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七十九章 回到临海

    疾驶的汽车上,许乐看了一眼驾驶位上的桐姐,又忍不住看了一眼身旁的简水儿,说道:“谢谢……只是怎么摆脱那些人?”

    离开第一军区总医院的过程极为简单,简单到许乐坐上简水儿的专用汽车之后,依然觉得有些糊涂。一身淡黄衣裙的简水儿,就推着许乐乘坐的轮椅,离开了安静而住院部大门,那些邰家安排在医院里的工作人员,一时间都怔住了,没有做出有效的措施,说实话,大概他们也没有勇气对一位联邦偶像、国民少女做出任何不礼貌的言行。

    汽车行驶在第一军区生活区的街道上,邰家保镖们的汽车就跟随着他们车辆的后方,许乐心头对邰之源生出一丝歉意,却更加头疼于怎样摆脱对方,如果被对方一直跟着,就算自己坐飞机回到了临海州,只怕也要被邰家的肉墙继续与外界隔绝。

    简水儿此时已经戴上了墨镜,一头显眼的紫也被鸭舌帽遮住了大部分。这位未满十八岁的少女偶像,出行时虽然也需要乔装打扮,但那幅大大的墨镜,并没有让她生出冰山般不容人靠近的明星做派,架在小巧挺直的鼻梁上,反而显得特别可爱。

    直到此时,与简水儿并排而坐,依然让许乐感到了一股自内心深处的紧张。他不禁在想,自己何德何能,居然可以认识简水儿,居然还能让简水儿帮自己忙……也就是看到身旁的可爱少女,他才反应过来,简水儿还未满十八岁,先前接触中女孩儿所展现出来的冷静与成熟,并不是一个少女真正应该拥有的模样。

    “放心吧。”墨镜遮住了简水儿大半张脸,红润的嘴唇微微开启,她笑着说道:“要说如何摆脱他人的跟踪监视,这方面我可是大行家。”

    很明显,忽然卷进了许乐的逃跑之旅,让这位少女偶像感觉到了一丝兴奋。//.shudao.net书.道//她就像个离家出走的少女般,兴奋的拍了拍许乐的肩膀。

    许乐半片身体顿时僵了,而且他注意到倒视镜中,正在开车地桐姐脸色有些不好看。只是他误会了简水儿与桐姐此时的心情,他以为简水儿自称的大行家,是因为她在联邦中的无数粉丝。经常会跟踪她的行踪,而桐姐则是因为简水儿拍了自己的肩膀,心生不喜。

    实际上桐姐地表情是因为她想到了前几年的时候,小姐总是不间断地拉着自己,逃离家族的监视,那是一段多么令人头痛的回忆啊……不过似乎也挺有趣。

    桐姐的唇角微翘,笑了起来。

    半个小时后,汽车抵达了京州西南区最大的辅桥机场。将车停在了地下停车场内,他们一行三人。乘坐着电梯进入了空旷的候机大厅,而那些一直尾随着他们的邰家保镖们,也三三两两地跟了过来。站在离他们不太远的地方,紧张而紧惕地注视着四周地一切。

    “按照你地要求。订了三张机票。如果不想被人查到你怎么回临海。你自己选择路线。这个我就不管了。”桐姐冷漠地对许乐说道:“我只希望你不要做什么违法地事情。”

    戴着鸭舌帽。在停车场换了一身普通夹克打扮地简水儿。此时就像个清爽地少年一样。只是小巧鼻梁上架地大墨镜显得有些突兀。身边走来走去地乘客们。忍不住会多看两眼。有些人便会觉得这个少年给人地感觉怎么会如此熟悉?只是没有人会将这位少年联想成联邦地国民少女。毕竟谁都不曾想像过。简水儿会真地出现在自己面前。

    拄着自动收伸钢制拐杖地许乐。双手接过机票。很诚恳地对桐姐表达了谢意。然后转过身来。对简水儿鞠躬行礼。诚挚说道:“简小姐。真是不知该怎么谢你了.shudao.net书道”

    “不用谢。帮着一个跛子逃跑……是挺好玩地事情。不是吗?”简水儿像个少年一样。把两根手指指向自己地帽檐。微微歪着脑袋。俏皮可爱到了极点。“不过我想。你这时候应该在头疼。怎么才能在那些邰家保镖地眼光下。过安检。登上飞机……还不能让他们知道你地行程。”

    许乐有些窘迫地说道:“是啊。”

    这时候他们三个人正在贵宾通道地入口处。这个地方经过地乘客很少。那些在书店处。在舷梯处地邰家保镖们。便显得格外明显。

    “有一个词,叫做趁乱离开。”简水儿看着许乐,微笑说道:“我能制造混乱,你能不能离开,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说完这句话,简水儿摘下了鼻梁上大大的墨镜,同时取下了自己的帽子,就像在家里一样,很随意地挠了挠有些蓬乱地紫色短……

    一场因为简水儿的忽然出现而出现的混乱,就这样全无预兆地在辅桥机场生,无数的乘客兴奋地向着贵宾通道这边涌了过来,闪光灯开始闪个不停,更夹杂着无数表达善意问候的声音。邰家的保镖们,顿时被人浪所冲散,而且现自己已经失去了许乐的踪影。

    许乐的反应很快,当简水儿摘下墨镜的那一刻,他就知道对方所说地混乱从何而来。而当简水儿那一头紫色地秀,从帽下怒放而出时,他已经悄无声息地在四周人群的掩护下,脱下了身上地外套,坐上了机场提供的快登机电动车。

    时间过去的很快,当他坐上了飞往上野的航班时,邰家的保镖才来得及向上级报告目标失踪的消息。

    “他想离开,应该不好拦,更何况还有那位小姐在帮助他。”邰之源轻轻叹了口气,对靳管家说道:“通知黑鹰保安公司,临海有任务。”

    许乐没有直接飞回临海,因为那样的话,说不定一下飞机,就会被邰家的保镖再次包围起来,自然也没有办法联络到施清海。他选择了飞往上野的航班,上野距离临海州比较近。而且是个不起眼的地方。

    桐姐为他订的是经济舱,他并不以为意,因为他从来都不是什么有钱人,问题是他现在还是个病人,右腿还像根白色的水泥棒……在经济舱的位置上,坐着确实有些不舒服。

    好在这趟航班的空中小姐。非常善良地替他免费升了舱,许乐感激地连声致谢。

    “听说现在航班上可以打手机了?”许乐看着蹲在身边的空中乘务员,好奇问道。

    “是的先生,直接经由卫星转通,话费和普通话费一样,需要信用卡付费。”空中小姐甜甜地说道。

    许乐犹豫了片刻后,非常不好意思地开口问道:“……我这次急着回上野,结果在机场忘了通知朋友航班到达的时间,您也看见了。我的腿有些问题,如果没朋友接会有些不方便……可是我手机也忘了拿。”

    空中小姐微微一怔,笑着说道:“您是不是要借用手机?”

    “是的。真是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许乐今天身上穿着地衣服,是医院里邰家的工作人员替他提供的外套,看不出是什么名贵的牌子,但是材质感觉不错,配上他一脸的诚恳表情,浓浓如刀的双眉,显得分外清爽。

    空中小姐微微一笑,觉得这位年轻人真是腼腆的可爱。

    万分感谢中。许乐接过她的手机,翻出脑海里那个施清海正在使用的陌生号码,沉忖片刻,出了一条短消息:“我是马步,明天九时到,联系我,我有办法。”世,许乐在这一个多月地时间里。险些死了一次,脑子里又出现了一个大问题。从南方回到临海,从温暖的海洋气候,回到肃杀的风雪环境之中,许乐却没有过多地考虑自己的身体,自己的脑子,只是微眯着眼,拄着金属拐杖,走出了上野的机场。上了一辆出租车。

    一路车行无话。风雪交加,许乐回到了自己熟悉的临海州大学城。他极为谨慎地没有联络任何人,尤其是张小萌,更不可能回到学校,而是一个人来到那家名店街的咖啡店里,要了一杯咖啡,沉默地看着窗外的雪,盯着青色桌布上泛着金属光泽的手机。

    来到这家咖啡店前,他在大学城随处可见的小铺子里,买了几张全新地手机卡,同时给施清海现在在用的那个号码,再次去了短信。

    剩下的便只有等待。

    手机一直安静地躺在桌布上,许乐沉默地注视着它,手中紧紧握着那根自动伸缩的钢制拐杖。渐渐的,他的眼光转移到了腕上的那根合金手镯上。正如离开医院前和简水儿小姐说的那般,他坚信自己找到施清海之后,一定有办法帮助他逃离联邦的通缉。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起来,那头传来施清海平静地声音。施清海告诉了他一个门牌号码。

    在电话里,施清海没有感动地长久无语,也没有愤怒地指责他愚蠢,只是平静地说了几句话,因为他和许乐骨子里都是同一类人,知道对方有事儿的时候,都会不顾一切地去帮助对方,既然对方已经为了自己而来,那再说更多的话,没有任何意义。

    许乐买单离开,有些困难地撑着钢制拐杖,在临海州的末冬风雪中,向着城市深处的街区走去。

    (今天脑袋特别昏沉,去吃几片感冒药,还未见好,便是这一章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