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八十二章 逃亡

    (家里仍然上不了网,今天是领导我来更新说是外面电缆坏掉了,正在修,估计晚上能好。

    大家看在咱坚持更新的份上多投点月票呗^.^)

    如果联邦调查局的那名官员知道,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答案,其实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意外而造成,他一定会恨不得吐血身亡。

    许乐被医疗塑泥密封住的右腿,在这一场逃亡的旅途中,起了绝对重要的作用,如果不是刚好卡在了座位与油门之间,化身成为动作电影里常演的男主角手中的方向盘锁、或其余的用来顶油门的硬东西……第一次开汽车的他,再如何在机器方面有天才,也不可能让那辆民用越野车,化身成为要度不要命的疯狂怪兽,在联邦调查局的包围圈中,杀出了一条血路。

    人天生都是怕死的,没有谁敢一直把油门踩死到底,光凭方向盘与档位来搞事,问题就在于,许乐踩油门的右腿,那时候已经不是他能控制的了,那就是一根水泥柱子。

    狡猾的兔子至少有三个用来逃命的巢**,在联邦调查局里当了这么久间谍的施清海,自然也不例外。此时他们二人已经远离了那辆救了他们性命,又险些害死他们的民用越野车,装扮成两个普通的联邦上班族,来到了临海某条街巷的小楼房里。昏暗的房间内。

    “调查局把通话频道调了。”施清海小心地鼓捣着一个小型接收设备,“幸亏我藏在内网里的那些东西,他们一时还没有来得及清除干净。”

    许乐半躺在一张床上,脸色有些不健康的白,毕竟在临海体育馆里受了重伤,今天又遭受了**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他已经有些快要顶不住的感觉,尤其是腹部感到非常饥饿。

    “如果政府的人,不是追踪我过来的……那他们怎么知道你的行踪?”许乐轻轻揉着腰部,眯着眼睛望着施清海。

    “所以我必须马上离开……早知道是现在这种状况。早上我就不该和你见面.shudao.net书道”

    施清海漂亮的脸上闪过一丝歉意,苦笑着说道:“本以为就凭调查局里那些同事,应该查不到我地踪迹,没想到那些想要我死的人,居然申请到了宪章局的权限。”

    “你确认宪章局在帮助追捕者定位?”许乐地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因为自从逃离东林大区之后。他最抵触地字眼里面。天然便有宪章二字。就像封余大叔当年在矿坑旁边感叹地一样。他这一生最痛恨地法律除了野生动物保护法外。就是第一宪章。

    许乐曾经被宪章局定位追捕过。所以他觉得此时地情形有些怪异。看着施清海说道:“按我在网上查地宪章条文……宪章局应该不会理会**军地行为。只是依照条例进行监视。”

    想了会儿后。他认真说道:“而且如果这次追捕真有宪章局地身影。我不认为我们还有时间坐在这里聊天。”

    在东林逃命时。那些特种兵只需要四分十二秒地时间。便能准确定位封余以及许乐。而此时。他们二人与宪章局地中央电脑处于同一个星球上。信息地传递回馈可以视为基本同时。所以许乐不明白。这已经过去了好些时间。为什么还没有人破门而

    其实这只是因为他不了解。当年曾经生在大叔和他身上地追捕。属于整个联邦难得一见地第一序列事件。动用整个联邦地电子监控网络。耗费大量地资源。才能做到即时定位。而今天施清海和他所面对地……只是第五序列地权限。

    “我不知道宪章局为什么会插手。但我相信我地感觉没错。不然那些家伙不可能找到我。”施清海漂亮地眉毛透出一丝绝望地情绪。他强颜笑道:“至于为什么这时候还没有人破门而入。我不清楚。毕竟我可没有被全联邦追捕过。”

    许乐想说我曾经被追捕过。看着施清海眉宇间的淡淡哀愁,他忍不住说道:“就算是宪章局插手,其实也没什么,我有办法让你逃掉。//.shudao.net书.道//”

    施清海没有听明白这句话。就算他听见了,只怕也会认为许乐是在安慰自己。这个世界已经习惯了第一宪章的无所不在,哪怕是施清海这样擅于将自己强大的能力,隐藏在风流外表下的专业人士,在宪章局地光辉下,依然没存逃脱的野望。

    他只是不明白,为什么宪章局会插手到联邦调查局搜捕**军间谍的事情中?

    腕表的光屏上正在播放着新闻,许乐和施清海静静看着,脸色渐渐变得凝重起来。

    新闻上正在讲述先前临海环城高公路上的追击与枪战。同时警务系统的言人接受了电视台的采访。确认被联邦调查局与警方联手追捕的罪犯,正是昨天京州电力输出公司大火的主要嫌犯之一。当局已经将此嫌犯归为恐怖主义分子。

    许乐与施清海对视一眼,看出各自眼中地复杂情绪。

    “你昨儿在京州吗?”

    “我昨儿在屁州。”

    联邦政府相关部门,为了尽快结束关于临海体育馆暗杀事件,给政府所带来的冲击波,那位**军的叛徒以及某些势力为了掩盖某些真相——各方力量在这一刻找到了合力的出口,互相完美地配合,隐藏了追捕施清海的真实罪名,而用恐怖主义分子的名义,获得了宪章局的权限配合。

    他们必须抓住施清海,或者杀死施清海。

    “政府原来也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

    许乐感慨了一声,旋即想起很多年前封余大叔对于第一宪章的评论,是啊,就算出点再正确、再如何强大、再有无比详尽的宪章法律约束地中央电脑,终究是人类手中地机器,掌握它的人类如果出了问题,它自然也会出问题。

    “政府向来就是这么无耻,只不过没想到这么大地阵仗。居然是因为我一个人,我感到很荣幸。”

    施清海一边组装着枪械,一边仔细地聆听着耳机里的动静,忽然间他的眉头皱了起来,说道:“他们把频道改了……我没有现,这几分钟内地对话有问题。说不定他们已经来了。”

    说完这句话,施清海像变戏法一样,从身边拉出一张薄的光屏,光屏上出现了一些暗红色的小光点。许光怔怔地看着这一幕,心想特工果然是特工,身边随时都会有这种高科技的东西。

    薄光屏似乎是某种探测设备,许乐没有见过,看上面的标尺单位,应该笼罩着这幢楼房四周五百米的距离。施清海在选择这个逃生点地时候。应该在外面已经安了不少监控的设备。

    “人已经到了,不过好像有些另外的人。”施清海看着光屏上的光点移动,挠了挠自己的头。将一丝不苟的油头挠成了往日常见的乱,笑着说道:“我要走了,你去地下室躲着。”

    是我要走,不是我们要走。联邦调查局只用了二十几分钟的时间,便查到了施清海最隐秘的藏身地点,这位优秀地专业人士,在第一宪章的光辉下,真的无法生起太多地勇气。他微笑望着许乐,说道:“你已经愚蠢到回来临海。想必不会愚蠢到要跟我一起去投奔死海。”

    “我不是蠢人。”许乐低着头,把邰家工作人员给自己配的原号卡,重新放进了手机里,平静地回答道:“我虽然没受过你们那种专业训练,但对付第一宪章,我可比联邦里任何人都有经验一些。”

    说完这句话,许乐抬起了左手,将手腕上的金属手镯,对准了施清海的后颈。

    然而下一刻。施清海的身影,就已经从房间里消失,从露台那个地方一跃而下,只留下身旁有拐,行动不便的许乐。

    “看来对我真没有什么信心。”许乐笑了笑,拄着金属拐杖,跟着他从露台上跳了下去。

    施清海目瞪口呆地看着落在自己身边的许乐,偏着头赞叹道:“一,你身手是真好。瘸子也能跳楼。二你真不怕死……但小爷我带着你个残废怎么逃?”

    许乐笑了笑。在这时候可真没有什么兴趣和对方斗嘴,也没有时间去表达感动。宪章局如果追踪的是施清海的芯片,那他离开后,自己躲在地下室自然便是安全地。

    “联邦调查局的人要抓你,但也许还有人想杀你。”许乐想到在东林的时候,联邦军方毫无先兆地对修理铺起的攻击,心情有些沉重。

    小心翼翼地走过两条街道,在出口处,他们两个人遇到了盘查,那是几名穿着黑色正装,耳朵里别着乳白色耳麦,恨不得向全天下的人宣布自己是特工的几个家伙。

    “能不杀人,就不杀人,我不想你真的变成恐怖分子。”许乐将鸭舌帽压的低低的,遮住了大半张脸,又将明显地金属拐杖收进了圆筒里,攀在施清海的肩膀上,装作一名醉汉,向那几个特工站立的路口走去。

    “这才十二点钟,喝醉会不会显得太早了些?”施清海微低着头,在他耳边说道:“再说我身上背了这么多把枪,傻子也都能看出来。”

    “这就是你的问题了,什么不好学,非要学山里的游击队。”

    “不要忘记,我本来就是游击队的人……倒是你这顶鸭舌帽挺别致,哪买的?”

    “简水儿送的?”

    “谁?”

    “简水儿……呃,你没听错,不过这又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了。”

    走到那几名眯着眼睛,警惕注视着行人地联邦调查局特工面前。许乐与施清海毫无营养地对话戛然而止,两个人极有默契地同时分开。

    许乐手中的收缩拐杖猛地弹出,击在一名特工地眉宇中间,同时他的人也往那个方向倒去,弹出一个奇怪的姿式,肘尖狠狠击在对方的后脑。

    这名特工倒地的同时,施清海负责处理的两名特工也同时被打昏。两个人对视一眼,都很惊讶并满意于对方的战斗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