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正文 第十六章 大人物的意志

    嘀嘀,嘀嘀!……温柔却催促之意十足的警铃响彻了整个宪章局,那些穿着黑色西装的工作人员诧异地抬起头来,注视着大楼里各个方向的晶屏。除了上次帝国突然袭击之外,宪章局很久没有出过一级命令了,究竟出了什么事?

    警报声中,中央电脑光幕的画面再次开始闪动,这篇论文的打印件以及它对论文的分析,已经直接出现在了宪章局局长的办公桌上。已经震惊了整个宪章局的警铃,并没让这位老人的面容有丝毫的变化,他冷漠地看了一眼文件上面的内容,唇角微微翘了一下。

    “消失了十二年,终于还是出了尾巴。”宪章局局长没有被文件上面的那个名字所震惊,在他这漫长的一生里,不知遇见过多少的大事。局长将文件递给身旁的文官,站起身来吩咐道:“通知总统办公室和国防部。”

    文官是一位中年人,他从衣架上取下风衣,披在顶头上司的身上,心头微感震惊。响彻宪章局的警铃足以证明当前的事态被中央电脑判断为第一序列之事件,然而局长似乎并不怎么在意,可是如果真不在意……为什么又要通知总统办公室和国防部?

    宪章局局长拄着拐杖,沿着幽静的通道向着宪章局外面走去。中年文官沉默地跟在他的身后,眼光快地在那份文件上扫了一眼,然后看见了那个名字。

    余逢?余逢!

    中年文官的眼瞳迅即缩小,想到了十几年前那场战争,以及那场战争中最令人震惊的一个事件。原来中央电脑找到了余逢的下落,难怪局长要马上通知总统办公室和国防部。

    当年前任总统对着联邦电视台的摄像机誓,一定要将这个勾结帝国,葬送了联邦一万余名精锐军人的叛国贼捉拿归案,而国防部更是因为军中出现了这样一个罪无可赦的叛逃士兵而承受了无比巨大的压力。如果让他们知道机修师余逢还活着,还好端端地活在东林区的某个街区里,只怕整个军方都会愤怒起来。

    通过便携通讯设备,在第一时间内通知了总统办公室和国防部,中年文官向前走了几步,来到了局长的身后,低声说道:“会议定在下午两点钟。”

    “我下午和人约好了打高尔夫。”局长挥了挥手,拄着拐杖继续前行,脚步都没有停顿一下,“宪章局把那个机修师找出来了,至于是国防部派军队去,还是总统派特勤局的特工去抓捕,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下午的会议你代我出席。”

    中年文官愣了愣,他如今的职位只是局长助理,如果按照宪章局一级命令层级的秘密会议,自己是没有资格代表宪章局话的。但他习惯性地没有表示反对,更不会无畏地批评局长在这种情况下还只想着去打高尔夫,平静地回答道:“是,明白了。”

    恭敬地目送着局长苍老却依然挺拔的身影消失在了转角处,中年文官才站直了身体。对于局长大人此时所表现出来的从容甚至是漠不关心,对下午联席会议的无视,并不会让他觉得奇怪。因为他清楚,身为宪章局局长,有足够的资格去俯看总统办公室的幕僚以及国防部里的官员,更何况老局长身后的家族就算在七大家里,也属于历史最悠久,最得民众尊重的那一家。

    宪章局老局长在建筑后方坐上了电瓶车,他把拐杖扔给了秘书,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已经呆了很多年的建筑,心里忽然涌起一丝疑虑和不安。那个叫余逢的机修师,确实是联邦这三百年来最出名的叛国贼,可是这种事情,直接个文书给早已蓄积了十几年愤怒的国防部就好,为什么中央电脑要出一级指令?

    局长那一双深沉平静的眼眸里掠过一丝探询之意,在这些联邦上层的大人物眼中,机修师余逢无论曾经做出怎样伤天害理,惊天动地的事情,依然只是小人物。他不愿意再把心思花在这件事情上,不再思考。

    就在他离开宪章局后不久,宪章局最森严的中枢控制室内,那个光幕依然在不停地闪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透着一股诡异的味道,光幕下方一行小字一现即逝,没有进行任何记录之中,那行小字写的是:

    “一级目标,重新进入视界。”

    ……

    ……

    中午十二点一刻,一列全黑色的车队进入了都郊区的十七研究所,在那些戴着眼镜的研究人员们惊愕的眼光中,联邦调查局的工作人员,封锁住了贮物库,将那名刚刚大学毕业不久的陈姓研究员请回调查,同时那份编号为a3278的证物也被小心封存,而经手此事的副主任也无奈地上了黑色的汽车。

    下午两点正,一个小型的会议在宪章局三楼召开。代表宪章局局长出席会议的中年文官将文件散到早已知情的各个部门主官手中,然后平静说道:“中央电脑给出了一级指令,虽然是机器的分析,但想必也有些道理。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了十几年,但是联邦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一个犯罪分子逃脱法律的制裁,更何况余逢犯下的是叛国罪。”

    一名国防部的上校阴沉着脸说道:“这是军队的耻辱,部长有交代,这件事情必须由国防部主持。”

    “谁主持不是问题。”总统办公室今天派来的只是一位中级官员,他看着国防部的那名上校,认真说道:“关键是要把那个人抓住,这件事情总统先生暂时还不知情,安全顾问认为,既然这个机修师当年是军事学院的高材生,在军方有许多朋友,当年也因为这些关系,让他逃走……这一次的抓捕行动,还是应该由特勤局处理,国防部协助。”

    “大家的目的是一致的,不需要进行过多的争论,为什么我们不来看一下宪章局这边拟出来的行动计划?”宪章局中年文官平静地摁动了一个按钮,计划书出现在了墙上的大屏幕中。

    “这个机修师虽然是个小人物,但如果想要把他捉回都受审,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中央电脑推荐……由西林第四军区完成此次行动,由东林警察总局从旁协助。”

    “第四军区?”国防部的上校点了点头,很满意这个安排,既然是宪章局的建议,想必总统办公室不会有太大的意见,“如果遇到抵抗怎么办?”

    总统办公室的那位官员阴沉着脸说道:“这个机修师不仅是军队的耻辱,也是整个联邦的耻辱,如遇暴力抗法,格杀勿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