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七十七章 二

    联邦有一古老的歌谣,叫二十七杯酒。

    这歌是这么唱的:第一杯酒,阳光明媚,窗外的青藤爬进了我的眼。第二杯酒,春风轻漾,叶梢轻拂着我的眉。第三杯酒,鸟儿鸣叫,轻啄着我的心。第四杯酒,影上窗楣,让我忘了我是谁。第五杯酒,少年将飞,穿越层林叠翠……

    十一杯酒,群山苍翠,有个老翁枕石而醉。十二杯酒,临渊而窥,山崖还给年岁。十三杯酒,蜗牛有角,彼世界如此世界一般疲惫。十四杯酒,迷眼渐累,火堆旁的人们渐要沉睡……

    二十五杯酒,想起父亲,窗外的雨点坠了下来。二十六杯酒,乌蝇不飞,若心悸的你我躲在叶下看秋雨渐衰。二十七杯酒,弹几点泪,轻轻放下酒杯。

    这古老的歌摇,一直存在于联邦国民小学的公用教材之上,是所有联邦公民大概都曾经学习过的诗辞。这诗用平常简单甚至有些拙朴的语言,讲述了一个雨中独饮的年轻人,看着窗外的景致,心思渐飞入山河大川之中,历经数世数地之想像,最终神归己体,忆及逝世去亲人,独潸然而泪下……

    这简单而动人的诗辞,最初的作者早已不可考证,而且在如今科技文明高度达的今天,也没有多少人还会将这小辞记在心中。

    许乐在东林大区的时候,也很少有机会能够听到这歌,除了在大导演林隆基的那部电影中,那位林导演很巧妙的把二十七杯酒,当作了整个电影贯穿始终的背景音乐。

    最近一次许乐听到二十七杯酒,那是在临海州的那间酒吧。酒量极为惊人的施清海,在那个雨夜安静的酒吧中,这位流氓官员连喝了二**杯烈酒之后,终于醉了。他用筷子敲打着酒瓶,伴着当当当的节奏。舒缓而又极为动情地唱了一遍这歌。

    歌声并不怎么好听,不过被烟酒折磨的有些沙哑地嗓音,和这些歌词伴在一起,显得格外沧桑,直欲催人泪下.shudao.net而当最后唱到想起父亲,乌蝇不飞。放下酒杯时……施清海终于大哭失声,任涕泪纵横于……许乐的衣襟之上。

    所以看到短信,看到二十七杯酒这五个字,许乐马上明白,这条短信是施清海的。已经快一个月没能联络到施清海这家伙,许乐的心里本就有些着急,只不过因为他自己的脑子里面出了大问题,加上前一段时间,施清海为了执行政府的什么秘密任务。也曾经离奇失踪过好几十天,所以许乐并没有太过担心。

    此时他终于开始担心起来,施清海用地是全新的号码。并且用的是二十七杯酒的代称,这个世界上,除了自己和对方之外,大概没有谁能够明白二十七杯酒代指的究竟是谁。更令许乐感到惘然与紧张的是,施公子让他小心张小萌……这又是为什么?

    张小萌一直暗中替**方面那位麦德林议员服务。在去年最后一天地铁塔上。她就已经严重违反纪律。告诉了许乐。许乐暗自想到。施公子毕竟是政府联邦调查局地官员。会不会是政府查到了张小萌。所以他才特意短信来警告自己?

    可是麦德林如今已经是联邦议员。而且前几天地新闻上面。那个老头儿还和京州地州长一起表联合声明。就算政府知道了张小萌替麦德林议员服务。张小萌也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啊?

    许乐躺在病床上。双眼微眯。思考了很久。放弃了给那个陌生号码拔回去地想法。这事情里透着蹊跷。他要更小心一些。手指摁在手机地数字二上面。也没有摁下去。最终他还是摁下了一。

    “有些事情。我想请你帮个忙。”

    “什么事情?”电话那头邰之源地声音非常平静。

    “我有一个朋友叫施清海。他是联邦调查局驻临海外勤办事处四科地科长……我已经很多天没有联系到他了。不知道他知道不知道我在住院地消息.shudao.net”“继续。”

    “我知道你家与政府的关系良好,能不能麻烦你帮我去查一下,他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如果说他是在执行政府的什么秘密任务……也请你帮我确认一下。至少我不用太担心。”

    电话那头邰之源的声音沉默了很久。半靠坐在病床上的许乐,眯着眼睛。感到了一丝不怎么好的征兆。

    “我知道施清海是你的朋友。”邰之源拿着电话,平静地说道:“关于他地消息,我前些天就知道了,本想着当时就告诉你,但是你现在身体的状况太差,所以就没说。”

    许乐的眯着的眼睛里闪过一道疑惑,问道:“他身上生了什么事?”

    “联邦调查局正在通缉你的那位朋友。”邰之源说道:“在这种情况下,你自然没有办法联络上他。”

    “他是调查局的官员,怎么可能被通缉?”许乐的表情大变,吃惊问道。

    “具体的罪名是什么,我不是很清楚,但想来和情报之类的事情有关。”

    许乐在电话这头沉默很久后,很认真地拜托道:“我马上出院,能不能帮我买一张回临海最快地机票?”

    电话那头的邰之源眉头微皱,没有想到一向冷静的许乐,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竟然马上会做出这样的一个决定。他不赞同地沉声说道:“你想做什么?不要忘记,你现在还是一个重伤员,一条腿还是个残废!”

    “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腿虽然不能动,但至少可以拄拐杖,坐轮椅。”许乐听出对方恚怒语气中的关心,所以并不生气,解释道。

    邰之源斩钉截铁说道:“不可能,总医院不会让你出院。”

    “所以需要你帮忙。”许乐说道:“施清海有麻烦,我必须回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可以帮你查,究竟生了什么。”邰之源没有把所有的实情告诉许乐,因为他知道许乐的性格。如果许乐知晓施清海是因为他的缘故,被联邦政府调查,最终被通缉,只怕许乐会回去地更坚决。

    “但是你冷静一些,你只不过是个学生,你就算马上回到了临海。又能有什么用?”邰之源皱着眉头说服他:“而且你不要忘记,他现在是联邦地通缉犯!”

    电话这头的许乐,沉默许久后说道:“我总是要回去地。”

    联邦通缉犯,在一般联邦公民地心中,肯定是避之不及的对象。然而许乐本身就是一个隐藏最深的通缉犯,不在名录上的通缉犯,他相信自己如果能够回到临海,此时正陷入危局之中,想必十分孤单的施清海。一定会像刚才短信时一样,很轻松地找到自己,而自己……有能力帮助到对方。

    电话那头的邰之源沉默了很久。说道:“临海州地事情很复杂,你不要回去。”

    他是为了许乐考虑,但是许乐在这样紧张的时刻,根本不会考虑什么,直接回答道:“我必须回去。”

    邰之源的声音恼火地升了音调,斥道:“你能不能冷静一些?成熟一些!”

    电话这头的许乐沉默了很久,声音没有变大,更没有愤怒,只是平静说道:“施清海是我的朋友。你也是。在朋友出事的时候,我没办法太过冷静或成熟。如果在体育馆里,我再冷静成熟一些……你已经死了。”

    关于朋友的概念有很多种,但在许乐的脑子里,当对方出现攸关生死的大问题时,想也不想便要出现在对方地身边,帮助对方,这才叫做真正的朋友。很刻意地让自己与许乐的谈话相处。都像普通联邦公民一样自然,但他毕竟不是一个普通人,而是这个社会里最顶尖地那个阶层。邰之源的掌控**天然强烈,偶尔的言谈举止中,总会流露出些许上位者的姿态,而这正是许乐所不习惯的。

    当他现许乐是自己无法掌控的时候,他的心情复杂之余,更忍不住叹息起来。他看着手中已经被挂断了的电话,自嘲地笑了笑。心想正是因为那家伙不止一次救了自己。所以自己更要阻止对方不明智的举动。

    “让医院地人加强控制,不要让许乐偷偷溜回临海。”邰之源对身旁的靳管家平静交待道:“已经开始调查张小萌。而施清海更已经成了逃犯……许乐这时候回临海,只能让所有人误会,对他没有任何好处。”

    “要动用强制措施吗?”靳管家在一旁请示道。

    邰之源清秀的眉眼间闪过一丝嘲讽:“幸亏他现在受了伤,不然如果他真要出院,就凭我们家的那些保镖,谁能拦得住他?”

    靳管家微微一笑,明白了少爷的意思。经历了体育馆一事,邰家的安全人员,都知道了少爷的身旁有一位学生朋友,最令他们惊叹的是,这位学生在那次暗杀事件中,所表现出来的,比特种军人更加强大地战斗能力。

    “那就不上措施了,只是让人二十四小时跟着,用肉墙把他堵在医院里。”

    (昨领导和我确认了一下,最近这些天应该是没有删过书评,有书友反映书评不见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最近起点的书评系统好像确实容易出现回档,很麻烦的感觉。:居然有人能把我五年前写的情书翻了出来,还被顶到了页上,这个世界有了搜索,真是太可怕了……幸亏情书的对象永远只有这一个,不然就要出大问题了。二十七杯酒还可以,下一章晚九点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