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八十九章 应

    “果壳是用来保护娇嫩的果肉。而机器对于人类来说,所起的作用,就像是一层果壳,保护人类相对脆弱的身躯,能够在恶劣的环境中,生存下去。”

    “我想机动公司最开始取名为果壳,就是想告诉每一位职员,机动研的出点及最终目的,就是要满足人类的需要。机器,终究是要以人为本。”

    许乐自然不会在面试的时候大谈人体本身才是第一序列的机器,别的机甲战舰之类,都只是外延。或许这种论调很新鲜,但新鲜的必将是离经叛道的,他可不想被这些人事部的主考官当成傻子一样来看待。

    听到许乐的回答,秃顶的中年考官脸上露出微微诧异的笑容,看来他很满意于许乐对果壳两个字的理解。这位秃顶主考官身边,另一位主考官一直半闭着眼睛,此时也缓缓睁开了眼,认真地看了椅上的许乐一眼。

    “不错,面试这关算你过了,准备呆会儿真正的考核吧。”那名考官若有所思地看着许乐,示意他可以离开房间。许乐愣了愣才反应过来,没有想到所谓面试,竟就是回答一个简单的问题,这么快就结束。

    当许乐离开房间之后,那名秃顶的考官恭敬地身旁那人说道:“主任,您看这个考生怎么样先前一直沉默闭眼的考官,是果壳机动公司工程部人事主管何塞。

    本来春天的招募考试,应该不会惊动到他这样高级别的人事主管,但由于工程部这段时间的工作陷入了某种僵局,他们很需要一些新鲜的血液,所以他今天专程回到了果壳机动公司总部旁听招聘。何塞主管就像是赌运一样随便挑选了一个房间,没有想到就碰到了许乐。

    “公司的文化,并不是什么秘密,如果用心的话,应该也能猜到果壳的意思……以前招聘当中。这道问题的回答正确率,也有百分之四。”何塞面无表情地点开面前地光屏,开始审看许乐的资料档案,继续说道:“不过这个考生的回答我真的很满意。”

    机器,要以人为本,这正是果壳机动公司创始者。以及后来的无数研究人员,一贯禀承的最高理念。

    “可惜了啊……”

    何塞用最快地度看完了许乐的档案,忍不住轻轻拍着手腕,脸上露出惋惜之色,叹息道:“蹲坑兵出身,只在梨花大学跟着老周学了一年,就能有此成绩,看来这位年轻人的悟性、勤勉都没有问题,可惜时间太短。只学了一年……联邦各门工程繁若星辰,他再如何勤勉,基础的知识门类肯定不够充分。实践能力再强。但限于学习背景年限,也不可能有让人满意的设计能力潜质。”

    话虽如此。这位果壳机动公司地上层人物。却没有马上就将许乐剔除出应聘者行列地意思。联邦内部本已没有现成地优秀工程师。哪怕是三大军事学院机动系毕业地优秀学生。进入果壳机动公司也要经过长达数年地培养锻炼。才能真正成材。

    何赛虽然对于许乐没有抱以太大希望。可隐隐总想着在稍后地考核中。这个退伍兵能够给自己一个惊喜。

    “看看成绩再说。只要他能过基数线。就把他留下来。”何塞想了一会儿后。对身旁地秃顶考官交待道:“如果没能通过。也记住留下他地联系方式。然后劝说他最好回梨花大学跟着学院里地教授再学习两年。本公司会等着他真正优秀地那一天。”

    秃顶考官微微一愣。应了下来。心里不禁感慨那个叫许乐地应聘者地运气。

    何塞主管却只是想着今天地考题是由工程部那些家伙亲自出地试题。外面那一百多名各大院校地应聘者。或许只有十几个真正优秀地人才可以过基数线。更何况是那个只在梨花大学旁听了一年地年轻人。

    简历地筛选是第一轮。面试是第二轮。整个联邦各大院校自信地毕业生。向果壳机动公司递出地数万封简历。在这两轮之后。便只剩下了一百多位。

    许乐并不知道果壳机动公司的招募流程,他只是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面试这么快就结束了。其实这是因为他那个房间有工程部人事主管亲自旁听。自然决定的比较快,而其余那些房间里的人事部考官。则是做足了流程,让面试的考生连续回答了十七道规定问题。

    走出房间,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来到休息室,许乐一个人在空旷地休息室里等待着下一轮考试的开始,一直等了很久,还没有别的人到来,他这才现,原来面试这个环节中,只有自己是个特例,结束的比任何人都要快一些。

    左右无人,左右无事,许乐坐在靠窗的金属座椅上,从旁边小桌上拿起一份果壳机动公司的内部技术刊物,开始打时间,谁知道这一看便看进去了,这些内部技术刊物,虽然没有涉及什么特别高端的保密技术,但是那些由果壳工程师们表的文章,无论是异想天外的设计思路,还是缜密地逻辑推断,翔实丰富地实验数据,都让许乐感到了亲切,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一旦入神,便不知道时间飞逝,当他被身旁地议论声惊醒过来时,已经快要接近中午的时间,而休息室内已经坐满了通过第二轮面试的应聘者们。敢于有自信向果壳机动公司投出简历的,基本上都是三大军事学院的应届毕业生,还有少量都大学精工系的学生,而临海州大学城虽然拥有整个联邦最多的大学数量,应聘果壳的人数却是最少。

    毫无疑问,能够通过果壳机动公司两轮筛选的学生,都是优秀的年轻人,而优秀的年轻人往往都会显得比较骄傲,骄傲的一种比较得体的呈现方式,那就是沉默,而且三大军事学院毕业生。接受地基本上是军事化教学,身上都带着军人特有的范儿,所以坐满了一百多人的休息室内,依然十分安静,议论声并不太大。

    待考生到齐之后,也到了午饭的时间。坐在果壳机动公司总部食堂的餐桌上,这种沉默才渐渐被打破。或许是考生们,现果壳机动公司的工作餐也如此丰盛,心情愉悦之余,对于将来人生地前景,也有了更多的美好想像,所以三五成群的说起了闲话,表达着对下午正式考核的担心。

    许乐与同一张餐桌上的人们偶尔说几句话,大多数的时间依然是沉默。不过他那张平凡朴实的脸庞上,总是带着令人亲近的笑容,所以倒也没有人对他的沉默表示不满。

    因为果壳机动公司地归属及军方背景。所以三大军事学院的毕业生如果能够进入果壳,等同于进入军方的研究所,依然可以计算军龄,算做另一种形式地军役。这些立志进入果壳机动公司的优秀毕业生,按照三大军事学院为分际,渐渐形成了三个圈子。

    许乐恰好就在一院这个圈子里面,他听了半天的闲话之后,忽然开口问道:“好像没有西林军校的毕业生。”

    对于许乐而言,除了无所不在的第一宪章光辉之外。他最担心的,便是在东林大区曾经见过自己真面目的那几名军人。正是因为这种担忧,他这一年多的时间,从来没有尝试着打通那张名片上的电话,偶尔会想起小西瓜,却也没有联系过。

    西林军校属于第四军区管辖之下,许乐不愿意在果壳机动公司里看到第四军区地人,但确认没有问题之后,却觉得有些奇怪。

    “西林军校的学员毕业之后。基本上都会进入古钟公司,毕竟那家公司的总部在西林大区。”一名表情严肃的第一军事学院毕业生说道。

    许乐说了一声谢谢后,便再次沉默,安静地听着餐桌上的年轻人们交流着彼此的学校与面试时的经验,同时猜测着下午正式考核究竟会偏重于设计方面,还是实践方面。

    “你年纪看着还小,哪所大学毕业的?”身旁一人忽然开口问道。

    “梨花大学,不过没拿到文凭,旁听生。”许乐回答道。

    “旁听生?你学了几年?”

    “一年多了。”

    这句话一出。整个餐桌顿时安静了下来。梨花大学的毕业生进入果壳机动公司并不出奇,但是一个只学了一年多地旁听生。怎么也敢厚着脸皮来参加果壳的招募?那名第一军事学院的毕业生皱起了眉头,看了许乐一眼,心里却很疑惑许乐是怎样通过了前两轮的考核。

    这间食堂今天专门为应聘的考生开放,议论声渐渐嗡嗡地响了起来,一名梨花大学的旁听生进入了最后一轮考核,这个事实令所有的应聘者都感到了不可思议,除此之外,三大军事学院的优秀毕业生们,更是感到了一丝耻辱。

    是的,就是耻辱。

    没有人会当面羞辱许乐,但是沉默与冷漠地眼光,已经表达了不屑与轻蔑。许乐似无所觉,微微一笑,毫不在意,离开了餐桌,向着门外走去。

    就在门口地时候,另一个离开餐桌的年轻人,恰好与许乐并肩而行。那名年轻人若有所思地看了许乐一眼,问道:“能请教一下,你进梨花大学之前在做什么?”

    “退伍后就去临海了。”

    “机修士官委培生?”

    “不,我是蹲坑兵。”许乐笑着回答道,心情却有些复杂。因为他认识身旁这个年轻人,知道对方是第一军事学院最优秀地高材生,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对方没有直接参军,而是来果壳应聘。

    “我叫周玉,我有种直觉,下午的考核对于你来说应该问题不大。”那名年轻人微笑着向许乐伸出手来。

    许乐握着他的手,很想告诉对方,我认识你,而且我们曾经在机甲对战室里狠狠地打过一架。

    (我现,我真是爱死微微一笑,毫不在意了,范伟那范儿,真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