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正文 第十五章 一件证物的旅行(下)

    人类的文明,不论是在哪个时间段,哪个空间,有没有史书记载,但只要社会的架构一旦初步建立后,便会不可避免地沦入到官僚气息的层层包围之中。拥有十几个居住星球和更大量资源星的联邦也不例外,甚至因为人口的众多,疆域向太空的扩展,让这种官僚气息显得更浓厚了一些。

    一封自东林大区河西州府第二警察分局的公务邮件包裹,就在这种官僚气息的包围下,踏上了它的漫漫征程。对了,它在出之前,还在河西州经过了三个部门的盖章,又在航空部门和后勤部门中间打了两个来回,才登上了去都星圈的太空船。

    三个月后,这件公务邮件包裹才来到了都星圈行政星球,也就是联邦人民称之为上林的地方。它安静地躺在干净的整理箱中,沉默地坐在车子的角落里,从机场离开,一路行经飞架于青青树林和美丽建筑之间的快高架路,历时四小时,来到了都之外的一处政府机构。

    联邦十七研究所的信息收部门在回执单上签字,然后将这件包裹归类,放到了自动文件传输带上,伴随着机器的轻微响声,包裹麻木地通过墙壁夹层里的通道,进入了一个光线充足的办公室。

    一位部门副主任看到了桌旁的这件包裹,他好奇地推了推眼镜,看着上面那个陌生的地址,皱着眉头想了很久,才想起来这个有些熟悉的笔迹是一位远方的战友所写。

    “老鲍在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呆了十几年,只怕人也呆糊涂了。”副主任在心里这样想着,三个月前他收到了鲍副局长的电子信件,只不过如今早已经忘记了对方交托事情的认真。

    “警察局的证物怎么还用研究所来鉴定?从东林寄过来要花多少钱?这小子也不怕委员会审核的时候,说我们浪费纳税人的财富……”副主任有些头痛地摇了摇头,摁了一下办公桌上的传唤器。

    一名戴着银镜的研究人员走了进来,头花白,看样子在十七研究所里呆了足够长的时间。这位中年研究人员讨好地看着副主任,问道:“主任,有什么事情?”

    “嗯……这里有一份东林警察总局过来的证物,鉴定申请也在包裹里,你拿到实验室里去看看。”副主任随便说了一句。

    中年研究人员的眼光在公文邮件包裹上瞄了一眼,现落款并不是东林警察总局而是河西州第二警察分局,心里顿时明了,按照州警察分局的级别,很难有资格申请到十七研究所的鉴定,看样子是副主任接受的私人请托,只不过对方既然走的是公务渠道,自然也不方便多问什么。

    “要鉴定哪些方面?”中年研究人员取下鼻梁上的眼镜,认真地看了一眼邮件包裹,请示道:“有时间限制吗?”

    “没有。”副主任挥了挥手,想起来了那封邮件里的内容,说道:“主要就是对比一下制作工艺,看看和特勤局或者军方有没有关系……东林那边的乡下人很担心这东西是从军方流出去的。”

    中年研究人员笑了笑,没说什么,转身出了屋。

    第二天,他回到了办公室,向主任汇报了昨天的鉴定结果:“核心材料里没有编码,应该不是从军方流出去的,但是制作工艺确实和军队有些关系,估计是百慕大那边做出来的仿制品。”

    “嗯。”主任问道:“没有什么古怪吧?”

    “没有。”

    ……

    ……

    就这样,鲍副局长不甘心之下的鉴定请求流程走完,在得到了十七研究所的正式回复之后,这位副局长依然无法确认那个夜晚里的身影究竟是不是联邦特工。

    而那根被鉴定完毕的金属电击棍,则和包裹外盒、鉴定申请报告一起被重新装包,放进了十七研究所地下无比巨大的贮物室中。它的历史使命似乎在这一刻便宣告终结,依照联邦证物相关条例,如果没有什么大的意外,它这一生便注定只能安静地呆在这个巨大阴森暗凉幽静的贮物库中,再也无法出去,直到被人渐渐遗忘。

    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它孤单地注视着身周和它有相似命运的那些伙伴,不知要在这里呆多少年,好在联邦部门的条件不错,除尘做的极好,倒不担心会蒙上历史的尘埃,恼人的蛛网。

    时间的长河悄无声息向前走了两步,来到了宪历六十五年的春天,离这根电击棍来到都星圈十七研究所过去了两年,有一只瘦削的手忽然将它重新拿了起来。

    陈一江,刚刚从国立上林大学毕业的学生,辛苦地通过了联邦招聘,进入了十七研究所,然后被打到了贮物库进行管理。这位仍有**的新晋人员,明显没有被陈腐的官僚气所侵蚀,依然保持了对事物的好奇心。

    他在这间贮物库里已经呆了四十天,正在进行证物的重新编册工作,然后他看到了那个透明的真空袋,以及袋子里面那根金属轴。

    “晶屏里居然能藏一根电击棍,有些意思。”陈一江笑了起来,然后开始做登记工作,只是登记完了之后,他却没有第一时间将证物放回原位,因为他在学校里特别喜欢自己动手做一些小东西,此时觉得这件证物很有趣,所以动了研究的兴趣。

    随着研究的深入,联邦机构对于证物进行再次的鉴定,是很正常的事情,只不过没有谁愿意做这种没有加班费的额外工作。

    三天后,眼睛里充满了乐趣的陈一江完成了一篇论文,并且将这篇论文登在了研究所的网站上。论文的题目叫《证物编号:a3278的结构特征》,很自然,这样枯燥的论文在瞬间便沉了底,没有引起任何注意。

    ……

    ……

    联邦行政都一个特别安静的区域,有一个拥有联邦最高安全等级的部门。在这个部门的台上,远远地可以看到都中心管理委员会的大楼和总统的行政宫邸,然而那些穿着黑色西服,行色匆匆的工作人员们,从来没有谁会往那边投去羡慕的眼光。

    因为他们是宪章局的工作人员,担负着联邦社会最光荣的使命。

    在这栋建筑的核心区域,空旷的房间内,半空中一面两维信息显示光幕正在不停地闪动,人类文明最尖端的计算搜索能力,让光幕上面的画面以一种恐怖的度闪过,没有人能够肉眼看清楚上面的内容,除了执行计算搜索的中央控制电脑自己。

    联邦社会里无数的数据流在这里被拣选分析,无论是各政党之间的斗争,还是**军的进攻势态,各式各样的信息峰拥而至。当然,如今最关键的情报在于西林区方面,谁也不知道帝国人会不会再次动战争。

    忽然间,光幕上的画面变得缓慢了下来,停在了一幅图画上,画面上是一张截屏图,是一篇某位研究人员所写的小论文。然后光幕上出现了那件编号为a3278的证物存放地点。

    警报开始在联邦社会最森严的宪章局里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