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八十四章 彼

    (鼻炎很严重,一直头昏的厉害……)

    三架漆了警察总部字样的黑色直升机,盘旋而起,沿着临海州的大街,直接向着天边飞去。从机舱处俯视下方,可以看到四处乱鸣的警笛,呼啸而来的警车,以及依然没有平息的混乱。

    进入了警察局内网,准确地把握住对方的通信,成功地进行了伪装,十分专业的黑鹰保安公司,要在这座城市里救两个人出去并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当然这次行动依然十分冒险,如果事后被查出黑鹰保安公司,冒充联邦警方,以这间公司的背景,依然很难面对联邦政府的怒火。

    所以三辆黑色的直升飞机撤的极为干净利落,只留下了一小队负责用来扰乱视听的队伍之外,大街上空伴随着风声,再也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许乐眯着眼睛看着脚下不时向后掠过的建筑物,心情略微感到有些复杂,这太像是电影里的场景,而不像是真实生的事情。他看了一眼施清海的腕表,对身旁那位姓薛的主管说道:“我们处于宪章定位中,下一次联邦调查局获得坐标的时间,大概就有五分钟后。”

    听到这句话,薛乃印的脸色微沉,他没有想到这次任务会遇到这么麻烦的事情,虽然他所领导的保安公司小组,比联邦军方更要专业一些,然而他也没有任何把握能够逃脱联邦电子监控网络的跟踪,虽然被定位的目标处于高移动的直升飞机上,然而宪章局那台电脑的定位,却可以完全无视这种层级度下的移动。

    “应该是第五序列。”许乐说道。

    薛乃印的表情稍微缓和了一些,马上拿起手中的卫星通话器,对基地里的长官汇报上临时才知道的情报,请求上级想办法解决。

    机舱内全副武装地人们,警惕地注视着直升飞机下的任何动静,专业的工作人员。正在监控着临海警察总部与联邦调查局之间的合作通信,并且不时释放出识别信号,以混淆对方监控系统的判断。

    这些黑鹰保安公司的职员们都蒙着脸,身上透露出一股悍冷地气息,手中紧握的枪械,也是联邦军方最先进的武器。上了直升飞机后一直沉默的施清海。不引人注意地冷眼看着机舱里的所有细节,看着那些黑鹰保安公司职员们的手,眼眸里闪过一丝淡淡的自嘲笑意。

    就像乔治卡林说的那样,联邦的七大家,在某些方面,永远会凌驾于法律之上,因为他们拥有更多地资源,更多的财富,更多的信息。施清海漂亮地双眉皱了起来。在心里想到,联邦里的人们,一直都只认为黑鹰保安公司有国防部背景。哪里能够想到,这间极有实力的公司,竟然已经快要等同于邰家的私军……

    机舱内地噪声很大。施清海不再去盯着那个正紧张与某些方面联系地薛乃印。虽然他很敏锐地判断出。这个姓薛地安全主管。当年肯定是联邦军队里地厉害人物。可是他现在并不想关心这些。

    他转过身体。抓着许乐地衣服。靠近了对方地耳朵。在轰鸣地噪声音。十分认真地大声追问道:“你真认识简水儿吗?”

    许乐地表情顿时僵住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在这样紧张地时刻。施清海念念不忘地。还是关于鸭舌帽和那位国民少女偶像地事情。

    在黑鹰保安公司地护送与遮掩下。三架黑色地直升飞机。就像是三个幽灵。大摇大摆地在联邦调查局与临海警察总局地层层包围之下。带着施清海与许乐离开了这座城市。向着西南方向飞了约四十公里。缓缓地降落到了一处简易地停机坪中。

    相信在政府有关部门事后地总结中。这三架直升飞机地忽然出现与离开。一定会暴露出什么事情。但是能不能查到黑鹰保安公司地头上。就看联邦政府愿意在这件事情上花多大地力气。查到什么样地深度。

    下机之后。全副武装地保镖们。又拱卫着许乐施清海二人换乘汽车。一路上。除了薛乃印偶尔会与许乐轻声说几句之外。整个车队都显得异常沉默与平静。施清海一直冷眼旁观。对联邦神秘地七大家地真实实力。有了一个最直观地印象。

    连续疾驶一个小时后,车队抵达了上野市郊地一处基地。这处基地从外表上看,只是一间很普通的合成食品工厂,然而实际上却是邰家分布在联邦各大州地工作基地之一。

    在一间休息室里,许乐和施清海补充了一些食物和清水。房间门被推开,一名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平静地走了进来,走到了二人的身前,轻声说道:“刚刚收到的消息,宪章局那边已经停止了对你的定位跟踪。”

    虽然入门而来的不是邰之源,但想必也是邰家的重要工作人员,许乐与施清海从沙上站了起来表示迎接,毕竟今天全靠了对方,他们两个人才能如此顺利地逃脱政府的追捕。

    然而施清海看着那个三十岁左右男人的脸,眉尖却微微皱了起来,说道:“谢谢……只是我没有想到,你现在在替邰家工作。”

    许乐这才知道,原来施清海认识面前这个人,不由微感吃惊,不过他的性格让他保持了沉默,没有好奇地问。

    那个男人望着施清海笑了笑,说道:“我是替修束基金会工作,当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就是替邰氏企业工作……这和替联邦工作,在本质上没有太大的差异。”

    他转向许乐,微微一笑,像是知道许乐心头的疑惑,自我介绍道:“我叫沈离,当年毕业于第一军事学院,现如今是黑鹰保安公司高级主管,今天的行动由我指挥……施清海是我师弟,所以他认识我。”

    施清海静静地看着他,说道:“你毕业之后便没了踪迹,我们都以为你是被国防部调去西林执行秘密任务,没想到你进了邰家……我很好奇,你是进校前就确认了毕业后的工作去向?”

    “我是定向培养生。你知道我家里的经济情况,只能考学费全免的军校。”沈离微笑着说道:“至于我什么时候确认了毕业后的去向,这件事情并不重要,就像我也不会问你什么时候……成了**军的间谍。”

    施清海耸耸肩,说道:“我也是穷人,只好考军校……乔治卡林说过,穷人最有改变社会的勇气。”

    “我不想打扰你们的叙旧,而且我也很好奇,联邦最出名的军事学院,为什么培养出来的最优秀学生……都没有参军。”许乐看着沈离问道:“但是我想,我们现在需要考虑的事情应该不是这些。”

    沈离对许乐微微致意,说道:“马上我们会安排你回总医院,机场的登机纪录已经销除,日后如果有政府官员查询,你这两天都是呆在病房里。”

    他又加了一句:“简水儿小姐那边,应该是少爷亲自去拜托过了,她不会说些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这位黑鹰保安公司的高级主管,在对许乐说话的时候,比对施清海说话时,要多了一丝恭谨,虽然很不明显,但却一直存在。

    沈离转过头来,望着施清海说道:“回的路线时间已经确定,如果你愿意,这时候就可以离开。”

    “怎么走?”施清海是**军的间谍,并不喜欢和联邦里这些权贵阶层打交道,但他知道今天欠了对方一个大人情,尤其是沈离先前那句淡淡的话语,能够让宪章局提前终止对自己的定位追踪,就算以邰家的能力,只怕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偷渡。”沈离微笑说道:“这应该是你们这些人最熟悉的交通方式。”

    施清海听出这句话里隐着的那丝意味,不由眉头微皱,说道:“也许将来的不久,就是你们需要偷渡了。”

    沈离离开了休息室,最后两句谈话里流露出来的火药味随之不见。许乐沉默地看着施清海,说道:“既然是认识的人,为什么说话还这么冲?”

    “以前我们关系不错。”施清海说道:“但是既然走上了不同的道路,自然不可能再回到从前的关系。”

    “邰家并不是联邦政府。”许乐有些头疼说道:“就算你是**军的战士,可是终究今天也是他们帮的忙。”

    “**军的目标就是要推翻七大家和那些无耻政客对联邦的控制。”施清海微闭双眼,说道:“今天的这些你都看见了,邰家不是联邦政府,但却是与联邦政府相生的一对兔子。”

    “帕布尔议员不是刚与你们搭成和解协议?”

    “短暂的和平是因为彼此都有利益上的需要。”施清海微笑着说道:“等将来哪天不再需要了,和平自然也就没有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在安静的休息室里响了起来,声音里充满了嘲讽:“所以我从来没有试图谋求和平,正如你所说,我们的目标,终究是要消灭你们这些叛国贼。”

    休息室的天花板上垂下一面光幕,光幕上邰之源微微苍白的脸上,那双平静的眼眸里充满了压力与不屑。

    施清海盯着光幕上那张脸,沉默片刻后说道:“彼此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