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八十七章 星辰海洋

    (这章真好取名,二合一的六千字,明天许乐就会有新的人生了,嗯,我很期待呀。)西南。

    一望无际、碧波轻荡的海面,从银色的沙滩向着远方伸展,一直漫到天边。沙滩上的海水,像情人的手轻柔地抚弄着白色的沙砾,一荡一荡。看着这一幕美丽景色的人们,或许心中都应该生出一些海阔天空、风轻云淡的感触。

    遮阳伞下有两张白色的躺椅,沙滩后方的树林中,有不少黑鹰保安公司的保镖,正警惕地注视着四周的一切动静,年岁已经大了的靳管家,平静地站在沙滩水台屋檐下,躲避着暮时依然强烈的阳光,也躲避着两张白色躺椅上面年轻人们的交谈。

    “你现在的精神状态,其实我来之前有些没有想到,我本以为那个女孩儿的不幸死亡,会你让消沉很多天。”穿着一身白色轻麻衬衫的邰之源,平静地看着身旁的许乐,现对方虽然眼窝有些微陷,面色不如当初那般红润,但至少精神还算振作。

    张小萌自然不是正常死亡。

    太空飞船空地转接舱失控,坠落在地面,化成了一团焰火,事后根本找不到任何动了手脚的线索,政府的调查结果只能判断为失事,只是死亡乘客名单上有张小萌的名字,像邰之源这样的人物,自然马上就明白了这件事情的幕后原因。

    政府各个部门调查临海州体育馆暗杀事件的方向不同,绝大多数官员都将眼睛盯在已经自杀的国防部杨劲松副部长身上,又很奇妙地查到了临海局局长,又查到了施清海,莫名其妙地挖出了**军一个间谍网络……可邰之源清楚,上次针对自己的暗杀,不可能与**军有关,杨副部长也不可能与青龙山里那些人合作。真正的幕后黑手另有其人。

    政府需要息事宁人,需要找一个替罪羊出来给邰家交待,邰家表面上在没有别的证据前,只能接受政府的调查结果,但是那位夫人所能影响地事务官员们,早已经开始了对其余线索的调查。

    当对真相的调查渐渐靠近事实时。便随之出现了消灭证据与中间环节的手段,张小萌的死,毫无疑问属于一次冷酷的割裂灭口。

    京州下午地阳光仍然有些炽烈,邰之源惯常略显苍白的脸上,出现了两抹红晕,应该是温度太高的缘故,而和健康无关。他像身旁的许乐一样,问了一句话后,便开始沉默。眯着眼睛盯着偶有海鸥飞过的碧蓝海面。

    双月节舞会上,那个穿着蓝色小礼服的女孩儿死了。邰之源的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如果不是自己家族坚持暗中调查。并且逐渐威胁到了那边,张小萌这个并不怎么重要,但在暗杀事件情报里扮演了重要角色的女学生,应该还能活着吧?

    邰之源这般想着。心里却没有什么歉疚或沉重。他地年龄虽然不大。但却早已拥有了同龄人所不具有地冷静。冷静这种词语在某些环境中。也可以称之为冷漠。

    “警方能不能查到什么线索?”一直沉默地许乐。终于开了口。问道:“我虽然知道政治这种东西是很黑暗地。但是一名联邦议员。做出了这样地事情。难道就没有谁能够惩罚他?那联邦地法律究竟有什么用?”

    邰之源眯着地眼睛渐渐睁开。他诧异地看了一眼许乐。关于张小萌地背景。以及这整个事件里地很多细节。他以为许乐并不知道。所以他不清楚对方为什么会知道此事是麦德林议员所为?

    “我知道地事情。可能比你所以为地要多一些。”许乐看着脚趾里地细沙。说道:“所以我知道这件事情是谁做地。”

    “联邦法律讲究证据。而那些政治家……从来不会留下任何可能受到指控地直接指据。”邰之源看着许乐。沉默了很久之后。才用认真地语气说道:“查武装分子那条线索。直接导致了第二军区七名军官自杀。就算联邦能够查到此次失事地一些线索。我相信。也绝对不足以将对方送上法庭。”

    “我很好奇地是。为什么你确认幕后地黑手。就是那位麦德林议员。”

    “逻辑。直觉,谁将受益……”许乐在阳光下眯着眼睛,脚趾头轻轻地挤弄着沙砾,低头说道:“他已经要参选副总统了,这样的人,怎么可以成为联邦的领导人?”

    “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很难做什么。”邰之源平静说道:“如果我让人把这消息放出去,没有多少联邦公众会相信,他地形象一向极好……而且说不定这反而会给他一个造势的机会,将自己扮演成遭受七大家阴谋陷害的清白政治人物,麦德林议员一定很乐意。”

    “我在想,将来你会不会也变成这种政治家。”许乐这时候抬起头来,认真地看了邰之源一眼。

    这双目光很平静,很实在,很透彻。邰之源的表情变得慎重起来,半晌后很认真地说道:“必要的手段或是妥协,都是需要的,但是我有我的底线。”

    “我也有我的底线,只不过我是小人物,你是大人物,小人物的底线被人击穿之后,只能愤怒,却无法做些什么。”许乐低着头说道:“我知道你总记得,还欠我一条命……如果可以地话,希望你尽最大地努力,不要让那位议员成功当选,这样的话,我们之间就清了。”

    邰之源静静地看着许乐,这个他生活中唯一地朋友,在危难时刻毫不犹豫挡在自己身前,挽救了自己生命的年轻男人,沉默半晌后说道:“我们家的合作伙伴是帕布尔议员,相信施清海已经和你说过。既然如此,无论你拜不拜托,我都会努力不让对方成功。”

    许乐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说道:“谢谢。”

    “你今后有什么打算?”邰之源忽然开口问道:“继续回梨花大学上学?”

    “不。虽然我还没有想好,但是我不想再回梨花了。”许乐将自己的脚伸进了微烫的白沙中,沉默片刻后说道:“在大学里认识了你,认识了施清海,认识了张小萌,但现如今你要走了。施清海已经走了,小萌走的最彻底……我想,我也应该走了。”

    邰之源的脸上没有任何吃惊的表情,许乐的选择早就在他地计算之中,他望着许乐说道:“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替你安排一下。”

    联邦七大家里最低调,却也是最深不可测的邰家,要替一个人安排前途,那前途必将是无比光明灿烂。换做谁,或许也不会拒绝。然而许乐却想都没有想一下,便直接笑着回答道:“谢谢。不用了。这个回答也在邰之源的意料之中,他更好奇的是许乐会用什么样的理由来拒绝自己。

    “我在那个基地里看见了黑鹰保安公司的一名主管,据施清海分析,他应该是你们邰家很久以前就看中地人。”许乐看着邰之源的眼睛说道:“你将来注定是要做大事的人,所以现在就已经开始在培养很多得力的助手,如果我接受你们的帮助,将来肯定也会成为你的下属。”

    邰之源微微皱眉看着他,说道:“一个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便要有自己的目标。找寻自己存在的意义。而要达到那些目标,则必须获取更多的资源,能够更最快地进入某个阶层,对于你来说,毫无疑问是一个更好地选择。”

    “问题是,我根本不知道我的人生目标在哪里。”许乐自嘲地笑了笑,说道:“而且你最让我不喜欢的,就是时不时会流露出来一种可以决定他人人生地态度。”

    邰之源摸了摸鼻子,脸色有些不好看。不仅仅是因为许乐此时说的话,更是因为他现许乐拒绝自己的态度很坚定。

    “不用反驳我,那是一种来自骨子里的骄傲。”许乐躺倒在沙滩椅上,眯着眼睛看着海浪,说道:“我是一个很沉默的人,但其实我骨子里也是个很骄傲的人。我现在能这样与你谈话,就因为我是你的朋友。如果将来注定要成为你的下属,就不可能有这样的谈话了。”

    “如果跟随你地脚步,或许我能在这个社会中很快的成为人上人。但你应该清楚。我自幼的生活并不怎么愉快。我对你所说的那个阶层,甚至对这个联邦。都没有太大的好感。”

    “这些话在我面前说说就算了。”邰之源沉默了很久之后说道:“我必须提醒你,不要被施清海和张小萌的死所影响,变成那种狂热分子。”

    “我也只有在你们的面前,才会变得话多起来。”许乐说道:“至于**军……我想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年轻人,只不过运气很好,或者说运气很差,认识了你而已。”

    “我有时候也在想,认识你究竟是好运气还是坏运气。”邰之源微笑着说道:“如果不是你这家伙,第二军区的那些军官,也不可能知道我会出现在体育馆,可如果真没有你,或许我已经死了好几次。”

    邰之源抬起手,阻止了许乐地说话,说道:“但你不是一个普通人,只不过你自己一直不肯承认,或者没有这种自我认知。”

    许乐眯着眼睛,看着逐渐往海平面落下去的夕阳,听到这句话后,心里忽然颤动了一丝,明明知道邰之源不可能知道自己身体里的秘密,可是他却依然想到了脑海中的那些结构图,颈后的那块假芯片,后背有些僵硬。

    “黑鹰保安公司的主管薛乃印……”邰之源回头看了一眼沙滩后的树林,那些树林在暮色的照耀下,如同正在燃烧一般艳丽,“一直对你念念不忘,虽然地下停车场的战斗没有任何录像,可是这位前军方特种兵,坚持认为,你地过去一定非常不简单。”

    “还有那位国民少女偶像,如果你真是一个很平凡地家伙,她怎么可能去看了你两次?”邰之源微笑着说道:“更早一些。想想我们是怎么认识的,你这时候肯定能猜到,区地准入权限非常高,但你却能进去……”

    “有件事情我一直没有问你。”邰之源看着表情凝重的许乐,被拒绝后地心情略微好了一些,很慎重地问道:“你是怎么认识靳教授的?”

    “靳教授?”许乐糊涂了。

    然而邰之源认为他是在装糊涂。有些不悦地勉强一笑,没有追问,转而说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既然你不肯说,我也不会再问,而且我会帮着你隐藏这个秘密。”

    “我真不认识什么靳教授。”

    “这小子居然还在装。”

    邰之源的心情有些郁闷,不悦地看着他。前不久一院实验室送回来了第二份报告,以那份报告里再次点出,如果不是实验数据有误的话。那么操控机甲的那人神经束反应度要异于常人很多。

    而曾经与许乐在机甲对战室内大战一场地一院王牌学生周玉,是邰家重点关注、重点吸纳的对象,在对方与邰家下属企业的初次接触中。也被问到了这个问题,周玉给了那名操作黑色原型机甲的机师非常高的评价。这位第一军事学院机动系的优秀学生,毫不犹豫地指出,那名捧腹而走的机师,接触机甲操控训练的时间应该不长,但是潜力无比巨大,甚至可以称之为真正的天才。

    在区吃了许乐无数顿宵夜地邰之源,自然比任何人都清楚许乐什么时候开始接触机甲,也知道对方的进步度是怎样的惊人。所以对于这些情报回馈没有丝毫怀疑。

    如果仅仅是一位机甲天才,或许邰之源还不会如此重视许乐,他与许乐地关系不错,但那是私人交情,一旦涉及到公务上面,这位邰家的继承人,便会回复绝对的冷静。他只是觉得许乐这个人还有很多能力,还有很多秘密没有被挖掘出来,靳教授失踪这么多年。却将这样一个人扔回了梨花大学,要说此人没有什么能力,没有人会相信。“我不想勉强你。”邰之源看着许乐说道:“如果我把你是靳教授学生的消息告诉母亲……我想就算你再如何仇视我所属的所谓阶层,也没有办法离开,因为她肯定会马上飞过来。”

    许乐愕然,不清楚这件事情又怎么会扯上邰之源的母亲,那位真正控制着邰家的夫人,为什么会如此重视那位靳教授……可是他真不知道靳教授是谁,所以只好沉默含笑不语。他知道邰之源绝对不会胡乱说话。那么这个靳教授一定真实存在。并且与自己有什么关系,他的大脑开始快运转。不停地思考……

    沉默含笑不语,在邰之源的眼中,却成了许乐地默认以及态度上的退让,他摇着头叹息道:“这个世界从来都是不公平的,你何必如此固执。”

    许乐此时还在想着靳教授,区,芯片准入权限这些事情,脑海里的过往画面逐渐串连在了一起,让他猜想到某个可能,脸色不禁凝重起来,被邰之源的这句话惊醒后,他沉默了片刻,然后说道:“你还是不相信我的话,我只是不愿意成为你的下属,因为我的朋友……现在已经很少了。”

    “接下来我要做什么?我会进入一家比较大的机动公司,希望能考到研部门,去从事我所喜欢地工作。”许乐面情平情地看着海平线,看着渐渐下沉的太阳与映成一条直线的红艳光泽,说道:“当然,如果果壳机动公司能招我这个没文凭的旁听生,那就更好了。”

    这是许乐在东林大区就有的理想,然而在这一刻,许乐想到的更多的,却是当初对张小萌的承诺,进大公司,挣不错的薪水,买房子,然后……然后静静地看着总统选举,看看这个世界上还有没有法律公正道义这种事情。

    “就这样?”在一旁静静倾听地邰之源,忽然笑出声来,旋即摇着头说道:“本想能够帮你做些事情,但现在看来。什么都做不到了。”

    许乐也笑了起来,说道:“如果你这个大少爷不想欠人人情,那你把那辆黑色地汽车送给我,那天在地下停车场里,可是觉得那车结实的要命,我真好奇里面地构造。”

    “这个没问题。”邰之源说道。

    “那你的理想究竟是什么?你的家世太好。好像什么事情都有人替你准备好了……莫不成你将来还真的想当总统?”许乐转过头来,好奇地看着邰之源略显瘦削地脸颊。

    邰之源眉宇间浮出淡淡愁绪,说道:“每个人都有理想,我小的时候的理想是……”

    时间渐渐过去,太阳渐渐沉没,海面上的天空泛出深到极致的蓝黑,就像是一大片墨绿玉石。就在两个身份地位完全不同的年轻人,关于生活,关于理想地谈话中。无穷无尽的繁星开始在夜穹里闪光。

    “每个人所处的位置不一样,具体的理想也就不一样。我想要彻底解决青龙山的**军武装,不论用什么方式。都务必要让这些叛国贼,再也无法拖延联邦前进的脚步。”

    当理想从有一个漂亮的女朋友,有一个可以一起玩泥巴的小玩伴,进入到这种范畴之后,邰之源的表情便严肃了起来。如果换成另外一个不到二十岁地瘦削年轻人来说这种话,都只会让听众笑捧腹,倒在沙滩上。但许乐认真而沉默地听着,因为他知道身旁的这位年轻人,在将来说不定真的可以做到这些事情。

    “帝国地威胁必须被清除。联邦内部的社会矛盾必须得到缓解。我们必须获得一个和平展的机会……而这些都不是我的理想,这些步骤只是我实现理想的前提。”

    邰之源抬头看天,看着天上繁星点点,脸上忽然闪现出一抹极为向往的神情,缓缓说道:“联邦将来究竟应该往哪里去?在某些特定能源逐渐匮乏的今天,整个联邦似乎已经死气沉沉很多年了……为什么我们的理想,我们的眼光,总是停留在权力,财富那些东西上。”“那是因为绝大多数人都没有权力和财富。”

    这句话许乐并没有说出口。因为他看出来,邰之源这个时候说地话,都是极为真诚的,他顺着邰之源的目光向着天上望去。此时沙滩四周除了海中偶尔的荧亮之外,没有一丝光亮,越显得头顶夜穹的星幕无比清晰。

    “联邦的将来,应该是在星空之中。”邰之源入神地看着星幕,许久之后,用极为认真的语气说道。

    在河西州立大学的图书馆里。许乐也曾经看过很多宇宙天文学方面的书籍。眯着眼睛看着天上,忍不住轻声说道:“联邦现在探明了七十四个行星系。据说帝国那边是十六个行星系……邻近地空间已经被探索完毕,再往银核里走,不是现在的宇航科技所能支撑的,重引力场的环境下,人类的身体总是显得过于脆弱。”

    “不往银核里走,往外面走呢?外面的宇宙还有很大很大,如果说联邦与帝国之间的战争是因为资源而产生,可是这么大的世界,为什么我们非要在墙角里为了一只苍蝇而拼死拼活。”邰之源的唇角泛起一丝嘲讽,“还有联邦里地这些政客,家族,商人……就算他们地**是个无底洞,可是宇宙之大,足以满足他们的野心。”

    “这是个美好地想法,自然也是很异想天开的想法。”许乐沉默片刻后说道:“要抵达别的星系,要穿过黑暗天幕,凭现在的续航能力,其实早就可以做到,问题是没有星图和自生空间门标记,宪历初期的那些探索飞船,就没有一艘能回来。”

    沙滩之上,夜穹之中,无数繁星之间,有一片区域很奇妙的没有一颗星星,那片区域便是联邦所处银河系的外围,如果人类要越银河系,进入真正的外太空,那条路是最好的选择,因为无论从别的任何方向出,都将要遇到无数恒星的阻拦……然而也正是因为那片区域没有任何的标志,不知吞噬了联邦数万年来多少艘太空飞船,所以才被称为黑暗天幕。

    邰之源看着头顶繁星中的黑暗,无比惋惜说道:“据说以前……曾经有人真正地离开过这个星系,这个世界上曾经有一份抵达河外世界的星图,可惜从来没有人找到过。不过……既然有前人能够做到,为什么我们不能做到?”

    “那肯定是传说。”许乐摇摇头,“拿传说当基础的理想,比我也强不到哪里去。”

    话虽如此说,他依然对邰之源产生了一丝敬意,看着满天繁星,下意识里轻轻抚摸着手腕上的手镯,想到了手镯上面刻着的那句话。

    “可终究是理想,我可不想如联邦里的大多数人那样,把理想洒上些盐,风干,待老了下酒……”邰之源说道。

    许乐笑着说道:“腌肉确实没有薰肉好吃。”

    “你又说漏嘴了。”邰之源低下头,似笑非笑地望着他,说道:“这句老谚语,联邦里没几个人知道是什么意思。在一个只能吃合成肉的时代,没有人会用盐腌,也没有人会做薰肉……除非他经常吃野生肉。”

    “一个能够经常吃野生肉的家伙,又怎么可能是平凡的家伙呢?”

    许乐笑了笑,没有辩解什么,心头却是怦然一动,想到了野牛、大叔、靳教授、邰夫人、h1区、颈后的芯片,这些名词之间,究竟有怎样的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