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八十八章 有

    (谢谢投打赏票的朋友们,真的无语了……下一章稍晚一些,大概在九点半以后,果壳机动公司,便是许乐这辈子里很重要的一个地方了。)

    初春的天气,并没有让都特区街畔绿地里的花枝开始招展起来,北纬三十度的气温,似乎还沉浸在冬天的记忆之中。空旷的街道上只有为数不多的匆匆行人,联邦的中心一如既往的严肃且单调,就如同街道两旁的宏伟建筑一样,令人难以生出亲近的感觉。

    特区西十二街已经远离了政府各大部门,显得更为安静,这条街道汇集了几家在联邦屈一指的大公司,却不像港都市那般将繁华尽写于脸上,也没有光怪6离的三维立体成像向着四方的天空炫耀。这些大楼外表形状普通而平静,有一种繁华落尽,看尽人类历史的庄重感。

    正对着宪章广场的大街一角,有一幢大楼的外墙表面泛着淡淡的金属光泽,却没有形成强烈的阳光反射,知道这家公司的人都清楚,这些外墙全部采用的联邦最新科技成果,是目前效率最高的光能吸附材料。

    许乐看着面前这座近于零光污染的大楼,眯着眼睛将楼层细细地数了两遍,确认了是四十七层。

    这种数楼层的无聊举动,是他用来平抑心头紧张的方法——这是他人生的第一次应聘,而应聘的对象,便是联邦最出名的果壳机动公司。

    当许乐还是一个在矿坑操作间里修理家用电器的学徒工时,进入联邦果壳机动公司,便是他的人生理想。对于有志于此的联邦青年们来说,果壳机动公司这个名字,一直蒙着层令人眩晕的光彩。

    果壳机动公司是整个联邦最大的机动公司,代表着整个行业的水准。这家机动公司地地位,由历史与现实双方面所铸成,改变了联邦无数民众生活的静农牌高能蓄电池。便是这家机动公司在无数年前,最惊人的明。

    果壳机动公司跟随着人类社会,踏入了宪历,伴随着联邦成长,已然展成了一个宠然大物,公司业务包涵极为宽广。涉及的领域极多,包括汽车、多用途船舶,宇航飞船,空港机械设备,地面传接系统……这家机动公司有一个很嚣张的口号:

    “只要有金属的地方,便有果壳地标志。”

    这句话并不虚假,虽然联邦的档案一直没有解密,但包括帝国在内的所有人都清楚,联邦军方从型开始的连续数系列机甲。研制工作都有果壳机动公司的参与,军方的太空战舰,自然也与这家公司脱离不开关系。

    这样一个巨型企业。影响着联邦地方方面面。却一直没有人能够真切地知晓。这家公司究竟是属于谁地。不过与别地信息不公开家族企业不同。果壳机动公司在股权信息公开方面。一直走在所有企业地前端。这样一个庞然大物。如果还要玩神秘主义。无论是那些政治家还是联邦地普通民众。都不可能接受。

    之所以直到今天依然没有人知道果壳机动公司地所有者是谁。是因为果壳机动公司地股权构造十分复杂。除了在第一宪历时。收归联邦公民基金地百分之三十股权之外。还有无数地公益基金或者是私人基金充斥其中。

    占有百分之三十股权地联邦公民基金。由联邦管理委员会代为行使权利。除此之外地第二大单一股东。便是退伍军人协会。又称为老兵协会。然而老兵协会所占地股权只有百分之一点四。由此可见。果壳机动公司地股权结构。已经复杂到了一种令人指地地步。

    之所以会造成这种局面。也是历史决定地。能够影响到联邦基础地大企业。必然要被联邦绝对控制。但是那些逐利地金融巨鳄。隐藏在幕后地大家族。又怎么可能放过这块肥肉。在无数年地争夺之下。所有人才现。原来谁都没有能力单独吞下这间公司。才造成了当前地局面。

    联邦军方以及科学院。在果壳机动公司内也有代理股权。经过联邦统计署在宪历四十一年地最后一次精密计算。如果将联邦公民基金。以及有军方背景地股权全部计算在内。联邦能够控制地果壳机动公司股权。已经达到了百分之四十一。

    统计署以及经济学家认为。在相关法律地严密监视下。多达三千个股权所有者之间地内幕交易。完全被封死。历史形成地复杂股权结构难以得到根本地改变。在这种情况下。哪怕是联邦七大家里几家联手。都不可能在不惊动联邦政府地情况下。控制果壳机动公司。

    至此,联邦政府才放下心来。

    所以从名义上来说,果壳机动公司是一家归属于联邦全体民众的企业,而手里握有零散股权的无数基金与私人,则只能享有分红及相关的权利。

    还没有离开临海州大学城时,还在梨园的铁门中,许乐便已经通过网络,向联邦几家出名的机动公司投出了自己地电子简历,在简历地最后,他附上了自己在梨花大学做为一名旁听生的成绩单,同时附上了周教授写地荐书。

    当他向周教授请求帮忙书写推荐信时,周教授没有丝毫犹豫,因为仅仅一年的学习,这位教授就清楚地判断出,许乐这个学生,在机修方面拥有一种很珍贵的直觉敏感,以及十分强悍的实践操作能力……唯一令周教授感到有些不解的是,既然许乐是靳教授看中的人,为什么不直接让靳教授介绍进入那些大公司,虽然靳教授已经离开很多年了,但以靳教授当年在业内的名声,他的学生应该有资格随便挑选公司。

    电子简历上附着许乐的公民编号,简历投到联邦的几家大型机动公司之后,属于**保护条例外的一些档案,被可以被这些公司的人事部门直接调阅。许乐并不担心那些公司能够从自己的档案里现什么不寻常,毕竟他颈后那片伪劣芯片是用来和宪章局捉迷藏地。不可能在档案中出问题。

    但是关于应聘的前景,许乐的心里没有丝毫底气,无论他在梨花大学的成绩单如何亮眼,他终究只是一名旁听生,连文凭都没有拿到。入学之前的履历也有些可笑,如果说有军方机修背景的退伍兵。在进入这些大型机动公司地应聘中,可以拥有某种优势,可是他的档案里记载的很清楚,他只是一个在东林大区蹲坑的矿道维护兵……

    然而不知道是周教授的推荐信起了作用,还是什么别的原因,在简历出去后不久,许乐便接到三家机动公司的电子面试邀请函。

    许乐毫不犹豫地挑选了果壳机动公司,所以此时他的人会出现在都特区,会出现在了这座大楼的门口。

    “有金属地地方。便有果壳。”

    许乐眯着眼睛,看着大楼门前的那一排小字以及字符最后方那个深刻在金属墙面中的果壳标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果壳机动公司总部门前地这句口号。比联邦民间流传的那句口号更为简洁,也更为有力量,似乎像是有一种魔力一般。他最后确认了自己的衣着没有什么不得体的地方,向着大楼里走了进去。

    “不会是邰之源这家伙帮的忙吧?”许乐微涩地笑了笑,就在那次海边沙滩上的谈话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邰之源。虽然这两个年轻人在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是朋友,但是毕竟生活的阶层距离太大,所以也不可能像普通朋友那样经常联系。

    关于临海州体育馆暗杀事件。联邦政府的调查已经告一段落,本来无论是施清海还是张小萌,都会连累许乐被政府注意,被联邦调查局请去喝茶,但是因为许乐在这件事情中所起的正面作用,以及邰家地强力压制,许乐在这个事情中所扮演的角色,已经被封存到了秘密的档案之中,他成功地回到了一个普通人的生活中。

    “欢迎来到果壳。”大楼前台一名长相甜美的女性工作人员。确认了许乐的姓名与公民编号,点了点光触屏上的位置,微笑着说道:“面试在三十二楼区进行,希望您一切顺利。”

    服务态度很好,完全不像是一家联邦所有的巨型企业,许乐微微一怔,心里忽然生出一股荒谬的感觉,像是回到了星辰会所,自己正在和那位前台小姐讨论服务地内容与价钱。他用力地眨了眨眼睛。有些不好意思地对那位前台小姐笑了笑。

    乘坐高电梯来到三十二楼区。进行完登记之后,许乐没有排队。直接被工作人员带到一个房间中。

    这不是什么特权,果壳机动公司人事部门在进行二试,所有的应聘者,在真正的聘用考试之前,都会经过两次筛选,一次是对简历的过滤,一次则是在房间中的面试。

    果壳机动公司人事二部七处副处长,是一名头顶微秃的中年人,他看了一眼推门而入的许乐,又看了一眼光屏上面的档案资料与简介,眉头便忍不住微微皱了起来,心里对于人事四部同事们的工作感到非常地不满意。

    梨花大学虽然是除了三院之外,在三大系统研修中最有实力地院校,但是一个旁听生又怎么可能胜任果壳机动公司的研究工作,虽然有教授地推荐信,成绩单也还不错……

    头顶微秃的中年人,用请示的眼光看了一眼身边的领导,然后对坐在椅上的许乐,冷漠开口问道:“我不会问你为什么想进入果壳机动公司,也不想针对你的履历表任何意见,因为那不是我的工作范围,我只想请教你,关于本公司的名称,你有什么看法。为什么我们公司要叫做果壳机动公司。”

    许乐坐在椅子上,心情虽然有些小小的紧张,但表情上却没有泄露丝毫,听到这名官员开口,最后的那丝紧张也消失不见,沉默了片刻,在心里准备着答案。在这一刻,他很自然地想到了封余大叔关于机器与人体关系的那些论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