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七十五章 诊

    听到癫痫两个字,许乐的脸唰一下就白了。

    他并不知道癫痫的具体成因或深奥的医学道理,但他知道这个病也就是一般人常说的羊癫风或抽风。再如何乐观开朗积极向上的年轻人,如果知道自己得了这么种病,只怕瞬间内也会让悲观二字写上自己的脑门……

    得病不可怕,哪怕身患绝症、或者断了条腿必须得演出身残志坚……也不会击倒像石头般拧狠坚忍的许乐。

    唯独这种随时可能浑身抽搐,口吐白沫,耳歪口斜的病,让他感到了一丝寒意:得个肝癌捧腹忍痛而死,欣赏自己额头上黄豆大小的汗珠,那也算死的壮烈,死的潇洒,可若要一直担心自己时刻可能变成傻子,在地板上不停地抽抽,即便能够和常人一样生活……这种活法,未免也太不美型了些。

    “您确定我得的是……癫痫?”许乐满怀企盼之色,看着床边的专家医生,用沙哑的声音问道。

    “可能性极大,至少在百分之九十以上。”那名专家这一生不知看过多少位病人,自然不会把癫痫这种病放在心上,平静说道:“昨天晚上你入睡之后,脑电图的显示,和电极传回的信号,都确认……在你大脑这个区域中,每隔一段时间,神经元便会生异常放电的现象。”

    专家指着大脑成像的某一区域,很认真地说道:“正常人的大脑皮质锥体细胞的放电度都在每秒十次以下,而昨天晚上我们测到的结果是,你脑中这个区域的神经元放电度经常性地过一百次,而峰值数字,更是达到了五百六十六次每秒。”

    “所以说,我们判定这个区域便是病灶。”

    许乐犹自不甘心问道:“难道没有别的什么病,会引起大脑神经元的异常放电?比如受了什么刺激,再比如长期昏迷之后,大脑里那些神经元细胞刚刚醒过来.shudao.net有些不适应?”

    其实听到神经元这些名词的时候,许乐虽然有些陌生,但心里却想到了自己身体里那些古怪的力量,暗自担心起来。

    “当然有可能会是别地原因引起皮层神经元的异常放电,但是我们分析之后认为,癫痫应该是最有可能的原因。”专家听着许乐的话。忍不住微微一笑,心想这位病人倒是会给自己找稀奇古怪的理由。他加重语气说道:“尤其是后半夜的监控显示,当你进入深层睡眠地时候……随着大脑的异常放电,你的全身肌肉也开始进行间歇性的痉挛。”

    “这是癫痫患者地典型症状。我承认你先前所说地受刺激。或脑颅部地外伤。都有可能引大脑皮质神经元地异常放电……”专家面带安慰之色看了他一眼。“但是……这也被我们称为癫痫。”

    “不过您也不用担心。根据检查地结果。以及你痉挛时地幅度来看。这应该不是源性癫痫。所以危险并不大。如果调理好自己地生活以及情绪。说不定将来很难复……当然。就算复。只要身边一直保证有人。晚上不睡过高地床。应该也没有什么危险。”

    “绝大部分癫痫病人。就是生活有些小麻烦。至少从目前地统计数据来看。癫痫病人地寿命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不需要手术?”

    “不需要。除非你想冒着变成一个傻子地风险。来帮我们医院挣一大笔联邦公民医疗基金。”在安静地病房内。唯一能够动弹地左手。下意识里摸着自己地脑袋。怎么也很难相信。自己地脑袋居然坏了。难道是地下停车场那一战地后遗症?是机甲强悍机身地回震力让自己地大脑受了外伤?还是说……他猛然想到了最后昏迷前那刹那。自己体内那股神秘力量所带来地剧烈痛苦。尤其是那道如电流一般地感觉。通过了自己地颈后。化成了无数万根细针.shudao.net书道不停地扎着自己地脑袋……

    不需要手术。只需要用药物辅助治疗。关键还是要休息充分。调整心态。保持乐观地情绪。医生很随意淡然地嘱咐。其实就是对病人对大地安慰。当然。如果许乐得地是无药可救地绝症。大概医生也会说类似地话。

    好在许乐确实是一个很乐观的人。很轻松地从先前那些灰色的情绪里摆脱出来。虽然那些安慰其实并没有什么用处。不过不用在脑子上动手术,总是一个相对而言值得庆祝的事情。

    手机是邰家工作人员买来的。用的还是老号子,许乐不知道对方如何能够办到这一点,不过想来三林通信总公司,应该不会在这个问题上难为邰家。许乐拉出嵌在手机金属体内的显示屏,觉得手感很滑爽,心情更好一些。他开始沉默地上网,查阅一些与癫痫相关的资料。

    越看他越沉默,越看他越觉得自己真是得了癫痫。将手机扔到枕头旁边,他闭着眼睛想了很久,自己大概是继性癫痫,遗传给后代地概率只比正常人大四倍,联邦法律也没有禁止癫痫病人结婚生子……张小萌不会有啥意见吧?只是好像自己以后身边一定要多带一些毛巾,不然吐出那么多白沫,谁会替自己擦呢?看网上地资料,癫痫病人身体间歇性痉挛时,必须要小心不让病人的牙齿咬到舌头……

    难道还要去买几根给宠物狗玩地硬塑料骨头?可是养宠物狗还需要经过局的特批,噢,对了,自己只需要买塑料骨头,并不需要真的养一只狗,而且自己也不是狗。

    就这样胡乱想着,许乐越想越觉得悲哀,今后的人生如果混成这副模样,实在是离他的理想相差太远。他沉默地躺在床上,眼睛定定地盯着雪白的天花板,流露出一丝低落的情绪。

    所以当邰之源坐到他床边,已经削完了一颗苹果,直接递到了他的手上。他才注意到。

    “这是探望病人的必备程序,不过很可惜,小说或电影里面,削苹果,并且一口一口喂的,应该是个漂亮温柔的女孩子。”许乐接过苹果。啃了一大口,盯着窗边说道:“如果小萌这时候在就好了。”

    听到张小萌地名字,邰之源的眼睛微微眯了一下,笑了笑却没有对那个女孩儿表任何意见,说道:“你今天的话忽然变得多了起来。”

    许乐微微一怔,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变化,应该和死里逃生无关,纯粹是今天受了医生的打击。邰之源已经知道了他的病情,沉默片刻后。忽然笑着说道:“癫痫又不是要命地病,难得看到你如此忧郁,还真有些不习惯。”

    在身旁这些友人的眼中。许乐永远是那个平凡朴实,笑眯眯的家伙,极少见到他长吁短叹。许乐眉头微皱,叹息道:“这病太麻烦,而且作起来太难看。”

    “我给你准备了一些药,新药,不过放心,已经通过临床检查了,只不过因为太贵。所以还没有在医疗系统内部注名。”

    邰之源沉默了许久之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药瓶,递给了许乐,“以后不要太激动……另外,出院之前,安个微型的脑电波监控仪,一旦现有什么问题,就吃一片药。”

    许乐接过药瓶,沉默地看了看标签。果然没有联邦医药管理局的标志,又看了一下注意事项,微微偏头,疑惑地望着邰之源说道:“镇定剂?”

    “我经常吃的。”邰之源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带着歉意说道:“我还有些事情要忙,今天晚上就要离开京州,我留些人给你,有什么事情就吩咐他们。另外过些日子,我再来看你。”

    许乐点点头。没有挽留对方的意思。虽然他救了邰之源一命,但他也清楚。对方在社会中是一个高高在上的人物,想必也是一个十分忙碌地家伙,对方亲自前来医院探望自己,已经足够了。

    “我的私人电话号码在你手机的第一位,有事儿,可以打电话给我。”

    邰之源和许乐在梨花大学区结识,已经过了很多天,直到此时,许乐才第一次知道他地私人电话号码。

    邰之源走后,许乐在第一军区总医院里,又接受了几天的保守治疗与监控,那些医术高明的专家教授们,最终确认许乐大概是因为在那次事件中,遭受到某种外力的打击,脑颅部的损伤,让他的大脑皮层神经元受损,开始异常放电,从而导致了癫痫。

    正如那位专家所说,癫痫这种病没什么好治的,而且总医院的治疗重心,依然放在许乐受伤严重的身体上。粉碎性骨折地右大腿,还有身上几处贯穿枪伤,其实要比所谓癫痫要命的多。

    听了几次会诊方案之后,许乐才知道自己在体育馆地下停车场里受了如此严重的伤,如果不是从豪华包厢离开时,戴上了防弹头盔和避弹衣,他这条性命,只怕早就挂在那个黑暗潮湿的空间里。

    一念及此,许乐不禁有些后怕,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总这么热血冲动,救邰之源他当然愿意,只是险些送了性命,却不是他的本意。同时令他感到警惧的是,他的眼中再次出现了幻听,只不过这一次不再是那张动力结构图,而是一幅很熟悉的矿坑画面……

    许乐开始对癫痫的诊断结果,表示怀疑。(精神一放松,好像什么病都来了,落枕是因为我这一个月一直没有睡枕头,不睡枕头是因为颈椎有毛病,颈椎为什么有毛病,大家都清楚,那感冒又是因为什么呢?我又没有和猪接吻……晚上那章九点以前争取出来。许乐病了,我也病了,都不美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