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九十三章 他

    这名白老人家走进会议室时,数十名考生,还沉浸在听到许乐名字所带来的震惊中,忽然听到这么大的声音,众人好奇地望了过去,不知道这位突然出现在果壳机动公司会议室的长者,为什么会喊出许乐的名字?

    有些考生甚至开始猜想,是不是许乐先前在考试中作了弊,此时被公司查出来了?也对,如果不是作弊,这个蹲坑兵出身的旁听生,怎么可能通过考核,甚至还比三院最优秀的学生表现的更突出,被工程部的人事主管挑中。还有些人甚至开始美妙地幻想,如果许乐被剥夺资格,逐出会议室,会不会轮到自己进入那个七人名单?

    看见那位直接冲进会议室的白长者,台上的几名考官纷纷恭敬地问好,只有工程部的人事主管何塞先生眉头皱了起来,一言不,狠狠地瞪了两眼身旁的秃顶考官。

    那位秃顶考官愁眉苦脸说道:“何主管,研究所最近也急缺人手,尤其是这位,这两天一直在人事部呆着骂娘,不是我故意透露,考核的成绩他肯定看见了。”

    这时候一名考官向会议室里的考生介绍道:“这位是本公司研究所的沈教授。”

    听到研究所三字,会议室里的考生们都有些傻眼,如果说工程部是果壳机动公司技术方面最顶尖的部门,那么研究所则是整个果壳机动公司的基石,无数年来,为果壳机动公司以至联邦,提供着源源不绝的智慧果实与研究成果。只是这个高高在上,地位尊崇的研究所,向来只是与各大院校的教授们签订合作协议,从来没有听说过经由人事部门进行招募,这位老教授怎么会忽然出现在会议室?

    “谁是许乐?”研究所来的沈教授,根本没有理会那位考官的介绍,也没有理会何塞主管的眼光。对着台下的考生们大声喊道。

    许乐一头雾水,站了起来,举手示意道:“我是。”

    沈教授打量了他两眼,又看了一眼手中打印出来的试卷,满意地点点头,说道:“虽然基础知识差了些。但也勉强能用了……你,跟我走。”

    这个叫许乐地蹲坑兵,不止被工程部瞧中,甚至将要成功难得一见的,直接被招募的研究所工作人员!

    这个事实令会议室里的气氛显得更加奇异,许乐身旁的周玉眼中都露出了震惊的神色,许乐微张着嘴,也不明白究竟生了什么。而会议室内考生们地目光,都落在了站立着的他身上。羡慕、嫉妒、震惊、怀疑,各种情绪不一而足。

    坐在第一排地朴志镐也正盯着许乐。被金色丝遮住些许地细长眼眸里。充满了不可思议与嫉恨。

    那位来自研究所地沈教授。对身边地人事部考官说道:“帮他办手续。”

    就在此时。一直沉默地何塞终于忍不住开口了。说道:“慢着……这位考生已经被我们工程部挑了。”

    沈教授看着他皱了皱眉头。说道:“我手里地课题需要人手。你们工程部几千个工程师还不够你用地?”

    “工程部又不是宪章局人委会。我们也没有多余地人。”何塞主管寸步不让。

    “研究所要人。你们工程部居然还抢?难道非要我闹到董事会去?”

    这只是一件小事,当然不可能惊动到果壳机动公司的董事会。但是沈教授的这句话说地极有信心,毕竟研究所在公司中的地位不可动摇。

    “关键是考生自己的意愿,董事会也不能违背职员意愿,随意调动。”何塞冷冷说道,接着转过头,对着台下的许乐说道:“不要被研究所的名头吓住了,年轻人去那种死气沉沉的地方,保准你三天就想调出来,而且我看过周教授的推荐信。你的动手能力才是最强的,工程部才是最适合你地部门。”

    此时会议室里的人都已经傻眼了,尤其是台上那几名考官更是苦笑不已,哪里会想到今年的春季招募,居然惊动了公司里的两大部门,最关键的是,这两大部门居然为了一个考生抢了起来。

    三十七宪历什么最贵?果然是人才啊。

    果壳机动公司的侧门,考核结束的年轻人们纷纷挥手再见,只是他们望向一院那个圈子时的目光。不禁有些复杂。这一切都是因为站在周玉身边的那个家伙地缘故。

    一头金的朴志镐,缓缓走到第一军事学院众人面前。先对周玉微微颌打了个招呼,然后死死地盯着长相普通的许乐,沉默片刻后问道:“我依然不明白,研究所和工程部是因为什么看中了你。”

    安达厌恶地看了这人一眼,粗声粗气地说道:“你傻叉啊!当然是考的牛叉啊!”

    第一军事学院的学生们,本来对许乐也没有什么好感,甚至最先前的时候,也曾经嘲讽过他。但是在周玉的影响下,他们的表现要比那些考生要好的多。尤其是安达此时已经觉得许乐是个很牛叉地人,又好像是周玉地朋友,当然要站出来当一尊门神,扮一扮黑脸。

    朴志镐走后,周玉笑望着许乐,说道:“回学校的大巴在等我们,你同不同路?”

    许乐摇了摇头,两个人互留了联系方式,便挥手告别。等到侧门处已经回复了安静,他才收回了投向街道中地目光,走进了花坛边的自动通道,向着西十三街角的停车场走去。

    都特区地下层的停车场,规划的十分清晰,而且这些停车场格外的大,足有五个足球场。许乐在幽暗的灯光下紧握着扶手,心里的感觉有些异样,临海体育馆地下停画场的碎尸血水机甲,一直是他脑海中一段比较压抑的记忆。

    自动履带式通道,带着他的身体在停车场里前行,他眯着眼睛想着,最后一次踢足球还是什么时候地事了?好像是六七年前在钟楼街背后。和维子他们一起玩的,自从认识了封余大叔,开始修理家电之后,就再也没有踢过了。

    来到停车场区,许乐按动了手中的钥匙,不远处一辆黑色的汽车自动点火。出轻微的呜鸣欢迎声。他看了一眼停车场上方写的字样,忍不住笑了笑,想起了那个在区里结识地年轻人。

    黑色的汽车没有任何标志,是邰之源离开前送给许乐的礼物。坐进汽车之后,许乐没有马上离开,而是沉默地闭起了眼睛,开始回想今天在果壳机动公司里生的一幕一幕。

    靠在舒服的座椅上,许乐闭着眼睛,似是要睡着了。进入果壳机动公司。一方面是因为这是他一直以来的理想以及向某人承诺的将来,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他需要解决一些十分困扰他的问题。

    他脑子里地那些画面太奇怪了。有很多张结构图根本不知道是什么用途,今天在考核之中,找到了一张极为类似的结构图,令他坚定了自己的决心。他必须更快地弄清楚自己身体里生地奇异事情,必须弄明白那个古怪的黑梦究竟是怎么回事,如果说这些事情的生,和自己颈后的芯片有关,那他就必须弄明白这块伪装芯片的秘密。联邦在这方面最顶尖的地方,就是联邦科学院以及果壳机动公司。

    今天他的表现以及事后造成的轰动,与他一直以为保持的行事作风完全相背。因为他知道在像果壳机动公司这样地尖端企业之中,以他的能力,根本谈不上藏拙,要在无数优秀的同行之中爬升,要在极可能短的时间内,接触到联邦的技术核心,他必须全面地挥自己的能力。

    只有技术才能亲近技术本身。

    也正是基于这个原因。虽然那位工程部的人事主任,在办公室里不厌其烦地向他讲解两者的优劣。以及研究所的问题,可是他还是选择了跟随那位沈教授进入研究所。毕竟果壳公司研究所在微芯片方面地研究,是联邦公认屈一指的。

    许乐清楚自己在机修方面确实有些天赋,而跟随封余大叔的几年里,也从那些修理家电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地掌握了很多联邦高端设备的知识。可是他更清楚,如果不是那个黑梦给自己留下了那么多奇怪的结构图,今天考核中最后那道题,自己肯定没有太多的办法。

    一念及此。他睁开双眼。眼眸里流露出一丝追思之意,右手下意识里摸到了自己的后颈处。虽然指腹没有感觉到任何突起,可是他知道下面就有一块极为微小的芯片。

    “大叔才是真正牛叉地人啊。”许乐在心里感叹道。

    他一直以为因为大脑异常放电而呈现在眼前地结构图,是大叔留在芯片里的资料,虽然他不明白这么多地资料,怎样整合在一张微芯片中,可是他清楚地明白,自己的大脑此刻已经等于了一个极为庞杂的资料库。

    他所不知道的是,他脑海中的那些结构图,甚至有些是联邦科学院的数据库中都没有的东西,而且这些图片也不是大叔留在芯片中,而是一个伟大的庞然数据存在,为了唤醒昏迷中的他,而采用的第二类联系方式。

    他所不知道的是,他是这个宇宙中运气最好的逃犯。

    (以后几天都是更新一章了,汗,我会尽量早些回来的。另外:这个月我一直没有拉月票,很轻松愉悦……但忽然此时动心了。更新越少,越想拉拉票?呵呵,大家把手里的月票投给我吧,看看榜上能有什么好玩的事情生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