙,为什么肯这样做,难道真就是因为腹中孩子地父亲?可是难道他不知道这样做会有很大地麻烦?

    “你想清楚了,这可不是什么言情电影。”她冷笑着说道。

    许乐怔了怔,笑着心想自己只是有点儿热血。又不是狗血。先前回答之前迟疑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将所有地问题梳理了一遍,今后可能会有的小麻烦,他并不如何在意,也不会有朋友之间产生误会,造成不可挽回剧情地可能。无论是施清海还是邰之源,都是无比理智冷静的家伙,智商不会低于七十。

    身旁少女腹中的胎儿必须活着,施公子必须有后,整个事情就是这样简单。

    “孩子生下来后,认我当干爹吧。”许乐说道。

    邹郁神情复杂地看了他一眼,觉得自己越瞧不明白这个平凡的家伙,究竟是怎样的成长经历,才会造就这样一个人来。国防部第三新兵招募基地约七公里的平地上。几辆黑色地汽车正停在山坡下一处平地上。已入初春,此地依然严寒,邰之源紧了紧身上的风衣。看着远处军事基地的建筑轮廓影子,忍不住轻轻吸了一口气。他的眼眸里依然平静,却已经开始流露出某种坚毅的感觉。

    按照当初的既定规划,他用一年的时间完成梨花大学的课业之后,便会进入西林军区,投身到与帝国边境部队战斗的前线中,为自己注定将要不平凡地人生,打下了一个扎实的基础,至少是要完备军队这个空白的环节。然而临海州暗杀事件之后。邰之源将服兵役地地点,从西林军区改成了大区……青龙山四州附近。

    这个决定是他独立做出,除了那位夫人之外,大概没有几个人能够明白他的想法。

    这时候电话响起,邰之源看着来电号码,忍不住微微笑了起来,已经很多天没有接到那个家伙的电话了,不知道他在都的招募考试进行的如何,他很清楚对方的能力。并不怎么担心,也没有想过打什么招呼。

    通着电话,邰之源那张瘦削苍白的脸颊,神情微变,有些吃惊,有些愤怒,有些讶异,最后终于变成了苦笑。

    挂断了电话之后,他沉默了很久。对于许乐这个电话。他很满意,对于郁子怀孕的消息。他很吃惊,对于那个孩子父亲的真实身份,他有些愤怒……这是属于某种只有男人才能细细体会地愤怒,虽然邰之源根本没有想过要和邹郁生过一些什么,但知道那个一直喜欢着自己的红衣少女,忽然和那个流氓间谍有了一个孩子,他的心情依然低落下来。

    如果不是许乐那时候跑回了临海,那个叫施清海的人死掉,或许更好一些。邰之源沉默地想着,然后将电话递给了身后一直安静等待着的靳管家,缓声说道:“许乐如果打电话过来,有些麻烦你帮着处理一下。”

    “是,少爷。”靳管家安静地应下。

    邰之源从车上取下行李,背在了自己的身上,在十几名邰家核心工作人员的目送下,沿着山道顺着公路,向着远方的军事基地走去。一直走出了许久,他才挥手拦了一辆通过基地的大

    靳管家一直沉默地注视着他渐渐变小地背影,心中百感交集,少爷终于踏出了自己的第一步,只是隐姓埋名在第二军区的基层打拼,又不知道要受多少苦。

    大巴停在了邰之源的身旁,叨着烟卷的司机,神情不善地看了他一眼,大声问道:“新

    邰之源微微一怔,马上想明白了新瓜是什么意思,看着大巴车上那些神情青涩,强抑紧张的年轻人们,一笑之后大声说道:“报告长官,新兵袁子邰报道!请求搭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