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八十章 谁在

    依然是一家酒吧。许乐推门沉重的玻璃门,便嗅到了熟悉的松子酒与那些下酒坚果的味道。他忍不住笑了起来,看来就算是被联邦通缉的当下,施清海依然舍不得贪恋杯中之物,从这个角度上来看,这家伙好像缺乏一些职业特工的优良生活习惯。

    此时大约是上午十一点,外面临海的街道都笼罩在末冬的风雪之中,酒吧为了庇护那些在寒冬里贪一口**的酒鬼们,开门比往时要早一些,但在这个时间点上,生意依然一般,酒吧里比较冷清。

    正对着酒吧门口,最里面的一张桌子上,坐着一个年轻男人,穿着淡灰色的风衣,头梳的一丝不苟,微低着头在小口啜着酒水。许乐进入酒吧后,第一眼便瞧见了对方,怔了怔,没有马上前去相认,而是拄着拐杖,缓慢地走到并不相邻的桌子上,要了一杯白金。

    穿着灰色风衣的男人,很快便喝完了酒,似乎在沉思什么,轻轻地敲了三下桌面,留下了酒钱,极不引人注意地向着酒吧后面走去。

    “大概那里有后门。”许乐在心里想到。他低着头,看着杯中的白金,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这种特产的纯冽高度白酒配上哈蜜瓜汁之后,依然十分刺喉,陪施清海喝了无数次酒后,他依然有些难以适应。坐了三分钟左右的时间,许乐终于将杯中的透明烈酒喝光,痛苦地舔了舔嘴唇,将钱递给酒保之后,问了一下洗手间的位置。酒保礼貌地指明了方位,许乐朝着酒吧后方走去。

    “你不当间谍真是可惜了。”

    施清海双眼平静的直视道路前方,这双不知道迷死了多少少妇的桃花眼,在这一刻显得有些疲惫,看来这些天的逃亡生涯,为这位**军的优秀间谍。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许乐勉强地牵动嘴唇笑了笑,将头上的帽子压的更低了一些,又紧了紧颈部地合成毛围巾。此时黑色的越野汽车,正安静地行驶在临海州的街道上,车内的供暖没有开,所以显得有些寒冷.sHudao.net书.道

    “这车是我从上野搞的。现在不敢随便去加油充电,所以要节约一点。”施清海一手夹着香烟,一手扶着方向盘,平静解释道。

    许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缩了缩身体,半晌后开口说道:“你刚才说,你是**军安插在政府内部地……间谍。而你的身份之所以暴露,是因为你的上级被**军内部的叛徒出卖,从而牵连到你。最关键的问题是,联邦政府现在怀疑你是临海州体育馆暗杀事件……那些国防部军人的情报来源?”

    许乐向着手上呵了一口雾气。有些惘然地看着前路:“太乱了。”

    “确实很乱。”施清海将烟头掐熄。直视前方地雪路。说道:“我那位老师上级死地太快。没有搞清楚组织内地叛徒是谁。我查了这些天。隐约猜到了一些什么。但可惜没有证据。”

    “为什么让我小心张小萌?”许乐盯着他地侧脸问道。

    “联邦调查局一直在查邰之源地行踪如何被泄露……”施清海地脸上泛起一丝嘲讽地笑容。“查来查去。只能查到你地身上。邰家对于自己那些工作人员地信心。似乎强烈地有些过分。既然邰之源地行踪是从你这里泄露出去地。你应该很清楚。第二天你要去听演唱会。给哪些人说过。”

    “新年前一个晚上。我和你在一起喝酒。事前你应该和张小萌见过面。”施清海秀气地双眉微皱。“我可以肯定自己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那么。国防部鹰派对邰家大少爷地暗杀行动为什么那么及时。那么准确?只能有一个解释。情报是从张小萌那里流露出去。”

    “我知道……她是间谍。”许乐地头低垂着。右手轻轻抚摩着被冻地有些痛地伤腿.shudao.net只是触手一片冰冷。若水泥一般坚固冷酷。“她服务于麦德林议员。”

    黑色地旅行汽车。平稳地停在了玫瑰河旁地公路一侧。施清海偏转头。看了身旁地许乐一眼。用认真和严肃地语气说道:“你明知道她是个间谍。难道就没有什么别地想法?”

    “能有什么想法?”许乐斜靠在汽车的座位上,双眼平静地望着前方,落寞说道:“我就三个朋友。结果其中两个是间谍。还有一个是个了不起的大人物,我对这种事情有些麻木了。”

    他忽然转过头。盯着施清海地眼睛,非常恼火地说道:“难道我有吸引间谍的特质?”

    施清海笑了,知道他想问的是什么,耸耸肩,回答道:“我认识你的时候,可不知道你小子运气能这么好,居然能认识邰之源……我相信张小萌也是如此。之所以我们两个都会和你成为朋友,大概是因为你身上一直有种让人相信的气质?”

    “别说这些玄乎的话。”许乐有些伤感地摇摇头,“你要我小心她什么呢?”

    “张小萌只是一个很不专业的姑娘。”施清海说道:“问题是她所信仰服务的那些人,是很专业的人。那些人能够用这样一个非职业地姑娘,便获得了他们想要地东西……我现在的处境,就是被他们造成地,而你只怕也是对方的眼中钉。”

    “你认为……麦德林议员是你们**军里的叛徒?”许乐吃惊地看着施清海。

    施清海笑了笑,笑容里充满了不确定与自嘲,“没有看最近的新闻?看来这位议员委员同志,已经和联邦里的某些势力挂上钩了……当然,我这个推断说出去没有人会信。哪怕是青龙山的南水领袖,环山四州的公民们,都不会信。”

    这位**军在政府内部最成功的间谍之一,一念及此,不由自嘲而笑,自己当初投身这个事业之时,哪里想过最后竟以这种方法败露?看来自古以来都是同样,敌人。永远是内部的最为残酷。

    “接下来你要怎么办?回,直接回青龙山?”许乐忧虑地看着施清海,轻声问道:“既然你已经暴露了,自然没有办法再在联邦里呆下去。”

    自幼遭遇矿难,全家人因为联邦政府官僚的麻木而惨死,他的老师老板。因为联邦政府某个黑幕而丧生在那道白色光柱下,他的朋友被政府用莫须有地名义逮捕入狱,现在不知身在何方。许乐对于政府没有丝毫的好感,所以无论是听到张小萌的真实身份,还是施清海的真实身份,他都没有任何害怕抵触的心理。

    他只是感到震惊。

    施清海望了他一眼。自从那天局长从楼上坠下,惨死在他面前之后,他便开始了逃亡,联邦调查局一直在秘密通缉他。这几十天里的逃亡历程非常精彩刺激,却令他根本不想回忆。

    抵达上野后,他潜伏了十几天。本应该趁着秘密搜捕圈放松地机会,直接去往港都,寻找组织留给自己的最后一个接头人。然而就在临走前的那刻,施清海利用自己留在联邦调查局内网的后门,侵入对方网络,准备查看一些资料时,意外地现……有人在调查许乐。

    更令他感到警惧的是,调查许乐的部门密级非常之高,直接越过了外勤办事处的授权。悄无声息地读取了关于许乐这一年在临海州的所有资料。如果不是当初施清海在临海办事处的内网里,留下了一个可爱地小程序,那么包括他在内,联邦调查局的人都无法知道有人在调查许乐。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施清海冒险联络了许乐。

    在逃亡的途中,任何一次没有必要地联系、见面,都有可能将自己暴露在政府的眼光之下,可他依然这样做了,毫无疑问这种选择需要极大的勇气。就像许乐知道他的事情后。毫不犹豫地便回到了临海。

    两个酒友之间的情谊,其实并不仅仅是那些酒。

    “我的单线接头人已经死了,如今的我,和青龙山的**军已经很难再取得联系。”施清海用低沉的声音说道:“以我地能力,只要宪章局不理会,联邦的政府部门很难抓住我……关键是,你现在怎么办?”

    “你说有人在查我?我有什么好查的?”许乐像飞刀一样的眉头,再次飞了起来,惊愕问道。

    施海清话语里的信心。给了他极大的安慰。看样子不需要给施公子换芯片,但是接下来施清海严肃的警告。却让许乐联想到很多可怕的事情,能够越过调查局权限的政府部门并不多,但很明显,第一宪章可以很轻松地做到这一点。

    “我只是提醒你一声,没想到你小子居然就跑回来了。”施清海盯着他地脸,说道:“不要低估邰之源的能量,也不要为了所谓面子就不要他帮忙……如果将来真出什么问题,第一时间你就要联系他。”

    许乐沉默,心情却已经被车窗外的冰雪沁的无比冰凉,如果真是宪章局那台无所不能的中央电脑注意到了自己,就算邰家也没有办法帮助什么。

    便在此时,一直用余光注视着后视光屏的施清海,忽然间眼瞳一缩,将油门踩到了底!

    黑色的汽车车轮卷起冰雪,猛地将着前方冲去!

    施清海双眼冷静地盯着路面,对身边的许乐说道:“不想那条腿也废掉,就绑好安全带。”操***!是谁一直在盯着我?”施清海通过后视光屏,看着宽阔街道后方,高追击过来地几辆黑色汽车,恼火地骂道。那些黑色汽车很熟悉,都是联邦调查局地公务用车。

    许乐极为麻利地系好安全带,心里感到一片寒冷,只希望盯着施清海和自己的,不要是那片无所不在地宪章光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