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 第二卷上林的钟声 第七十一章 无

    “我叫许乐。”他的声音有些沙哑,不知道是好几天没有通过口腔补充水分的关系,还是在停车场一战中爆的太厉害,震伤了声带,还是……说因为他看见面前这个联邦偶像,从骨头里感到了紧张。

    简水儿那头蓬乱的紫已经被梳的很整齐,很随意地扎了个辫子,只是因为头太短的缘故,小辫子显得非常短,在头后一弹一弹的,非常可爱,比先前的打扮显得可青涩了许多。

    “我叫简水儿。”她对着病床上那个年轻人微笑着说道。

    许乐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觉得这个回答真的很妙,人生能有许多想像,但谁能想像过简水儿会亲自介绍自己是简水儿?要知道联邦以百亿计的公民中,不认识简水儿这张可爱脸庞的人,绝对要比不认识席格总统的人少许多。

    笑声戛然而止,因为牵动了身体上无处不在的伤势,许乐感到了痛苦。于是轮到简水儿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因为她很清楚这个叫许乐的家伙为什么笑,而她确实也已经很久没有做过自我介绍了,除了在星云奖做颁奖嘉宾的时候。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对方的自我介绍后,她下意识里回答了一句。

    笑声之后,便是沉默。当许乐醒过来的时候,刚好那位桐姐离开了病房,去打一个重要电话,于是他第一眼看见的,又是这个紫的小女生,这一次他无比确认,这不是自己在做梦,而是对方真的出现在自己眼前,他变得无比紧张,有些糊涂地听着对方讲述自己昏迷后生了什么事情。

    “企业号,前进!”

    听着简水儿嘴唇里轻泻而出的词语,许乐却想到了别的事情。联邦偶像在电视剧里说出那句经典台词的嘴唇,居然也会谈到与自己有关的事情?

    略显尴尬的气氛中,简水儿唇角带笑,颇有兴趣地看着这个刚刚从昏迷中醒过来的年轻男人。直到刚才之前,她一直不知道对方地姓名来历,因为除了政府部门。就连第一军区总医院,都没有权限可以扫描出任何公民的档案。

    如果仅仅是为了躲避记者,除了这个充满了药水味道的医院之外,其实简水儿还有很多地方可以去,可是她这几天都会抽时间来医院一趟,她认为对方是为了保护自己而陷入了生死难料的危险境地,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和这个年轻男人在一起,她的心情会变得平静许多。

    昏迷中地年轻男人。像有一种舒神安眠地作用。连着几天。简水儿都会在阳光中睡去。她偶尔会静静地看着对方平凡地脸庞。因为确认对方不会醒过来。越看越熟悉。然而此时对方既然已经醒了过来。简水儿自然不会再盯着他地脸看。可那张微笑着地可爱地容颜下面。依然止不住地回忆想那天地黑暗地下停车场里。那个坚毅勇敢地身影。以及后来那一场惊心动魄地战斗。

    战斗中许乐地强硬与迅捷给简水儿留下了深刻地印象。她虽然见过许多军中地强者。可是一向很厌恶那些人。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并不厌恶许乐地气息。

    许乐是一个并不怎么喜欢说话地人。除非必要地情况下。他宁肯选择沉默。沉默地学习。沉默地练习。沉默地出手。只有在最亲近地人面前。他地话语才会更多一些。比如在大叔、张小萌、施清海、邰之源。李维面前……

    尤其是面对着只在自己梦中出现过地偶像。他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

    两个相处本来极为遥远地年轻男女。就在这样尴尬地沉默中相邻而坐。在这一刻。东林大区矿坑与都星圈地无数万公里距离不见了。就连信息传递都需要四分十二秒地距离不见了。

    终究还是许乐打破了沉默。他看着简水儿那张明妍动人地脸。用沙哑地声音。十分认真说道:“谢谢您救了我一命。今后有什么用得着我地地方。请不要客气。”

    这句话听上去有些别扭,太像电影里面的那种江湖口吻。但许乐是自真心而说。每个人都习惯往自己的偶像身上,加注更多的美好成分,更何况简水儿是真的救了他一命,他无比诚恳,无比认真地说了出来。

    简水儿也听出了对方话语里的诚恳,微微一怔后,淡淡红晕浮上她的脸颊,美丽不可方物,因为她总觉得是对方救了自己。

    许乐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却想到自己昏迷了这么久,临海州那几个关心自己地人,说不定担心成什么模样,一丝焦虑浮现在他的眉宇之间。

    简水儿看出他的想法,笑着说道:“是不是想通知你的朋友?放心,我们已经通知邰家了。”

    许乐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他的身体依然不能移动,只有笑容还像过往二十年里一样诚恳老实:“我想给别的朋友打个电话。”

    “女朋友?”简水儿好奇问道。

    “前任……”许乐微涩回答道:“我正试图把前这个字去掉。”

    握着并不小巧精致,反而透着金属气息的手机,许乐并不认识这是联邦最新一代触纹式手机,他只是从虎口的微温想到,刚才是简水儿亲自打开手机递给了自己,金属面上还残留着简水儿手指的余温……

    他地心头一荡,马上在心里骂了自己两声。在男女方面,他是一个很老实地家伙,至少他认为自己现在是有女朋友的,而且最地是……虽然在河西州郊外的青树下,他敢大声说要娶简水儿做老婆,但那是因为当时他认为简水儿一辈子都不可能出现在自己的生活里,一旦真的出现,他又怎会有丝毫不着边际的野望。

    电话那头传来张小萌惊喜的声音,接着便是极力压抑的哭泣声。在这一刻,许乐的心里再也没有旁地人,连简水儿也没有,只有那个在临海等着自己消息的女人。是的,她本来就是我的女人,而且是个喜欢自己的傻女人。

    紧接着他的眼眸里却出现了一丝复杂地情绪,因为他想到了某些事情。

    给张小萌的电话之后,紧接着便是打给施公子的,许乐一边按着牢记于心的号码。一边微显惘然想着,原来这个世界上,自己也只有这么几个亲近人,如果自己真的死了,公墓旁边哭泣的家伙会不会太少了一些?还是说,根本没有人会为自己准备葬礼?

    这种感觉很不好,而施清海的电话打通了没有人接,许乐更感觉到了不好的兆头,他很了解那位流氓官员朋友。自己失踪了好几天,对方应该会一直等着自己的电话。

    病房地门打开了,那位桐姐走了进来。诧异地看了一眼病床上睁着眼睛的许乐。

    “医生已经来过了,说他的伤势太重,要少说话,更不能动。”简水儿微笑着替许乐回答道。

    桐姐看着她说道:“邰家地人来了,小姐要不要见见?”

    “不用了。”简水儿站起身来,对着病床上的许乐微微躬身一礼,说道:“再见。”

    许乐此时正在担心施清海,下意识里嗯了一声,完全没有留意到简水儿的离去。过了不久。病房的门被推开,一大批穿着白外衣的医生涌了进来,最中间的是一位官员模样的人。

    这名官员走到病床前,对吃惊的许乐深深一礼,鞠躬过了九十度,郑重说道:“少爷明天就到。”

    第一军区总医院所在的州与临海州有不小地时差,当那边的病房里正在演出一场豪门家族感恩夜会的戏码时,临海州的大街却刚刚苏醒,来往于各个公司与政府机构的人们。一边吃着早餐,一边忽然行走。

    施清海站在街边,懒洋洋地靠在电话亭上,吃着面包夹生菜,红红的番茄酱就像将要凝固的血水一样,从他薄薄的唇角流了出来。他看着不停响动的手机,没有接通地意思,直到那个执着的铃声在很久之后平息,他才将手机揣回上衣口袋。继续朝着双汇街的方向走去。

    手机显示的号码很陌生。虽然号码数字排列的很漂亮,就像是一乎乐曲一般。但是施清海没有接陌生电话的习惯,尤其是当前这种紧张的时刻,任何一次不需要的联络,或许都会让他身陷万劫不复之地。

    凌晨时分,联邦调查局向各下属部门收回某协查通知,施清海通过内部关系打听了一下,确认了许乐已经被邰家找到,并且没有生命危险。他不再担心许乐,开始担心自己以及那位在联邦政府内当了几十年间谍的老师。

    最后这些天,施清海一直觉得身边有一张无形地网,正在极高地天上笼罩着自己,随时都可能落下来,将自己网住。经过他的细心观察,确认至少有几组目标正在监视着自己。联想到那天老师暗中打来地那个电话,他知道事情有些不妙。

    凌晨是情报人员最容易放松的时候,身为一名优秀的情报人员,施清海抓住机会,摆脱了那些“同事”的监控,冒险去往双汇街。

    临海州局就在双汇街上。

    施清海从局大楼旁边的侧巷里走过,就像一个忽然上班的白领。然后他愕然抬头,现有什么重物正从高空坠了下来。

    一声巨大的闷响,身旁的一辆汽车被砸扁,车顶上那个从高空坠下的人已经死了,花白的头显示他的年纪已经不小,而那些不停淌下的血浆,就像调稀了的番茄酱,看上去异常恶心。

    施清海怔怔地看着那处,双眼微眯,手里的面包已经捏碎,里面的番茄酱流了出来。

    (先说章节名,一是代表着矿坑与联邦上流社会的间隙在那瞬间没有了。二表示着联邦情报部门让境内没有间谍的决心,三,自然是回忆某部好电影,上次写天台见面的时候,领导就说,有书友对这一段很怀念。

    另:上章报时出错,可见写的多糊涂……这时候是晚上八点十分,还有四个小时,这是俺今天写的第三章,月票落后一百六十票了,我可没举手,还在写,大家手里还有月票咩?……燃烧吧,小宇宙!)