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九十一章 答案

    (那些名词儿……太伤脑筋了。)

    渐渐有越来越多的考生离开了会议室,这些年轻人有礼貌地在室外保持着安静,隔着落地玻璃,注视着前面的同行者。然而当他们看到后方那个面色有些白,一动不动的年轻人之后,有些人的眼睛里闪过笑意与微讽之意。

    最后一道大题,这些考生只能凭借着课堂上的些微了解,做出尝试性的解答,他们都是很优秀的学生,知道在光屏前再坐几个小时,也不可能忽然开窍,所以只有然离开会议室。

    然而那名蹲坑兵出身的旁听生,居然还一动不动地坐在光屏前。

    此时还留在会议室中,认真思考最后那张结构图的学生已经不多,都是像周玉这样的人物。面色微白的许乐,沉默而吃力地看着光屏,这画面落在三大军校学生的眼中,他们自然不会认为许乐是像周玉那些人一样在认真地思考解题思路。

    许乐一直没有动,脸色有些苍白,额角甚至能看到汗滴,会议室外的考生们很自然地认为,这个家伙肯定是看不懂题,却倔犟地不肯离开,害怕丢了面子,正陷入一种两难的局面里。

    有的人会同情这个可怜的蹲坑兵,但更多的人则是用一种嘲弄轻蔑的眼光看着角落里的许乐,在他们看来,既然没有这种水准,就不应该来丢人现眼。

    沉默了很久的许乐,终于动了,他举起手指,将光屏上的图纸放大到最大倍数,然后移到了右下侧的一处复杂结构处,然后……他再次沉默,眯着眼睛盯着那里,眼睛眨都没有眨一下。

    谁都不可能现。在他的眼前的空气中,大脑皮层异常放电所带来的画面正不停地浮现,电子喷流器的三维解析图,就像是幻灯片一样不停地闪过,并且和光屏上放大到最大倍数的图纸进行对照比较。

    有现成的图纸做为参照物,许乐地思路明确了许多。要解决电子流喷器最大侧向值的控制,关键便在于能够影响到直喷加曲线的那串芯片组联结。

    思路已经确定,许乐却依然没有开始解题,而是开始快地在脑海中,进行那些虚拟的推算。这只是一种极为模糊,甚至是凭借着直觉的推算,因为非常可惜的是,果壳机动公司地考核给的时间太少,而且也没有大型计算电脑作为工具。要完成真正设计所需的海量计算,根本不可能。

    所以许乐只能按照这个思路。给出一些可能性地解题方案。他眯着眼睛。看着眼前地两幅结构图。开始寻找下手地地方。问题在于。这个未知大型装置已经是一个极为完备地闭合系统。如果要修改电子喷流器地芯片联结。必然会影响到系统地其余部分。换句话说。如果按照许乐地思路进行解题。那么他所面临地困难。将不仅仅是电子喷流器。而是整张结构图都要进行改动……

    对一个完整系统结构设计进行改动。这需要无数工作人员。耗时许久。经过无数次实验才能完成。哪怕仅仅是概念性地设计改动。依然需要大量地工作。最关键地是。对于这些考生来说。已经被学院派教育培养出了某种既定地思维模式。谁也不会想到。一道招募考试地题目。居然要考生按照如此疯狂地思路进行解答……

    许乐没有这种既定地思维模式。对于机械电子系统地思路。他依然保持着修理电器地思路。跟随封余大叔这么多年。这种看法早已经在他地脑海中根深蒂固。在他看来。无论是如何高级地系统。其实和家用电器上面那些简单芯片组。并没有什么本质上地差别。顶多就是复杂一些。

    这种很变态地理念。让许乐地思路与众不同。他不知道这张结构图是联邦某型战舰地主炮激装置。就算知道了。他脑海里地想法也不会有丝毫迟疑。

    大叔说过。只有人体才是第一序列机器。其他地都是金属以及线路地无趣组合。没有本质差别。

    光屏上放大到最大倍数地结构图。早已经从电子喷流器地位置。移到了别地位置。许乐脑海中。或者说眼眸前像幻灯片一样闪过地图纸。也不知道变换了多少张。

    动一处则影响全局,好在他视界中的那些结构图,就像是资料库一般,随着他的强烈意愿,不停地调用出无限量的结构模型,与光屏上的结构图进行叠加对照……这个过程许乐越来越熟练,他隐隐想到,自己应该是拥有了某种很可怕的能力。

    他的心中激动起来,脸上却依然一片平静,面色微白,眯着双眼,盯着面前地光屏。

    考核结束地时间还没有到,绝大多数的考生已经离开了会议室,他们当中有地人虽然计算出来,最后那道题的问题应该是出在电子喷流器上面,但是无论他们怎样推算,现自己都不可能在不破坏整体系统精密性的前提下,改动那一部分的设计,所以他们开始以为是自己走错了方向。

    这种大型装备系统,如果要进行全新设计,那不是单一部门能够完成的事情,自然也不可能成为考核中的要点。所以最后离开会议室的这些优秀学生,将思路放到了结构图的其余部分,并且有几位成功地捕捉到了一些问题,进行了相应的改动,虽然依然不能满足试题的要求,但已经算是极为不易。

    周玉是倒数第二个离开会议室的考生,他的眉头微皱,明显不满意自己对最后一张结构图的改动,只是他清楚自己已经做到了极致。走出会议室,来到安达的身边,顺着安达嘲讽的眼光往会议室里望去,周玉看到了面色微白的许乐,不禁疑惑问道:“他还没出来?”

    “客观题可以蒙。最后这道题只怕他连题目都看不懂……”安达压低声音耻笑道:“我们出来的早,一直看着那家伙盯着光屏呆,就跟个傻子一样,脸都吓的白了。”

    周玉皱了皱眉头,总觉得事情不应该是这个样子,他对那个叫许乐地家伙……有着连他自己都不怎么明白的信心。

    在会议室旁边的办公室里。上午刚刚面试了许乐的果壳机动公司工程部主管何塞,仔细地看着光屏上传送过来的考生答案,最后落在了许乐的答案上,忍不住惋惜说道:“看来这个年轻人地基础知识比我想像的要好很多,前面可以过基数线……只是最后这道题对于他来讲,确实难度太大,这种系统结构他不可能看见过。”

    已经快要截止交卷时间,许光的试卷上,最后那一页光屏。依然是一片空白。何塞主管忍不住摇了摇头,忽然间,他的眼瞳微缩。盯着光屏上即时呈现的那些字迹与线条,再也不肯离开……

    半晌后,何塞的脸色微微有些通红,指着光屏上许乐的答案,不停地点着手指。旁边的考官看着他这副模样,不禁有些担心,问道:“怎么了?”

    “人才!人才!”何塞深深地吸了口气,满脸含笑地看着光屏,说道:“工程部要这个人。”

    四周的考官好奇地调出了自己光屏上地答案。看了半晌之后,脸色都变得极为精彩,他们根本都没有想到,那个蹲坑兵出身的旁听生,居然能写出这样的答案。

    他们都很清楚,最后这道试题是三个月前,工程部那些怪物工程师刚刚解决地难题,由于牵扯到联邦的军事机密,事前还让这些学生们签署了保密协议。

    这次的招募考试。果壳机动公司根本不指望这些刚毕业的学生,能够完成这道题目,只是想从中考核一下应聘者们的思路。而眼下这个叫许乐的年轻人,虽然没有能够解决这个问题,但是那些略显粗糙的图纸改动以及下方的备注说明,都隐隐是向着那个正确的方向在走……

    “这名考生好像很熟悉主炮基台系统……真是不可思议。”那名秃顶考官犹疑着说道:“不过在第三转域地图纸改动,还是出了大问题。”

    “出问题怕什么?”何塞死死地盯着光屏,大声说道:“关键是这小子的思路……胆子这么大的家伙,现在太少见了!”

    许乐叹了口气。放下了手中的绘图光点笔。走出了会议室。临近考核时间结束,他才将脑海里对比试验了很多次的设计改动。写到了光屏上,问题是他现依然有很多问题,最关键的是,在这短短的时间内,他只能进行概念上的模糊改动,却距离题目的要求还有十万八千里。

    “最后那道题感觉怎么样?”在会议室外面,周玉望着他微笑问道。先前看着许乐最后才开始动笔,他已经隐隐猜到了一点什么。

    “太难,根本做不完。”

    许乐虽然不知道对方已经认出了自己,但从机甲对战开始,他便对这个一院地王牌学生很有好感,老实回答道:“这种大系统的设计改动,不是我能搞定的事情,就算不需要实验数据证明,单只设计改动,至少也要好几个月的时间。”

    全系统设计改动?周玉心头一惊,正准备说什么,一旁的安达已经无比嘲讽说道:“吹,继续吹,马上考官就会公布成绩,我看你到时候还怎么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