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正文 第十四章 一件证物的旅行(上)

    “你怎么知道我在州立大学?”许乐低着头问道。李维并没有注意到同伴心情的沉重,笑着说道:“你进了修理铺,现在很多人都知道了,我想着这件事情虽然不会有什么麻烦,但毕竟是你辛苦做出来的东西,总要通知你一声。”

    没什么麻烦?真的吗?许乐在心里自问了一句,却是找不出来什么答案。那根电击棍里用了一些军中制式的工艺,如果警察局真要查下去,会不会查到自己头上,再查到封大叔的身上,以至于揪出他逃兵的身份?

    他应该愤怒于李维把那根电击棍弄丢,因为这是事前他反复叮嘱过的事情,然而此时看着李维满足和疲惫的脸,许乐的心头一软,没有说什么,听说这一个月里,李维那帮郭一直在抢地盘,大概也是累着了。

    从军方流落到黑市里的武器应该很多,那根电击棍藏在卷轴晶屏里,虽然巧妙,但想来也不会引起太大的注意才是。许乐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拍了拍李维的肩膀,认真说道:“你就当自己从来没有看过那个东西,不过……还是以前那句话,不要老想着去打打杀杀,将来总还是要找份正经工作。”

    “现在的东林还有什么正经工作?你没看今天上街游行的学生们吵的是什么?失业率已经到了三成了,这还没有算晶矿联合体破产后安置的那些长辈。”李维摸了摸碎卷金,倔犟地说道:“我想出人头地,我可不想一辈子靠吃福利过日子。”

    “游行?”许乐吃了一惊,东林大区向来很少有对政治感兴趣的人,上次钟楼街那次已经算是很大的事件了,怎么还有学生不好好读书,却要去游行去。

    “很多人都去看热闹了,据说是老兵协会组织的。”李维从他的手里抱过沉重的书籍,向着街上走去,一面解释道:“好像说是都星圈的选举出了什么问题,反对党认为不公,组织全联邦大游行。”

    “喔。”许乐此时忧心忡忡,很随便地应了一声。

    他和李维这些郭们,对于政治方面一无所知,敬而远之,不想触摸,更没有兴趣。虽然联邦社会里确实存在着不公平,比如以七大家为的上层社会,总是要比普通的民众拥有更美好的一切一切,那些黑暗的压迫,总是隐藏在法律正义光明外衣的下面……然而这和他们又有什么关系?他们这一生本来就是在不公平里长大,早已习惯,难以热血。

    回到了香兰大道第四街区的修理铺,许乐有些犹豫地将关于电击棍被警方截获的消息,告诉了老板封余。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封余大叔没有丝毫的担心,似乎觉得自己那个叛逃的军方机修师身份,绝对不会曝光。

    事实也确实如此,接下来的十数天里,东林大区除了因为这次联邦大游行而震惊之外,并没有什么新的事情生。帮派争斗使用了军方制式武器,这只是联邦社会里随时随地都可能生的小事情,没有什么大人物会有闲情把目光投射到这间小修理铺来。

    然而许乐依然谨慎,他总觉得有一种令人难以安宁的感觉,总觉得那件流落到警察局手中的电击棍会给自己带来某种麻烦,却不知道这种麻烦是大还是小,于是他开始主动地加强了关于那**作的修练,经常回到矿坑与那些野猫为伴,不停地跳着生硬的舞蹈。

    有一天,封余讥讽地看着大汗淋漓的他说道:“你不是一向认为个人的力量在金属机械的面前没有什么用?”

    许乐闭着眼睛感受着体内每一道肌肉的颤抖,以及那些颤抖越来越明显的走势,试图寻觅出这种颤抖的真正作用,颤着声音,咬牙回答道:“直到现在,我也没有改变想法,可问题在于,万一警局真的来抓我们,你又没钱给我配置机甲……当然,就算有,我也不会用。除了把自己变得更强一点,还能有什么办法?”

    “你还在担心那根电击棍?”封余皱着眉头,不理解这个小孩子为什么天生就这般谨小慎微,忽然间微笑说道:“不要忘记你脖子后面的那块芯片,在第一宪章的光辉之下,如果警局真的要逮捕你,你能逃到哪里去?难道去百慕大做流民,还是去帝国当叛国贼?”

    遍布整个联邦社会的电子监控网络,从理论上来说,可以做到控制一切犯罪行为的生。许乐听到这句话后却并没有心慌,认真说道:“帮派依旧在,你这个军中逃犯还好好地活着,我相信你一定有办法。”

    “真是好大的口气,这个世上如果有人能够去除体内的芯片而不惊动联邦监控网,那他一定可以获得星云奖。”封余的笑容有些嘲讽,“你上个星期才过的十六岁生日,怎么谨慎起来,却比我这个半老头子还要过份,实在是很荒唐。”

    许乐反唇相讥:“不要忘记你那满口烂牙,为了新的牙科记录,不被政府和军区逮捕,你付出了这么惨重的代价,居然还好意思嘲讽我谨慎。”

    封余无奈地摇了摇头,没有反驳。

    ……

    ……

    日子一天天平静,就连许乐都开始以为自己实在太过胆小时。修理铺里的两个人并不知道,就在这个城市里,还有一个人和他们一样,陷入了某种苦恼之中。这个人便是第二警察分局副局长鲍龙涛,自从几个月前让州长办公室陷入尴尬之后,他在警局里的影响力便受到了极大的削弱。

    “要一件证物居然也要打报告,而且这个报告居然需要两个月的时间审批。”鲍副局长看着桌上真空袋里的金属轴,自嘲地笑了起来,以他的职位,如果放在以前,哪里需要这么麻烦。

    一念及此,他心里对那些郭们的恨意便愈浓烈,如果不是钟楼街出了那回事,自己请调的报告只怕早就批下来了,都星圈的家族也不至于对自己不闻不问这么久。然而这些日子里,他一直不敢那些郭们进行报复,因为他不清楚,那天夜里被帽子遮住的脸,是不是一位真正的联邦特工。

    戴着手套,从袋中取出那根金属轴,鲍副局长眯着眼睛,看着里面精致的电流生器,暗自想着这和那个联邦特工所持的电击棍有没有什么关系。这种军方武器虽然流落到黑市上的不少,但是价格都极为昂贵,那些郭们应该没有这个财力。

    沉默地思考了许久,鲍副局长决定把这件事情查下去,当然,他不敢亲自去查,而是针对这根电击棍,他想确认一下,是不是真的有联邦特工进入了河西州。

    在都星圈,鲍副局长有几个在研究机构的战友,应该可以帮这个忙。在公务邮件的外封上填好了收信人地址,鲍副局长吩咐秘书将这件证物拿了出去,寄往上林区十七研究院的鉴定科。

    这位失势的副局长只是本能里想弄清楚这件事情,却没有想到,他的这个小动作,却对联邦日后的将来造成了怎样巨大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