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九十五章 邹

    隔着玻璃,许乐看着那个正在哭泣的红衣女孩儿,不知道为什么,心脏里某个角落被触动了一下,有些酸楚。他知道这辆黑色汽车的玻璃覆膜有些古怪,外面的人根本看不见车内的人,所以他确认,这位姓邹的姑娘肯定认错人了。

    他只是不知道,对方为什么哭的如此伤心。在临海州thirteen——这家用古语来附庸风雅的夜店外,这个红衣女子是极为冷酷骄横的权贵千金,在梨花大学双月节舞会的现场,这个红衣女子是故作平静优雅的富家小姐,但无论是哪个她,都是令许乐非常不喜欢的样子。

    虽然说他和施清海的组合,在这位叫做邹郁、习惯穿一袭红衣的女人面前,无论是精神上还是**上,从来都没有吃过亏。但许乐并不认为,自己会对这个女人有丝毫的好感,有的只是淡淡厌恶。可不知道为什么,在远离临海的都特区郊外高公路上,看见这个女人无助而绝望的哭泣,看着她美丽脸上浓妆渐成墨雨的模样,许乐竟有些同情对方。

    大概是因为前不久,他也曾经无助而绝望地哭泣过。

    “两年见两面,这几个月里,除了寄张新年贺卡,你连见都不想见我,这到底是为什么?”

    “你知不知道,最近这几个月过的有多痛苦?”

    “当然,你是高高在上的太子爷,我是什么?我是家里人双手送给你的女人,还是你瞧不上眼的。”

    “就算我什么都不是,但我们以前毕竟是朋友,难道你就一点不关心我?”

    “我不是要那种关心,只是我现在心情确实很糟糕,有很多话我不敢和家里人说,结果你也消失了!”

    邹郁哭泣着,甚至有些歇斯底里地向着黑色汽车大声喊着。微卷的头披散在她的肩上。画的极浓极艳的妆,此时就像是被雨水冲刷过的彩色漆墙,露出下方凄惨而苍白地肌肤。

    在总医院、在海边,许乐偶尔听邰之源提起过邹家兄妹,更多是邹郁的事情,邰之源让他忘记以前在临海州的那次冲突。因为邹家毕竟是邰家在联邦政府里着力培植的势力。在那两次冲突中,许乐和施清海没有吃亏,甚至占了大便宜,所以他并不以为意,早已将这个冷酷无情的红衣少女忘的一干二净,谁知道今天竟然会在都特区郊外遇见对方,还是一个与平时不同,显得格外绝望而真实地对方。

    许乐知道。这个红衣少女肯定是因为这辆没有标志地黑色汽车。而将自己误认成为了邰之源。所以才会如此愤怒。如此失态。他微微眯眼。不知道怎么解决眼前这个麻烦。但他清楚。不能让对方再继续误会下去。不然如果对方说出一些什么牵扯更厉害地话语。麻烦就会变得更大。

    轻轻摁动了一个按钮。车载电脑马上作出响应。覆着一层膜地车前窗渐渐变得透明。露出许乐那张平凡普通地脸庞。

    邹郁愤怒而生气地话语戛然而止。她愕然地看着黑色汽车里地年轻人。有些疑惑。然后震惊无语。她很轻松便认出了许乐。一想到先前自己地失态。全部被这个可恶地年轻人看到了眼中。便有无穷地羞愧与尴尬涌上心头。这种情绪如此之强烈。以至于最后转化成为了愤怒。

    她狠狠地瞪了一眼车窗那边地许乐。抹了一把脸上地泪水。二话不说。干脆至极地回到了自己地红莲花跑车上。反而留下了愕然无语地许乐。

    看着红莲花跑车启动。许乐地眉尖微微皱了一下。轻点油门。黑色汽车再次开动。远远地跟了上去。不知道他现了什么。让他没有选择远离这个麻烦。

    前后两辆车地度并不太快。在二号高公路上向着二号城区驶去。

    许乐是因为现了什么。所以决定暂时跟着那个冷酷大小姐一段路程。而前方坐在红莲花跑车里的邹郁,却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也没有高离去。

    就在此时,车载电脑的警示声再次响起,一辆全身幽蓝的名贵跑车,从黑色汽车的左车道极越,带起一抹蓝色的光条,瞬间消失在前方地弯道处……度实在是太快了,许乐的大腿根部微微地抽搐了一丝,感觉到了一丝紧张和一丝肃然。

    因为他现当这辆全身幽蓝的名贵跑车快进弯之后,前方的红莲花也瞬间提,两辆车同时挟着恐怖的度,向着二号高公路的尽头驶去。

    在那次与联邦调查局的追逐战后,许乐爱上了开车的感觉,也恶补了一下关于汽车方面的知识,先前那一眼便认出那辆浑体幽蓝地跑车的厂牌是银灵,全称银色幽灵,而幽蓝色的银色幽灵,更是这一系列里最贵的那种,一旦马力全开,度十分惊人,只是也格外昂贵,不是一般的权贵子弟能够拥有的座架。

    邹应星已经成为了联邦国防部的副部长,再怎样背景惊人的二代人物,也不可能真的伤害到邹大小姐,而且许乐更是找不出任何理由,会去担心那个冷酷大小姐地安全,可不知道为什么,他沉默了思考片刻后,一脚将油门踩到了底。

    黑色地汽车在都郊外的暮色中,顿时化为一道黑影,比前方地银色幽灵更像真的幽灵,顺滑无比,稳定无比地快跟了上去,远远地缀在了一蓝一红两道风线的后方。

    许乐的脸色沉重,眼眸里浮现出淡淡的怒意,双手轻柔地放在方向盘上,双眼直视街道正前方,任由车载电脑搜寻着自己的目标。

    黑色汽车已经进入了都二号卫星城,被称为望都的城市。此时街道上行人车辆已久,显得十分热闹,而他一直跟着的两辆跑车,早已经没有了踪影。

    许乐不是因为跟丢了对方而生自己的闷气,而是因为先前亲眼目睹了那两辆跑车的飙车行迳。实在是高兴不起来。在这样人群密集的地带,红莲花与蓝幽灵两辆跑车竟没有怎么减,一路连闯好几个红灯,险象环生,有几次险些要撞上过马路的行人。

    虽然邹郁和那辆蓝幽灵跑车里里地人,驾驶技术确实十分娴熟。最终没有造成什么惨剧,但是在后方目睹这一切生的许乐,心情已经沉了下来,不将联邦普通公民性命当回事的人物,实在令他很是不耻。

    在高公路上,许乐驾驶的黑色汽车一直远远地跟着前方的两辆跑车,高行驶的黑色汽车,依然保持着稳定地运行轨迹,让人会产生一种视觉上的错觉。但是度却已经和前面两辆名贵跑车接近……只是进入市区之后,许乐可做不出来混帐至极的飙车行为,只有眼睁睁看着那两辆车卷着青色的树叶。消失在了街道前方。

    望都市偏僻的高架路下,路灯黯淡,安静异常。靠着青山公园处的上山道口旁,停着五辆样式颜色各异,却都是极为豪华名贵的跑车,其中一辆艳红色的莲花跑车前盖有些变形,正顶着山石护墙上,一旁便是深约一米的山水下泄沟。

    几个衣着不凡地年轻人,正凑在那辆红莲花跑车旁轻声说着什么。他们都没有注意到,一辆黑色的汽车像幽灵一样缓缓地行驶了过来。

    隔着车窗,许乐远远地看着那辆被撞毁了的红色跑车,现车后方邹郁正蹲在山水沟旁不停地呕吐,不知道是受了震荡,还是受了惊吓地缘故。

    许乐沉默地看着那边,心里总有一丝怪异的感觉,虽然他知道自己心里的猜想有些荒唐,但是如果那个猜想是真的。他必须亲口从对方嘴里得到证实,因为对于他来说,事关他最重要的朋友,不能轻忽。

    那些衣着不凡的年轻人肯定是麻烦,许乐不想惹麻烦,他本想等着对方那群人散了后,再私下找邹郁询问,但是忽然间,他现那几辆车似乎准备还要在上山的夜路上继续飙车。而且正在呕吐的邹郁。似乎也要换车继续的意思。

    在夜晚地山路上飙车,太危险了。

    许乐将车开了过去。开到了那个红衣少女的身边,车门自动打开,他犹豫了片刻,放下车窗玻璃,递过一瓶纯净水和一张纸巾,说道:“要不要上车歇歇?”

    当黑色汽车靠近青山公园路口的时候,那些衣着不凡的年轻人都注意到了,尤其是其中几个对汽车颇有研究的人,一听黑色汽车所出的声音,便感觉到了异样,眼睛亮了起来。

    邹郁有些惊愕地接过水,脸上的妆容因为先前的泪水,依然一塌糊涂,尤其是此时渐渐干涸之后,看上去更是古怪。她接过纸巾和水,没有喝水,反而是将脸上擦了一遍,看来无论处于什么样的情况下,女人总是最在乎自己地那张脸。

    沉默了片刻后,不知道什么原因,她居然真的绕到了那一边的门,上了黑色汽车。

    “为什么跟着我?从高公路一直跟到这里,你不是张小萌的男朋友吗?”

    坐在副驾驶位上,邹郁很自然地解开了红色短风衣的扣子,冷笑着说道,虽然不见得是把许乐当成了迷恋于自己容貌的家伙,但话语里的刀锋却朝着那个方向飞了过去。

    不得不说,邹郁是个很漂亮的女子,尤其是此时脸上浓妆尽去,露出下方真实娇嫩的肌肤,才回复了她真实地年龄,平添几分光彩。

    “张小萌……死了。”许乐沉默片刻后,轻声回答道。

    黑色汽车内顿时陷入一阵怪异地沉默,邹郁似乎想说些什么,但终究只是一味冷笑着,没有开口。

    许乐微微眯眼,看着邹郁红色风衣下的小腹,很随意地问道:“几个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