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八十三章 两个妙人

    (整个单元的电缆换了,电话好了,宽带也好了,真是感觉到无比的幸福。可以放宽心来写故事了。)

    三架浑身被漆成黑色的直升飞机已经准备好了起飞,强大的风力,刮拂着地面上的薄雪,粉粉扬扬,似极了初春玫瑰河畔的柳絮。

    然而直升飞机旁那些全身武装的人们,却没有丝毫伤春悲秋的空闲时间。黑鹰保安公司主管薛乃印,冷漠地盯着从后方匆匆赶来的属下,低头看了一眼腕表上的时间,大声说道:“手机信号已经定位,目标正试图穿越联邦调查局布下的三道封锁线,逃离临海。”

    “按照分析,目标最多只能冲破两条封锁线,我们的任务是,赶在第三道封锁线之前,拦截目标。”薛乃印从军方退伍已经有六年了,然而一直在黑鹰保安公司里执行准军事任务,他的说话依然像一名军队长官那样简洁明了有力。

    “上次在体育馆,你们的脸已经丢光了,这次你们必须把脸挣回来!”薛乃印盯着手下们的眼睛,狠狠地说着,他在心里给自己加了一句,尤其要在少爷那位朋友面前把脸挣回来,上次如果不是那个人,或许自己这时候已经吞枪自杀了。

    “换装。”随着一声令下,联邦最强大的保安公司之一,黑鹰的强火力部队开始换装,一个箱子被打开,各式喷漆设备也移了过来。这些保安公司的战斗人员,穿上了印有警察标志的防弹背心,而那三架黑色的直升机,也被迅喷上了临海警察总部的标志。

    “出!”

    薛乃印一声命令,踏着四散的雪,登上了直升飞机。

    漆黑的地下停车场。给许乐带来了强烈的不安。他坐在小型卡车地副驾驶位上,看着手中光屏上不停倒数的时间,用沙哑的声音说道:“距离下次被定位,还有十五分钟。”

    从那幢小楼逃出来后,他们两个已经遇到了联邦调查局的几次拦截,通过时间上的计算以及施清海对于调查局执行力的了解.shudao.net书道许乐大致摸清楚了对方每次定位所需要地时间。

    小型卡车先前被狙击枪击中,险些倾覆,炸开的金属片四处乱飞,情形十分危险。施清海这时候从卡车旁边的小轿车里钻了出来,对许乐点点头,示意搞定。

    “还好。”许乐吐出口浊气。抹去眉角旁地那道血丝。撑着金属拐杖跳下了卡车。钻进那辆已经换了主人地轿车。心有余悸地说道:“应该只是第五序列。不然地话。我们早死了。”施清海点燃了一根烟。英俊地面容上充满了疲惫。不到一个小时地逃亡。就已经让他生出了心力交瘁地感觉。比过往一个月地逃亡更加痛苦无比。无论自己躲到哪里。用不了多久。遍布整个联邦地电子监控网络。便会接受到自己颈后芯片地数据。将自己地位置反馈回联邦调查局那些负责追击地部队。

    这种逃亡。实在是没有任何希望。

    “你懂地东西真多。”施清海看着许乐。极为认真地说道:“让我很吃惊。”

    “如果你相信我开锁地本事。搞定那辆小轿车地时间。本来还可以更快一些。”许乐说道:“说到底。我不了解你。你也不够了解我……如果你真想活下去。就相信我地话。”

    “我可没有帝国时间听你那些鬼扯。”

    施清海明显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人能够去除自己颈后地芯片。就算极为精密地手术可以做到这点。可是没有了芯片。自己在联邦里怎么生存?他笑了笑。对许乐说道:“虽然我们彼此都不是太了解彼此地秘密。但至少这时候是在共生死。”

    他的眉头忽然皱了起来,厌恶地说道:“可是小爷觉得这件事情很混账,你为什么要陪着我死?”

    “我也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你明明已经逃走了,却还要回临海来见我.sHudao.net书.道”许乐说道:“那是因为你知道有人在查我,所以想警告我……说来确实挺无聊的,难怪邰之源一直试图阻止我回来。”

    “就算我不回来,终究也是要被联邦捉住。除非我有能力逃到大三角去。”施清海深深地吸了一口烟。空了的烟盒已经被他扔了,他看了许乐一眼。将剩下的半截烟递了过去,“但你不同,你如果还躺在总医院里,这些事儿和你屁的关系都没有。”

    许乐接过半截香烟,美美地吸了一口,然后现烟嘴上湿漉漉的,不禁又觉得有些恶心。

    “我这辈子有无数的女人,同事,但真正关心我的,大概也就是我那位老师和你。”施清海地笑容有些黯淡,“老师已经死了,我本来还指望你能活下来,我死之后……至少墓前还有人替我打扫打扫,忌日的时候还有人去摆一束花。”

    “我的朋友也非常少,所以一个都不能少。”许乐用两根手指夹着已经很短的烟蒂,使劲儿吸了一口,险些呛着,咳嗽着说道:“至于我为什么来,你不信,邰之源不信……我看帮我逃出来的简水儿也不信,我真的能帮你。”

    许乐确实有能力帮助施清海逃脱宪章局的定位,这是他人生最大的秘密,就在手腕那根金属手镯之中。在朋友面临绝境的时候,许乐当然不会吝于分享这个秘密,只是先前在小楼里没有机会替施清海换芯片,而后来一路都在紧张地逃亡,确实也没有时间。

    许乐给自己换过芯片,知道那种剧烈地,有如电流穿身的痛苦,实在令人难以忍受,极有可能会导致当事人地昏迷。事实上,那个雨夜,他就昏迷了好几个小时,如果施清海此时昏迷。他的腿又是瘸的,实在是没有信心能够逃脱政府的逮捕行动。

    所以他将手机卡换回了原来那一张,沉默而紧张地等待着。

    “你真认识简水儿?”施清海下意识里看了一眼许乐头顶上的鸭舌帽,这才注意到这顶鸭舌帽确实显得过于小巧可爱了些,他不可置信地耸耸肩,“还是说。这是在我临死前说的最冷地笑话?”

    “那些东西以后再聊,我只想解释一遍,为什么我要回临海,我为什么要帮你。”

    许乐将烟头扔出窗外,鼻翼微微**,一脸平静说道:“从体育馆针对邰之源的暗杀开始,到你上级的死,到你被追捕……一切都是张小萌惹出来的麻烦,不管她是有心还是无心。但这终究是她的责任。”

    “张小萌是我的女人,她犯地错误,我想帮她解决。”许乐说道。

    施清海偏着头看着他。半晌后说道:“我今天才现,你像是一个生活在宪历初期的民权英雄,正义的化身……问题是这很恶心,你只是一个被精液浓度影响了大脑皮层放电的雄性动物。”

    听到脏话,许乐笑了,心想自己的大脑皮层放电确实有病。他盯着施清海手腕上的光屏,开始倒数:“还有三十秒。”

    施清海的脚尖轻踩油门,专注地盯着地下停车场的出口,手指着光屏上的一处方位。说道:“最后确认这条道路是否通畅。”

    许乐看着光屏上地地图,说道:“没问题。”

    偷来的轿车,在几个街巷中间寻觅到了一条道路,化作一道烟尘,冲破了警方设置的路障,再次冲入了临海市地街道之上。无数的警车与极富联邦调查局特色的黑色旅行车,开始呼啸追击而去,警笛长鸣,此时只需要临海州警察总部的交通监控系统。便足以保证追捕的成功,不再需要宪章局的定位帮助。

    “我们这是慢性自杀。”施清海猛地一打方向盘,避过前方一辆卡车,大声说道:“小爷身为专业人士,就不该听你的开车走……随便找个民宅,用枪指个美女当人质,我也能悄悄藏半个月!”

    许乐回答道:“你忘了宪章局定位。”施清海的脸色微变,大声骂道:“操他***第一宪章!”

    平行地街道上,已经开始出现警灯炫闪的警车。时不时的从街口露出凶猛的身影。施清海深吸了一口气。专注地盯着前方,说道:“我准备火拼。然后去死……如果你没办法再变出什么奇迹来,你可以滚了。”

    “我也在等奇迹的生。”许乐紧紧握着手机,汗水渐渐渗了出来。

    就在此时手机响了,显示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我是许乐。”

    “我姓薛,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许乐笑了起来,转头对施清海说了一个坐标。两个人迅地在光屏地图上找到了坐标所指代的那个街区。

    施清海驾驶着汽车,强行转弯,勉强摆脱了追的最近地两辆警车,向着那个街区疾驶。长街,就在街道的尽头,隐隐传来嗡嗡的声音,空气似乎被什么东西震动了。

    三辆漆成黑色哑光的直升机,出现在了道路的尽头,直升机舱边缘全副武装的警察警惕地扫视着机下的街区,他们手中黑洞洞的旋转枪管瞄准了整条街道——微型达林枪管,只需要一个扫射,便能将一辆汽车打成马蜂窝,泛着金属光泽地旋转枪管,在正午地阳光下,依然是那样的阴森寒冷。

    “警察。”施清海地眼眸忽然变得无比平静,盯着街道上空忽然出现的恐怖存在,在这样的强大火力下,他已经懒得再做什么躲避动作。

    “是自己人。”许乐高兴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