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九十章 考核

    “蹲坑兵!你说这世道究竟是怎么了?我们辛辛苦苦在魔鬼教官的皮鞭下熬了四年半,别人只要去服一年半的兵役,再去什么狗屎大学旁听一年半,就能和我们一起考试。”

    “大概修理电器在行,机甲中枢芯片组的三十七截面图,都能把那小子绕成白痴!”

    周玉安静地看着许乐消失在走廊处的背影,听到身旁的议论声和轻蔑评论声,表情依然纹丝不动,五年的军事学院生活,让这位优秀的军官生,拥有极好的自律与控制,所以他才能如此平静。

    为了准备迎接帝国的侵略,国防部从几年前便开始实行全面人才计划,三大军事学院的优秀毕业生,在正式进入军队之前,都会在各大机动公司里进行培训与工作。本应直接进入军队从初级军官做起的周玉,也正是这个全才计划的一分子。

    拥有浓郁政府军方背景的果壳机动公司,自然是这项计划的选。只不过果壳机动公司的董事会,终究是独立于政府外的存在,所以这项全面人才计划的实行,并不以国防部长官们的意志为准绳,三大军事学院的毕业,依然要经过果壳机动公司的独立考核。

    周玉是第一军事学院理所当然的王牌,在同学们中拥有极高的威信,当他离开餐桌的时候,一院的毕业生们几乎同时放下了食盘,跟上了他的脚步,从而也听到了他与许乐的那几句对话。

    “别理那个傻叉了,周玉,下午考核的时候,你可得拉兄弟一马,操控机甲没问题,背线路图也行,万一真要搞什么务虚设计,我可没那个脑袋。”

    听到傻叉两个字。周玉回过头,冷冷地盯了一眼身旁的安达。这个四肢达没头脑的一院学生是他的好友,但是在这个时候,周玉只是想到,半年前的梨花大学之行,安达操控的蓝黑色机甲。被某个黑色原型机甲揍成傻叉的模样。

    第一军事学院访问梨花大学,在机甲对战室内,周玉曾经与那台神秘黑色机甲里地机师,进行过几句简单的对话。他对那台黑色机甲的操控,一直记忆深刻,对那个人的声音也记的极为清楚。

    所以先前在食堂里,许乐的声音响起时,周玉便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点,还专门提前离桌。与许乐说了几句话。

    几句话之后,周玉确认了一个事实,这个梨花大学地旁听生。就是黑色机甲里的操控者!

    “如果我是你。就不要在那个叫许乐地人面前太过嚣张。不然将来你要挖个洞钻下去。”周玉盯着安达地双眼。说道:“不要说我没提醒你。实习地时候你也进过果壳机动公司地地下层。知道那下面全部是合金。我只担心你会挖不动。”

    此言一出。围拢在周玉身旁地一院学生们。不禁哗然。他们不明白周玉怎么会对那个人有如此高地评价。心中也不怎么相信。

    周玉看着四周同学地脸部表情。似笑非笑说道:“如果你们不信。我们可以打个赌。今天下午地考核。他绝对能过基数线。”

    一个民办大学地旁听生。能够操控原型机甲和自己打成平手。这需要怎样地对机甲地了解?周玉如此想到。

    六十分地基数线。好像真地很难过。

    许乐眯着眼睛。看着面前光屏上地试题。手指下意识里靠拢。微微转动。就像是在转运一把原始地十字工具刀。每当陷入某种困难地时刻。他总有这种下意识地动作。

    光屏上的题目并不多,总页数只有三页,许乐从第一道题开始做起,做到第四道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感觉到困难。正如那位果壳机动公司工程部人事主管所预料地那样。只在梨花大学旁听一年。在图书馆区里背下了所有系列以前机甲图纸的许乐,没有经受过正统的学院教育。对于这些系统的知识命题,十分的陌生。

    果壳机动公司是一家军方色彩十分浓郁的公司,虽然所有的机动系教授,都公认机甲的设计制造修理,足以涵盖整个联邦社会机器构造的绝大部分范畴,但是招募考试地试题范围,却不可能全部局限在机甲方面的题目,涵盖的学科范围非常宽广。

    那些公式许乐背的很熟,那些参数也是深深镌刻在他脑海中,不可能忘记,问题在于,梨花大学毕竟是一所民间大学,有很多联邦的高阶资料,他从来没有接触过,尤其是像流动力学以及二阶物理学这种民间机动设备很少能用到的学科,在他的脑子里更是空白。

    联邦的教育资源已经在尽量地往公平的方向在走,但是限于民间大学与军事院校地差别,有很多资料,都是只有三大军事学院才能接触到地东西。就拿机甲图纸来说,一般的民办大学肯定没有,梨花大学图书馆区里,拥有系列以前地全**纸,这一点已经非常了不起,可是系列以后呢?

    “后轮辅助转向装置的工作原理,不能作用在何种轴系列自行设备中?”

    “梁外十二处安装的伺服马达,会造成多大的平衡流失?”

    “负一万三千米的深海火山岩环境下,耐压舱使用何种材质,才能做到性价比最高?

    “平台……”

    “晶矿在十级单位光照下的电子跃层规律异变趋势为以下……”

    前两页的试题,已经涵盖了工程学相关的十几个研究方向,虽然全部是客观题,可是要解答这些问题,所必须掌握的第一手资料和系统的归纳,却是此刻的许乐,最为欠缺的东西。他的手指在光屏上轻轻点着,眉尖却是皱的越来越紧。

    虽然有些吃力,但许乐没有丝毫的挫败情绪,这是他应聘之前就已经想到了地可能情况——封余大叔和周教授都认为他是机修方面的天才。但机修面对的是实物,偏重于实践,而果壳机动公司研人员的招募,却是偏重于理论,而他的理论知识,怎么也不可能比那些三院的优秀士官更完备。

    二十道客观题终于做完了。许乐轻轻地吐了一口气,抹了抹额头上地汗水,有些题目,尤其是涉及材料学方面的题目,对于他来说基本上没有什么难度,在东林大区矿坑的操作间里,为了修理那些普通的家用电器,封余大叔也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那么多的材料,经年累月的薰陶之下。许乐如今对于材料已经有了一种天然的敏锐触觉。

    但有些题目确实很令他头痛,把前两页的题目算了一下,许乐现自己只能保证三分之二的题目回答正确。沉默地计算了一下,如果下一页光屏上地题目依然是这种难度,那么刚刚可以过基数线。

    许乐略微放松了一些,手指轻轻一点,果壳机动公司招募考试的最后一道题,便出现在他的眼前。

    确实是最后一道题,因为最后一页光屏上干干净净,只有一道题和一张图纸。

    许乐微微一怔,眼眸里闪过一丝紧张之色。因为现在他最担心地便是主观题,最后一页只有一道题,居然占了四十分,很明显是一道大题,如果这道题涉及的是现代军用机甲的某些结构设计推演,他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可行的方向?

    微眯着的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光屏上的图纸,许乐眼眸里的紧张没有了。出现地却是警惕与强烈的不安,脸色也渐渐变得有些苍白,因为他现了一个令自己非常不安的事实——这张结构图纸看上去有些眼熟。

    这不是简水儿留在医院里那张白纸上的结构图命题,但是隐约好像有些相似的地方。许乐这些天一直被大脑皮层的异常放电,眼眸里时不时会出现的那些光怪6离的画面所困扰,此时一见到似曾相识的结构图,思绪便不由回到了那个恼人地夜晚。

    这张结构图,应该是某种大型设备上的动力传输设计图,但与简水儿遗忘在医院里的那张图纸不同。不是电源动力输出。而是更大功率的能量瞬时输出装置。题目要求答题者,找出设计图中的几处错误。并且按照自己的理解进行改动,确保该装置的能量瞬时输出,被稳定在某个功率范畴之内。

    许乐根本不知道这个装置是什么,只能按照试题中给出的数据,猜测这个装置的工作性质,他认真地看了许久,隐隐抓到了某种头绪,这道题目地关键,应该是在图纸左下方,电子喷流器最大侧向值地控制上,可问题在于……他虽然知道电子喷流器的工作原理,却一直没有见过实物,连三维解析图都没有见过。

    他沉默地盯着光屏上地图纸,脸色变得越来越白,一滴冷汗开始在额角渗出。

    招募考试会议室内,充溢着一股失望的情绪,看来那些三院的优秀学生,对于如此复杂的一道命题,也没有什么把握。有些学生甚至很自觉地开始离开考场。

    许乐依然沉默地看着光屏,手指轻轻地搓动,眼睛渐渐地眯了起来。逐渐离开考场的学生,还有机动公司的工作人员,渐渐都注意到了后方那个脸色白的年轻人。

    在一个关于浩劫之前的神话故事里,曾经有位大能说我要光,于是这个宇宙便有了光。

    沉默的许乐,盯着光屏上的图纸,在心里默默念着,我要电子喷流器的三维解析图。

    于是,他的视网膜上,便出现了一张十分复杂的图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