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九十八章 关

    “看得出来,你骨子里其实还是一个蹲坑兵,所以对于联邦里拥有财富与权力的阶层,有一种可怜的天然仇视感。”

    邹郁轻轻地抚摩着小腹,那里的突起不止不明显,实际上根本看不出来什么,所以她不知道许乐是怎么看出来自己怀了孕,此时的说话,更大的程度上是用刻薄来掩饰她的微微惊惶。

    许乐的目光太敏锐,跟随封余大叔在金属线路的世界里浸淫多年,尤其是体内练出那股神秘的力量之后,他的眼光更亮更明,零点毫米等级的误差,绝对逃不过他的双眼。人的身体当然与机器不同,而机械师大胆猜测,小心验证的职业特性,让他成功地猜到了邹郁的秘密。

    黑色汽车在望都安静的街道上行驶着,两个人却一时间沉默下来,毕竟不是什么相熟的人,甚至在过往时候是彼此厌憎的人,寻找话题,比在临海州的冬雪中寻找梨花更为困难。

    沉默了片刻之后,邹郁漠然地问到了邰之源的现况。许乐记得先前这个红衣少女就问过一次,可他还是依然平静地回答了,因为他能看出对方的漠然是伪装出来的。

    他现邹郁犹豫了许久之后,依然没有问出那个人的名字,开口说道:“施清海现在是联邦调查局秘密追捕的嫌犯,不过人应该没事,至于他现在在哪里,我真的不知道。”

    听到施清海这三个字,知道身旁的男人猜到了自己的想法,邹郁微白的脸颊上闪过一丝恼怒的红晕,漂亮的眼角刻意刻出几丝刻薄,淡淡嘲弄说道:“祸害活千年,像你朋友那种贱人,想死还真不容易。”

    “站在你的立场上,他最好还是活着比较好,总不能你肚子里的孩子一生下来就没有了父亲。”许乐回答道。

    邹郁腹中胎儿的父亲是施清海,这一点许乐早已经猜到。邹郁虽然不解原因,却也知道他已猜到,然而这句话却是真正地将这件事情摊了开来,红衣少女地心房像是被玫瑰河畔的雪碴子抹了一下,有些酸,有些痛。故而有些愤怒。

    最近这几个月,她的心情一直十分低落,低落的原因却很复杂。被她期盼了很久的双月节舞会,最后以许乐与张小萌的相见为闹剧收场,她感到了羞辱与深深地难过,可是事后,她才现难过失望之余,竟也有些解脱之意。她的父亲邹应星,直接被从国防部后勤部的位置升到了副部长一职。由此看来,邰家依然没有因为舞会上的事情,而就此中断了对邹家的支持。相反,支持的力度还加大了一些。

    这是补偿吗?她有时候会冷笑着想,真正令她的心情堕入谷底,是怀孕的消息。月经不至,验孕纸的颜色变化,让她地心情也开始变化,她开始惘然无助。

    从知道怀孕地那一刻。她就知道孩子地父亲是谁。那张漂亮而挂着刻薄笑容地脸蛋。那对桃花眼。偶尔也会出现在她地想像中。梦境中。可是当她知道那个曾经打过自己耳光。并且和自己有过一夜情地流氓官员。让自己珠胎暗结时……她一时间根本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邰夫人依然偶尔会请她一起喝下午茶。父亲与兄长依然坚信她将来一定会成为邰之源地伴侣。长年来被耳薰目染。潜移默化。邹郁一直将自己看成邰之源地妻子。此时竟怀了别地男人地孩子。她竟生出了一些古怪地羞愧和慌张感觉。就像是偷情地女孩子。被抓到了最实在地证据。

    那个冷酷地、骄傲地、狠戾地红衣女子。只是她地伪装色。真实地那个未满二十岁地少女。在这样地境况下。再也承载不住这多愁苦。

    在家人现自己怀孕之前。她与父亲兄长大吵了一架。借机会搬了出来。开始与联邦上层那个圈子里地同龄人们打混嬉游。看似疯狂。实则内心极为惊恐不安。她开最快地车。喝最烈地酒。日趋疯狂。就是因为她不知道怎样面对自己即将隆起地小腹……要扼杀腹中地小生命。她实在是不忍心。而且有时候她也会怔怔出神想起那个有一对桃花眼地男人。可是任由情况展下去。那又会出问题……

    也许潜意识里。她有某种自毁地念头。不论是飙车还是烈酒。都是用来抹灭自己生命或腹中小生命地方法。

    “先前那些人看我上了你地车。他们没有奇怪。是因为在他们地眼里……或许我骨子里就是一个很放荡地女人。”

    邹郁面色苍白,挂着浓郁自嘲地笑容,看着车窗玻璃外的黑暗街道,不知道这辆车在电子地图地指引下将要开往何方,微有干枯之意的双唇轻动,淡漠说道:“我没想到施清海那个流氓居然会把我们那天晚上的事情告诉你,这是很没品的事情……但是我的男人很多,肚子里孩子父亲是谁,我自己都不清楚。如果你以为那个父亲是你的朋友,今天晚上才会缠着我,那你这时候可以停车了。”

    许乐没有停车,也没有偏转头用极有深意的目光盯着她令她屈服,只是看着车前方,缓声说道:“我不知道你在外面的名声怎么样,就算有,也应该是最近的事情。邰夫人,邰之源的存在,以及你的家庭,都保证了,你不可能是一个随便与人生关系的女生。”

    “我是施清海的兄弟,我知道那家伙确实很流氓,但能够抵挡得住他魅力的女人,实在是太少,而且我很凑巧地知道,你们曾经在一起过。”

    “我听邰之源说起过你,甚至也知道当年你们一起上学时候,那次生在学校街道上的重型卡车撞人事件,说起来,邰之源在这件事情中,对你一直都有所歉疚。”

    他继续说道:“他一直只是把你当成一位自幼认识的朋友……相信我,就算邰家知道你与别的男人在一起,也不会有太过强烈的意愿表达,顶多是那位邰夫人会比较失望。”

    想到邰之源某天的话语,许乐忍不住转过头,下意识里瞄了一下邹郁有着美妙曲线的腰臀一眼,心想这等绝妙的身材,在那位夫人眼里,最关键的居然是好生养。

    不得不说,那位夫人的眼光确实很独到,施清海与身旁这位红衣少女,不过是春风一度,结果女方便珠胎暗结,一方面说明施清海能力了得,另一方面也必须承认邹家大小姐确实……

    邹郁想到了小时候遇着的那次事故,面色微变,紧接着,她又想到了自己此时所面临的绝大困境,脸色渐渐苍白起来。她的眼睛看到了车厢前方的一盒香烟,眉头不禁好看地皱了起来,下意识里取出一根,颤抖着手指点燃了打火机。

    在临海市的高级公寓里,那个有一双桃花眼的男人,家里摆的就是这个牌子的香烟。

    许乐抽烟的习惯,基本上也是被施清海培养出来的,所以他如今习惯抽的香烟,也是这个牌子。

    只抽了一口,烟雾还未从红唇中吐出,香烟顶端的红芒只是微微一闪,一只手便从旁边伸了过来,毫不客气地抢走香烟。

    邹郁恼怒不已,被口中的烟雾一冲,咳了起来。许乐安静地说道:“怀孕的人,不要抽烟,不要喝酒,以后也不要飙车。”然许乐不是刻意如此,但是在这似乎没有目的地的夜车旅程,这些词汇已经反复出现了好几次,钻进了邹郁的耳朵,刺激着她的心情,她终于忍不住了,阴沉着脸,大声吼叫道:“闭嘴!这关你什么事!”

    这时候黑色汽车也刚刚行驶到一处安静林园的侧门处,远处隐有灯光,却格外安静,只能听到林虫草蛙鸣叫之声,头顶繁星当空,两轮月亮分别悬挂在黑暗天幕的两头,十分美丽。

    “我刚才之所以愤怒,是因为你。这确实不关我的事,但你肚子里的孩子和我有关。”

    许乐盯着她的双眼说道:“也许你不想接受这个生命,但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酗酒飙车,最后把自己的小命和肚子里的生命全部报销……不要忘记,孩子的父亲恰好是我最好的兄弟,我当然不能允许你这样做。”

    邹郁气极反笑,冷笑说道:“就算要管,也是施清海这个流氓来管,什么时候轮得到你说话。”

    许乐顿了顿,微微低头说道:“这件事情对你确实不公平,但是施清海现在的境况太危险,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如果你选择不要这个孩子……对他也未免太不公平。”

    “很抱歉,我毕竟是他的兄弟。现在眼下有两条路给你选,一条路是把这个孩子打掉,然后把这件事情永远地隐瞒下来,但是……现在我既然知道了,你想瞒着整个世界,十分困难。”

    “你在威胁我?你怎么能这样无耻?”邹郁不可置信地盯着他的眼睛。

    许乐的头垂的更低,一路上他都在想这个问题,然而想来想去,他也只能选择用这种无耻的办法,来威胁一个天然处于弱势的少女。这不是一个善良的处理方法,并不符合他的性格,但却绝对符合一个东林孤儿的逻辑,在他们这些孤儿看来,有很多东西是最重要的事情。

    比如后代,比如血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