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九十四章 红莲花

    之所以许乐一直将那个黑梦,以及随后在视网膜上,脑海中所浮现的那一系列图片,当成了封余大叔留在芯片中的东西,而没有往别的方面去联想,这是因为人类的思维惯性。许乐既然知道那块芯片有问题,自然当出现奇怪状况后,便会向那个方向去思考。他自然不可能会想到,是人类社会的宪章光辉,造就了如此奇妙的后果,因为他一直以为,只要被宪章局现自己芯片的问题,那么迎接的自己的,必将是逃犯的末路。

    对于许乐而言,更为有力的证据,其实是那些图片中夹杂的各色美女图,裸女图——除了那个好色的,经常去疗养中心嫖娼的大叔,还有谁会将这些没有用的色情图片,用如此尖端的科技手段,封存在芯片中,放在自己的脑海里?

    许乐的唇角泛起一丝苦涩的笑容,自言自语道:“这个好色的家伙,究竟该叫你封余……还是靳教授呢?你以前究竟拥有多少个身份呢?”

    在东林大区被联邦军方追捕,在河西州郊区换上了全新的芯片,按照封余大叔留下的方法离开满是矿坑的星球,拿着一封至今不知道内容的推荐信进了梨花大学,在图书馆区里意外地进入了区,从而认识了邰之源。

    体内的神秘力量,这种力量与冰冷金属机甲之间隐隐的那种联系,昏迷后的黑梦,梦中的画面……

    一环接着一环,时至今日,许乐已经有很大的把握判断出,这一切都和封余有关,至少某些环节绝对是某人刻意安排的后果。他不知道这种安排是好是坏,但他至少知道,自己还活着。活着的另外一面是,他已经知道。自己不再是普通人,自然不能奢求还能过普通人的生活。

    扶在方向盘上稳定的左手,手腕上是并不起眼的金属手镯,许乐眯着眼睛看着手镯,想着里面灿若星辰的芯片。他也曾经想过,是不是应该把手镯里所有地芯片都试一下。看一看那些芯片所代表的身份和人生,但是换装芯片时的痛苦让他有些心悸,而且他很担心这种不必要的行为,会不会触动无所不在的宪章光辉,所以他一直没有冒险,而是按照自己的性格慢慢来。

    还有一个深植于他内心地念头,也让他暂时没有动用手镯里的其余芯片——在他的猜想中,封余大叔在来到东林大区之前,肯定就像一个化身三千的神秘幽灵一样。在联邦的星空里飘浮,周游世界——而这种注定不可能在每一个地方长久,注定要与身周的人或事生生分离的生活方式。不是许乐想要的。

    左手微动,汽车缓缓启动,带着低沉而悦耳的轻鸣声,像幽灵一样驶出了地下停车场。

    没有明显标志、看上去十分普通地黑色汽车行走在都特区的街道上,许乐面无表情地注视着车旁的街景,争取能够尽快地离开电子地图地提示意,熟悉都的大街小巷。选择研究所而不是工程部,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果壳工程部在港都市。研究所在都特区……而即将轰轰烈烈展开的总统竞选,最终的战场,肯定是在都特区。

    他必然会留在这个战场,看着那个叫麦德林的议员,究竟会有怎样的下场。

    许乐从来不认为邰之源欠自己什么。而且他很清楚。身处那个阶层地大人物。就算尊重友谊这种东西。可是在家族地利益面前。依然什么都可以舍弃。他不可能将所有地希望。都放在那位远方友人地身上。他必须亲自看着。如果将来一切不能如他所愿。或许他会亲自做些什么。

    至少邰之源送了他一辆他非常想要地汽车。

    在临海州地风雪中。跟随施清海在联邦调查局地追捕中逃亡。那一段公路上地狂奔经历。深切地影响到了许乐。第一次开车便开地如此疯狂。那种风驰电掣地快感。紧张而亢奋地情绪泄。还有那种人与机器完美统一地感觉。都让许乐爱上了开车。这和操控机甲地感觉很像。但是更直接。所以快感更强烈。虽然如此。但这时候行走在都大街上地黑色汽车。却开地格外稳定。度始终保持在七十公里每小时左右。这是性格使然。在大众地面前。许乐始终还是那个有些闷、有些木地家伙。

    都特区占地面积并不大。却集中了人类联邦所有地重要政府部门以及管理委员会下属地各事务机构。再加上那些横亘于数个星系间地大型企业总部。已经没有太多多余地土地。所以特区内地居住成本相当地高。直至今日。除了那些属于联邦政府所有地高级小区。竟是无法形成成片地生活区。

    生活在都地一般联邦公民。都会居住在都特区周边一百公里左右范围地七个卫星城里。许乐事先租好地公寓。就在二号城中。

    绕过分流路。黑色汽车无声无息。十分稳定地上了二号高公路。开始并不引人察觉地开始加。不知道是这辆汽车地稳定性太强。还是驾驶者地能力太好。渐渐过一百公里每小时地度。却没有带来任何高地感觉。

    舒缓的音乐响起,许乐按了一下触屏,调出了车载电脑系统,开始一边驾驶汽车,一边用心地学习这辆车的相关事宜。临海州地下停车场暗杀事件中,这种黑色汽车无比强悍的抗攻击能力,给许乐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他知道这辆车绝对不会像外表看上去那般简单,只是在都机场处拿到车后,他没有太多时间研究,也不知道这辆车的工艺还有哪些了不起的地方。

    正在许乐入神的时候,忽然间车载电脑出了嘀嘀报警的声音。

    “嘀……嘀……危险车辆靠近。”

    许乐神经猛地崩紧,却还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就只看见左侧一抹鲜艳至极的红影,倏的一声车而过,只留下了一阵劲风……

    警报解除了,许乐默然地看着绝尘而去的红色跑车,认出那是一辆联邦最顶级的名车之一莲花,而红莲花更是这种名车系列里最显眼,也是最昂贵。

    之所以昂贵,是因为红莲花跑车使用的并不是清洁能源,甚至不是用的复合动力,而是采用的老式汽油引擎。说的是老式,但输出功率却比电动汽车或复合动力车要大了许多,用肉眼判断,许乐断定那辆红莲花跑车过自己时的度,至少过了两百。

    都特区高官权贵云集,自然也有一批年轻的特权阶层,这些富有的年轻人可以不用服兵役,整日无所事事,便只能在精神世界里寻觅补充,有的人或许会埋书海,有的人会沉沦欲海,有的人会四处探险,但更多的人还是选择了找寻各式各样的刺激。

    飙车毫无疑问是最有历史渊源,最为风行的一种。

    毕竟是都特区,无数的势力,无数的媒体都盯着这里,这些权贵后代们表现的还比较收敛,而其余的各州,这些权贵后代们表现的更为嚣张。许乐也曾经听说过,都特区的这些权贵子弟们,不怎么愿意在特区城市的街道上飙车,因为这很容易为他们的父辈惹来麻烦,而且特区高官太多,谁知道会惹上什么惹不起的麻烦?

    这些权贵子弟飙车的地点,大多选择在出城的道路上,尤其是通往几个卫星城的高公路,以及卫星城内部的街道。许乐没有想到,自己刚到都特区几天,便遇见了飙车族。

    被那辆红莲花跑车,以一种危险的姿态,挑衅的态度越而过,许乐的心情没有丝毫变化,和他的年龄不同,他已经经历过太多事情,自然没有那么易怒,也没有那么争强好胜。

    就如同他这时候正在开的黑色汽车一样,隐而不是共同的性格特征。

    许乐没有惹事的冲动,然而事情却主动找上了他。他看着前方那辆越来越慢,渐渐清晰的红莲花跑车身影,眼睛渐渐眯了起来,对方放慢度,肯定是在等什么,只希望不要是等自己这辆不起眼的黑车。然而令他有些无奈的是,那辆红莲花跑车的目标就是他,尤其是当他将度压到三十公里每小时,已经出了高公路的限时,那辆红色莲花依然没有因为他的退让而离去,反而是同样降低了度。

    最后这辆红莲花跑车……令人震惊地直接刹车,猛然在许乐的眼前停了下来,死死地挡住了黑色汽车的去路。

    许乐眉头微皱,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一个女孩儿从红莲花跑车上下来,直接走到了黑色汽车前方,冷冷地看了过来。

    在初春峭寒的天气里,这个女孩儿穿着一袭红色的短风衣,风衣将将及膝,露出那对充满诱惑力的腿。女孩儿冷冷地看着黑色汽车,眼光却渐渐转为凄冷,甚至有些绝望,泪水喷涌而出,将她眼上的浓妆哭成了两行黑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