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八十一章 疯

    (早上就现网线断了,电话和宽带都不好用,在家写完了两章就来到领导单位,结果没想到内网连外网还是慢的可怕……希望明天能修好。)

    “宪章局授予五级权限的时间只有一天……”

    高行驶的联邦调查局汽车内,一名中年官员眼光如鹰隼一般,盯着前方逃离的那辆汽车。这名官员按着自己的耳麦,认真听了一会儿,然后转向自己手腕上的手表小光屏,对着下属们出命令:

    “弄清楚你们的目标是谁!他是穷凶极恶的恐怖主义分子!他是一院毕业的优秀军人!他比你们更了解调查局的抓捕流程!所以你们不要有任何自大的想法!”

    “入城之前,必须拦住前面那辆汽车,如果对方反抗,允许开火!”

    布完命令之后,这名中年官员愤怒地骂道:“宪章局那批***,居然只给我一天的权限,还***是五级,难道他们不知道前面姓施的那个小子多么危险?”

    许乐面色有些苍白,车窗外的景色以一种恐怖的度倒退,高公路的自动升温除冰系统早已开启,不然如果在冰雪之上,以这种度前行,或许用不着后方那几辆汽车追上,他们这辆黑色越野车便会自己车翻人亡。

    施清海的脸上没有丝毫紧张的神色,除了眼眸里的些微忧虑,他轻轻舔着自己干枯的嘴唇,反而显得有些兴奋。

    “你会开车吗?”他盯了一下后视光屏上,那些高追来的汽车。

    “不会。”许乐回答的很快,没有一丝犹豫,他知道在这样紧张的时刻,任何迟疑都有可能造成严重的后果。

    “敢开吗?”

    “敢。”

    这几句问答很妙很荒诞。大概也只有许乐和施清海这两个家伙才做得出来。许乐不知道施清海将汽车地控制权交给自己是什么意思。但他可以想见.shudao.net施清海一定是需要空出手来。对付后面越来越近地那几辆黑色汽车。

    施清海拉动了一直悬在遮阳板旁边地一根绳子。只听得哗啦一声巨响。黑色越野车后车厢里不知道什么东西。全部被倾倒出去。

    一大堆乱七八糟。锈蚀了地金属构件。落在了临海州地公路上。这些构件本身所携带地度。使得它们在路面上沉重而凶险地四处乱飞。

    后方黑色车队当先地那一辆车。被一个刚刚弹离地面地铁铊狠狠砸中。一阵怪异地金属裂开声响中。那辆汽车被震地原地弹起。然后斜斜冲出了道路。出一声巨响。

    追捕地车队被路面上地这些东西阻了一阻。在付出了一辆汽车报销地惨重代价下。被许乐施清海所在地汽车拉远了一段距离。

    “开火!”车队里传来那名官员愤怒的声音。

    啾啾尖利地子弹呼啸声。顿时划破了公路四周,不知惊坏了多少行人,惊飞了多少林鸟。

    趁着这段时间。施清海与许乐换了位置,他从后排座椅里,取出一把长枪,搁在了车厢后方。几声碎响之后,后车玻璃已经全碎,他眯着眼睛,瞄准了后方追击的车辆,冷静甚至有些冷酷地开始抠动扳机。

    噗的一声闷响,施清海地肩头一震。被他瞄准的一辆汽车,前轮猛地一爆,在高的状态下,失控撞向了公路侧栏。

    寒风灌进了车厢,无比阴冷。许乐将身体完全躲在了座椅之下,躲避着横飞的子弹。

    虽然他从来没有开过汽车,但是他在东林的时候,曾经跟随封余大叔修理过汽车,对于汽车的动力操控系统无比熟系。更何况一个能够开动机甲的人,开起汽车来,就像是在摆弄玩具一样。

    只是这个玩具很危险,许乐全神贯注地操作着方向盘与档位,躲避着公路上因为枪战而惶然停下的前方汽车,尽量提高汽车的度,试图拉远与后方追击们地距离.shudao.net这是他第一次开汽车,然而他那双敏锐的双眼,和无比强悍的手眼配合能力。却让他的操控显得无比流畅。看上去更像是一个赛车手。

    不,许乐开的比赛车手更加疯狂。因为前面是一个字形的大转弯,他却似乎没有松开油门减的意思,就在入弯前的那一瞬间,左脚狠狠地跺了上去,右手猛地一拉手刹,让这辆民用的黑色越野车,险之又险地在湿滑公路表面来了一次漂移,就在快要撞到崖壁的入弯处,摆正了车身,继续猛烈地向前。

    从准备入弯到出弯这个过程中,许乐一直没有松开油门,转表维持在四千五百转的数字上。

    冷汗早已经爬满了他的额头,不时击中车身的子弹与从裂口处涌入的强劲寒风,让许乐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紧张……与兴奋。在子弹啾鸣声中,他大声对后方的施清海吼道:“你那些阻路的东西,再扔些下去,不然甩不掉他们!”

    施清海一直冷静地保持着瞄准地姿式,极少抠动扳机,但每当他抠动扳机时,后方联邦调查局地追捕车队,便会减少一辆车。听到许乐的吼叫,他在狂风中大声吼道:“小爷先前就像是在丢副油箱……昨夜里去了一趟垃圾场,你还以为能装多少东西?”

    “流氓!我们今天好像就要死在这儿了。”

    许乐一边大声喊着,一边紧张地注视着公路上面地一切情形,他的眼和他的手在这一刻得到了完美的统一,他眼中所看到一切景象,都被极有条理地归纳到脑海之中,然后再经由体内非神经束的特殊通道,将应对的措施,传递到他的三肢。

    所有的操控,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没有任何地迟疑,无比流畅。除了一直踩着油门的那只脚,就像许乐这个人一样拧,坚定不移,坚决不移开。

    完美的驾驶,壮烈的驾驶,疯狂的驾驶。

    施清海虽然没有回身。却也知道这时候汽车的度有多快,他地脸色微显苍白,大声喊道:“在前面闯进城去,三分钟之后,调查局就能布好第一道拦截。”

    许乐的脸色也是无比苍白,他看着无数高后退的画面,觉得自己又回到了那个无比可怕的黑色梦中,将牙一咬,右手一提。左手用力地扭转了方向盘,在心中暗自祈祷千万不要翻车。

    联邦调查局秘密追捕施清海的车队,到临海州第七收费站的时候。已经从九辆变成了五辆。那名脸色格外阴沉的中年官员,走下汽车,看着身前被撞击成碎片的栏杆,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下属们,声音从牙齿缝里挤了出来:“联络宪章局,马上定位他们现在在哪里。”

    “联络交通管制局,封锁这一带地交通,同时追踪那辆黑色越野车。”

    “通知组员,随时准备集结。”

    此地只有满地碎屑。收费站里目瞪口呆的工作人员,哪里还有那辆黑色越野汽车的踪影。

    联邦调查局地官员,很清楚自己此次追捕的目标,是一名极为优秀的间谍,而且对方在调查局内部任职多年,对于调查局的内部通讯与即定流程无比了解。所以此次行动之前,这批调查局的队伍特意选用了非惯常的频道,

    哪怕先前那辆民用越野车里探出的重型长枪无情而冷酷地掀翻了几辆汽车,联邦调查局的官员们依然没有丝毫退怯之心。因为施清海如果没有这种能力,当年也不可能以第一名的成绩,从第一军事学院毕业,更不可能在调查局内部如此受宠。他们对将要到来地困难,做好了十全的心理准备,并且坚信在宪章局的定位帮助下,一定可以抓住对方。

    可问题是在于开这辆越野车的人。

    中年官员的眼睛喷着火,看着前方似乎永无尽头的公路,快地布一条一条收网的命令。心里却在想着。那是一个疯子吗?就算是受过最严苛训练的特种军人,也不可能把一辆民用越野车。开到那种度,开的如此疯狂。

    想到先前那个如同黑色幽灵一样呼啸而去地越野车,这名中年官员的心情便异常沉重,对方完全不像是在逃命,更像是在送命。任何一个正常人,在那样的度下,都会下意识里减缓度,这是本能,可是那个司机,似乎本能里就没有畏惧这种字眼。狠狠跺下,已经空档高滑行了两百米的黑色民用越野车,依然保持着高,在三种制动方式的集体合作下,还是狠狠地撞向了车库的大门,出了一声巨大的响声。

    施清海提着背包,脸色苍白地走下了汽车,险些吐了出来。他是个训练有素的职业人士,先前面对着枪林弹雨,也不会如此惊恐,但是坐许乐的车,他却有了害怕地感觉。

    “以后再也不要你开车了!”施清海无比痛苦地瞪着驾驶位上地许乐,“我宁肯被调查局抓回去严刑拷打,也不愿意陪你一起玩命。”

    许乐的脸色同样异常苍白,他伸在空中地双手微微颤抖,一直没有办法离开座位。他看了施清海一眼,颤抖着声音说道:“帮个忙,我出不来。”

    施清海以为许乐经历了先前疯狂的赛车逃命之后,终于承受不住那种恐惧与紧张,吓的无法动弹。他的脸上浮现出歉疚之色,打开了车门,拉开了束缚住许乐身体的安全带,想把他抱出来,然而却现没有抱动。

    他盯着许乐的右脚,那根被包成白色水泥柱一样的右脚,沉默中脸色开始变得极为精彩。

    许乐余悸未消,抹了把冷汗,说道:“为了躲子弹,我往下一滑,结果右脚就卡着了,没法松油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